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叶之春进了前头书房,坐下又道:“张怀济这人品性如何 ?”
叶安道:“张怀济是同进士出身,按理说,外放怎么也应该放个七品,只可惜,他为人木讷,不知变通,朝中也无助力,故此成了邓州府的驿丞。”
这话叶之春听明白了,性子木讷不知变通倒在其次,这主要的还是朝中无人,又不肯贿赂上司,自然不招待见。
想到此,叶之春不觉皱了皱眉,即便皇上一直要肃清吏治,可到了下面,仍然是关系套着关系,人情连着人情,这清官真比凤毛麟角还好稀少,便你有再大的志向,朝中无人也只能做冷板凳,就如这张怀济,明明正儿八经的同进士出身,却成了一个不入流的驿丞,而那些七品的县令,就他知道的,好几个都是用银子捐的官,使银子买的官,莫不指望着在任上成倍的捞回来,哪可能当个为民做主的清官,想起年前让自己查办的南阳县县令,略沉吟有了主意,吩咐叶安道:“你去官驿,让张怀济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叶安应一声去了。
按说驿丞这个官就是闲差,俸禄不多,差事也闲,可那是别的州县,这邓州府却不然,因为巡按府设在邓州,往来的官员自然多起来,尤其逢年过节那更是忙得脚丫子不在鞋上,都知道这位巡按大人跟万岁爷的关系,逮着机会没有不来上好的,这年根底下,又赶上叶府得子,更是喜上加喜。
张怀济估摸着,再过几日邓州府就该热闹了,远近的官能来的都得来贺喜,自己得早做预备,今儿一来就让底下人把屋子都收拾了,出行的轿子也都打点妥当,晌午的时候甘草送了饭过来,也没顾得上吃,堪堪到了下半晌儿,才腾出空来。
陈皮把灶火上温着的饭菜拿出来摆上,张怀济刚吃了两口,就见外头看门的跑进来道:“大,大人,巡按府的大管家来了。”
虽说叶安是叶府的下人,可这个下人却比四品的知府还体面,更遑论,张怀济这个不入流的驿丞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儿,张怀济就是叶安提鞋都凑不上前,也莫怪看门的大惊小鬼,跟见了鬼似的。
张怀济稳了稳心神,站起来迎了出去,到了外头拱手:“不知大管家到来,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叶安忙道:“大人言重了,可受不起,今儿来叨扰,是我们家老爷遣老奴请大人过府……”两人寒暄过,怀济不敢耽搁,跟着叶安去了。
进了书房,张怀济躬身道:“下官张怀济参见抚台大人。”
叶之春这才仔细端详他,昨夜里未底细瞧,今儿这一看,不禁暗暗点头,这张怀济生的温文儒雅,站在那儿不卑不亢,丝毫不见猥琐之态,叶之春是侍卫出身,最烦那些卑躬屈漆谄媚无耻的官儿,这张怀济倒是能入他的眼。
想到此,心里那个念头更定了,开口道:“昨儿亏了张大人妙手回春,方保住内人性命,张大人是我叶府的大恩人。”
张坏济忙道:“大人言重了,是夫人的福气大,便没有下官,想来也会转危为安。”
这话叶之春听着舒坦,真要是张怀济挟恩图报,倒让他反感了,想到此,刚毅的脸色不觉缓和下来:“张大人同进士出身,屈就驿丞有些大材小用了,南阳县县令出缺,本官已上书吏部,推荐了张大人,想来过了年,张大人便能上任。”
张怀济听了心中大喜,忙躬身道:“下官谢大人知遇之恩。”
叶之春摆摆手:“虽你与叶府有恩,这当官却要念着皇恩,需知万岁爷最恨贪官污吏,常说县令虽小,却是一方父母,当好了这个父母官,也不枉我今日的推荐之功。”
张怀济忙道:“下官谨记大人教诲,必兢兢业业当好这一方父母官。”
叶之春点点头:“若有难处来寻我便是。”这句话相当于给张怀济吃了一颗定心丸,张怀济自然知道,当官难,当清官更难,当个小小的清官,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有叶之春这颗大树在上头罩着,这个小小的清官就容易多了。
