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起儿子的病,周半城两口子肠子都能悔青了,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又是万贯家资,使不完的银子,能不宠吗,这一宠起来就没边儿了,儿子刚知人事的时候,周夫人便亲自挑了四个模样身段姿色皆出挑的丫头,搁在房里头伺候,过后,只要儿子看上的,变着法儿的也得弄进府。
    一来二去的就得了这么个病,如今房里的丫头倒是都打发了,可儿子也病的起不来炕了,两口子每每一想起来就悔的不行,如今听怀清一言道破病因,周夫人陡然看见了希望,忙问:“可有治吗?”
    怀清点点头:“有治是有治,却我只能治贵府少爷的腿疾,使之能行走如常,至于旁的,还请贵府另请高明。”
    怀清说的很清楚,腿能治,至于以后能不能人事,她管不了,怀清也是没法儿,看了这些方子就大约知道,周少宗这个病就是纵欲过度,以至湿气入体形成痹症,血脉不通,肾阳不固,故此卧病在床。
    上古医案里曾看过这样一个例子,叫软脚病,除了湿痹便能下地行走,至于其他,若自己不号脉便下药,却有些拿不准,故此让周府另请高明。
    周夫人也不傻,听明白了怀清的意思,琢磨着,只要能走,这病不就好了大半,至于过后如何调养,再寻个大夫来也就是了。
    想到此,忙道:“那请姑娘开方吧。”
    说着让人备下笔墨纸砚,怀清提笔略想了想,写了一方:“但买杜仲一味,寸断片析,每一两用半酒半水合一大盏,煮六分,频服之,则三日能行。”


☆、第35章 
    周半城拿着这个方子看了很久;都拿不定主意,心说,自己儿子的病可是多少大夫来了都没治好,那方子开的莫不是洋洋洒洒一大篇;且免不得人参黄芪等贵重之物入药,可张怀清这个方子,着实太简单了;就只杜仲一味;真能治儿子的病吗?
    周夫人叹道:“这位张怀清姑娘,虽一看过往的方子便断出了少宗的病因,却开的这个方子真有些让人瞧不明白,老爷说用是不用?”
    周半城一咬牙道:“用;既张怀清方子这么开出来;想必自有道理;少宗的病越拖越坏;有用没用试过方知。”
    说着唤来管家吩咐照方抓药不提,且说怀清坐上车;甘草小声道:“ 姑娘,奴婢瞧您开的那个方子,周家夫人不信呢,恐不会用。”
    怀清道:“方子开了,也是对症之法,咱们的本份也算尽到了,至于用不用就由不得咱们了。”
    到 了家,也未见着她哥,怀济如今正忙呢,山匪剿了之后南阳又添了一桩事,便是邱阁老致休回乡之事,按说邱阁老回乡是南阳的一大喜事,锦衣还乡也给南阳增光添 彩,邱家的老宅去年便翻修妥当,只等邱阁老一回来便能入住,却不知怎么了,忽然传来消息说,邱阁老嫌他家老宅的风水不好,要另选地方重盖一栋别院。
    邱家的大管家前几天便先一步到了南阳料理此事,还带了一个神叨叨的风水先生,绕着南阳城内城外走了两天,相中了靠近伏牛山脚下的一块儿地儿,这倒没什么,只那管家说要圈了周围的地盖花园,却不妥。
    照着邱家大管家的意思,周围田地有大半都要划进来,那临着唐河的几倾地可是南阳为数不多的好地,就指望这些地打了粮食填饱肚子呢,要是给邱家圈进去盖成花园子,老百姓岂不要活活饿死。
    更何况,还要圈后头的山,说是要单劈出一个山道来,方便邱阁老上山观景,怀济本想着跟邱家大管家商量商量,能不能避开老百姓的田,便劈山道,能不能别把周围都圈进邱家的别院去。
    可惜怀济根本见不着这位邱大管家,别看是个下人,比六皇子的架子都大,在南阳溜达了一圈,就进了邱家老宅闭门不出,怀济屡次上门,都被挡在了门外头,今儿又去了一趟,看门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说:“大管家忙,没空见张大人,请回吧。”
