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给您请安了。”说着看向甘草不说话,却笑的更大,裂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
    怀清看着好笑,甘草却白了陈皮一眼道:“笑什么,不知道笑不露齿啊。”
    噗嗤……怀清忍不住笑了出来,陈皮道:“你别欺负我没念过书,我知道笑不露齿是说女人的,男人笑的越敞亮才显得大气。”说着还看向怀清:“姑娘说奴才说的可是?”
    怀清咳嗽了一声点点头:“陈皮聪明多了,可见跟着我哥长进了不少。”
    陈皮嘿嘿一笑:“奴才谢姑娘称赞了,再不长进,怕奴才连媳妇儿都娶不上了。”说着撇嘴看着甘草傻乐。
    怀清不觉好笑,也故意道:“这个你放心,大不了把甘草嫁给你当媳妇儿,你乐不乐意?”
    陈皮眼睛一亮,急忙点头:“乐意乐意,奴才谢姑娘了。”
    “呸,谁嫁给你,不害臊。”甘草小脸通红啐了陈皮一口。
    陈皮道:“怎么不害臊了,要是娶媳妇儿就是不害臊,那天下男人都不害臊了。”
    甘草脸更红,推着他的脑袋出去出去:“这么着把外头的凉风都带进来了,回头冻着姑娘,打不烂你个死奴才。”硬生生把陈皮推了出去,忽听外头陈皮叫了一声:“哎呦我的脖子……”
    甘草急忙探出身子去瞧,见陈皮缩着脖子瞪着眼,两只手倒抓着脑袋正往上拽呢,甘草吓了一跳:“怎么了,刚不还好好的吗?”
    陈皮道:“没见过比你这丫头更狠心的,我跟你有大仇啊,使这么大力气,这下好了,把我的脖子按进去了,往后就成了缩脖儿的残废,怎么讨媳妇儿啊。”
    忙信以为真,忙伸手过去:“我瞧瞧,没使多大劲儿啊,怎么就按进去了呢……”手刚摸上陈皮的后脖颈子,见他笑的贼兮兮,顿时回过味儿来,也没客气,手一扬啪一声,就给了他一脖溜儿,恨声道:“按进去才好,省的往外冒坏水。”哼一声,回了车里。
    外头陈皮跟车把式都笑了起来,怀清也笑的不行,点点她的额头道:“你说你这丫头傻不傻啊,跟了我这么久,也没个长进,那脖子能随便按进去的吗,又不是王八。”
    甘草咬着牙道:“这小子就是王八,王八羔子。”噗嗤怀清笑的不行。
    不一会儿到了县衙,刚进屋银翘就把茶捧了上来道:“洗澡水一早就给姑娘烧好了,姑娘喝口茶去泡泡热水,最解乏。”
    怀清喝了口茶问:“她家里这些日子没什么事儿吧?”
    银翘道:“家里倒是没什么事儿,咱们南阳却有事了,听牛蒡说,陈大人升官了,升去江南什么按察司,还有,咱们南阳的守备大人过两天就来上任了,大爷这些日子正忙活这事儿呢。”
    年前怀清琢磨着,他哥跟前只陈皮一个有些折手,家里看门扫地的,也得有个小子,便在人牙子手里挑了两个,起了名儿,一个叫牛蒡,机灵些,和陈皮替换手的跟着她哥,一个叫门冬为人老实,就让他在前头看门,兼做些零碎活儿,这才放心跟老太君去了京城。
    听了银翘的话,怀清暗道,陈延更这时候升任江南按察司,说明皇上想动江南那块铁板了,陈大人这次升任是福是祸真不好说,至于南阳,官走官来,也不知新上任的这位知府跟守备大人是什么货色,若跟许克善似的,说不准又来了麻烦。
    想到此,便问:“我哥呢?”
