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付贪官的盘剥,你想想,若是这种日子,你可过得了?”
    若瑶小声道:“真有这么惨?”
    怀 清点点头:“比这惨的有的是,到什么时候,老百姓都是最倒霉的,所以,姐姐想的那种快乐简单的日子,莫说没有,便有,也不可能过一辈子,就如这南阳,我哥 当了知县,我哥是一心为民的清官,或许南阳的百姓能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可我哥也不可能在南阳当一辈子知县,早晚要走,我哥走了,再来的就不知什么样儿的官 了,若是个跟我哥一样的,老百姓或许还有几年好日子,若是跟许克善一般的贪官,恐老百姓的苦日子就来了。”
    若瑶怔愣半晌,忽的笑了起来,指着她道:“这才几天儿,你这个看病的大夫怎变的满嘴都是百姓疾苦,真亏你是个丫头,若是个小子,不定要如何忧国忧民呢。”
    怀清道:“我不忧国忧民,要是让我当官,我情愿当个贪官,因为贪官好当,反正都贪,我也贪,同流合污也就是了,我是替我哥出愁呢。”
    若瑶道:“你不用替怀济大哥愁了,就算我爹没说什么,我也瞧得出来,因为南阳的事儿,爹心里高兴呢,听说皇上给我爹的信里,都称赞了怀济大哥,入了皇上的眼,怀济大哥前程似锦,有什么可愁的,对了,老太君可让我捎了好多东西来呢。”
    说着喊了一声:“叶儿,叫人把车上的东西都搬进来,让他们小心些,莫摔了。”
    叶儿在外头应了一声,不大会儿功夫,搬了一大堆东西进来,直堆了满满半间屋,怀清愕然:“姐姐莫不是把叶府搬空了吧。”
    若 瑶噗嗤笑了一声:“你也太小瞧我们叶府了,这才多点儿东西,至于搬空了叶府吗,你别瞧着多,依着我看,都是没大用的东西,喏,这些都是老太君让带来的,大 多是吃食,老太君每吃一样儿就说,这个好回头给怀清丫头捎去尝尝,又说这个清爽,也给怀清丫头捎去,总之啊,老太君觉得好吃了,就让给你捎来,只怕你在南 阳挨饿,这才弄了一大车吃的。”
    想起什么道:“还有你上回让陈皮捎回去那个炸酱,可成了抢不上的好东西,不止老太君,就连太太老爷都喜欢呢。”
    叶 儿道:“我们姑娘也喜欢,说那个酱拌面最香,姑娘捎回去的那一罐儿没几天就吃没了,老太君让灶上的人照着做了几次,却总不是味儿,也不知为什么,说这会儿 怀清姑娘回去,别的都是小事,头一等大事,就是把这个炸酱的做法教给叶府的厨娘,省的叫人馋得慌 ,却吃不到嘴。”
    怀清笑了起来:“其实炸酱的做法简单,真正难的是这个酱,这酱还是南阳上任县令留下来,后院墙根儿有两大瓮,等回邓州府的时候,弄一大坛子回去,能吃到明年这时候。”
    说着花儿额,菜摆了上来,若瑶一看不禁笑道:“还说你在南阳受苦,这么一瞧,你这儿倒藏着好厨子呢,就这几个菜做的比叶府还精致。”
    怀清道:“姐姐不知道,这俩厨娘原是引凤楼的,六皇子非要我家的厨娘,便用这两个换了去,手艺是好,到我家却屈了材料,成天竟让我指使着做炸酱面了,今儿姐姐来才让她们施展出几分本事,姐姐要是觉得好,要不把她们送去叶府得了。”
    若瑶笑看着她:“六皇子好端端送你俩厨娘,莫非瞧上你了?这可不好,六皇子可是有名儿荒唐。”
    怀清夹了一筷子菜放在若瑶跟前:“吃菜吧姐姐,除非他眼睛抽风,我就不信,我现在这样儿他还能看得上?”
