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芬涣晨仪蟮耐抛约海睦镉肿攀怠」蝗ィ灿行┖闷胬盥镎易约鹤鍪裁矗愕溃骸暗故呛眯┤兆硬患罱憬懔恕!彼底耪酒鹄吹溃骸盎城迦トゾ突亍!备拍茄就烦隽嘶ㄌ笸啡チ恕
    沿着廊子往西北边儿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略偏僻的小院外,怀清不禁左右看了看,这里可不像周府少奶奶该住的地儿,院里更冷清,就一个粗使的婆子正扫院子,除此再无旁人,跟前头人来人往的热闹,简直判如两地。
    进了外间屋,就见李曼娘直愣愣的坐在炕边儿上,手里抱着一个小小匣子,不知想什么呢,屋里虽燃着炭盆子,却仍有些冷,屋里的摆设也有些太过素净,整间屋冷清的跟雪洞一般,瞧不出半点新房的样儿。
    那丫头低声道:“小姐,怀清姑娘来了。”
    李曼娘方回过神来,看向怀清,那一瞬的目光何其复杂,有恨,有怨,有怕,有悔,有不甘……怀清都分不清还有什么,不过一闪而没。
    怀清还记得,去年自己去李府的时候,李曼娘的样子,虽不能说趾高气扬,却眉梢眼角都洋溢着新嫁娘的喜悦,以及对外来富贵生活的期望,才不过一年的时间,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怨妇。
    而且,从她的穿着来看,在周府过得不算如意,李曼娘看了她良久开口:“怀济大哥……”她一开口,怀清眉头就皱了起来,拦住她的话头:“李姐姐莫非忘了这里是周府,李姐姐是周府的少奶奶?”
    少奶奶?李曼娘苦笑一声:“你可见了韩如玉,同知大人的二小姐,也可能是周家的少奶奶。”
    怀清一愣,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周府的少奶奶不是你吗,怎会变成别人?”
    李曼娘道:“当初周府为了冲喜才娶我进门,可少宗的病被你治好了,便要另娶高门。”怀清脸色一沉:“你是说我多管闲事,不该治你丈夫的病。”
    李曼娘摇摇头:“我退了你哥哥的亲事,你治好了少宗,周家另娶,这是报应,这都是报应,可即便是报应,我李曼娘也不认,凭什么我先进的门,韩如玉那贱人倒成了妻,我不甘心,不甘心……”
    说着,把她抱着的匣子放到炕桌上打开:“张怀清若你帮我,这个就给你。”
    怀清扫过那匣子,里面是一套赤金头面,在这雪洞一般的屋子里,越发显得金光灿灿,富贵逼人:“这是我的陪嫁,拿到当铺怎么也能换几百银子。”
    怀清看了她良久:“你想让我做什么?”
    李曼娘眼睛一亮,急忙道:“我婆婆信你,我一早扫听了,今儿叫你来就是为了给韩如玉那贱人号脉,瞧瞧她能不能生儿子,只要你说那贱人有隐疾,不能生子,周家自然不会娶她进门。”
    怀清都有些可怜她了,即便不娶韩如玉,难道就没有别人,如此御敌之策实在蠢的可以,不过,这个跟自己无干。
    而且,在李曼娘眼里里,这一套金头面就能把自己收买了,当真把她兄妹瞧得扁啊,今儿若不给她个教训,真当他们兄妹跟她一样见钱眼开了……


☆、第52章 
    怀清略一抖手腕;从袖子里屯下只翡翠镯子来,回身问甘草:“我最近的记性不大好,却忘了这镯子是谁给的了,你可还记得?”
