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在心里叹了口气,忽然想起慕容曦,那厮真是一点儿不知道客气为何物,别说叫名字了,连她的屋子都随意进出,有时候怀清就纳闷,不都说皇子的教育异常严格吗,怎么慕容曦是这么个讨嫌的臭德行。
    就为慕容曦的自来熟,怀清没少腹诽,可这会儿,又觉得太过守礼的余隽不合心思,想着不禁失笑,自己琢磨什么呢,莫非自己也变成了花痴,以貌取人可要不得。
    想到此,整了整脸色坐在锦凳上,余隽见了坐了方随后落座,伙计进来在小炉里添了银丝炭,估计见自己在这儿,又问了一句:“公子今儿吃什么茶?”
    余隽看向怀清道:“如今春茶还未下来,虽是去年的旧茶,好在憩闲阁储存得当,还可一品,西湖龙井如何?”
    怀清点点头:“好。”喝茶根本不是重点,再说,怀清也没这么多讲究,现代的时候,她跟爷爷喝的都是自己配的药茶,随着四季转换,或清火,或补气,或凉血,或润燥,针对节气调节变化,虽没有茶的清香,却对身体好,怀清都喝习惯了,喜欢那种味苦里含着别样甘甜的味道。
    在爷爷的小院里经常能看到一老一小对着看书,旁边的小桌上,一大一小两罐子药茶,如今想起来,竟恍如隔世一般了。
    余隽不着痕迹的打量怀清,刚在医馆的时候,若不是她出手,自己恐真要出丑了,自己自小学医,又拜了名师,一直以来都觉得,就算自己的医术比不上师傅,也算学有所成,今天方知师傅那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如果不是亲眼目的,余隽无论如何也不信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小丫头,会有如此神乎其技的医术,而且,聪明,刚若不是她出口,恐自己这个庆福堂少东家就真不好下台了,而且,她这个围解的顺理成章不落痕迹,若不是聪明,绝难做到,她是谁?什么来历?
    余隽异常好奇,看着不过十三四,衣裳打扮像是小家碧玉,可这份从容的气韵,却又颇负大家之风,张怀清?张怀清?
    余隽忽的想起什么,开口道:“姑娘可是邓州府人氏?”
    怀清目光一闪,心说,得,不用自己旁敲侧击的扫听了,这就揭锅了,点点头道:“我哥曾在邓州府任驿丞,年后我遂哥哥才来的南阳。”说着状似无意的道:“在邓州城济生堂门前,我救过一个心疾发作的老人,过后,有个自称是庆福堂少东家的男子,寻我买了一瓶救心丹。”
    说完直直看着对面的余隽,想在他的脸色变化中寻到蛛丝马迹。
    不 想余隽却异常坦荡,笑了一声道:“那是在下表兄,跟姑娘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之所以买姑娘的救心丹,是因在下祖母素有心疾,发作起来险之又险,因亲眼瞧 见姑娘救心丹的神奇功效,这才开口索买,他的身份有些特殊,故此借了在下的名,虽欺瞒姑娘在前,还望姑娘念在表兄一片孝心,莫介意才是。”
    身份特殊?这个特殊也不难猜啊,余家的姑奶奶是当今皇后娘娘,余隽是皇后娘娘嫡亲的侄子,他的表兄是谁还用说吗,肯定是慕容曦嘴里的那位四皇子慕容昰,怪不得端正中有股说不出的霸气,比之慕容曦那个纨绔,慕容昰才更像一个皇子。
    既人家说了身份特殊,自己点破了也没意思,故此,怀清道:“原来是少东家的表兄,百事孝为先,怀清若介意岂非无理。”接着话锋一转道:“倒是贵表兄当初跟我商谈过合作事宜,当日他说要跟庆福堂的股东商议之后方能决定,不知此事少东家可知?”