    旁边儿的甘草撅了撅嘴道:“不让姑娘出去采药,您非去,晒成这样儿能怪谁。”
    怀清倒乐了:“黑点儿好,黑点儿健康,黑点儿也免得给人惦记上。”一句话说的屋里人都笑了起来。
    怀清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嚼着,心说,皇子可都危险生物,最好能离多远就多远,她可没有二姑娘的本事,所以,过她平和安乐的小日子最要紧……


☆、第39章 
    基本上;怀清也不大明白都转盐运使是个什么官儿;从字面的意思看;像是管盐务的,即使不知道具体干什么;可怀清也知道无论什么朝代;管盐的都是挺肥的官儿。
    老百姓离不开盐;顿顿得吃,朝廷更离不开盐,前头山匪劫的那六百零七万两就是去年一年两淮上交的盐税,税是一个国家的脊梁;各地的税归总到国库,庞大的大燕朝才能得以运转,所以;皇上才会如此重视劫持税银之事。
    以此推想,若瑶这个表姑夫夏士英;绝对是皇上器重的臣子,而且;就看这夏府的气派劲儿也知道,官小不了。
    怀清本来不想跟若瑶过来,主要因为自己的身份太过尴尬,这夏府可不是叶家,没有个疼着自己的老太君,自己在夏府人眼里就是南阳知县张怀济的妹子,贸然前来恐有攀附之嫌。
    可若瑶说给她表姑拜了寿,就从汝州直接回邓州城,若再折返回南阳倒麻烦,怀清只得跟着来了。
    给叶府捎回去的东西,一早让人先送回去,两人轻车简从的进了夏府,盐运使夫人做生日,汝州府大小官员不好前来祝寿,夫人们却一个没落下。
    宴席摆在夏府的花园子里,各府的夫人小姐来了不少,怀清一个都不认识,想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便跟在若瑶身后低眉顺眼的待着。
    他们来的有些晚,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夏夫人本来正跟旁边的贵妇说话儿,见了若瑶便笑道:“还说来表姑这儿走亲戚,表姑还欢喜了好些日子呢,想着终于有个人儿跟我说话儿了,不想你倒过门不入,直接跑南阳去了,南阳那地儿景儿是不差,日头也大,过来我瞧瞧可晒黑了?”
    若瑶笑了笑,挽着怀清的手过去蹲身道:“若瑶给表姑妈拜寿,表姑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夏夫人笑的见牙不见眼的,一伸手拉着若瑶的手道:“几年不见这小嘴倒甜了,那时候去给老太君请安,你这丫头可是个闷葫芦。”
    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腿上,心里暗暗纳罕,记的这丫头是个跛足,也因此一向不见客,这次捎信儿来说拜寿,自己还纳闷了好些日子,今儿才知原是好了,怪不得呢。
    夏夫人又看向若瑶旁边的怀清,若瑶一来了汝州就奔着南阳去了,在南阳县衙住了十来天,夏夫人自然知道,却着实想不明白,若瑶一个叶府的大小姐怎跟知县的妹子搭上了。
    且,叶府能由着若瑶在张家一住就是十天,可见亲厚,若是亲戚,没有自己不知道的理儿,倒是耳闻,新来的这位南阳知县是自己表哥叶之春荐的,这里头莫非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
    而且,这丫头可真不像个小门小户出来的,不说她身上这身儿衣裳跟若瑶的样式质地都是一模一样的,便是这份从容劲儿也着实少见,不是知道底细,自己一准儿还当是哪府里的千金呢,既跟若瑶走动的近,必然是入了老太君的眼。
    想到此,笑道:“这定是南阳知县张大人的妹子怀清姑娘了。”
    若瑶拉着怀清的手道:“也是我妹妹,怀清,这是表姑。”
    怀清蹲身行礼:“怀清给夫人拜寿,祝夫人事事如意富贵安康。”说着把自己的寿礼送上,是一个麻姑献寿的小绣屏,自然不是怀清绣的,是出自若瑶之手。
    自己本来没想要来夏府拜寿,临时给若瑶拽来的,寿礼也只能用若瑶提供的,这个绣屏虽不大,却绣的极精致,看得出费了不少功夫,上头的麻姑献寿栩栩如生,配上紫檀底座,绝对拿得出手,跟若瑶送的松龄鹤寿正好凑成一对。
