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容曦把最后一口粥喝了,手里的碗放在灶台边上,站起来道:“怎么着,爷在哪儿还得跟海公公报备不成。”
    “奴才不敢。”海寿急忙跪下,怀清侧头看着慕容曦撇了撇嘴,心说架势倒是挺足的,可惜嘴边儿上一溜碴子粥的印儿,看上去有些好笑。
    慕容曦道:“你不再前头伺候皇上,跑这儿做什么?莫非也跟爷一样饿了,想踅摸口吃的填肚子。”
    海寿脸色一囧,急忙道:“是皇上问那个包菜卷的做法儿,老太君叫怀清姑娘过去呢。”
    慕容曦挑了挑眉,凑到怀清耳边道:“敢藏私,这个什么包菜卷的,回头可得做给爷吃。”怀清白了他一眼,站起来跟着海寿出去,刚走到门边儿,忽听慕容曦叫她,怀清转身,却听慕容曦道:“过年呢,你这丫头怎么也不给爷拜年。”
    怀清懒得搭理他,刚要走,迎面飞过来一个荷包,怀清下意识接在手里,听见慕容曦道:“虽你这丫头没给爷拜年,爷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了,前些日子得的小玩意儿给你压岁吧。”撂下话先一步走了。
    怀 清愣了一下,想要还回去,人早没影儿了,只能先收起来,跟着海寿出了厨房,海寿一边儿走,一边儿暗暗打量这位张怀清,能允许她给皇上做吃食,底细自然已经 一清二楚,说起来,这位真是位神道,就因为她救了叶夫人的命,她哥一个不入流的小驿丞,抬举升任了南阳知县,到了南阳更不得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山匪给剿 了,还把许克善收拾了。
    这事儿叶之春巨细靡遗的汇报给了皇上,当时自己就在旁边儿听着呢,就连自己都觉张怀济这小子忒有运气了,而这丫头的医术,皇上可都耳闻了,不止救了万氏夫人的命,还有老太君数十年的咳疾,叶府大小姐跛足,听说都是这丫头治好了。
    而且,这丫头也怪,老太君既让她做菜,就是有意让她在皇上跟前露露脸,可这位呢,做好了菜,却让小太监端上去,自己猫在灶房里吃烤红薯。
    刚 海寿还琢磨呢,这丫头不是不稀罕在皇上跟前露脸,就是精过头了,想着以退为进呢,可一见灶房这情景,海寿觉着自己想多了,就看六皇子跟她说话的意思,可算 极随便,况且,还给了压岁钱,这压岁钱可不是谁都能给的,家里长辈给晚辈压岁,讨个吉利儿,六皇子却给了这丫头压岁钱,可见两人关系极亲近。
    若是这丫头真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哪用得着费什么心思,都靠上了六皇子还愁什么啊,可瞅这丫头对六皇子不待见的意思,根本是六皇子上赶着人家,这可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老太君忽然带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丫头来不说,这丫头还跟六皇子有交情,偏就是个芝麻官的妹子,若不是老太君,就凭张怀济这身份,连大门都找不着啊。
    怀清躬身低头进去,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磕头:“民女张怀清给皇上叩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顺康帝道:“起来吧。”
    怀清这才站起来,却仍不敢抬头,却听皇上道:“朕问你,这些菜可都是你做的?”
    怀清道:“回皇上话,是民女做的。”心里不免有些敲鼓,莫非皇上不喜欢,叫自己来是想问罪的。
    正想着,又听皇上道:“你的手艺倒真不差,这般平常的饭菜,叫你做出来却别有风味,尤其,这道叫什么来着?”
    旁边的海寿忙道:“包菜卷。”
    皇上点点头:“对,包菜卷,朕也没吃过这样的做法儿呢,你倒说说怎么做的?”
