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到此,怀济心底不觉暖融融的,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小妹寻一门可保一世平安的好亲事,这样自己才能放心,也对得起死去的爹娘。
正想着,忽听陈皮道:“爷,来了。”
怀济回神,见不远处来了三辆马车,心知必是汝州知府陈延更的车架,之所以如此低调,主要是此行不是公差,而是为了给叶府贺喜而来,真要摆着知府的架子倒不妥当了,估摸也知道叶大人的性子,故此轻车简从而来。
怀济最不善交际媚上,搁以往,只把该尽的本分尽到了,也就是了,却昨儿晚上,怀清跟他道:“哥哥要去的南阳县隶属汝州府,这位陈大人是哥哥的顶头上司,即便哥哥耿直,可为了南阳县的百姓,也当从长计议。”
一句话当真点醒了怀济,可不嘛,若为了百姓,莫说弯弯腰,便给这位知府大人下跪,也不算什么,却若因为自己不招上司待见连累了南阳的老百姓可是罪过。
想到此,怀济振了振精神,等车一停忙迎了上去,当前一辆车下来一个青衣随从,瞟都没瞟怀济,跳下车直往后头去,不大会儿功夫,陈大人从第二辆车下来,后面第三辆车里却下来个圆滚滚的胖子,年纪约有四十上下,只瞧穿着打扮就知不是寻常老百姓,且带着两个貌美绝伦的丫头使唤,一下车就把手炉放到了他手里捂着,这架势倒比陈延更还讲究。
下了车便道:“再不到,我这把骨头都要冻挺了,这邓州府怎比咱们哪儿还冷些,。”
陈延更笑了笑道:“你不常进京,若是在京里住上一冬,就不觉得邓州府冷了。”
那胖子道:“有机会倒该去住上一住。”
怀济瞧着两人说话的空档,上前躬身:“下官张怀济参见陈大人。”
陈延更鼻子眼儿里嗯了一声,眼皮都没夹张怀济一眼,迈步走了进去,倒是那个胖子扫了张怀济一眼,心道这邓州城的驿丞倒生的挺体面,可惜官太小,且升迁无望,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摇摇头跟着陈延更走了进去。
张怀济不觉苦笑一声,当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更何况,这位陈大人哪只比自己大一级呢,自己这个即将上任的南阳县令,连句话都说不上,更遑论打好关系,给南阳县的老百姓谋福利,根本是痴人说梦。、
这么想着,不禁有些失落,落晚到家也有些闷闷不乐,怀清悄悄问了陈皮,便大约猜到了哥哥的心事,只这官场如此,她哥若不想当官还罢了,只想在官场里混,就得适应官场的规则,这跟清官贪官没关系,不管在哪儿都是适者生存,只有先站住了脚,才能谈为民做主的志向,这是她哥必须经历的过程,需要他自己去调节适应,谁也帮不上忙,不过,倒是可以适当的耍些小聪明。
想着,眼珠转了转,唤过陈皮来低声嘱咐了几句。
转过天,正是腊八,赶上了就得应景,下半晌的时候,张怀济让驿馆里的厨子做了腊八粥遣陈皮送了过去。
自然见不到陈大人,能见到陈大人跟前的大管家叫刘成已是造化了,这也就是在这里,要是在汝州府恐怕连这位大管家也不会掸自己一下的。
刘成接了过去,挥手让陈皮下去,陈皮躬身的时候,不小心从怀里掉出一张请柬来,刘成瞧见了不禁一愣,若是别的,许刘成不知道,这张请柬却相当熟悉,也是他们大人来这邓州城的目的。
叶府少爷的弥月之喜,这个帖子跟他们老爷的一模一样,刘成心里不禁转了几转,他自然知道这小子是在驿丞张怀济跟前伺候的,这帖子莫非是张怀济的?怎么可能?即便张怀济是这邓州府的官,可一个小小不入流的驿丞,莫说叶府少爷的满月酒,恐叶府看门的小子都比他体面,这个帖子怎么会在这小子手里,莫不是自己看走了眼,这小小的驿丞却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
想起昨儿张怀济那木讷的样子,刘成暗暗摇头,心里疑惑,遂一伸手把那帖子捡了起来,这个功夫已经看的清楚明白,的确是叶府的请柬,脸色变了变,挂上一个笑,把帖子递给陈皮道:“我们家大人昨儿赶路着了寒,刚吃下发汗的药睡了,不好惊动,张大人费心了,待我家大人醒来,小的必会禀告大人知道。”
陈皮暗道,还是他们家姑娘聪明,这一张帖子就把什么都解决不了,昨儿那意思不说对自己这个下人,就是对他们家爷也是代答不理的,哪有今儿这样的好眼色,这可真是差别待遇。
陈皮从屋里推出去不觉生出一个念头,若他们家爷这个官让姑娘当,估摸也不是如今这样了。
等着陈皮出去,刘成才进了里屋,陈延更还没说话,旁边的胖子先道:“大管家倒是越来越没架子了,跟个小子搭什么话?”