正事说完,叶之春看了叶安一眼,叶安会意,引着有些兴奋的张怀济出了叶府,到了府外头才道:“还有件事得跟张大人说,你们家姑娘甚和我们老太君的缘,明儿一早府里遣轿子去接,张大人慢走……”


☆、第 4 章
张怀济一进家就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好香。”陈皮把他身上的外头的斗篷卸下来,搭在一边儿道:“要说咱们姑娘这炖肉的手艺,比西街口老陈记的酱肉还强呢,等肉炖好了,拿刚出锅的热饼卷一块,恨不能把舌头都吞进去。”说着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张怀济不禁笑了,伸手点了点他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外人见了,不定以为我这个主子成天饿着你呢。”说着不禁道:“昨儿折腾了一宿,还说让她好生歇着,怎么倒炖起肉来了。”说着出门往灶房去了。
张家的小院是官方给驿丞配的住所,房子不大,却也齐全,应了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灶房搭在院一侧,有一大一小两个灶,兄妹俩加上陈皮甘草也不过四个人,用不着大灶,只燃着小灶,闲时烧水烹茶,饭时蒸煮炖炒也尽够了,也没请厨娘,平常日子都是甘草料理,怀清有兴致了,才会下厨。
举凡怀清下厨,必然是炖肉炖鸡一类的大菜,张家父母早丧,桑园村那几亩薄田,也没什么进项,一家子就指望着张怀济那点儿俸禄过活,怀济一个不入流的驿丞,一年到头的俸禄也就勉强够一家的挑费,若不想年底打饥荒,就得勤俭持家,故此,张怀清这个在现代根本不知柴米油盐的主儿,也学会了计算着过日子,着实是情势所迫,不得不学会这些。
不过兄妹俩的日子比起平常人家的老百姓还是要好很多的,至少跟前还有陈皮甘草使唤着,所以也该知足,更何况,昨儿之后,想来她哥也该得了机缘。
虽有投机之嫌,怀清却不觉得有什么错,有道是适者生存,无论官场还是市井,都需要人不断的去适应现实才行,怀清也想孤标傲世,可得有孤标傲世的资本才行啊,空想有什么用。
他们兄妹俩是地道的草根儿,既没门路,也没显贵的亲戚人脉,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自己这双手,这身医术,何为投机,何为市侩,是人谁不想往高处走,先把日子过好,腰杆挺直了,才能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根本。
怀清信奉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无论古今这都是真理,只要不偷不抢,无愧于心就成了。
甘草盯着灶上炖肉的小锅,眼珠子都不带错一下的,无意识的吧嗒了一下嘴:“姑娘,这肉可都炖一个多时辰了,差不多了吧。”嘴里说着,眼珠子却仍落在肉锅上。
怀清忍不住笑了一声:“你掀开,我看看。”
甘草眼睛一亮,急忙把锅盖掀开,并且把筷子递在怀清手里,怀清扎了一下锅里的肉道:“还欠些火候,你在这儿盯着,什么时候锅里的肉汁收的差不多了,就成了。”
甘草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把底下的火拨了拨:“姑娘这炖肉的法子瞧着古怪,炖出的肉却真香,那天我去街上买绣线,西街卖酱肉的陈老汉唤住我,问了我半日呢,我磨不过就把姑娘炖肉放的那一大包药材都告诉了他,他死活不信,倒像我在打谎一般。”
怀清挑挑眉道:“你记得住?我还当你忘了呢。”
甘草道:“奴婢虽笨,瞧姑娘炖了好些回了,哪还能记不住,况,花椒,大料,干姜,香叶这些还罢了,豆蔻可是我特意去药铺买来的,如何不记得,只不明白为什么姑娘炖肉要放药材不可?”
