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甘草应一声忙下去,大约半个时辰熬好了,端上来,趁热给怀济灌了进去,把被子掖好,帐子放下来,怀清吩咐陈皮在这儿守着,不许人进来搅扰,这才出去待客。
    客厅里甘草上了茶来,怀清道:“劳少东家跟木公子前来,怀清实不敢当,我张家的茶自然比不得憩闲阁的极品龙井,两位权当解解渴吧。”
    慕容昰端起盖碗看了一眼,见是菊花枸杞,却菊花清白,枸杞润红,搭在一起,格外好看,吃一口,有股子淡淡的菊花香,也有些许回甘之味,虽比不得龙井倒也入得口。
    余隽笑道:“你这茶倒让我想起我家祖母了,说还是当年昭慧皇后遗下的法子,一年四季都喝药茶,除了心疾,身子骨倒也健朗,想来跟这药茶分不开。”
    怀清道:“这般方是养生之道,老太太必能寿比南山。”
    余隽道:“但愿如怀清姑娘所说,只在下尚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怀清姑娘能答应。”
    怀清道:“莫非想让我去给老太太瞧病吗?”
    余隽点点头:“实不瞒怀清姑娘,以往祖母不过一两年发一次病,今年这才四月,却发了两次,前几日发了一次,若不是怀清姑娘的救心丹,恐这会儿……”说着脸色暗了暗。
    怀清略沉吟方道:“不是我要推辞,是这心疾最是难医,故此我的救心丹只可救急却难除根儿。”
    余隽还要说什么,却听慕容昰道:“姑娘此去,不管能否医好老太太的心疾,在下保证不被外人所知,如此,姑娘可否答应?”
    怀清目光闪了闪,心说,这人倒聪明 ,竟猜到了自己顾虑,他这般说,自己倒不好再推辞,只不过,这事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自己恐治好治坏都免不了麻烦,既然无法推辞,就得把能要到的好处都要到了才成。
    想到此,怀清话音一转道:“亏了少东家相助,伏牛山的药是种上了,可这往后产的药多了,庆福堂有冀州府的千倾药田,恐也不能全数收用,剩下的药若囤积起来可是一文不值。”
    余隽道:“怀清姑娘的意思是?”
    怀 清道:“无人不知冀州府有大燕最大的药材市,冀州府地域偏北,南边的药材商人从南往北的这么折腾一趟,人吃马喂成本增加了不说,恐去晚了还要空车而回,岂 不白跑了一趟,若南阳也建个药材市,一是避免药材积压,二一个也可跟冀州府的药市南北呼应,既繁荣了药行,也能给余家再添一份收益,不知少东家意下如 何?”
    余隽道:“不瞒怀清姑娘,此事我也曾想过,只不过身为庆福堂的少东家,恐不能常年留在南阳。”
    怀清道:“这个容易,若少东家同意,可跟周员外合作,具体如何再商议。”
    余隽道:“其实,这件事周员外自己便可一力为之。”
    怀 清道:“少东家莫非忘了许可善,我哥如今虽任南阳知县,却不可能一辈子在南阳当这个父母官,即便我哥留在南阳,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个许可善,若再有这么一个 贪官,我哥费劲心力帮老百姓做的这点儿事儿,恐怕就付之流水了,南阳的老百姓仍要过回衣食无着的苦日子,若真如此,如今这番折腾岂不都白费了,周员外虽是 汝州首富,可在权势面前,银子又算得什么,更何况,一个利在当头,那些贪官什么干不出来,若有余家合作,就不一样了。”
    余隽笑了一声道:“你索性直说,想借我余家的势就得了。”
    怀清也不回避:“仗势欺人本是最要不得,可有时候,若没有势却连一件正经事也做不成,这也是无奈之举”
    余隽道:“你这么一说,便为了南阳的百姓,我也得应下了。”
    怀清大喜,站起来一福道:“怀清替哥哥替南阳的百姓谢少东家了。”
    余隽道:“若真要谢,我可听说你家厨娘做的那个炸酱面极美味,不知我跟表兄今儿可有造化尝尝?”
