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眼前豁然开朗,有了目标就得朝着目标努力,不过怀清也不傻,心里明白,当一个好官有多难,要是没根没叶,没人罩着,哥哥这个官别说为民做主了,恐怕他哥这条命都保不住,所以,叶府这颗大树必须抱着,而且得死死抱住了。
有了这种想法,转天叶府遣轿来接,怀清欣然前往,这次跟那天看病不同,轿子从侧门抬进去,到叶府仪门外才落下,轿帘打起来张婆子亲来扶着怀清下轿,引着她进二门往老太君院子里去。
前儿半夜里来,不知是福是祸,又黑灯瞎火的,根本没心思瞧这叶府,今儿才算看了个清楚明白,从抄手游廊进去,一进一进的院子,竟不理会走了几进,拐进一个影壁才算到了地儿。
路上遇上的丫头小厮莫不垂首给张婆子见礼,可见在这叶府,张婆子颇得体面,想想也是,这叶府最大最牛的人物,还真不是叶之春这个正二品的封疆大吏,而是他娘,叶府的老太君。
皇上的奶妈子相当于养母了,若不是这样的情分,叶之春不到四十的年纪,即便政绩再亮眼,恐也做不到今天的地位,说白了,除了他自身的能力外,人家上头通着天呢,这才是硬道理。
张婆子这一路都在打量这位,虽是小门小户的丫头,却难得没有丁点儿小家子气,算起来,可还不到十四呢,这股子稳当劲儿真不知怎么修炼出来的,更别提这一身神乎其神的医术了,说实在的,若不是老太君,自己真当那方子是她哥开的呢……


☆、第 5 章
怀清跟着张婆子,刚至廊下便听见两声咳嗽传出来,怀清停住脚,张婆子低声道:“这是老毛病了,每逢秋冬必犯一次,若小心谨慎些还好,稍一疏忽便要延上一冬。”
怀清道:“既有症候当早治才是,拖久了恐不妥当。”
张婆子道:“可不是吗,却不好治呢,就为老太君这个病,老爷不知费了多少心思,莫说太医院的太医,只咱们大燕远近闻名的郎中都来瞧过,虽也有对症的,刚吃下一两剂的时候见些效用,过不了几天又犯了,竟是难除这个根儿,今年立秋的时候犯了一回,好容易过去,前儿晚上在夫人哪儿熬了一宿,想是回来的路上着了寒,昨儿半夜就咳了起来。”
话刚说到这儿就听屋里老太君道:“让你去接个人,怎倒在外头说上话了,这都快腊八了,天寒地冻的,回头冻病了可怎么好,快着进来吧。”
张婆子忙应一声,丫头打起帘子,怀清跟张婆子走了进去,过堂屋直入东次间,一进屋便扑脸的热,怀清略瞄了一眼,只见当屋放着一个铜制镂刻着松鹤延年的大熏炉,里头银丝炭烧的真旺,顶上氤氲而出缕缕芬芳,仔细嗅像是苏合香。
老太君斜斜倚在暖炕上,手臂下是一个福寿字的大迎枕,当真好一位富贵的老封君,只不过气色有些不好,想是咳嗽的缘故。
怀清蹲身一福:“民女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遭,见怀清衣裳打扮虽简单,举手投足那股子灵动气儿却藏都藏不住,肤色细白,明眸皓齿,前儿夜里未顾得仔细端详,这白日里一观瞧,便形容尚稚,竟也难掩芳华,假以时日必是个绝色佳人。
话说回来,便不是佳人,这一身医术也着实罕见,虽心里猜着前儿那方子是出自她手,到底有些疑心,想一个十四不到的丫头,何来这样大的本事,那王泰丰可是太医院里的泰山北斗,怎还不如这十四不到的小丫头了,说起来真令人难以置信,故此,今儿让她来,老太君也是存心想再试试她,是不是真有本事,还是自己看走了眼。
想着,便道:“你小人家的礼数倒周全,这里没外人,你也别拘着,叫你来也不是立规矩,是我这人老了,就想找你们这样的小丫头说说话儿。”