    怀清这才松了口气道:“回皇上话儿,做法极简单,就是把香菇,胡萝卜洗净切成细末,火腿也切成细末,葱姜切碎,连同肉沫鸡蛋放在一起,加入适量盐香油备用,白菜用开水烫了,把刚的这些包在菜里,上锅蒸一刻钟就成了“
    皇上笑道:“果真简单。”
    老太君道:“皇上不知,这丫头心儿灵着呢,手又巧,想出的菜虽简单,却极对我这老婆子的脾胃,加上又通医理,给她调理的我这身子骨健朗多了呢。”
    皇上点点头:“倒是孝心可嘉,海寿记得赏这丫头。”
    怀清这才躬身退了出来,不一会儿海寿端出个托盘来笑道:“怀清姑娘这是万岁爷赏你的。”
    怀清又跪下谢了恩方接在手里,也是个荷包,怀清正琢磨是不是皇家人都喜欢给人荷包的时候,忽听一个人叫她:“怀清姑娘。”
    怀清回头,见是可喜,刚在里头,虽没敢抬头可也瞄见了,几位皇子都在,别人她不认识,四皇子慕容昰跟慕容曦她是认识的,慕容曦还冲她眨了眨眼呢,慕容昰却还是那个面瘫德行,不想可喜却叫住了自己。
    怀清这会儿再想装糊涂,自是不能了,好在不用面对四皇子,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可喜把手里的荷包递给她道:“这是我们爷给姑娘的。”
    怀清一愣,没伸手接只道:“无功不受禄,怎好要木公子的东西。”可喜忍不住在心里翻个白眼,心说,我们家爷送出来了,你不收也得收,想着直接塞给她跑了。
    怀清也不可能追过去,看着手里的荷包发了半天呆,琢磨自己到底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啊,都上赶着给自己东西,啥意思啊这是,莫非真看上自己了,不能吧,怀清低头看了看自己,就这副发育不良的样儿,稍微正常的点儿的男人,都不可能看上自己这样儿的豆芽菜。
    倒是皇上跟老太君还真是亲,刚才那意思,瞧着真跟母子差不多了,皇上起驾回宫之后,怀清方进来,老太君看着她心里甚为满意,这丫头到底给自己长脸了,这份荣辱不惊的稳当劲儿,着实难得,论起来,瑶儿都远远不及呢。
    到晚上回了屋,等若瑶睡下,怀清才披了衣裳出来,在外屋点亮灯,把那三个荷包拿出来放在炕桌上,最左边的是皇上赏的,怀清打开,从里头倒出来几个金锭子,有玫瑰花儿的,也有小动物的,可爱精致,想来是特意做来赏给晚辈压岁的东西,怀清装回去。
    第二个是六皇子给的,怀清打开,咕噜噜滚出几颗猫眼儿的珠子,个个都有龙眼大,怀清拿起一颗看了看,这一颗估摸就能值不少钱,这几颗算下来,真是一笔巨款,这厮还真有钱。
    把珠子装起来,对着第三个荷包相了半天面,慕容曦给她东西,怀清还不觉得多奇怪,毕竟他在自己家住了那么些天,早混熟了,不是身份所限,勉强也算个朋友,可四皇子慕容昰,跟自己有屁干系啊,真要说,就是自己从他哪儿讹了五百两银子,再有,就是跟他去冀州府那几天。
    怀清仔细回想了一下,都快想不起来两人说过什么了,怀清觉得,自己跟慕容昰完全就是两不相干的陌生人,可这个陌生人却给了自己这个。
    怀清打开荷包,倒出来一枚小印,材质是寿山石,莹润细腻,印纽是一朵梅花,雕刻的极为精细,栩栩如生,怀清拿起来对着灯光细看,却是一个清字,只不过这个清字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貌似是自己的笔体,这怎么可能……
    正想着忽听外头敲门声大作,怀清急忙把印章收起来,外头婆子已经进来了:“怀清姑娘,定南侯府的夫人来了,说请姑娘去护国公府走一趟,十万火急呢。”
    护国公府?怀清愣了一下,想来若不是急症,这深更半夜的,侯府夫人绝不会来找自己,有道是救人如救火,忙叫甘草拿药箱。
    若瑶也给惊醒了,披了衣裳起来问:“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
    怀清道:“有个急症的病人,姐姐先睡,我去去就回。”


☆、第47章 