    怀济无法只得回来,想着明儿再去一趟试试,为这事儿着实头疼,尤其叶大人给他的信里还特意提了邱阁老的事,说邱阁老乃是朝廷重臣,皇上颇为敬重,如今回南阳养老,让他务必安置妥当。
    除此,还说一件事,邱阁老跟许克善沾着些远亲,这几天下来,怀济不得不怀疑,邱阁老记着许克善的仇,有意为难自己这个南阳知县,不然好好的老宅不住,非另盖什么别院,便盖别院,也没必要把南阳最好的田都挑了去吧。
    怀济琢磨着是不是跟陈延更商量商量,邱府管家不见自己,汝州知府大人上门横是不能拒之门外。
    怀 济还想寻一天去一趟汝州府,不想这天一早陈延更就来了,后头还跟着周半城,一进来,周半城便一躬到地道:“张姑娘真乃神人啊,不瞒张大人,那天姑娘开了方 子,在下还犹豫了好些时候,如今想来着实不该啊,姑娘的方子上写的明明白白,三日可行,若无十分把握,怎会写下三日可行之句,是在下愚昧险些误了犬子的 病,果然,那药吃下,一日可动,第二日就觉有了力气,今儿一早便可下地,真乃神仙之方,竟未瞧犬子的脉,只看了之前药方,便知病因,且能药到病除,神乎其 技也,令在下着实佩服的五体投体。”
    陈延更道:“是你糊涂,莫说少宗的病,当日刘占山给许世龙下了砒霜之毒,也是多亏张姑娘出手解毒,方令许克善伏法。”说着跟怀济道:“你张家果不愧医圣后人,真当得妙手回春四字。”
    怀济忙道:“陈兄周员外谬赞,实不敢当,不瞒两位,亡父的医术比之舍妹也相差甚远呢。”
    陈延更道:“这方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三人落座,周半城吃了一口茶道:“不瞒张大人,在下如今心里还疑惑呢,姑娘为什么只看过去的方子便可断犬子症候,开的方子也只一味杜仲和酒服下,便能药到病除,这究竟是何缘由?”
    怀 济道:“这个我倒也曾问过舍妹,舍妹道,看过去的方子中多有祛湿除痹之药,又知公子疾患在腿,便断定该是湿邪入内成痹,想贵府府邸宽广,公子寝处必定高明 敞亮,跟前伺候的人也该十分底细周到,断无受湿之理,且那些方子上又多有固阳扶本之药,故此能知病因,至于只一味杜仲和酒,也简单,杜仲专治腰膝,以酒行 之,为效易矣,记得祖父生前常言,药若对症一味足矣,故此,舍妹用一味杜仲便解了贵府公子之疾。”
    陈延更拍手笑言:“好一个药若对症一味足矣,实在妙的很,这正是长驱直入速达病灶之法。”
    周半城却道:“虽如此,却有几个大夫能一味对症药到病除的,到底还是姑娘的本事大。”说着站起来冲着怀济又是一躬,怀济忙伸手相扶:“周员外这是做什么?”
    周半城苦笑一声道:“虽犬子能行,却仍有无嗣之忧,若姑娘……”说到这儿着实有些说不出恐,怎么也不好开口让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再去给儿子看病,更何况,还是那样的症候。
    怀济却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笑道:“周员外不用如此,舍妹留下话来,若能请出庆福堂的少东家,公子之症可迎刃而解。”
    周半城喜出望外忙道:“这余少东家如今正在汝州府,既如此,在下这就去请,只怕过了今儿,少东家便不再汝州府了,张大人大恩,在下来日必当酬报,今儿先失礼告辞了。”
    怀济知他着急给儿子看病,也不好拦着:“周员外快去吧。”
    送走了周半城,陈延更打量他一遭道:“山匪已除,南阳得安,愚兄怎么瞧着贤弟倒愁上眉梢了?莫非为了邱阁老盖别院之事?”
