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甘草一进来,就见怀清坐在哪儿皱眉出神,不禁道:“姑娘琢磨什么呢,愁成这样?”
    怀清回神:“邱阁老可是快到南阳来了?”
    “可 不嘛,听陈皮说三日后到。”说着撇撇嘴:“瞧这阵仗也不是什么好官,还阁老呢,阁老就能一句话占了老百姓的田啊,那可是老百姓的命,就指望田里的粮食糊口 呢,还有,那个邱府的大管家,什么东西啊,奴婢听陈皮说,咱们大爷屡次登门都见不着人,那架子比皇子都大,说穿了,不就是个当差的吗,不过这两天,可着急 了,老百姓紧赶慢赶的把地种上了,如今青苗都长这么高了。”
    说伸手一比:“从南阳城门往外一望,绿幽幽的别提多喜人了,奴婢就不信,邱阁老来了还能地圈进去盖花园子,所以,这两天哪位邱大管家可着急了,一天往县衙跑三趟,咱们大爷也学他来个避而不见,姑娘说,这是不是腊月的帐还的快,这狗奴才,让他狗仗人势,活该。”
    怀清笑了,她哥这招儿的确用的巧,等邱阁老一来,再用自己出的那个主意一折腾,邱阁老圈地盖别院的事就算彻底黄了。
    想着,不禁灵光一闪,圈地?对啊,怎么忘这茬儿了,可以让人把那些山田承包下来,不就想种什么种什么了吗。
    想到此,站起来道:“我哥在前头吗?”
    甘草忙道:“汝州府的周半城来了,正跟大爷在书房喝茶呢,过会儿等周半城走了,姑娘再去吧。”
    怀清道:“他在正好,姑娘正有事找他。”说着迈脚走了。
    甘草急忙跟上,反正也别指望她们家姑娘像别家小姐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甘草有时候觉得,在她家姑娘眼里,根本不在意规矩礼法,男女之别,就是怎么想怎么来,可甘草也没觉得这样的姑娘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她家姑娘比谁都有本事。
    试问哪家的小姐能有她家姑娘这样的医术,哪家小姐能破藏银案,哪家小姐跟她家姑娘似的,既通医术,又善厨艺,所以,她家姑娘是绝无仅有的,更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姐能比的,不守那些规矩也说的过去。
    不说甘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就说怀清,一进书房,周半城忙站起来躬身一礼:“张姑娘。”
    怀清蹲身还礼:“周公子可好些了?”
    周半城道:“亏得姑娘举荐,已好了许多。”
    周 半城心里明白,自己儿子被女色掏空了身子,又被庸医误诊,在床上躺了这些年,即便能下地走了,要恢复也需时日,少东家也说了,该以调养为重,好在痊愈有 望,周家后嗣无忧,也就不着急了,今儿是特意来道谢的,故此见到怀清更为高兴,诚恳的道:“张姑娘是我周家的大恩人,内人昨儿还说,不知要怎么谢姑娘才 好。”
    怀清道:“为医者,治病救人是本份,周员外不用放在心上。”说着话题一转道:“倒是有件事想跟周员外商量。”
    周半城非常爽快的一拍胸口,浑身的肥肉都跟着颤了几颤儿:“张姑娘尽管说,我周半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怀清笑了:“不用赴汤蹈火,是一件大好事,周员外是南阳人,想必最知道南阳百姓疾苦。”
    提 到这个,周半城叹口气道:“人都道南阳人杰地灵,出了不少人物,可这个人杰地灵的南阳,却是汝州府最穷的一个县,前头山匪作乱且不提,便没这些山匪,指望 种地,吃饱肚子都不容易,更别提过好日子了,若赶上灾荒之年,饿死的不知有多少呢,当年我就是饿的受不住,才跑去外地逃荒,不知吃了多少苦,才积下如今这 份家当,若当年留在南阳,便不饿死也差不多了,本也想为南阳做些事,却着实不知从何下手。”说着不免唏嘘长叹。
    怀济道:“周员外有这份善心已是南阳百姓之福了,南阳人多地少,若不能另辟蹊径,恐百姓仍要饿肚子。”
    怀清道:“另辟蹊径不难,我倒有个法子。”
    怀济跟周半城齐齐看向她,怀清道:“老话儿说,靠山吃山,南阳既然靠着伏牛山,就吃山好了。”
    周半城苦笑一声:“老话儿虽如此说,可这伏牛山却是靠不住的,这些年山里的獐狍野鹿都快被老百姓打光了,来收皮子的一年比一年少,再过几年,说不定都打绝了。”
    怀清道:“狩猎无度只会让南阳更穷,我说的是山上那些山田。”
    周半城摇摇头:“那些山田,能种的粮食着实有限,便种上了,收成也没多少。”
    “既不能种粮不如种药。”
    种药?周半城想了想:“怎么个种法儿,姑娘可否细说?”