刘成跟了陈延更二十来年了,什么性子陈延更最清楚,故此也知道刘成抬举那小子必有缘故,便看着他等他解释,刘成道:“那小子一躬身,从怀里掉下来张请柬,正是叶府少爷的弥月之喜。”
陈延更一愣:“当真,你没看错?”
刘安忙道:“小的特意拿起来瞧了,千真万确。”
陈延更略沉吟,看了对面的胖子一眼道:“此中必有缘故,莫非张怀济跟叶府沾亲?”
那胖子也收起了轻视之心,跟刘成道:“这事还得大管家上心扫听扫听。”
刘安应一声去了,没多少时候便回来道:“扫听清楚了,这张怀济跟叶府既不沾亲也不带故的,不过却听闻救了万氏夫人一命。”
陈延更自然知道叶府的万氏夫人正是定南候府的贵女,去年皇上赐婚,嫁给叶之春当了续弦,若论出身地位,莫说续弦,就算叶大人的原配,恐也有点儿委屈了,若不是叶之春跟皇上的情份不同,这婚事无论如何也成不了的,所以,这位万氏夫人在叶府的地位可想而知。
想到此,陈延更忙问底细,刘成道:“万氏夫人难产血崩,太医王泰丰都束手无策,不想却让张怀济救了命,这才母子均安,因这份救命之情,叶大人上书吏部,抬举张怀济当了个县令,估摸年后吏部的批文就能发下来。”说着忙又解释了一句:“这件事却跟大人有些关系。”
陈延更挥挥手道:“你倒是学会藏头露尾了,快说。”
刘成这才道:“张怀济上任的地儿,正是咱们汝州府的南阳县。”
陈延更皱眉沉吟片刻,看向对面的胖子道:“你说叶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若报答救命之恩,也不该是南阳县啊,谁不知南阳县穷的都吃不上饭了,这个官可是丁点儿油水都没有,且,前头留下的烂摊子,可还不知道怎么料理呢,这些日子我正愁这事儿呢,不想叶大人倒抬举张怀济当这个县令,这后头的心思当真难猜。”
那胖子想了想道:“依我看,这事儿瞧着是坏事,却也不一定,我是个做买卖的商人,官场的事儿知道的不多,却也明白一件事,越是穷的地儿,越容易出政绩,这政绩可是升官的梯子,光有门路没有政绩,恐怕也难升迁吧。”
陈延更点点头:“这么说,叶大人抬举张怀济去南阳县当县令,不过是跳板了。”
胖子喝了口滚烫的热茶道:“若不然,怎么解释?”却又笑道:“说句糙话儿,叶大人跟皇上的情分摆在哪儿,这张怀济救了万氏夫人,就算一步踏上了通天的道儿,陈大人一直惦记的事儿,或许能应在这个张怀济身上也未可知。”
陈延更眼睛一亮,顿时明白过来,跟刘安道:“你去汝州城的福来楼订一桌席,晚上我要请张大人吃酒……”


☆、第 7 章
怀济前脚刚进家,水都没顾上喝一口,刘成就来了,听见陈皮的话,怀济蹭一下站了起来:“你,说谁来了?”
