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3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夏夫人看着孩子小手那一片红肿,脸色一沉:“给我拖出去狠狠的打。”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那婆子声嘶力竭的喊着,被两个小厮拖了下去,怀清不禁皱了皱眉心说,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调皮闲不住的时候,虽奶娘有错,这么打下去,还不活活打死了。
    听见夏夫人叫清郎中,怀清上前一步道:“可否容怀清瞧瞧?”
    夏夫人一愣,旁边的陈夫人低声道:“夫人别小瞧了怀清,她可是小神医呢。”
    夏夫人看了怀清一眼,心说这丫头才多大,就敢称神医了,不过见孩子哭闹的可怜,便把孩子的手拿起来让她瞧。
    怀清看了道:“去灶房调些醋泥来。”
    旁边的婆子看向夏夫人,见夫人点头方去了,不大会儿功夫调了一小碗醋泥来,怀清用帕子沾了轻轻敷在上面。
    众人心道,这不胡来吗,不请郎中,让个小丫头弄醋调泥,夏夫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刚也是因怀清主动提出,自己若不应,怕她下不来台,可没想到真往孩子手上涂这样的东西。
    夏夫人刚要说请郎中,孩子的哭声却止了,夏夫人低头去瞧,只见孙子两眼里虽还有泪花,到底不再声嘶力竭的嚎哭,这么大的孩子最受不得疼,有一丝疼都要哭个翻天覆地,既不哭自然就是不疼了。
    夏夫人的目光落在那黑呼呼的醋泥上,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绝难相信这东西还有如此奇效,看向怀清的目光,也从刚才的不信到信。
    怀清涂好了,跟夏夫人道:“让人瞧着别叫少爷抓挠,睡一觉明儿早上起来就好了,夫人放心,不会留下痕迹。”
    夏夫人交代了婆子,才把让把孩子抱下去,看向怀清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擅医术。”
    若瑶道:“表姑不知道,我的脚就是妹妹治的。”
    夏夫人不禁惊住了,就为了若瑶的跛足,表兄不知寻了多少郎中来,也没见有用,不想倒是让这么个小丫头给治好了,此时由不得自己不信了:“真多谢怀清姑娘出手,不然还不知哥儿要哭闹多久呢。”
    怀清道:“夫人客气了,怀清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夏夫人道:“姑娘请说。”
    怀清道:“奶娘虽有错,罚也罚了,可否看在怀清的面上绕她一条性命,想来经了这次,她必会记住教训,日后照顾少爷也会更精心,况,今儿是夫人寿辰,也不好添了晦气。”
    夏夫人笑道:“果然是当大夫的,这份善心都跟旁人不同。”挥挥手道:“别打了,抬下去清朗中来好生治伤,伤好了仍让她伺候孙少爷。”
    不大会儿功夫,那婆子踉踉跄跄前来磕了头下去,夏夫人瞧着怀清目光闪了闪,心里拿了个主意。
    酒席散时也到了下午,若瑶跟怀清说要告辞赶往邓州府,却给夏夫人死活拦着不让走,硬生生在夏府留了宿。
    在客居里若瑶纳闷的道:“表姑自来不是喜欢强留客的,今儿不知怎么了?”正说着,便见夏夫人一脚迈了进来,往炕边一坐,便拉着若瑶说起了家常的闲话儿。
    这 闲话说着说着,怀清仿佛听出些味儿来了,夏夫人跟若瑶道:“这些日子你姑父也不知怎么了,成宿成宿的睡不着,一晚上翻来覆去,不知折腾多少个过子,我跟你 姑父说,你不该当这个盐运使,倒该去烙饼,这个折腾劲儿的,牵累的别人也睡不得,这些日子熬的我啊,今儿都是勉强支应下来的。”
    说着,不着痕迹瞧了怀清一眼,又道:“也不知什么症候,请了郎中来号脉,说了一串有的没的听得我头昏脑涨,倒更糊涂了,药也吃了不少,可就是不见好,人瘦的就剩下了一把骨头了,你说这人要是不吃不睡了,能熬几天儿啊,这可不要愁死人吗。”
    说着,用帕子抹了抹眼角,若瑶看向怀清有些为难,心里也明白过来,表姑说了这么大串,是想让怀清给表姑夫看病呢,这却有些不妥,若装糊涂心里实在过不去,故此看着怀清,盼着她帮自己解围。
    怀清开口问:“除了不吃不睡,大人可还有旁的症状?”