    甘 草最烦李家人,当初在大门口把那看门的奴才扇的顺着嘴角往下流血,就是因为那奴才狗眼看人低;可没想到,这李家的毛病倒是一脉相传;连这个李曼娘都一个德 行,怪不得姑娘从李府出来以后就再不提李家这档子婚事呢。真把自己当盘子菜了啊,以她看;给她们姑娘提鞋都不配。
    刚听她说话;甘 草就差点忍不住了,可知道怀清的脾气;也就没敢吱声,这会儿听见姑娘问,自然明白,脆声道:“这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在叶府,姑娘给定南侯夫人开了个治头痛 的方子,夫人便从自己个腕子上摘下这个镯子来给了姑娘,后来奴婢跟姑娘逛邓州府的首饰铺子,那掌柜一眼瞧见了姑娘这只镯子,说是真正的老坑玻璃种,如今市 面上难见这么好的了,若姑娘肯出手,他愿出一千两银子。”
    一千?李曼娘旁边的小丫头惊呼了一声,急忙捂住嘴,怀清转了转自己手腕子上翡翠镯子,今儿出来本没说戴这个,是甘草说,她穿的本来就素净,若身上再没一两样儿拿得出手的首饰,怕叫那些势力的人看轻了。
    怀清琢磨也是,有道是先敬衣裳后敬人,世人大多如此,尤其这些自诩为富贵的人上人,更是势力,怀清又不耐烦在头上戴那些重东西,便挑了这支翡翠镯子,倒没想在这儿派上了用场 。
    想想真是讽刺,若不是退了亲,眼前这个李曼娘就成了自己的嫂子,要真娶这么个嫂子进门,她们兄妹也甭想过顺当日子了。
    怀清点点头道:“哦,倒是想起来了,是有这么档子事儿。”
    甘 草道:“那掌柜的还缠了姑娘半天呢,末了,是奴婢说我们姑娘不缺这点儿银子使,犯不着把自己的首饰卖了,那掌柜方消停了,却仍不住的磨叽,说若有一日姑娘 有意出手,价钱可再商量,真真一个不长眼的,若给他瞧见姑娘的首饰匣子,还不天天缠着姑娘啊,一个翡翠镯子又算什么呢。”
    怀清看了甘草一眼,心说,这丫头倒是机灵了不少,可这戏是不是演的有点儿过了,不过,要说首饰自己的确不少,这一年里,光老太君给她的就足有两匣子,还有零零碎碎,若瑶给的,夏夫人给的,都算在一起也真不少了,不是李曼娘,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么多首饰呢。
    怀清把镯子仍袖在里头,看向李曼娘,李曼娘的脸色颇为难看,也不知是尴尬,还是嫉妒,怀清觉着,李曼娘这种人还是少搭理为妙,这完全就是个怨妇,不知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想着,也不再跟她说什么转身要走,刚走了两步,衣裳袖子却给李曼娘扯住了,怀清转身看向她,李曼娘缓缓跪在了地上:“怀清妹妹,求求你,看在我差点儿当了你嫂子的份上,帮帮我。”说着眼泪落了下来,看上去可怜非常。
    她 不提这档子事儿还好,一提这个,怀清半点儿怜悯之心都没了,微微弯腰凑到她耳边道:“李小姐,周少奶奶,你莫不是忘了,当初在你的闺房里你跟我说过什么, 这会儿想起差点儿当我嫂子的事儿了,你不觉着晚了吗,我张怀清不是恶人,却也不是烂好人,我不见得会锱铢必较,可有些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帮,比如你,若 我是你,从此再不会提我哥一个字,不然,若给周家知道,恐连这样的日子都没了。”说完,把袖子从她手里拽出去,迈步出了小院。
    走了老远,心里这口气方平下来,回头想想,不禁好笑,自己犯得着跟李曼娘生气吗,她早跟他们兄妹没关系了,而且,如今种种难道不是她自作自受吗,却怨谁来。
    甘草低声道:“姑娘不会真的帮她吧!”
    怀清摇摇头:“你家姑娘的心没这么大,放心吧。”
    甘草才松了口气:“我真怕姑娘一心软就帮她了呢。”
    怀清道:“周家的家事我怎好掺合进来。”心道,周少宗那个身体如今恐还难有子嗣。
    怀 清待了会儿,便推说家里有事告辞要走,周夫人见留不住,便亲送了出来,到了二门外,周夫人叫人把搬来一盆海棠放到马车上,怀清刚要推辞,周夫人道:“这花 儿送来的时候,我就说,这么娇艳的花儿正适合你们小姑娘摆在闺房里头,这会儿没开春,也算个新鲜的景儿,你就就当提前瞧个春景吧。”
    说着,又拉起怀清的手低声道:“有件事还要问问姑娘,姑娘知道我的性子,就直接问姑娘了,姑娘可别恼,刚姑娘给韩府的小姐瞧了脉,我想问问她的身子可好生养?”
