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笑了:“其实姐姐不知道,这些可都是好东西,香椿营养丰富,还能治外感风寒,风湿痹痛,至于这个苜蓿就更好了,本草纲目上记载苜蓿可利五脏,轻身健人,能去脾胃间邪热之气,通小肠诸恶热毒,且味道清香,最能健脾。”
    车外头跟在慕容昰身后的可喜听见这话儿,一个劲儿撇嘴,心说刚那些菜亏他们家爷吃的下,那味儿,除了香椿炒鸡蛋,勉强能入口,那杂面饽饽,苜蓿打卤,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说白了,就是地里的野菜,可让车里这位一说,简直成山里的灵芝草,能治百病。
    若瑶也不信,摇着脑袋道:“你莫哄我,我再不吃的,刚可吃怕了。”
    怀清笑了:“农家人能吃饱了饭就是造化,哪还会追求味道如何,故此,有好东西也不会做。”
    若瑶又扫了眼框里嫩绿嫩绿的苜蓿芽,怀疑道:“莫非这东西真能做好吃了?”
    怀清道:“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回去我亲自下厨给做两个菜,让你尝尝,管教你下次见了这些东西,口水都能流三尺长。”
    怀清话音刚落就听外头嗤一声,怀清撩开帘往外瞟了一眼,见慕容昰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可喜却捂着嘴,极力忍着笑。
    怀清挑挑眉道:“怎么,木公子不信?”
    慕容昰道:“姑娘能不能做好吃了,在下不知,却知道,若赶上灾荒年,这些却都是能救命的,比起树皮草根儿,有苜蓿芽已算造化。”
    怀清心道,说的跟你过过苦日子似的,仿佛知道她想什么,慕容昰道:“十年前邓州府闹过一次灾,当时我正好在……”后面的话没说,怀清也明白,他是告诉自己,他见识过老百姓的苦日子,这样的慕容昰倒令怀清不禁肃然起敬。
    什 么是民间疾苦,这四个字嘴里说的轻松无比,真格的却重如泰山,嘴里说说没用,需亲眼看见了方能切身体会,为官者,若知这四个字,是一方百姓之福,为君者, 若知这四个字,便是天下亿万黎民之幸,这一点儿看,这位四皇子倒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肠,若他将来登基当了皇上,想来老百姓能过得更加安乐些。
    这是个心怀天下的皇子,只不过天下跟自己没什么干系,能过好现在的小日子,怀清就非常满足了。
    想到此,怀清笑了一下道:“木公子倒真是令人佩服。”慕容昰道:“怀清姑娘,医者仁心才令在下敬佩。”
    怀清忍不住道:“行了,你我也别互相吹捧,总之,你关心你的百姓疾苦,我看我的病,各干各的事就是了。”说完撂下窗帘。
    可喜直咬牙,心说这张怀清也太不识好歹了,爷都这么上赶着跟她说话了,她还这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儿,他们家爷何曾受过这个啊,想着瞄了主子一眼,却见他家爷不禁没恼,眼里还仿佛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可喜儿惊的下巴险些掉下来,心说这可真是,莫非他们家爷前头二十年的日子过得太顺畅,跑这儿成心找别扭来了不成,怎么这丫头越不客气,爷越高兴呢,这都哪儿的事儿呢。
    若瑶凑到怀清耳朵边儿上道:“我瞧咱们这位四皇子对你可不一般,说不准真瞧上你了,回头把你娶回去,你可就成了王妃,将来……”若瑶刚要说给怀清捂住嘴:“姐姐这些事儿可说不得……”
    若 瑶也知自己莽撞,点点头,怀清放开她小声道:“姐姐莫非忘了,你的脚是怎么伤的,你家还不是皇族呢,莫说我的身份如何,便能嫁,我也不想自寻烦恼,头上四 角天空再大也及不上外头的天地宽广,更何况,皇子选妃莫不慎之又慎,才德相貌都在其次,重要的是娘家的势力,我是绝无可能,可若瑶姐姐倒是极可能中选。”
    若 瑶一愣,想了想,暗道,可不是吗,便自己是个跛子的时候,去年刚开春那会儿,还听闻二皇子还有意纳自己当侧妃呢,二皇子可早娶了邱阁老的孙女儿当正妃,却 又打自己的主意,自然不会是看上自己,若没有爹爹,她不信二皇子还会起这个念头,更遑论,如今自己的脚还好了,这往后不定给谁惦记上呢。
    想 到这些,若瑶不禁有些烦恼,她可不想嫁给皇子,她娘的事让她怕极了,她讨厌内宅这种无休止的争斗,为了争都可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弄成跛子,她可不想成为她 娘,她更向往那种平淡安详的生活,哪怕没有叶府的地位也好,只要夫妻二人相亲相爱平淡相守,白头偕老,比什么尊荣都强。
    想到这个,猛然见眼前划过怀济的身影,站在那儿微微躬身,温文儒雅,敦厚诚挚,若是,若是……
    想到此,若瑶不禁满脸通红,却听怀清道:“姐姐莫不是热着了,怎么脸都红了?”