    银翘道:“过晌午陈大人来了,说明儿就去江南上任,大爷便在书房摆了送别宴,这会儿正吃酒呢。”
    陈延更举了举手里的酒:“怀济,我陈延更能有今日多亏了老弟啊,没有老弟,我陈延更还不知要在汝州任上待多少年呢,来,咱兄弟干了这杯。”
    怀济道:“陈兄言重了,怀济该谢陈兄,若无陈兄提点帮忙,恐怀济这个南阳的父母官也做不安稳。”
    陈延更笑道:“咱们兄弟就别谢来谢去的了,喝酒。”
    两人干了杯中酒,陈延更方道:“说是说,却有一事,怀济老弟当有个防备,听说接任汝州知府的是梁荣。”
    见 怀济一副不知是谁的表情,陈延更暗暗叹了口气:“怀济你这个官儿当的着实省心,若是别人还好,这梁荣却跟邱家沾着亲,且不是许克善那样的远亲,梁荣的妻妹 嫁的正是邱府的二老爷,梁荣跟江苏巡抚邱显臣是真真儿的一担挑儿,恐他来了汝州要寻老弟的麻烦呢,这厮可是有名儿的笑面虎,且贪得无厌,你要小心才是,不 过,这次新任的南阳守备曾思廉,原是淮扬道河防守备,这可是个谋不上的肥差,若不是受了挤兑,也不可能来这南阳县,怀济老弟倒可结交,也省的你在南阳孤立 无援,延更知道老弟心怀百姓,有大志向,可有一句话老弟也得明白,只要在官场,这些应酬来往便免不得,一味清高恐怕干不成事儿。”
    陈延更也真算苦口婆心了,就算怀济之前是个不通世故的书生,好歹在南阳当了一年知县,这一桩桩事儿过来,也再不是当初刚离邓州府的张怀济了。
    听了这话,从席上站起来深深一躬:“怀济谢陈兄点拨。”
    陈延更拽他坐下道:“若论点拨,该是怀济老弟点拨了延更才是。”说着叹了口气:“皇上常言,官为民役,就是说咱们这些当官的就是要给老百姓做事儿,可到了下面就难了,人情世故织就一张巨大的网,想挣脱当一个好官清官,何其难哉。”
    怀济道:“当官为民,只认准了这四个字就是了。”
    陈延更道:“怀济老弟说的对,这回儿延更去江南,定做出一番大事来了,也不屈枉十年寒窗。”说着举起酒杯:“来老弟,明天延更就要去江南上任,这一别山高水长,你我总有相逢之日,到那时,你我再不醉不归。”
    怀济送了陈延更回了汝州府,方回后衙来看怀清,怀清见他喝的满脸通红,脚下都有些踉跄,不禁摇摇头,叫甘草去端醒酒汤,自己扶他坐在炕上道:“怎喝了这么多?”
    怀济道:“延更兄要走,这送别酒哪有不喝的道理?”
    见怀清皱眉,不禁笑了一声:“果然是女子都啰嗦,哥只当我家小妹个别呢,原来也一样。”
    怀清好气又好笑的道:“啰嗦?我这还没说什么呢,哥就嫌我啰嗦了,你没遇上真啰嗦的呢,回头娶了嫂子进门,哥就知道了。”
    怀济呵呵笑了:“哪来的嫂子,哥这样儿的官儿,一穷二白,哪个姑娘家如此想不开,肯嫁到咱家来。”
    怀清道:“哥只管放心,怀清一定帮哥娶个才貌双全的嫂子进门,给我张家开枝散叶。”
    怀济笑了,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小丫头做梦呢,哥怎么着都成,倒是我家小妹,该寻一个好人家才是,这阵子衙门里头忙,待过些时候,哥寻人扫听扫听,可有好人家?”
    怀清道:“哥这话叫人听了去可要笑话死了,不定还要说张家的丫头丑怪,非要如此变着法儿的寻人家嫁了不可。”
    怀济一听,眉头都竖了起来:“谁敢说我家小妹丑怪,那才是不长眼呢,我家小妹可是天下最好的小妹。”
    怀清从甘草手里接了醒酒汤递给他,见他喝下去方道:“怀清也觉得,哥哥是天下最好的哥哥。”说完兄妹俩都忍不住笑了。
    怀济放下碗,看着怀清:“京城可好玩?”
