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容昰咳嗽一声道:“张怀济心怀百姓,是我大燕难得的好官儿。”
    慕容曦道:“这么说,四哥是为了张怀济,果然是四哥,想的就跟弟弟不一样,爷可不知道什么好官儿不好官儿的,爷就为了那丫头,谁也别想动她。”说着看向慕容昰:“这事儿四哥别管了,明儿爷自会有个交代。”
    慕容曦膝盖一弯,跪在地上:“父皇,儿臣前来请罪。”
    皇上捏了捏眉心,如今他一看见这个儿子就头疼,都快成条件反射了,长叹了口气道:“我说老六,你这是做什么?”
    慕容曦道:“儿臣前儿在百花洲跟尹继泰的儿子起了争执,皆因儿臣瞧那小子长得磕碜,就收拾了那小子一通,找茬儿的是儿臣,打人的是儿臣,撅折了那小子胳膊的,还是儿臣,皇上若要追究,儿臣认罚就是。”
    认罚?皇上脑仁都疼了,心里却对老六有些刮目相看,皇上眼里,自己这个六子简直就是老忠亲王的翻版,就没这么浪荡的了,成天儿的在外头瞎逛,正经事儿没有,闲事儿一大堆,若有差事,自己还没往下派呢,这小子第一个溜了,就怕落他头上。
    也 之所以,上回去南阳追税银,自己才让他去,就是想治治这小子,省的成天一个无里忧,本来还说,让他在南阳多吃几天苦,没想这小子没本事,可有运道,才去了 一个月就把案子破了,他也回了京城,一切照旧,该偷懒偷懒,该耍滑耍滑,这会儿不知抽什么风,倒把事儿扛下来了。
    皇上好奇的不是他改了性子,好奇的是谁让他改的,这小子宝贝疙瘩一样护着的人到底是谁?而且,这里头还有个老四,昨儿这小子可没像今儿似的,今儿这意思跟打了鸡血似的,若说这里头没有老四的事儿,打死皇上都不信。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是尹继泰小题大做,自己根本都不用知道,如今老六既扛下来,就是想速速了了这桩公案,自己不如成全他。
    想到此,开口:“海寿去把尹继泰叫来。”
    尹继泰一见海寿,心里直敲鼓,冲尹福一使眼色,尹福会意,塞了一张银票给海寿:“这个给公公吃茶。”
    这种事儿已经成了规矩,海寿也没必要推辞,接在手里呵呵一笑:“那咱家就谢了,尹大人走吧,皇上哪儿还等着呢。”
    进了宫门,尹继泰才小声扫听:“敢问公公,皇上今儿宣召微臣是……”
    海寿呵呵呵一笑:“这个咱家可不知道,不过呢,刚六皇子进宫了,跪在御书房请罪呢。”
    “跪,跪,着请罪……”尹继泰都磕巴了,心说,六皇子那可是有了名儿的天不怕地不怕,顶着皇子的身份,就算把天捅个窟窿,也没人敢把他怎么着啊,怎会跪着请罪,莫非还是为了百花洲那档子事。
    想 着,尹继泰心里头更是忐忑,这会儿是真后悔,昨儿一冲动跑来告状了,细想想,自己不犯傻吗,皇上是君,自己是臣,皇上的儿子是主子,自己就是奴才,别说主 子欺负奴才了,就是要了奴才的命,奴才也只能认命,自己倒好,还巴巴的跑来告状,要是六皇子把那天的小子交出来还成,瞧这意思,是要死保啊。
    尹继善之所以敢来告状,就是拿准了朝六皇子旁边那小子开刀,要是六皇子一肩扛下来,那就算把自己搁在里头了。
    越 想越忐忑,到了御书房,果见六皇子立在一边儿,脸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尹继泰跪下磕头,皇上叫他起来,指了指旁边的六皇子道:“叫爱卿来是了你儿子那 桩公案,昨儿我说让老四查清楚,还你一个公道,今儿老六就自己来请罪了,说在百花洲,你儿子是他打的,手腕子是他撅折的,一切缘由皆因他找茬儿而起,朕叫 爱卿来是想问问,既查清楚了,爱卿说说该怎么发落?”
