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挥孟耄惶兔靼自趺椿厥隆
    六皇子可是出了名儿浪荡,尹继善一方大员,封疆大吏,他儿子在地方横行惯了,进了京不知收敛,正撞在六皇子手里,就算给打死了,尹继泰也只能自认倒霉,可这里若牵扯进个别人,就不一样了,不能收拾六皇子,收拾别人却不难。
    且,听这话儿里的意思,六皇子能带去百花洲寻乐子的小子,定是六皇子跟前得宠的,收拾了六皇子跟前得宠的小子,也算出了口气,尹继泰这如意算盘打的精明着呢。
    皇上沈着脸道:“海寿去把老六叫过来。”
    旁边的慕容昰眉头略皱了皱,心说,老六旁边的小子莫非是……想着,不禁看向尹继泰。
    不大会儿功夫,慕容曦晃荡晃荡的进来,见了礼一眼看见跪在地上尹继泰道:“呦,这不是尹大人吗,有日子不见了,昨儿在百花洲遇上个混账小子,非冒充尹大人的公子,尹大人什么人啊,哪会有那么怂的儿子,还没怎么着呢,就叫唤的一条街都能听见,还不如个娘们呢。”
    他越说,尹继善脸色越难看,旁边几个大臣暗笑,心里说,尹继善你想告刁状,也不看看六皇子是谁?这不上赶着找不自在吗。
    皇上哼了一声:“尹爱卿说他家公子昨儿跟你身边的一个小子起了冲突,被人恶意打伤,你跟朕说说,昨儿你身边的小子是谁?”
    慕容曦眨了眨眼:“尹大人,令公子是不是有眼疾啊,要是有还是趁早看看大夫吧,别回头成了瞎子可没救了,昨儿明明就爷一个,哪有什么小子,莫非是爷的侍卫陈丰?”
    尹继泰一口气险些背过去,心说,六皇子这是明明白白的想护着那小子啊,尹继泰一个头磕下去:“请万岁爷给微臣做主。”
    皇上也不禁有些为难,看向慕容曦,心说,你小子玩归玩,乐归乐,朕都睁只眼闭只眼不管了,你倒好,还跟朕找上麻烦了,老六拿定主意非护着那小子,尹继泰这口气出不来,岂肯干休,拿这么个鸡毛蒜皮的事儿儿,来烦他这个一国之君,真当他闲的没事儿了。
    皇上正琢磨这事儿怎么料理呢,忽见老四上前道:“父皇,儿臣愿出面查清此事,给尹大人一个交代。”
    皇上一愣,老四历来可是不管闲事的,严谨端方的性子,像个小老头,有时候皇上都纳闷,自己跟皇后都不是这样的性子,怎么生出这么个闷葫芦的儿子来,这会儿怎么竟冒出头来。
    不过,老四一出来就好办多了,遂顺手推舟的道:“如此,就交给老四,不可因是兄弟就有所偏颇才是。”
    慕容昰躬身:“是,儿臣定查清此事,还尹大人一个公道。”
    尹继泰出了御书房,这个郁闷就别提了,怎么也没想到,事儿会成了这样儿,皇上明显是和稀泥,六皇子若死咬着就说没这个人,四皇子能查出什么来啊,问百花洲那些人,纯属痴人说梦,百花洲是老忠亲王的买卖,还能向着自己儿子不成。
    再说,四皇子可是六皇子的亲哥,别管是不是一个娘生的,都是亲兄弟,哪会帮着外人啊,所以,这事儿查了也白查,自己儿子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心里琢磨那小子到底是谁,能让六皇子这么护着。
    怀清正在屋里头跟若瑶说话儿,甘草进来道:“姑娘,庆福堂使人来说,少东家有事寻姑娘,问姑娘若是方便,可否去庆福堂一叙?”