    怀清回头:“甘草把我的药篓子拿来。”
    甘草应一声出去,不大会儿提了个竹编的药篓进来,怀清从药篓里拿出一株箭形的药草道:“周员外可知这是什么?”
    周半城摇摇头,怀济却讶异的道:“天麻,这也是你在伏牛山采到的?”
    怀清点点头:“天麻又叫神草,根茎入药,可治头晕目眩,肢体麻木,小儿惊风等症,庆福堂的药价最为公道,一两天麻恐也要一钱银子,还有这个,这是三七,止血,散血,定痛,此药最佳,比之天麻更为贵重,一钱银子也买不得一两三七,还有这个,这个……”
    怀清依次拿了药篓子里药草给周半城解释,周半城挨个拿起看了看:“这些都是我们南阳伏牛山里的?”
    怀清点点头:“还不止这些呢,庆福堂少东家都曾说过,伏牛是个天然的药库,可见伏牛山的药材众多。”
    周半城仿佛有些明白了:“姑娘的意思是让南阳的老百姓采药去卖?”
    怀清摇摇头:“纵然伏牛山药材再多,恐也养不活南阳的众多百姓,若种药就不一样了,伏牛山既有这么多药材,就说明山里适合草药生长,若把那些山田都种上药,药材换来的银子,多少粮食买不来,哪里还用愁吃不饱呢。”
    怀济一拍桌子道:“是这个理儿,南阳地少人多,指望种粮食恐也只够温饱,若是种药就不一样了。”
    周半城略沉吟片刻道:“姑娘的法子是好,也是为了南阳老百姓着想,可老百姓哪儿恐说不通。”
    怀清点点头:“正是难在此处,老百姓指望着种粮食吃饭,若不亲眼见着好处,绝不会种药,故此,才要跟周员外商量此事。”
    周半城道:“姑娘是想让在下买下那些山田?”却有些为难的道:“这南阳县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伏牛山那些山田都加起来便没有千倾,也差不多,按说,为家乡做事,我周半城责无旁贷,可把伏牛山这些山田都买下来,也着实有些吃紧。”
    怀清笑道:“并不是买下山田,是说承包。”
    承包?周半城道:“这个词儿听着却新鲜,不知怎么个承包法儿?”