    余隽点点头:“表兄详尽说了此事,且对姑娘的医术颇为信服,我庆福堂的祖训便是行医济世忠厚传家,当年昭慧皇后更是立下了家规,凡余家人当以济世救人为己任,姑娘若肯把药方交给庆福堂,制成成药,实是大燕百姓之福。”
    怀清眼珠转了转,心里暗道,这小子莫不是跟自己这儿使美男计呢吧,先用男色迷惑住自己,再上一番大道理忽悠,意在让自己一迷糊了就答应把药方白给他庆福堂,真没看出来,这个看上去丝毫无害的大帅哥,竟比那个一脸严肃正经的四皇子还难对付。
    当 她傻啊,就算庆福堂的风格再高,打出来的招牌再高大上,本质上也是个做买卖的商家,只要是做买卖的,头一个就是利,即便当年的二姑娘,怀清不信她一开始就 想什么济世救人,当然,不能否认庆福堂的经营理念相当人性化,而且,也实在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可该赚的银子却一分也没少赚。
    要 真像余隽说的这么无私,就该把利润全部回馈社会,而现在却是,庆福堂顶着皇商的名头,开遍了大燕朝,余家的商业王国已经庞大到不可估计的程度,大燕的医药 行业,一大半都捏在余家手里,说白了,整个大燕朝进药卖药,无论批发还是零售,都得看着余家,余家说多少就多少。
    而药这行,又是相当暴利的行业,即便余家再是良心商家,所获之利一样不少,这会儿跟自己说什么百姓之福的鬼话,打算糊弄三岁孩子不成。
    怀清正想自己那个主意恐怕行不通的时候,却听余隽道:“至于姑娘提的那个法子,在下以为可行。”
    怀清怔了一下道:“你是说你答应了?”余隽笑了起来。怀清忽然发现,这男人笑起来更好看了,让她的小心肝儿忍不住扑腾了好几下。
    余 隽道:“当年先祖昭慧皇后,为救庆福堂推行了股份制,到如今那几家仍是庆福堂的原始股东,持股分红,每年获利颇丰,庆福堂的股份制里也有一条叫技术入股, 就是像姑娘这种情况,持方入股,持股分红,表兄不大清楚庆福堂的事儿,故此当时没有答应姑娘,却详细告知了在下。”
    说着又笑了一声:“本来在下还不知去何处寻姑娘呢,不想姑娘竟来了医馆,还帮在下解了围,着实该谢姑娘,且,在下对姑娘的医术颇为佩服,若有机会跟姑娘讨教,必能受益匪浅。”
    怀清不禁有些惭愧,自己真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合作既然成了,怀清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见他如此说,便道:“少东家客气了,讨教不敢当,若蒙少东家不弃,倒可互相交流。”
    “姑 娘,姑娘……您傻乐什么呢,奴婢叫好几声了,您都不答应?”甘草不满的撅了撅嘴,看了眼怀清手里那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纸,就不明白,这么一张纸罢了,值 当姑娘从一上车就乐,一直乐到都进南阳城了,嘴角还扬着呢:“姑娘您高兴什么啊?不知道还以为您拿着的是一张银票呢。”
    怀清手里的纸抖了抖道:“别小瞧这张纸,给姑娘一万两银子都不换呢。”说着递给她道:“好生收着,往后就指望它收银子了。”
    甘草仔细看了看那张纸,虽不知道这么一张纸怎么收银子,还是仔细的收了起来,琢磨回去放到箱子底儿,等姑娘收银子的时候,好好看看。
    收好了,甘草又直勾勾的看着怀清,怀清给她看毛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有话就说。”
    甘草目光闪了闪小声道:“那奴婢可说了啊。”怀清挥挥手:“只要你憋得住不说也行。”
    甘草急忙道:“就是庆福堂那位少东家,虽长的体面,可奴婢记得六皇子说过,余家打早就跟护国公府定了亲的,姑娘若是,若是……”说着脑门忽然挨了一记榧子,甘草哎呦一声,捂着额头委屈的道:“疼啊……”
    怀清没好气的道:“疼了才好,省的你瞎操心,别说护国公的女婿就算是皇上的驸马,跟你家姑娘有什么干系?”