    若瑶目光闪了闪,只怕给她瞧出端倪,忙用帕子扇了两下:“进了四月,是有些热了。”
    热吗?怀清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她没感觉呢?若瑶只怕她再问,忙说句别的岔了过去,忽听甘草道:“姑娘前头到邓州城了。”
    怀清撩开窗帘往外望去,果然看见了邓州的城门楼子,正是黄昏时候,余晖斜斜落下,使这座古城平添了一份说不出的沧桑,想起老太君,这有些却令怀清倍感亲切。
    慕容昰倒是识趣,估计怕叶府人认出他来,又兴师动众的接驾,只让可喜儿带着人送他们回了叶府。
    叶 安在里头听见信儿迎出来,一眼看见可喜儿,脚下一踉跄险些栽地上,脑子里风车似的转了数个念头,心说,怎么会是他呢 ,前头少爷的弥月之喜,四皇子可是替皇上来叶府贺喜了,便不是上回,凭着老爷跟皇上的交情,叶安这个叶府的大管家,对几位皇子跟前伺候的人可也是如数家 珍,哪会不认识可喜呢。
    却这位四皇子跟前的伺候的人,怎会跟大小姐跑到一块儿来了,而且,这马车……叶安一激灵急忙上前,刚要见礼,可喜却先一步拦住道:“我家木公子从汝州府来,半道遇上贵府马车断了轴,想着正好同路,便送了两位姑娘一程。”
    叶安一愣,目光闪了数下,心说木公子?哪里来的木公子?不是四皇子吗,可见可喜那一本正的样儿,叶安也不敢揭破,只得道:“如此多谢公子仗义相助,待老奴禀明老爷,再登门道谢。”
    可喜一挥手:“我们家爷吩咐了,说不过举手之劳,就不用惊动叶大人了。”撂下话儿,带着人走了。
    叶 安更糊涂了,看了眼婆子们簇拥着进去的大小姐跟张怀清,暗道,莫非四皇子看上他们家大小姐了?不对啊,听老爷的意思,皇后娘娘有意让四皇子娶余家的姑娘为 妃,虽说,余家大房里没姑娘,二房三房可是有好几位小姐呢,那可是皇后的娘家人,自然肥水不落外人田,叶府再怎么着也没法儿跟余家相比,难道要纳侧妃?
    这 倒可能,他们家大小姐可也不是太太肚子里的,论身份还真难配正妃之位,便侧妃也是叶府的高攀,更何况,四皇子可是皇后所出,皇脉正统,即便皇上如今没立太 子,这嫡出的皇子,也不是那些庶出皇子能比的,真要将来荣登大宝,他们家小姐封个妃位,那叶家往后数十年可都不用愁了。
    越想越觉得有理,忙往书房给老爷报喜信儿去了,叶之春听了,愣了愣:“你瞧清楚了?当真是四皇子跟前的可喜?”