    夏夫人眼睛一亮,忙道:“正是这症候怪,不大吃饭,还总觉得肚子胀,又闹胸闷憋气,说仿佛胸前压了快大石头一般,喘不上气儿来,姑娘说这可是什么病啊?”
    怀清想了想问:“大人这般多长日子了?”
    夏夫人脸色一暗:“从过年后就零零碎碎的闹起来了,初开始还能睡上一小会儿,如今却整夜难以安眠。”
    怀清略沉吟又问:“大人在汝州府任上几年了?”
    夏夫人一愣,心说,自己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答应去给老爷看病,虽说她一个姑娘家不合适,可想到老爷那样儿,为了保命也顾不得了,不想怀清却问这些跟病无关的事儿,想着得指望人家,便道:“正好三年。”
    怀清点点头,仿佛明白了什么:“大人此病应是从忧上而得。”
    夏夫人喃喃的道:“忧?”
    怀清点点头:“忧伤脾,脾主运化,若脾失运化之能,自然不思饮食,大人恐有想不开的忧心之事,故此才夜夜不寐,以至不思饮食。”
    夏夫人道:“那如何治,姑娘可否开个方子?”
    怀清摇摇头:“此症不用开方,只大人想开了,去庆福堂买一味越鞠丸服用即可药到病除。”
    夏夫人虽半信半疑,一想到若瑶的腿,又觉应该试试,从客居出来未回内堂,而是直接去了前头书房,到廊下止住下人通报,略凑近窗下,却听见,老爷唉声叹气,不禁暗道,莫非真让张怀清说准了,老爷这是有想不开的愁事了。
    想到此,迈脚进去,夏士英一见她进来道:“忙乎了一天,怎不回去好生歇着?”
    夏夫人坐在炕边儿端详丈夫半晌道:“ 这里没外头,老爷跟我说句实话,可是有什么忧心之事?”
    夏士英愣了一下,终叹口气道:“既夫人垂问,便说与夫人吧,想我这个盐运史虽是个从三品,可汝州却不是两淮,在这汝州府,我这个从三品的盐运使不过是个闲职,本还想着任期满,便不升,也该调往别处,却未听见一点儿消息,你让我怎能不愁。”
    丈夫一席话,说的夏夫人满脸惊愕,夏士英忙问:“夫人怎这个脸色,感时哪儿里不适吗?”
    夏 夫人叹口气道:“今儿若瑶带着南阳知县的妹子来给我祝寿,席间哥儿烫伤了手,她出了个法儿用醋泥涂上,却立时见效,后又听说若瑶的腿也是她治好了,便想起 了老爷的病,跟她说了,她道,老爷的病是从忧上而得,想必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忧心之事,方得此病,说让老爷吃越鞠丸,我心里有些不信,才来书房问你,不想那 丫头倒说的如此精准,岂能不让人震惊。”
    夏士英也讶道:“真有此等神人,不号脉便能看出我的病不算稀奇,又怎会猜出我有心事?”