张婆子早已搬了个绣墩过来放在炕边上,怀清刚坐下,老太君又咳嗽起来,旁边伺候的丫头忙捧了痰盂来,另一边儿的小丫头在老太君后背轻轻捶了几下,咳出一口痰来,方好些。
怀清目光从痰盂里划过,心里已有了大概,老太君漱了口道:“叫你来本是要说话,不想这咳症又犯了,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张婆子道:“不是老太君拦着,早请郎中来瞧了。”
老太君哼一声道:“快别提那些庸医,我这症候治多少年了,若他们能治好何至于抻到这会儿了,白喝了那么些苦药汤子,也没见好,索性少受些罪吧,这都腊月了,再过两个月,等立了春就好了。”
张婆子目光一闪道:“您老若不乐意让大夫瞧,不若让怀清姑娘给您老瞧瞧脉吧,张家是医圣后人,祖传的手艺,想来怀清姑娘也是通医术的。”
老太君听了未知可否,却看向怀清,怀清心里知道,这老太太是心里怀疑,想试探自己,自己既想抱住叶家这棵大树,就得把老太君的病治好了,这是捷径。
想到此,怀清道:“不敢说通医术,只不过瞧过些医书,略知道些,老太君若不嫌弃,民女给老太君瞧瞧脉吧。”
老太君子心里点了点头,暗道这丫头却谦逊,明明把王泰丰都比了下去,却只说略通,俗话说,谦受益满招损,这丫头倒让人不得不高看一眼。
丫头早拿了软枕来垫在老太君腕下,怀清三指按住寸关尺,仔细斟酌,只觉脉象迟滞一息三至,这是寒脉,再按,迟兼滑,这是痰症,正应了老太太的症状。
怀清专心号脉的时候,老太君也在端详她,虽未见她开方,就凭这切脉的手法,老太君也知道,自己所猜不差,前儿那个方子的的确确是出自这丫头之手,虽不知这丫头年纪轻轻如何习得这一身好本事,却又想,天下之大,什么奇人没有,古代甘罗十二为相,十四岁的小神医又算什么。
这么想着,倒不觉多稀奇了,心里拿了准,也去了试探之心,倒真心的想让怀清把自己这个老病去了根儿,不然这每逢秋冬必犯,也真让人受不得。
心里虽这么想,却也知道自己这病难治,也不催她,只等怀清放开手,方道:“我这是几十年的老症候了,想来难治。”
怀清略沉吟道:“老太君,若民女所料不差,您老这个病有四十年了,且是从秋冬之交,子夜之时起的。”
老太君大吃了一惊,愣愣看着怀清,自己这个病前前后后看了不知多少大夫,就没有一个一号脉就能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病,这丫头还真是个神人。
这事说起来还是因为皇上,自己是皇上的乳母,四十年前,皇上才两岁,还是皇子,因皇上生母,已故的太后,触怒天子,打入冷宫,宫里自来世态炎凉,荣宠时自不必说,一旦失势墙倒众人推,谁还管你的死活,皇上身子娇贵,一来二去便病了。
老太君还记得那是立冬前一天,皇上高烧,小小的孩子都烧糊涂了,已故太后那时也是病的自顾不暇,万般无奈之下,自己抱着皇上跪在慈宁宫前,整整跪了半宿,太后发了慈悲,抱了皇上进去,请太医瞧病,才得了性命,那夜之后,自己便落下了这个秋冬咳嗽的毛病,到如今可不正好四十年了吗,也正是秋冬之交子夜之时,这件事只自己知道,这丫头是如何知道的,她才多大,四十年前,她连影儿都没有呢,若说是从脉上能瞧出来的,那老太君只能说,这丫头的医术比自己想的还要高。
只看老太珺的脸色,张婆子等人便知说准了,众人不觉惊异的看着怀清,老太君回过神道:“丫头倒真好本事,这病根儿真让你说着了,既号出了病因,这个病可能治吗,得吃多少剂药才能去根儿?”