    叶安道:“瞧老爷说的,老奴便眼神再不济,也不至于认差了喜公公啊。”
    叶之春暗暗沉吟,这事儿不大对,四皇子为人端方中正,最不好女色,几位皇子里也只有这位四皇子府里女人少,且四皇子冷淡清傲,若让叶之春相信,四皇子会在半道上仗义相助,送若瑶怀清回邓州府,还真难。
    更遑论,叶安说看上若瑶了,这绝无可能,即便若瑶有些姿色,也不过一个十四的丫头,四皇子那样的人,怎会看得上若瑶,莫非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此事还得问问清楚才好。
    想着,站起来往老太君院了来了,刚到廊下就听里头一片欢声笑语,叶之春琢磨自己现在进去,不定要搅了老太君的兴致,反正此事不急,过后再问清楚也一样,便掉头走了。
    屋里老太君一见怀清就高兴了,拉着她的手端详了半天道:“可见南阳那地儿荒僻,你瞅瞅,这丫头才去了几个月啊,这都晒成什么样儿了,走的时候白嫩的肉皮儿,连点儿影儿都没了,莫一看,还当是乡屯里的丫头呢。”
    若瑶冲怀清眨眨眼道:“让我猜着了吧。”说着凑到老太君跟前道:“老太君这话儿南阳可要冤枉死了,南阳可不荒僻,青山绿水碧草如茵,跟老太君房里那幅春景图似的,若不是怀清天天儿跑去山里头采药,南阳的日头再大也晒不着她。”
    老太君一愣:“采药?你一个人跑山里头采药,胆子也太大了,便遇不上歹人,万一有个豺狼虎豹的,猫了一冬天,开春出来,正饿呢,一抬头见这么个白嫩的小丫头,还不一口吞进肚子里去啊。”
    怀清道:“南阳的老百姓穷,靠着地里的粮食吃不饱,就得去山里打些獐狍野鹿换几个钱好贴补家用,这一年年的下来,伏牛山的野兽都快打绝了,哪还有什么豺狼虎豹,留下来不定那会儿就变成皮褥子毛坎肩了,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老太君听着笑了起来,笑完了又板着脸道:“你别拿这话哄我,老太君不糊涂呢,以后不许自己往山里头钻了,便去记着带上两个人,真遇上什么事儿,也有个帮手。”
    怀清知道老太君是担心自己,便道:“行,怀清再上山一定带上七八个人,让那些虎豹豺狼的远远一见,就吓的半死,再不敢出来。”
    一句话说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叶夫人笑了一会儿,指着她道:“我说老太君成天儿的念叨你呢,你这丫头说话倒能把人笑死,人人都说南阳荒僻贫苦,山匪猖獗,便路过的客商都恨不能绕着走,让你一说,倒完全变了个样儿。”
    怀清道:“夫人有所不知,前头山匪作乱,贪官横行,南阳老百姓是真过不得日子,如今却好多了,地里的青苗长了半尺,山上也种了药材,到明年这时候,南阳就再不是荒僻贫瘠的南阳了,到时候老太君夫人也去南阳走走,多住些日子,那一片山水儿有灵气儿养人呢。”
    老太君道:“你们听听,这丫头一口一个南阳,这才去几天儿啊,倒把邓州府都忘了,不过,丫头说的这么好儿,明年开春说什么我也得去南阳走走,看看到底哪儿的山水怎么个有灵气儿。”
    说着跟张婆子道:“两个丫头大老远赶回来,道上估摸也顾上吃顿踏实饭,你快去厨房瞧瞧,叫厨娘挑两个丫头喜欢吃的多做几样菜,瞅瞅这俩丫头的小脸儿都瘦成什么样儿了,可得好好补补才成。”
    张婆子应一声,刚要下去,怀清忽道:“道上遇上两个乡亲,得了两样新鲜菜儿,不如怀清下厨给老太君做来尝尝。”
    老太君笑了起来:“差点儿忘了你这丫头还有一身好厨艺,那个炸酱面真真儿的好吃,得,今儿我老婆子可又口福了,就等着怀清丫头给我做好吃的吧,先说好,若不好吃,我可不依。”
    怀清笑道:“老太君放心,保证您老爱吃。”说着跟张婆子往灶房去了。
    若瑶虽在南阳住了些日子,张家的菜吃了不少,可怀清亲自下厨,也一次没见过,故此,也好奇的跟了去。
    两位姑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