    甘草在旁边脸都红了,心说这,周夫人也真不靠谱,就算姑娘是个大夫,可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哪好直接问这个。
    怀清倒是不以为意,本来当大夫就是如此,她有个女同学还直接分到男科实习呢,若凡事都较真儿,就别当医生了。
    听了周夫人的话,想了想,避开这个话题道:“周少爷的病虽好了些,却因前头亏空了的太厉害,还需养一两年方好。”
    周夫人是明白人,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告诉她,不是媳妇儿的事儿,是她儿子的身体还得养着。
    本来娶韩府的小姐,就是老爷提的,若论自己的意思,她有点儿瞧不上韩如玉,虽她爹是同知,可这个闺女举手投足就是有股子小家子气,不知是不是庶出的原因,她那个娘,自己也瞧不上,若娶个媳妇儿能跟眼前的张怀清似的就好了。
    这丫头她瞧着哪儿哪儿都好,年纪虽不大,性子却妥帖,模样儿也可人,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个神医,儿子的病她都没号脉就给治好了,若是能娶了她回家,别说儿子,他们一家子往后都不用愁了。
    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等晚上周半城家来,趁着吃茶的功夫儿,就跟周半城道:“今儿张姑娘给韩家小姐瞧过脉了。”
    周半城端起茶碗,撇了撇上头的浮沫:“她说了什么?”
    周夫人道:“倒是没说什么,只说少宗身子没养好,还需养上一两年才好。”
    周半城点点头:“如此,再缓缓也好。”
    周夫人瞧了丈夫一眼道:“韩家小姐虽好,可我一边儿瞧着总有些小家子气,不像个有福的样儿,况,少宗这个身子,即便好了也需调养,若是能娶个懂医理儿的姑娘岂不好,就如张家姑娘这样的,我瞧着就很好。”
    噗……周半城刚喝进去的一口茶悉数喷了出来,撂下茶碗道:“你疯了。”
    周夫人忙把帕子递给他:“我怎么疯了,这事儿我琢磨一下午了。”
    周半城急忙拦着她道:“你知道什么?你只看张怀清的哥哥是南阳的知县,却不知她还是叶府老太君亲口认下的孙女呢,老太君认了她,她就算不是叶府真正的小姐,也得算半个,前些日子,你当她干什么去了?”
    周夫人道:“不说走亲亲去了吗。”
    周 半城道:“是走亲戚,可不是她,老太君叫她陪着往京城去了,说不准连皇上都见了,又老太君在,张怀清的亲事,自然得叶府老太君做主,更何况,我听陈大人话 里透出的意思,她跟六皇子四皇子好像也有些来往,说不准,将来就成了那位王爷的侧妃,咱们家这样的小庙,可供不起这样的活菩萨,这种话以后千万不能提,以 免招来祸端。”周夫人愣了一下,哪想到怀清会有这么大的来头,忙点头。
    周半城感叹一声道:“不过,这个张怀清还真有双点石成金的 手啊,当初她找我包山田的时候,我还犹豫怕赔了呢,如今你瞧,投进去的银子都回来了不说,还赚了翻倍,这才头一年,往后不定赚的还多,这丫头简直就是财神 奶奶转世投胎,以后只她说的话,我再不疑的,哪怕让我把银子往海里头填,说过两年能赚回来,我都信。”
    周夫人道:“可陈延更一走,再来个知府,眼瞅着南阳赚钱,哪会不眼红,这当官的可都贪,到时候,寻个由头使点儿坏,可就麻烦了。”
    周半城呵呵笑了两声:“你知道什么,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官一茬一茬的换,都恨不能饿着来饱着走,若没十足的把握,这么多银子我哪儿舍得投进去,跟你说吧,南阳的药田跟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