    怀清摇摇头:“不好玩儿,人太多,规矩太多,若叫我选,宁可待在南阳。”
    怀济道:“老太君疼你,你就当陪老太君吧,再说,总待在南阳有什么意思,多出去走走才好。”说着顿了顿又道:“叶大人叶夫人还好吧?”一会儿又问:“小少爷没闹病吧……”
    怀清眨了眨眼,心里仿佛明白了过来,噙着笑道:“叶府诸人都好,倒是若瑶姐姐路上着了风寒,到邓州的时候,有些咳嗽。”
    怀济急忙道:“那小妹怎么回来了?”
    怀清道:“哥,天下间不止你妹妹一个大夫,况,姐姐的病也无大碍,吃两剂药表出汗睡一觉就好了,倒不知哥如此关心若瑶姐姐。”
    怀济脸色有些暗红,忙站起来道:“赶了一天远路,早该累了,快着安置下方好,哥走了。”撂下话,快步出了屋。
    怀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心说,这才是郎情妾意呢,赶明儿成了亲,一定是举案齐眉的恩爱夫妻,只不过,若瑶这个嫂子可不好娶,门第高是一个,这里头还有个六皇子慕容曦呢。
    说起慕容曦,怀清忍不住想起自己给他开的一个月菜单,都是面食,举凡自己能想到,吃过的,知道怎么做的,都写了下来,也不知他爱吃哪种?好端端的想他做什么,怀清摇摇头,叫甘草收拾铺床,睡下不提。
    转过天,怀清本想在家好好待上一天,不想周夫人跟前的婆子来了,说周夫人在府里设了赏花宴,吩咐一定接姑娘去。
    怀清推脱不掉只得去了,进了周府后院怀清才知道,周夫人这个花赏的却不是梅花,而是海棠。
    怀 清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了,怀清略一扫,不禁暗暗皱眉,旁人自不知,这对母女自己还真忘不了,就是上回在夏府跟自己过不去的那姑娘,若瑶好像跟她说过, 是什么同知的如夫人跟二小姐,具体的,怀清也没记住,想着以后也不可能再见了,记这些做什么,却没想到冤家路窄,在周府的赏花宴里又遇上了。
    怀清跟那位姑娘的目光一对,那姑娘愕然一瞬,别开头去,那意思是不想见怀清,怀清心里都暗叹,这才是相看两厌呢。
    周夫人一见她,急忙起身迎过来道:“你可来了,我还说你再不来,我亲自跑一趟南阳接你呢,快来,我给你引见,这是谁谁家的夫人小姐,这位是谁家的……”
    轮到那母女的时候,周夫人更是格外热情:“这是同知韩大人府的夫人,这是韩大人的掌珠,如玉小姐。”
    怀清也只当头一回见,见了礼,彼此都有几分尴尬,怀清本想着打过招呼,就去那边儿瞧案头的两盆海棠话,刚一进来就看见了,海棠花寻常,难为这时候开,且开的如碗口大,却真算稀罕物件,也怪不得周夫人巴巴的开了赏花宴。
    可周夫人不知怎么了,一直拉着她跟那位韩二小姐坐在一起,且还跟韩夫人道:“夫人可别看怀清姑娘年纪小,却是神医,夫人不说年上二小姐闹了一场病吗,平日想请怀清姑娘也请不来呢,今儿却凑巧,正好给姑娘瞧瞧脉。”
    怀清略皱了皱眉,心说,周夫人今儿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瞧什么脉啊,可她话都说出来了,自己若不号脉,岂非下不来台,只得伸手给那位同样不大情愿的韩小姐号了号脉,随便说了两句场面话应付过去。
    这里正说的热闹,忽从门哪儿溜着边儿进来个小丫头,怀清瞅着有些眼熟,一时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那丫头刚一进来,周夫人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那丫头一到跟前,周夫人的脸已经掉了下来:“你不在屋里伺候你家小姐,来这儿做什么?”
    那丫头偷瞄了怀清一眼道:“我家小姐听说怀清姑娘来了,念着两家世交的情谊,想请姑娘过去坐坐说两句话。”
    周 夫人这才想起来,貌似老爷提过,张家跟李家有些来往,脸色略缓,看向怀清,怀清本想拒绝,实在不想再见李曼娘,可见那丫头一脸恳求的望着自己,心里又着实 过不去,也有些好奇李曼娘找自己做什么,便道:“倒是好些日子不见李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