    噗通……尹继泰腿一软又跪下了:“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昨儿微臣回去也问清楚了,家里那畜生说,不干六皇子的事儿。”
    皇上道:“朕怎么记得,爱卿说你儿子浑身是伤,都起不来炕了呢,能不能保住命都两说,难道朕听差了不成。”
    尹继泰汗都下来了:“犬子那伤是摔的,对,摔的,积雪路滑,犬子不防头摔了一跤。”
    皇上点点头:“那撅折了手腕子?”“也是犬子摔折的,跟旁人无干。”尹继泰说的别提多诚恳了。
    皇上点点头:“这么说爱卿不告状了?”“不告,不告了……”尹继泰急忙摆手,皇上脸色一沉:“尹继泰,你当朕是谁,由得你说告就告,说不告就不告,朕这个一国之君,多少国家大事还忙不完呢,你倒好,拿如此狗屁倒灶的事儿来烦朕,是何居心?”
    尹继泰心里这个苦的啊,跟吞了二斤黄连似的,一边磕头请罪,一边儿心里把儿子骂了无数遍,你个小畜生,就知道给你老子惹祸,什么时候把你老子搭进去,就彻底消停了。
    皇上打了一巴掌过后,脸色略缓:“念在你一片怜子之心,起来吧。”
    尹继泰这才站起来,皇上扫了眼慕容曦冷神格道:“身为皇子不知为君父分忧,只知四处胡闹,看来是朕太纵容你了,传朕口谕,六皇子禁足一月,不许出府门半步,若哪个敢放他出去,提着脑袋来见。”
    六皇子倒不以为意:“儿臣遵旨,父皇放心,儿臣保证一步都不出来。”
    皇上哼一声:“滚。”
    慕容曦当真在地上打了个滚,站在门边嘻嘻一笑道:“儿臣滚了。”临走还不忘跟尹继泰挥了挥手:“尹大人回见啊。”尹继泰的脸都绿了,海寿险些没笑出来,这位六皇子就是滚刀肉,皇上也没招儿。
    皇上这么做,明里是教训儿子,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让尹继泰平气儿呢,那意思是你儿子挨了打,朕也罚了朕的皇子,就算扯平了,尹继泰便有多大的气,这会儿也不敢再追究下去,一场闹剧也算收了场。
    只不过收场的有些诡异,这明显就是两位皇子联手把事儿压了下去,后头护着的那小子,才是这场闹剧根儿,究竟是谁呢?海寿忽想起那天在叶府灶房的事儿,心道,莫非是她……
    甘草小声道“姑娘,奴婢可听说六皇子给皇上禁足了。”怀清道:“知道是为什么吗?”
    甘草:“听说是跟什么总督的儿子打架,您说六皇子也真够荒唐的,好端端的怎么跟人打架呢,姑娘,我说的话儿您听见了吗?”
    怀清站起来道:“铺纸,磨墨。”
    甘草一愣:“姑娘早上不刚练完字吗。”
    怀清道:“不是练字,是写菜谱。”
    陈丰拿了一张纸条进来:“爷 叶府使人送来的。”一听叶府,慕容曦一咕噜从炕上爬起来:“快给爷拿过来 。”
    陈 丰急忙把那张纸条递过来,慕容曦接过,打开一看不禁笑了,跳下地,到那边儿书案上,把字条上腾了一遍,递给陈丰:“你叫个识字的小厮念给厨娘听,今儿晌午 爷就吃这个刀削面,到底这丫头还有点儿良心,知道爷禁足了,还知道给爷送点儿好吃的来,只不过就一张做面的菜单,是不是也太小气了。”
    甘草道:“姑娘您写这个送去六王府做什么?”