    车把式手里的鞭子狠狠甩在马背上,啪的一声脆响,马儿吃痛奋力往前跑了起来,速度太快;以至于车里的怀清跟定南侯夫人;扶住车壁才能稳住身形;可见事情紧急。
    早上怀清跟着老太君进京的时候;便开始落小雪,到了这会儿也不算太大,却也是一地雪光;雪光从摇曳的窗帘间照进来;落在定南候夫人的脸上;白的几无人色;她的两手握在一起不时搓动着,可见心内焦急万分。
    护国公府府?怀清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跟护国公扯上干系,怀清对这位护国公的认识;还是来自许克善;都说许克善曾是护国公征北平乱的老部下,有了这个靠山,许克善才如此嚣张跋扈,连朝廷的税银都敢劫,而自己的哥哥可是扳倒许克善的人,莫非……
    想着这些,怀清不免犯嘀咕,仿佛知道她的顾虑,沉默半晌儿的定南侯夫人开口道:“怀清姑娘不要多想,国公爷虽有些护犊子,却也分的清是非,不就平白无故就冤枉人。”
    她这般说怀清才略放了心:“敢问夫人是何人病了,什么急症可知道?怎劳动夫人跑这一趟?”
    定 南候夫人道:“想必怀清姑娘不知,护国公府的长媳正是我的亲妹子。”说着长叹了口气:“我这个妹子的命苦,十四年前倒是得了一个小子,可谁想,刚出满月就 夭折了,险些把我妹子坑死,后来这十几年里也没见有孕,便也冷了心,谁知去年却有了喜,我妹子可都三十有四了,太医说这般年纪,恐要难产,若想确保无虞, 落胎是上选,想我妹子盼了这么些年,哪里舍得,况,护国公府长房这一枝儿,还没个承继香火的呢,后诊出男胎,更不会落胎,小心谨慎的养胎,昨儿过了晌午, 开始闹肚子疼,一直到今儿半夜还没生下来,只怕有个万一,忽想起去年梦雪难产,便是姑娘出手救了一命,这才请姑娘过去瞧瞧,姑娘千千万万帮着保住她一条命 才是。”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怀清愣了愣,之前在叶府看见这位夫人,虽也有说有笑,却属高冷型,仿佛跟谁都隔着一层似的,疏离之外有股子淡淡的忧郁之态,而今晚的定南侯夫人,却真情流露,诚挚感人怀清都能感觉到,她那种救妹的急迫心情,这才是亲情,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呢。
    不过,她家也够厉害的,两个女儿一个嫁进护国公府当长房儿媳妇儿,一个嫁进了定南侯府,都是响当当的世家大族,这两桩本该人人羡慕的婚事,瞧这意思却都不算顺畅,可见门当户对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想着不禁令人喟叹。
    马 车很快就到了护国公府,怀清跟着定南侯夫人进了门,沿着抄手游廊一路疾奔到内宅,刚进院,便见廊下站满了丫头婆子,从院子到屋里俱都是灯火通明,怀清不禁 想起了去年叶夫人生产的时候,心道古代的女人还真是不好混,生个孩子就可能丢了小命,想想怀清都觉毛骨悚然,琢磨自己是不是考虑当一辈子老姑娘得了,赶明 儿自己要是也难产,怎么办,自己能救别人可救不了自己,真要是因为生孩子丢了小命,还不冤枉死。
    跟着定南侯夫人,刚到门边儿还没进去呢,便听里头一声婴儿啼哭,虽哭声听着有些羸弱,到底生出来了。
    定南侯夫人一松气,忽听里头道:“不,不好了,夫人没气儿了。”
    定 南侯夫人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晃,怀清急忙扶住她,一转手把她交给甘草,抬脚进了屋,怀清进来略扫了一圈,一个都不认识,怀清刚想往里走,婆子急忙拦住 道:“里头可是产房,你一个姑娘家的往里闯什么?对了,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莫不是受了指使,想趁乱来害我们夫人?”
    一句话可炸了锅,瞬间围过来好几个婆子,人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