陈皮瞄了眼炕边儿烤火的怀清,忙道:“陈府的大管家刘成,说陈大人今儿晚上在福来楼摆了席,邀爷吃酒。”
怀济愣在当下,怀清却站起来,让甘草拿了怀济的斗篷给他披在身上:“哥哥快些去吧,只记着妹妹一句话,莫谈公事 。”
张怀济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昨儿自己在外头立了大半个时辰,陈大人连眼角都没给他一个,今儿却来邀自己吃酒,想是知道了万氏夫人的事,以此来示好,可这示好也有学问,从品级上来说,陈延更是四品知府,自己便去了南阳县,也不过一个七品县令,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酒,岂不荒唐,若不论官位品级,只当朋友私交,便说得过去了,故此,怀清这句莫谈公事,正说到点子上。
想到此,怀济不禁道:“你这丫头当真聪明,哥哥记下了。”
怀清帮他把斗篷系上,又不忘叮嘱一句:“哥哥说话需小心些,莫吃太多酒。”怀济点点头。
怀清送他出了门,才回身,瞧了瞧这个住了三年的小院,想来过不久就该走了,倒有些舍不得了,不管古今,这念旧的性子都没改。
忽听甘草道:“落雪了,真不容易,这可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呢。”
怀清抬头看去,纷纷扬扬的雪花从青黑的天幕上落下来,打在脸上一阵冰凉,冻的她打了个激灵。
甘草急忙道:“姑娘快进屋去吧,穿这么单薄,回头冻病了怎么好?”
怀清伸手戳了她的脸蛋一下:“笨丫头,忘了你家姑娘是大夫了。”
甘草嘟了嘟嘴:“知道姑娘有本事,可再有本事也是人,用姑娘的话说,风寒暑湿燥邪,稍不谨慎便可致病,还有一句话说医不治己,还是小心些才是,姑娘不常说防重于治吗。”
怀清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张嘴倒越发能说,都快赶上八哥了,成,我说不过你,进去就是了。”
甘草跟着进了屋才道:“那位陈大人可是大官,怎想起请爷吃酒了,昨儿陈皮还说,给咱们爷好一顿下不来台呢。”
怀清笑了笑没言声,心里却明白,这陈延更哪会把哥哥这个小小的驿丞放在眼里,之所以如此放下身段结交,看上的应该是哥哥身后的大树叶府。说起叶府,老太君的病也该好了吧。
老太君放下调羹道:“今年这腊八粥倒比往年的都好,软糯香甜。”说着跟张婆子道:“让人去灶房,就说我的话儿,这粥熬的好,灶房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有赏。”
张婆子应一声吩咐下去,使人把桌子收拾了,亲手捧了茶来,才道:“依着老奴,老太君这赏却放差了,若不是张家丫头一味灵方,恐今年的腊八粥也没这么香甜了。”
老太君点头:“可不是吗,倒把怀清这个大功臣给忘了,说起这丫头,昨儿夜里我还琢磨呢,你说这么丁点儿大个丫头,怎么学了这么一身好本事,可惜是个丫头,不然,就跟皇上说说,让她进太医院,好好臊臊那帮拿着朝廷俸禄的太医,成天之乎者也,满嘴的学问,到了褃节上,一个顶用的都没有,还不如一个小丫头呢。”
说着又不禁笑道:“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若这丫头是个小子,可就不能跟我说闲话了,说来也怪,不知怎么,我跟这丫头倒分外投缘。”
张婆子道:“怀清丫头人小,心眼儿却不少,虽稳重,性子倒也算活泼,说出的话格外有趣,怨不得老太君跟她投缘,老奴瞧着心里也忍不住喜欢呢。”
老太君笑了两声,侧头看了眼窗户外头道:“今儿晚了,明儿你亲去接那丫头,就说我说了她这个郎中当的不妥当,既瞧了病怎不来复诊,还非让我去请不可,当真该打。”
张婆子笑了,知道老太君这么说那就是格外亲近了,不说张怀清跟叶府毫不沾亲带故,便叶府两位嫡亲的孙女,也不见老太君这么说话儿,说起府里的这两位姑娘,张婆子不禁暗暗叹息,两位姑娘也是受了她们娘的牵累,得了,这也算叶府的禁忌,不提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