    怀清道:“你只管送去,对了,把这些交给叶府的管家,叫他一天送过去一张。”
    甘草道:“这是为什么?一快送过去岂不爽利。”
    怀清白了她一眼:“一块儿送过去,不就没盼头了吗,以六皇子的性子,在府里头待一个月,若不给他找点儿事儿,还不憋出病来。”
    甘草哦一声,忽道:“姑娘,您嘴里总说六皇子这不好那不好的,可心里却不是这么回事,姑娘总说奴婢口不应心,奴婢倒觉这话该说姑娘才是。”撂下话不等怀清斥责,一溜烟跑了。
    怀清愣了半晌儿,心说,是这样吗,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二货了,怎么可能?慕容曦可是个花花大少,成天逛青楼的主儿,自己喜欢他,不是自找不痛快吗,急忙摇摇头。
    却一低头看见手腕子上的手链,抬起来对着窗外的日头看了看,剔透的猫眼儿在日头下仿佛活了一般,一颗颗流光溢彩,透出一种狡猾的妩媚,就真像猫儿的眼睛,仿佛也有些像慕容曦……
    想什么呢,他可是慕容曦,是大燕的皇子,只要自己想过消停日子,就不能跟这些人有过多牵扯,好在明天就启程回南阳了,离开京城,这些人,这些事,自然就丢开了。
    这么想着,怀清把手链摘下来,收在匣子的小抽屉里,却瞥见慕容昰那枚小印,拿起来看了一会儿,慕容昰刻的这个清字,乍一看像是自己写的,底细瞧却不是,这个清字虽也是褚遂良的体儿,却像是刻意学的,不如自己写的自然。
    想 来慕容昰见过自己的字,特意仿着刻的这枚小印,他是什么意思?莫非也对自己有意思?想着,怀清忍不住失笑,张怀清你还真把自己当大头蒜了,你说你算什么 啊,论姿色,如今才十五,哪来的姿色,论身材,就这幅豆芽菜儿似的,要哪儿没哪儿,论才情,除了会看病,别的实在提不上,真当是写小说呢,一穿越就算开了 斋,是个帅哥就往自己跟前扑,哭着喊着喜欢自己,还是醒醒过自己的小日子去吧。
    想到此,怀清把那枚小印丢了回去,推上抽屉,上锁,起来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看看有没有丢下的。
    转天一早,怀清跟若瑶扶着老太太上了车,车行辘辘,不多时便出了京城,怀清不禁撩开窗帘往后望了望,心里一时也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老太太道:“怀清丫头可喜欢京城?”
    怀清放下窗帘摇摇头:“京里头的人太多,事儿太多,不如汝州府,更不如南阳清净。”
    老太君笑了:“倒是个聪明丫头。”
    若瑶道:“我也不喜欢京城,却若在京城,我们还可在一处,如今出了京,你却该回南阳了。”
    是啊,该回南阳了,怀清不禁有些出神,自己这一走就是半个月,也不知她哥怎么样了……


☆、第51章 
    怀清一进南阳;就看见陈皮站在城门边儿上,正往这边儿望呢,怀清戳了戳甘草:“你说陈皮这小子不跟着我哥,跑这儿来做什么来了,莫不是咱们这趟出来的时候长,他心里惦记谁了;甘草,你说他惦记谁呢?”
    甘草脸一红:“姑娘怎么就知道是他惦记,没准是大爷惦记姑娘,叫他来这儿接姑娘呢 。”
    怀清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然后看着甘草笑;甘草给她笑的小脸更红:“姑娘只管说奴婢,自己却不知道愁;四皇子跟六皇子的东西;姑娘可都收了;看姑娘往后怎么办。”
    怀清嗤一声道:“是我乐意收的吗;是强迫中奖好不好;再说;这些东西早晚要还回去的,跟我什么相干,难道收了东西,就得嫁给他们不成。”
    甘草目瞪口呆:“姑,姑娘,您胡说什么呢?什么嫁不嫁的,羞死人了……”
    怀清翻个白眼:“总之一句话,我跟他们没关系,这会儿没有,以后就更不可能有了。”
    甘草心说,这事姑娘说了能算吗,她瞧那两位爷可都对她们姑娘有意思呢。
    陈皮一见马车过来,高兴地搓了搓手,紧着小跑了几步迎上去,到了跟前一窜跳到车辕上,脑袋探进车厢里头嘿嘿一笑道:“姑娘,您回来了,陈皮这儿给您请安了。”说着看向甘草不说话,却笑的更大,裂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