老太君一句话,屋里其他人都有些笑意,张婆子道:“老太君可真是,您老也不是宝哥儿,还怕吃药不成,依着老奴,只能去了这病根儿,便吃上半年也值。”
老太君一听半年,不觉皱眉,倒惹的怀清想笑,暗道,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真是一点儿都不假,这老太君能享今日这般富贵,想来是吃过不少苦的,不想倒怕吃药了,想着不觉露出些笑意。
大约老太君也觉自己有些孩子气,瞪了怀清一眼道:“你这丫头莫笑,那药汤子喝的我真是怕了,吃一回药,我这嘴里都能苦上半个月。”
怀清忍不住笑道:“老太君放心,我这药不苦。”
老太君一愣,有些不信的道:“真个不苦?你莫不是哄我呢吧!莫非你的药跟别人不一样?”
怀清道:“老太君这个病,不用那些苦药也能治。”
老太君一听大喜,忙道:“快拿笔墨来,让这丫头写方子。”
丫头忙去对面桌案备下,怀清过去写了方子,丫头拿过来递给老太君,老太君接过看了两眼,又递还给怀清道:“比不得你们这些识文断字的,老婆子是个睁眼瞎,你念给我听听吧。”
怀清这才接了过去,念道:“生姜一物,切作薄片,焙干为末,糯米糊丸芥子大小,空心,米汤引下三十丸。”
叶之春拿着方子来回看了数遍,莫怪他多疑,这方子着实太儿戏了些,老太君的病可不是一两天了,且这么多太医都束手无策,若这一味生姜米汤就能治好,何至于这般费劲,待要不信,又不好拂逆母亲的意思,想来这姜也没甚害处,试试也好,只当安老太君的心了。
想着,便让叶安照着方子上法子置办来给老太君送去服用,叶安伸手刚要接方子,叶之春却缩了回去,复又瞧了那方子几眼。
虽觉这方子有些儿戏,可这字当真难得,都说颜筋柳骨,若论清远灵气恢弘大度还得说褚遂良,而张怀济这个妹子的字,便颇得几分神髓,倒让叶之春有些爱不释手。
虽叶之春是侍卫出身,可自小跟在皇上身边伴读,先帝要求皇子们首要的便是书法,请了当代有名的书法名家教授,叶之春这个伴读自然也跟着受益良多,尤其知道,皇上最喜褚遂良,常临《雁塔圣教叙》可见钟爱。
久而久之,叶之春也有所偏好,故此,怀清这字倒颇和心思,略沉吟,提了湖笔另外誊抄了一份递给叶安,把怀清写的这张药方留下来,顺手夹在了案头的书里……


☆、第 6 章
怀济在官驿的大门前站了有半个时辰,也不见人,都快冻透了,往街口望了望,不禁暗叹了口气,自己这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当的着实憋屈,倒不是俸禄高低,而是这迎来送往的,实在没意义。
有时怀济也想,若当初知道自己会当这么个官,是不是就不考功名,跟着爹做个郎中便了,可怀济也知道,即便知道这个结果,恐怕自己还是会选择考功名,小时候跟着爹行医,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爹的医术再好,救的不过几人,若有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却可救万万黎民,所以他想当官,当一个好官。
本来以为自己的志向要郁在心里一辈子不得伸,不想怀清的一剂全归补血汤倒给自己打开了一扇窗子,让自己看到了希望。
想起怀清,怀济伸手从腰上的荷包里拿出一小块姜糖来放进嘴里,甜中微辣的滋味顺喉而下,渐次散开,不大会儿功夫,便觉没那么冷了,这是怀清特意给他做的,瞧着虽平常,却极费功夫,用石杵捣出姜汁过滤数遍,加红糖熬煮糖稀,等冷了再吊起来拉伸,直到拉不动,切成小块,方算做成。
怀清力气小,做这个颇费力气,却每年一立冬必要做一回,装在自己荷包里御寒,亏了这些姜糖,自己在这里一站半日才不会冻出病来。
想到此,怀济心底不觉暖融融的,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小妹寻一门可保一世平安的好亲事,这样自己才能放心,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