    甘草摸着额头:“明明姑娘一个劲儿盯着人家少东家瞧呢。”怀清翻了个白眼:“难得一见的大帅哥,还不许我多看两眼啊,难道朝廷律法上规定了不许看帅哥?多看一眼能杀头啊?”
    甘草道:“这么说,姑娘对那少东家没意思?”
    怀清道:“操心你的陈皮要紧,姑娘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
    甘草小脸一红:“姑娘说什么呢,谁操心陈皮了?”
    怀清探身凑近她道:“真不操心?”
    甘草摇摇脑袋:“不,不操心……”
    怀清道:“昨儿天没亮陈皮可就走了,按说昨儿晚上就该回来,可咱们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见他的影儿,我可听说,南阳的山匪跑了好几个呢,万一要是在道上……”说着,把手放在甘草脖子上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甘草瞬间小脸发白,伸手抓住怀清的胳膊道:“姑,姑娘,哄我玩的吧,黄大人不说,那些山匪都剿没了吗,奴婢记得一清二楚呢,死了多少,抓了多少,一个不差的,怎,怎么会跑出去截道杀人?”
    怀清道:“你傻啊,官字两张口,还不说什么是什么,黄大人奉命剿匪,若是跑了几个,皇上知道,恐怕这剿匪的功劳半点儿没有不说,还要问一个剿匪不力,岂不冤枉,瞒报几个也是有的。”
    甘草脸色更白:“那,那怎么办,怪不得陈皮这会儿都没回来呢,莫不是真遇上山匪了,怎么办?怎么办?姑娘您快想个法子救救陈皮吧……”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怀清道:“这会儿都过一天了,就算派人去救,恐怕也晚了, 反正你也瞧不上他,死了正好,回头姑娘给你寻个比他好一百倍的。”
    “奴,奴婢不要别人,不要……”说着嘴巴一撇,哇一声哭了出来。
    怀清本是逗着她玩,不想这丫头当了真,这会儿竟嚎啕大哭起来,倒弄的怀清有些无措,忙道:“别哭,别哭啊,我哄着你玩的,那些山匪死的死,关的关,再也不会出来作乱了……我说你别哭了成不成,陈皮没事儿,好着呢,……”
    谁知甘草却不信了,哭着道:“姑,姑娘明明说的那么真,怎可能是骗人,陈皮一定没命了,呜呜呜……”
    怀清正在不知怎么好的时候,忽听外头车把式道:“好家伙,姑娘快下来瞧吧,陈皮运了满满一车东西回来,正往里头搬呢。”
    怀清听了大松了口气,急忙跟甘草道:“听见没,姑娘没骗你,你的陈皮回来了……”


☆、第34章 
    任怀清怎么解释;甘草都不听仍是哭,怀清没辙了,索性跳下车冲陈皮招招手,陈皮忙跑过来:“姑娘可算回来了;这些都是给姑娘的东西,有叶府老太君的,叶夫人的;还有大小姐的;这刚搬进去一半儿呢。”
    说 着嘿嘿一笑:“拖姑娘的福;奴才这会儿也占了光,昨儿晚半晌儿到的;本说赶回来;大小姐说走夜路不妥帖,让叶大管家留奴才住了一宿;老太君招了奴才过去, 问了好些姑娘的事儿,末了给了姑娘这么些好东西;还赏了奴才两颗银瓜子,一颗奴才给叶府看门的两个哥哥吃酒,还有一颗奴才带回来了。”说着从腰上的荷包里 翻出一颗银瓜子道:“奴才不敢收。”
    怀清道:“既是给你的就拿着吧,只别乱花,眼瞅着大了,该娶媳妇儿,怎么也得存些老婆本。”
    陈皮这才拿着,眼睛朝怀清后头瞄了瞄,怀清笑道:“差点儿忘了,你快去瞧瞧甘草,担心你给山匪劫了,这会儿恐要哭死了。”撂下话也不管两人,径自进去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方见甘草两眼通红的进了屋,怀清端详她半晌道:“不想你这丫头倒是个不能说笑的,一句玩笑倒哭了这么半天,以前你总说陈皮这不好那不好,原来不过是嘴把式,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