    怀 清道:“我大略问了一下,那些山田若种粮食,收成惨淡,不过聊胜于无罢了,若是由县衙出面,把老百姓开垦出的山田收上来,再承包给周员外,周员外可雇佣山 民种药,待老百姓亲眼见到种药换得的银子,比种粮食强百倍,自然就会选择种药,还会,另外开辟新的山田,也不会再无度狩猎,一可温饱,二可致富,三可开 荒,还可杜绝狩猎无度,使山里的野兽得以繁衍生息,不至于坐吃山空,另外,这些药田也可令周员外获利,岂不是一举数得吗。”
    周半城哈哈笑道:“张姑娘果真聪明过人,这样的法子都想得出,获利不获利的倒不打紧,若能让南阳百姓过上好日子,我周半城伸把手也应该。”
    怀济听了,忙躬身一礼:“怀济替南阳百姓谢周员外大义,不愧为汝州第一善人之名。”
    周半城道:“张大人谬赞了,为家乡出些力,也是在下的本份,倒是张姑娘,虽为闺阁,却心系百姓疾苦,着实令在下佩服。”
    说到此,脸上却浮上一丝忧色:“只不过,在下听说邱阁老要圈地盖别院,这些山田恐怕……”
    怀济道:“别院之事,周员外不必有心,怀济已有解决之道。”
    周半城道:“如此,在下就敬候佳音了……”


☆、第37章 
    陈延更品了口茶叹道:“人道陈年酒;明前茶均是人间至美;果然这龙井要吃明前的方能品出四绝之美;也只有这憩闲阁才能吃到今年头一轮的明前龙井。”
    周半城呵呵笑道:“是陈大人有口福,掌柜的说这茶可是昨儿晚上才到的汝州府;便是昨儿来也吃不上呢。”
    陈延更笑道:“如此说来,我倒真是有口福的了,对了;听说你要包下伏牛山那些山田;可是真的?”
    周 半城道:“不想这事儿都传到陈大人耳朵里来了。” 说着不禁摇头道:“张家这位姑娘,一身医术没的说,心地也好,却到底是个闺阁女孩儿 ;不知人间疾苦;脑门一拍想起个主意;便说能使南阳的百姓致富,哪有如此容易的事儿,不说那些山田能不能种出药材;便能种出来,销往何处?谁都知道药行是 最赚银子的行当,可在咱们大燕,想赚这个银子却难上加难。”
    陈延更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庆福堂,这药行的买卖差不多都归了余家,既如此,还应下此事作甚?”
    周半城道:“亏得张姑娘,犬子方能保住性命,我周家后嗣得继,这番大恩无以为报,既她说出了口,我便应下,不过几倾山田,能费几两银子,就当报了张家兄妹的救命之恩了。”
    陈延更道:“虽你顾虑的有些道理,以我瞧却不然,张姑娘并非莽撞之人,虽年纪不大,却心思稳重,只她想出来的事儿,绝不可能是信口而言,若我是周兄,纵不十分信服,也会信她八九分。”
    周半城道:“其实,她说的这些我也仔细想过,若能解决了药材的销路,这个买卖着实做得,可余家在里头,只怕不好弄。”
    陈延更摇头道:“此事或许可行,莫非周兄忘了少东家给贵府公子看病,还是张姑娘举荐的吗?”
    周半城一愣:“陈大人是说,张姑娘跟余家少东家……”
    陈延更摇摇头:“具体如何,我也不知,却那日刘成从这憩闲阁经过,正好瞧见余少东家截住张家的马车,张姑娘做事并非有头无尾之人,若她跟余家的少东家有交情,莫说你那几倾药田,便是整个伏牛山都变成药田,也不怕了。”
    周半城眼睛一亮:“如此说,这桩买卖有利可图。”
    陈延更道:“这买卖之道,我可不通,只是觉得张家这位姑娘是可信之人,不若等邱阁老别院之事了结之后,你再寻机会底细问问她。”
    周半城点点头:“提起邱阁老,这位阁老明显就是冲着张怀济来的,能如此轻易就了结吗,张大人说有法子,我却有些不信,邱阁老在官场多年,若是连张怀济这么个毛头小子都斗不过,岂不成了笑话吗。”
    陈延更道:“便邱阁老再精明,也逃不过一个理字,更何况,如今致休回乡更需一个好名声,若因区区小事以至晚节不保,才是大笑话,那天怀济老弟只跟我说了四个字,却,有这四个字邱阁老便再来势汹汹,也讨不的半点好处,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周半城好奇的问:“哪四个字?”
    陈延更笑了一声,凑在他耳边道 :“刘备招亲。”
    邱管家这几天起了一嘴火泡,都是给急出来的,在邱府当了这么多年大管家,主子的心思,不用说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前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