    怀清愣了一下,这还没过十五呢,余隽找自己做什么,说起余隽,怀清心情便不由自主的好了起来。
    余隽简直就是财神爷啊,去年自己那几个入股的方子,还不到一年就分了三千两银子,三千两啊……
    年前余隽叫人连银票带账目一并送到南阳的时候,怀清都惊了,拿着那张三千两的银票,真有一种中了超级大奖的感觉,这才第一年,往后只会多不会少。
    怀 清一想起以后源源不断的银子,心里就忍不住高兴,虽说钱是身外之物,可要想过有好日子,没钱那绝对不行,所以,这个身外之物怀清大爱,以至于,一提余隽, 怀清就想起白花花的银子,所以,余隽有事求上自己,就算看在银子的份上,也得走一趟。可怀清没想到的是,进了庆福堂后面的小院,等着她的却是四皇子慕容 昰。
    怀清愣了一下:“怎么是你?”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忙改口:“怎会是四皇子?”
    慕容昰不着痕迹的打量她一遭道:“若不借着余隽的名头,你可会来见我?”
    怀清下意识想摇头,却觉着不对劲儿,方道:“四皇子帮着皇上办差辛苦,怎会有空闲召见民女。”
    慕容是目光闪了闪:“我以为,在你眼里我是木公子。”
    怀清真想翻白眼,这不废话吗,以前在外头,还没捅破这层窗户纸,掩耳盗铃的事儿干了就干了,这里是京城,前儿又明明白白的在叶府见了面,还怎么装傻啊,不过,既见了他,正好把那枚寿山石的印章还给他,省的留着也是块心病。
    刚想着,就听慕容昰道:“你昨儿个上午可出去了?”
    怀清心里咯噔一下,眼前这位可不是二货老六,这位绝不会说废话,每句话都有原因,那么他问昨天,莫不是知道百花洲的事了?
    怀清不免有些忐忑,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暗骂慕容曦不靠谱,好好的非勾着自己去青楼做什么,还有,这事儿四皇子怎么知道的,莫非是那猪八戒的爹跑皇上哪儿告状去了。
    论说这事儿,就算翻出来自己倒不怕,至多就说自己伤风败俗,胆大妄为呗,可这里头还有个怀济呢,怀济身处官场,还是个七品小官儿,这些个封疆大吏京城权贵,随便一个动动小手指,都能把她哥给办了。
    想到此,怀清心里有些急,却极力安住神,看向慕容昰:“四皇子问这些做什么?”
    慕 容昰没答她,却把炕桌上的茶推了过去:“坐。”怀清哪有心思坐下喝茶啊,可见他那个稳当劲,怀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坐在了炕边上,拿着茶碗心里琢磨, 这事儿既慕容昰来问,就说明没闹出来,要是真闹出来,恐怕就不是这种局面了,事儿都出了,自己再怕也晚了,倒不如及早想招儿,或许能把事情圆满解决。
    想到此,怀清一咬牙站起来道:“昨天我跟六皇子去百花洲了,正遇上川陕总督的二公子,起了些冲突,后来怕事情闹大,就回府了。”
    慕容昰看了她半晌儿道:“你可知百花洲是什么所在?”饶是怀清也忍不住脸一红,吱吱呜呜的:“不,不知道……”
    慕容昰叹口气道:“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叫我如何替你周全……”


☆、第50章 
    怀清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且是如此的语气,这种语气令怀清觉得,自己跟他很近很近;就仿佛是自己人;可在怀清的印象里,自己跟他连熟都算不上,何来的近。
    怀清想了想,还是决定暂且不纠结这些;解决问题是当前最要紧的事;便把昨天发生的事儿大略说了一遍,然后小声问:“是不是那什么总督告到皇上哪儿了?那个,会不会牵连我哥?”
    慕容昰看了她一会儿,忽道:“你还知道个怕,我当你天不怕地不怕了呢。”
    怀 清忍不住嘟嘟嘴:“要不是六皇子;我哪会去那种地方……”意识到说漏嘴;急忙停住。慕容昰意味深长的道:“原来怀清姑娘知道百花洲不是一个女孩儿该去 的。”见她露出难得的窘迫,慕容昰眼里滑过一丝笑意,想了想道:“昨儿你在府里陪着老太君说话儿呢,哪儿都没去。”
    怀清一愣,看了他一会儿,忽的眼睛一亮点点头:“是,民女哪儿都没去。”
    想起什么,忙把随身携带的荷包拿出来,放在桌上,推了过去,慕容昰只看了一眼,便开口:“不喜欢?”