    夏夫人还未说什么,忽听旁边一个小声道:“听说南阳穷的,知县大人到处打借条借粮食,怪不得送这样寒酸的寿礼呢,这样的东西也送的出手,真不怕丢人……”
    怀清挑眉看过去,见旁边不远一个贵妇侧面立着个十六七的小姐,模样倒是不差,可就是有些富态,偏还穿了件浅粉的衣裳,更显臃肿蠢笨,见怀清看过去,哼一声别过头去。
    怀清估摸这位是看自己一个知县的妹妹,却因沾若瑶的光,而得夏夫人青眼,心里不爽,才出生发难,可这般当众发难,也真蠢了点儿,自己若跟她一般见识,岂不比她更蠢。
    想到此,怀清不过淡淡一笑,只当没听见,还抓住若瑶的手捏了捏,示意不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若瑶的脸色不大好看,夏夫人也颇有些尴尬,看了一眼,见是同知韩应元的闺女,不禁皱了皱眉,心说,人都说韩应元治家糊涂,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养出这么个不会看门眼高低的闺女,可见家教,倒是人家张怀清,这份度量颇有大家之风。
    更何况,说张怀清的绣屏寒掺,岂不连若瑶一块儿裹进去了,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夏夫人琢磨张怀清受了挤兑就受了,这儿可还有个叶府大小姐呢,自己若不说话,可得罪叶府了。
    想到此,夏夫人不紧不慢的道:“前儿我还想着我那屋的桌子上缺个什么物件儿呢,今儿一瞧你们这俩绣屏才知道,可不缺的就是这个吗,春香把这两个绣屏摆我屋里去,好生摆好了,若磕碰了一点儿仔细你们的皮。”
    旁边的丫头答应一声,捧着去了,那母女俩顿时脸色一变,若瑶的脸色倒是好了些,本来事儿就完了,却不想夏夫人旁边儿的夫人,忽的拉住怀清的手道:“你是怀清吧,我们家老爷可没少提你呢,说你聪敏又有本事。”
    怀 清一愣,暗暗打量这贵妇人一遭,见她温柔祥和,并非虚情假意,心里不免疑惑,旁边夏夫人忽想起外头都说,汝州知府陈延更跟南阳知县张怀济颇有私交,今儿开 来竟是真的,想来这陈夫人是看不过去要给张怀清出头呢,夏夫人索性顺水推舟的介绍:“这是知府陈大人的夫人。”
    怀清恍然忙蹲身行礼:“怀清见过夫人。”
    周夫人亲热的道:“前些日子我还说得了空接你去我府上认认门,你跟你哥都不是外人,这连家门都不认识像什么话,奈何被杂事绊住,没腾出空儿来,今儿既在夏夫人这儿遇上,一会儿你就跟我回去得了,让人给你哥送个信儿,在我府上好好住几日,也能跟我说话儿。”
    说着有意无意扫了那边儿母女一眼,那母女二人脸色更是难看的不行,怀清道:“夫人下爱本不该辞,奈何怀清先应了去邓州府给老太君请安,待怀清从邓州府回来,定上门拜见夫人。”
    陈夫人笑道:“若说别人还罢了,给老太君请安,我可不能拦着,那咱们今儿就说定了,等你从邓州回来,若不见你,我可不依。”
    这 里正说着,忽听小孩啼哭之声,由远及近,夏夫人蹭就站了起来:“可是祥哥儿哭,这是怎么了,快抱来我瞧。”说着后头上来个抱着孩子的婆子,一到跟前,夏夫 人把孩子刚一接过去,婆子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身子抖的什么似的,一个劲儿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本抱着哥儿在门洞子瞧外头的人,忽听见外头卖甜饼 的吆喝,哥儿闹着要吃,老爷正巧进门,吩咐买给哥,奴婢这才抱着哥儿出去买甜饼,甜饼得了,奴婢拿钱的功夫,不防头,哥的手伸到那火炭之上,烫了手,奴婢 该死,请夫人责罚。”
    夏夫人看着孩子小手那一片红肿,脸色一沉:“给我拖出去狠狠的打。”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那婆子声嘶力竭的喊着,被两个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