    怀清愣了一下,不禁笑了起来:“不过家常吃的东西罢了,若木公子跟少东家不嫌弃,我这就吩咐人做去,两位请稍后。”说着往后头灶房去了。
    她刚一出去,余隽就跟慕容昰眨眨眼道:“怎么样,跟着我还能混上一顿炸酱面,若表兄自己来,估摸这丫头连口水都不想给表兄喝呢。”
    说着,叹口气道:“这丫头太精了,简直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让她给老太太瞧回病,还得答应在南阳开个药市才成。”
    慕容昰站起来走到门边儿,往外看了看,若不是知道这是南阳的县衙,还真以为是哪家药房的后院,满院子都是晾晒的药材,却不知她的闺房是不是也如此溢满药香……
    余隽走过来道:“不过,我真想不明白,若她把老太太的心疾治好了,传出去谁还不知她张怀清的大名,怎倒瞒着?”
    慕 容昰道:“这正是她的聪明之处,不说庆福堂名医云集,便凭老太太的地位,你师父不也常去请平安脉吗,这么多人都没治好的病,若给她一个小丫头治好了,让太 医院那些太医怎么下的来台,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咽不下这口气,纵她不怕,她可还有哥哥呢,她哥又身在官场,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余隽嗤一声笑了:“表兄倒成了她的肚子里虫子,怎就知道她想的什么?”
    慕容昰嘴角略扬了扬:“她哥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儿,她呢,心里装着的恐怕只是她兄妹俩的小日子,想来若不是张怀济,她倒更乐意做个悬壶济世的大夫,只不过她这样的人,若只做大夫倒真可惜了。”
    余隽笑道:“不做大夫,莫非你还想娶她当你的王妃不成?”
    慕容昰低声道:“她来了。”
    余隽觉着,自从遇上张怀清,自己这个一向不动如山的表兄,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只不过这两人的身份可不般配,不说王妃,便是侧妃,怀清也不够格啊。
    更何况,皇后娘娘一直属意从自己那几个堂妹之中给表兄选妃,这也是父亲的意思,目的自然是为了余家,其实,余隽觉得没必要如此,昭慧皇后当年之所以立下不许余家人当官的家规,就是想让余家站在一个超然的位置上,只有这样,余家方能独善其身。
    可父亲跟皇后娘娘都想让余家跟皇家的关系更紧密些,故此联姻成了最佳选择,只不过,表兄的性子,若没有张怀清或许能答应,如今却难了。
    若退一步让张怀清当侧妃,不说他表兄,就是他都知道,绝无可能,张怀清跟他们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具体哪不一样儿,余隽也说不清,真要说的话,他倒觉得,张怀清有些像当年的昭慧皇后。
    当年隆福帝从娶了昭慧皇后那日至仙去的数十年间,后宫可只有一位皇后,可着大燕开国两百多年,也只这么一位,而且,京里还有位六皇子呢,自己之所以知道这炸酱面,就是因六皇子府里那位从张家带走的厨娘,六皇子可是在张家住了小一个月呢。
    余隽看向端着托盘进来怀清,不禁想,这个女子到底是从何处而来,将来又会是谁,着实让人难猜啊。
    怀清亲自端了两碗面过来放到桌子上:“粗茶淡饭,两位贵客莫嫌弃。”
    余隽好奇的看过去,见韭菜叶宽的面条上盖着红红一层肉酱,旁边儿是切得细细的白菜丝儿,码放的异常整齐,红亮的炸酱,嫩黄的白菜丝儿,配上劲道的面条,就这么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增。
    余隽吃了一口,就决定,以后他只要吃面就吃这个炸酱面,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碗炸酱面竟能做出这么好吃的味道来。
    余隽吃了一碗觉得有些意犹未尽,若是再要一碗,又觉得不合适,正纠结呢,就听他表哥道:“再给我一碗。”
    余隽心说,他表哥堂堂皇子都能舍的下脸,自己怕什么,也把碗送了过去:“那个,也给我再来一碗。”
    银翘端着空碗迈出去,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心说这两位贵公子可够能吃的。
    两人足吃了两大碗面,喝下半碗面汤才放下筷子,仍没说要走,怀清也不能撵,只得又让上茶,心说这俩人屁股也太黏糊了,吃饱喝足了还不走,莫非还想住这儿啊…


☆、第44章 
    余隽却想起刚怀清那个方子;不禁问道:“怀清姑娘刚给张大人喝下去的那粥可不像药;如何对症?”