    怀 济一听,顿时叹了口气道:“可不正为了此事,邱家老宅明明已经翻修妥当,年前传来消息邱阁老回南阳养老,可也没听说另外选地盖别院啊,不瞒陈兄,邱管家选 的那块地,不禁圈了南阳最好的几倾地,还把山上老百姓好容易开出的山田,也圈在了别院的地域内,真要如此,只怕邱府百花盛开之日,便是老百姓饿死之时 啊。”
    陈延更道:“老弟难道就不想想,南阳这么大的地儿,为什么邱管家非要挑中这样一块地方盖别院?”
    张怀济道:“陈兄的意思,莫非真是因许克善?”
    陈延更倒有些意外了,许克善跟邱阁老沾亲这事儿,朝中可没几个人知道,自己之所以知道,也是机缘巧合,怀济怎可能知道,既知道,想必是巡抚叶大人点拨了才是。
    陈延更不禁暗暗点头,看来叶府跟张家的确亲近,这是没拿张怀济当外人啊,不然,堂堂的巡抚大人,怎会连这样的隐秘之事也告诉张怀济。
    想到此,陈延更道:“其实这事儿说起来也不难办。”
    怀济急忙道:“陈兄肯随我去邱家走一趟?”
    陈延更摇摇头:“人言宰相门人七品官,若在京里,恐府尹大人要见这位邱府大管家,也不一定就能见着,更何况,愚兄一个外省的知府,恐去了也白去。”
    张怀济顿时泄了气:“可还有什么法子,真真为难。”
    陈延更道:“其实,若巡抚大人肯出面,邱阁老或许会卖这个面子。”
    怀济听了摇摇头道:“此事不妥,邱阁老致休回乡,本是养老,并非南阳公事,怎好惊动巡抚大人。”
    陈延更抚须笑道:“贤弟这才来南阳几日,倒比过去长进的多了,巡抚大人不好出面,那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
    怀济道:“陈兄的意思是……”
    陈延更道:“眼瞅可就到了春耕时节,老百姓也该种庄稼了……”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怀济,怀济脑里灵光一闪明白过来,忙一躬道:“怀济谢陈兄指点。”
    陈延更站起来道:“你这会儿谢我可早了些,这也不过权宜之计,邱管家若上报给阁老,邱阁老必然亲来南阳,到时若邱阁老执意为难,这个权宜之计怕也不顶用,你还需想一个万全之策方好。”
    怀清放下筷子,把自己跟前的菜往怀济哪儿推了推:“哥怎么只吃白菜,这个甜笋是老太君特意让人送来的,清爽可口,颇为入味,哥尝尝。”怀济夹了一筷子放在嘴里,摇摇头,此时便吃山珍海味也不知其味了。
    饭后,上了茶来,怀清方问:“可是衙门里有什么烦心事儿,哥哥怎连饭都吃不下了,何至于愁成这样呢,要不哥哥跟我说说,没准怀清能给哥哥出个主意呢。”
    怀济心知怀清聪明机变,常人难及,说不准真能帮自己想个两全的主意,想到此,便把邱阁老圈地盖别院的事儿说给了怀清。
    怀清听了,眼珠转了转道:“倒是有一个主意,哥哥可以试上一试。”说着小声在怀济耳边嘀咕了几句。
    怀济眼睛一亮道:“好计。”也顾不上在吃茶,匆匆忙忙去了。
    怀清摇摇头,他哥就是不知变通,其实有些事儿直着走不通,就绕个弯子呗,绕个弯子说不定就能走通了,这些事儿等他哥遇多了自然就明白了,至于自己,得赶紧把方子整理出来交给余隽,她这儿紧着点儿,估摸今年年底就能见着第一笔分红。
    除 了救心丹,怀清又整理出了九个方子,均是救急类药物,其他方面的方子虽然也有很多,可庆福堂经营百年,前头还有一位能干的穿越前辈垫底,兼并了那么多药 号,寻常的成药方子已经相当多,倒是救急一类极少,自己这十张方子送去,才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