怀清道:“花椒大料是为了除肉的腥膻之气,豆蔻开胃消食温中祛湿,归脾胃经,而吃肉最易生湿,故此放入豆蔻最相宜,且能生出一股别样的肉香,温中祛湿开胃消食之于也满足了口腹之欲,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怀清话音刚落,怀济走进来道:“到底小妹学的精,这药理都能用在炖肉上,只不过,今儿不过年过节的怎炖起了肉?”
怀清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道:“瞧哥哥说的,好像平日里妹妹让你吃的都是白菜豆腐一般,虽不过年,今儿却比过年还高兴,想来哥哥该有喜事了才是。”
怀济颇意外的道:“小妹如何知道的?”
怀清神秘兮兮的举起手,似模似样的掐算了一下道:“我掐指一算便知道了。”
怀济自然不信,却想起自己妹子自来聪明,给她猜出来也在情理之中,便道:“说起来,还是昨晚上的事儿,小妹那一副全归补血汤救了叶夫人,叶大人这才抬举了我。”
怀清道:“升了你的官吗?”
怀济点点头:“说已上书吏部,推荐我任南阳县的知县。”
知县?怀清眼珠子转了转,琢磨这知县就相当于现代的县长呗,虽级别不算高,好歹有了品级,比现在这个不入流的驿丞可强多了,只不过哥哥人生地不熟的跑到南阳县,这个父母官恐不好当。
这么想着,不禁道:“哥哥可知南阳县的状况?”
本来还当他两眼一抹黑,不想怀济却道:“南阳县隶属汝州府,背靠伏牛山,临着唐河,说起来也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一方宝地。”
宝地?怀清不禁皱了皱眉:“哥,就你说的这些,老百姓靠什么生活?”
怀清可不傻,这是古代不是现代,老百姓还处在温饱的阶段,也就意味着没有地,种不出粮食,就得挨饿,什么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又不能盖度假村开发,这些山啊水的,代表的就是一个字“穷”。
在温饱还没解决的前提下,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都是狗屁,所以她哥这官不好当,也真不知道叶大人是怎么想的。
怀济见妹妹蛾眉紧锁,不禁道:“哥当官也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刚叶大人还嘱咐我,要当个清正廉明的父母官,为民做主,这才是当官的本分,若哥哥去了南阳县,能让老百姓吃饱穿暖,也不枉哥哥这十年寒窗了。”
即便现实如怀清,也不禁肃然起敬,在她的想法了,当官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毕竟名利二字的诱惑力不是寻常人能抵挡的,她一直觉得,怀济考功名当官是为了功成名就,如今看来,自己倒有些龌龊了,不是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心里头拨着小算盘,不能说她错,只能说她不如怀济的胸怀大,她心里装着的是兄妹俩的小日子,再大些,想振兴中医,她哥哥心里装的却是老百姓的疾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怀清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真有她哥这种人。
这么想着,不禁有些呆了,怀济见她张着小嘴呆呆的望着自己,不禁失笑,伸手拍了她的额头一下道:“怎这般瞧着哥,不认识了啊?”
是有些不认识了,从来不知道她哥心里装着这么大的志向,或许自己应该帮着哥哥,实现他的理想,怀清觉得,他哥哥说起这些的时候,仿佛换了人,双眸晶亮,容光焕发,再不是那个郁郁不得志的小驿丞了,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大将之风。
不过自己一个小女子能做什么呢,她有什么本事,穿越过来三年,怀清头一次开始认真去审视自己的处境,进而规划未来,也直到此刻,怀清才有了真实的归属感,之前她总想着或许自己一觉醒来,就穿回去了,所以在这里的生活,有些得过且过混日子的意思,可现在她有了目标,那就是凭这一身医术,帮哥哥当官,当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官,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怀清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眼前豁然开朗,有了目标就得朝着目标努力,不过怀清也不傻,心里明白,当一个好官有多难,要是没根没叶,没人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