    怀清道:“万物皆可入药;粥如何不能;况且刚我以糯米为君,姜葱发散为臣,一补一发,相得益彰,又以酸醋敛之,又岂是寻常发散之剂可比,故此正对症;想来我哥今儿晚上睡一宿;发出汗来,明儿一早就能好了。”
    余隽愣了愣,遂拍手道:“若如此说;此方当真妙极。”
    末了,这两人也没走,怀清叫人收拾了客居留两人住下;方回了自己小院,洗了澡,一边儿看书,一边儿晾着还有些潮的头发。
    因为古代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毁之,故此,洗头发就成了大工程,这里又没有吹风机,只能擦的半干,然后再晾,麻烦非常。
    怀清刚看了一页,就听窗外隐约传来笛声,笛声清越,穿房越脊而入,闭上眼仿佛能看见晨雾依稀中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副绮丽的江南春景,跃然而出。
    一曲毕,让怀清有种依依不舍之感,怀清睁开眼,推开窗子,月光倾泻而入,伴着杳然的笛音,怀清竟有一种游离于梦境之感,而那个吹奏笛子的人……
    怀清想起慕容昰,顿时所有梦境瞬间破灭,站起来道:“甘草把窗子关了,睡觉。”
    余隽走了过来:“这曲姑苏行吹得轻灵飘逸,令人有置身江南之感,真是好久没听你吹笛了,不想今儿倒造化,不禁饱了口福还有耳福,说起来,这时节的江南春景可是最美的。”
    慕容昰道:“可惜江南的春景再美,有些人恐也无心欣赏。”
    余隽道:“两淮的盐税不都追回来了吗?”
    慕 容昰冷哼一声道:“六百零七万两银子,那可是两淮啊,我大燕最富庶的地方,盐税更是我大燕的重中之重,前年是七百零八万两,大前年是八百零九万两,这些人 当皇上好糊弄的不成,一年就少一百多万两,两淮这两年可是风调雨顺,无灾无厄,盐税却逐年递减,这些江南的官恐都忘了,自己当的是大燕的官儿,他们头上那 顶乌纱帽,皇上能给他们戴上,也能拿下来,却为了一个利字,连身家性命都不顾了,实在可恨。”
    余隽道:“江南如何,想必皇上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拿许可善开刀,无非就是想用许克善震慑江南那些人,可以适当收敛。”
    收敛?慕容昰脸色一沉:“若知道收敛,许克善又怎会在牢里服毒自尽。”
    余隽倒抽了口气:“服毒?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又是谁给这些人撑腰,这不是找着抄家杀头吗。”
    慕容昰哼一声:“杀头抄家太便宜他们了,该灭他们的九族。”
    余 隽一激灵,真有些替那些人担心,惹他这位表哥如此动怒,真落到四皇子手里,那是一个都甭想好,看来皇上下一步要肃清的就是江南官场,故此才从盐税入手,只 不过江南官场经营十数年之久,早已是铁板一块,一个利字把江南从上到下的官都串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拿掉一两个根本就没用,若都拿掉,上百个官 儿呢,岂不乱了,皇上是一国之君,自然要从全盘考虑,故此江南的事麻烦着呢。
    忽听慕容昰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