    怀清忙摇头:“喜欢,喜欢,只是这枚小印所用寿山石肌理细腻,玲珑剔透,有清晰地萝卜纹,颜色也已成橘皮黄,恐是千金难求的宝贝,我拿着用不妥,且,无功不受禄,我也不好收四皇子这么贵重的东西。”
    慕容昰嘴角略扬了扬:“倒是识货,这东西没你说的那么贵重,我哪儿还有一块田黄冻更佳,只不过,那块料略大,若刻一枚小印有些可惜,这块小些,给你正好。”
    怀清琢磨,自己跟他怎么像鸡同鸭讲呢,自己说的不是大小的问题好吗,是这东西自己不能要的问题。
    想到此,怀清道:“四皇子还是留着赏别人吧。”
    慕容昰略顿了顿:“可是,已经刻了你的名字,如何赏别人?”
    怀清嘴角抽了抽,心说,这不废话吗,谁让你刻的,想了想,低声道:“磨了重刻就是了。”
    重刻?慕容昰把小印拿出来看了看,又装了回去:“那就有劳姑娘了。”说着,把荷包放到她手里。
    怀清一愣:“四皇子这是……”
    慕容昰道:“近日皇上派了我的差,有些忙,如今又有尹继泰这桩事儿,恐无闲暇刻章,姑娘既如此说,不如帮我刻就是了。”
    怀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心说,怎么跟他沟通就这么费劲呢:“那个,民女不善篆刻,恐糟蹋了好东西。”
    慕容昰望了她良久,方道:“这枚小印是我的还是姑娘的?”
    怀清道:“当然是四皇子的。”“如此就是了。”
    怀清从庆福堂出来的时候,都没想明白,这枚印章怎么兜一圈又回来了,不禁没还回去,还给自己揽了件刻章的活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而且,她这会儿算想明白了,别看慕容昰长了张面瘫脸,内里的心眼子估摸比藕眼都多。
    刚那话里话外的就是告诉她,我本来就忙,又添了你惹出的这桩麻烦,没功夫刻章,你帮我干了也应该,让怀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家伙奸太奸诈了。
    可喜一进来,慕容昰便问:“走了?”
    可喜忙道:“走了,奴才瞧着怀清姑娘的车没影儿了,才回来的。”
    慕容暋酢醯阃罚种盖崆峥哿肆较伦雷樱酒鹄吹溃骸昂眯┤兆用煌狭亩チ耍穸孟校蝗缛ニ镒咦摺!笨上裁Ω顺鋈ィ睦锶吹溃氖侨プ咦撸置魇橇侠碚獾底勇榉呈氯チ恕?br》
    到了六王府,慕容曦迎出来,哥俩进屋坐下,慕容昰也不废话,直接道:“尹继泰这档子事你打算怎么办?”
    慕容曦目光一闪:“什么怎么办?那小子敢向爷的女人伸手,弄断他一只手,已经算便宜他了,他老子还告状,下回爷见那小子一次,打一次,看他爹再告。”
    可喜在一边儿听了,脸都抽了,心说,这位爷是真行啊,这都闹皇上跟前去了,还不消停呢,真这么着下去还有个完吗,不过,什么叫爷的女人,张怀清什么时候成六爷的女人了,要真如此,自家爷还跟着瞎忙活什么啊。
    慕容昰放下茶碗看着他:“六弟你是不怕,就不替她想想吗,这事儿再闹,你是皇子,尹继泰再怎么着,也动不了你,可张怀清成吗?她哥哥成吗?便这会儿无事,你能保着以后吗?张怀济如今任南阳知县,过几年若到川陕,你护得住他兄妹吗?“
    慕容曦转了转拇指上翠玉扳指,缓缓的道:“四哥什么时候变成如此热心肠了。”
    慕容昰咳嗽一声道:“张怀济心怀百姓,是我大燕难得的好官儿。”
    慕容曦道:“这么说,四哥是为了张怀济,果然是四哥,想的就跟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