    夏夫人道:“你是没见她,别看她哥哥就是个七品县令,这丫头却着实不凡,既她说让老爷吃越鞠丸,我这儿就使人去买来。”
    说着站起来往外走,到了门口,忽的想起什么回身意味深长的道:“老爷自来是个豁达之人,怎却忘了一句话,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啊。”
    听见这话,夏士英恍如醍醐灌顶一般,心道,是啊,我便愁死了,该怎么着不还怎么着吗,若我愁死了,让这一家老小却去靠谁呢,这么想着,顿觉胸中痞块顿消,瞬间敞亮起来……


☆、第40章 
    次日一早怀清若瑶从夏府启程,夏夫人亲送两人出来,底细嘱咐跟着的婆子;从丫头手里拿过一个小匣子递给怀清:“亏得姑娘妙手回春,老爷之症方得痊愈,这个姑娘拿着就当诊费吧。”
    怀清忙要推辞;夫人却道:“不可推辞;既是若瑶的妹妹;也算我的侄女儿;这次是去给老太君请安;姑妈就不拦着了;好在你就住在南阳;等你回来记得常来我这里走走;亲戚间不可生疏了才是。”
    若瑶也笑道:“你就拿着吧,跟你说;我姑妈的东西可都是难得,错过这个村可没这店儿了。”
    夏夫人噗嗤一声乐了,点了点若瑶:“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把姑妈的家底儿摸清了,姑妈还不知道呢。”
    若瑶笑道:“哪用摸啊,老太君常说,表姑妈当年过嫁的时候那风光的,把京城都震了呢。”
    夏夫人笑了起来道:“我还说谁露出去了,原来是老太君,难为她老人家还记得这些,我早忘了呢。”嘴里说忘了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可见身为女人,不管过多少年,结婚的风光都忘不了。
    马车出了汝州府城门,若瑶迫不及待的道:“甘草把姑妈给怀清的匣子打开看看。”
    甘 草嗯一声,小心打开来,这一打开顿时呆住了:“姑,姑娘,您瞧……”怀清看去也不禁一愣,匣子里是两对珍珠耳坠子,珍珠不稀罕,可龙眼大的却不多见,尤其 这四颗色泽柔润,通体无暇,放在匣子里珠光流转,竟让人移不开视线,坠子的样式极为简单,只用银勾子穿了,再无旁的坠饰,这么着却更漂亮。
    这么大的珍珠寻常人家哪舍得做坠子,可见若瑶说的不差,夏夫人家底雄厚,若瑶道:“我说吧,你看好了表姑夫的病,表姑出手必然是好东西。”
    怀 清拿起一只在若瑶耳上比了比:“倒是配你。”拿出一对交来叶儿,叶儿看向若瑶,若瑶道:“不给我也得要呢,你倒假客气上了,收着就是。”说着看向怀清: “你倒是跟我说说,怎么连表姑夫的面儿都没见着,就听表姑那么一说,又问了两句没用的闲话,就知表姑夫得的什么病了呢,还知道病因,莫非你真成了神仙,会 仙术?”
    怀清噗嗤一声乐了:“这世上哪来的什么神仙,更遑论仙术了,我是猜出来的。”
    “猜得?你哄我呢,这如何猜的到,还有,这跟表姑夫在汝州府当了几年官有什么干系?”
    怀清道:“说出来也没什么,大燕当官大都是一任三年,若三年到了不升迁,岂不又要等三年,想必夏大人是忧虑自己的仕途,成了心病,方得不寐之症,越鞠丸理气解郁,宽中除满岂不正对症。”
    若瑶点点头:“倒是对症,可前头那么些郎中难道不知这个。”
    怀清笑道:“有道是心病难医,若夏大人自己想不通,便吃多少越鞠丸也无济于事。”
    若瑶恍然:“故此,你才跟表姑妈那般说。”不禁叹口气道:“表姑夫如今做到盐运使,已是三品大员,却仍这般想不开,怪不得古人常说知足常乐。”
    怀清不禁问:“盐运使到底是干什么官儿?怎我听都没听过。”
    若瑶笑道:“所以说你是大夫,盐运使顾名思义,就是管运盐的官儿,各地出盐的地儿都设有盐运司,汝州府西南出井盐,故此,在汝州府设了盐运司,却远不能跟两淮相比。”
    怀清点头道:“怪不得夏大人都愁病了呢,这当官的谁不想捞个肥差,按理说,管盐的都是肥差,偏这汝州府的运盐司是个闲在衙门,想来夏大人是想往两淮去吧。”
    若瑶道:“苏湖熟,天下足,江南可是我大燕最繁华昌盛的地儿了,谁不想去江南当官儿啊,只不过,听我爹略提起过,江南的官场乱呢,表姑夫若真有这个想头恐不易。”
    怀清想了想道:“你还别这么说,我倒是觉得,说不定就如了夏大人的愿,不过,这些跟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