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容曦:“葡萄多好,又甜又能酿酒,我府里就有一架是从宫里移出来,种儿好,每年结的葡萄甜着呢,如今还早,等到了日子,我叫人给你送两篓子过来,保证你一尝就喜欢。”
    瞥见余隽还在旁边,慕容曦毫不客气的道:“不是看完金银花了,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余隽好气又好笑,知道慕容曦一贯就这么没正行,也不跟他计较,跟怀清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等余隽出了院子,慕容曦才道:“以后别让他来你的院儿,孤男寡女的像什么样儿?”
    怀清瞪了他一会儿点点头:“六皇子此话甚有道理。”说着站了起来:“既如此,六皇子快走吧,你我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像什么样儿。”
    慕 容曦自然不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道:“你这丫头好狠的心,本来爷还盼着你来瞧瞧爷,陪爷说说话儿,可你呢,就叫人送了做面的菜单,且一天一个,等爷吃 完了,出去找你,才知道你早回南阳了,爷本想立马就来找你,却给父皇派了差事,走不开,好容易这两天腾出空来,千里迢迢跑来南阳看你,你却给爷红杏出 墙。”
    怀清看着他:“六皇子,敢问我张怀清出不出墙,跟你有什么干系?”
    慕容曦见她有些恼,忙道:“怎么没关系,你喜欢爷,爷喜欢你,你就是爷的。”
    怀清没想到他如此直白,禁不住脸一红:“谁喜欢你了?”
    慕容曦从怀里拿出那一摞做面的菜谱道:“你不承认也不行,这就是证据。”
    怀清站起来道:“你愿意多想,随便你,反正我没说。”说着进屋去了。
    慕容曦跟了进去:“小丫头就别跟爷闹了,爷来一趟南阳不易呢,四川闹灾了,父皇派差事,爷想着从京城到四川,绕个弯子便能来南阳,故此争来这么个差事,待不多一会儿就要走的。”气:“爷容易吗。”
    怀清见他唉声叹气的着实可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慕容曦道:“你还笑,真是个没良心的丫头。”
    怀 清道:“好吧,那我就有良心些,投之木瓜,报之琼瑶,你既来了南阳,我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昨儿看医书整理出几个治疫病防疫病的方子,你拿了去,或许有 用。”说着去那边儿书案上翻出几张方子正想给他,却见慕容曦站在多宝架前,手里拿着上头一个斑斓的陶俑看了半天:“这东西爷怎没见过,哪来的?”
    怀清抢过来重新摆在上面:“即便你是皇子,也不能什么都知道吧,没见过有什么稀奇的。”
    慕容曦笑道:“倒不曾想,你喜欢这些小玩意,回头爷给你寻些来。”怀清把方子递给他道:“川地多雨,常有湿气,水灾过后更易流行瘟疫,你要小心了。”
    慕容曦忽的笑了起来:“有小丫头这句话,爷就算有了底气。”接过方子:“陈丰还在外头候着,爷走了。”怀清点点头:“爷真走了啊?”慕容曦走道门边,又回头说了一句,啰嗦之极。
    怀清翻了翻白眼:“你乐意走不走。”掀帘儿进里屋去了,却听院子里慕容曦的声音传来:“离余隽那小子远点儿,那小子不是什么好鸟。”
    甘草忍不住笑了起来:“亏六皇子这句话说得出口,各位皇子里哪还有比的上六皇子荒唐的呢,不过,姑娘,您不会是真看上六皇子了吧。”
    怀清愣了愣,看上了吗?自己也不大知道,只是觉得,这厮虽玩世不恭,却有一份难得的赤子之心,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让她觉得分外真实,哪怕他是皇子。
    只不过说喜欢还太早,而且怀清很清楚,无论是慕容曦还是慕容昰,都距离自己太远,太远。
    甘草瞧了怀清一会儿小声道:“六皇子可是有名儿花花太岁?”
    花花太岁?怀清看着甘草:“这个词儿好,下回六皇子来了我就这么叫他。”
    甘草吓了一跳:“姑,姑娘,那您可千万别说是奴婢说的,不然,六皇子恼起来,说不准要把奴婢治罪呢。”
    怀清笑了:“胆小的样儿,放心,姑娘保证不把你招出来。”不过,慕容曦这一入川,没半年回不了京,估计皇上之所以应他,也是想下心思管管他,省的他成天无所事事的,得了,自己操心这些做什么,先想想怎么对付梁荣吧,梁荣绝不会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没两天陈皮就跑来说:“姑娘,山民新开出的那些荒地,叫一个梁顺给买了。”
    怀清皱了皱眉:“哪蹦出个梁顺来,莫非跟梁荣有干系?”
    陈皮道:“可不嘛,这梁顺就是梁荣的亲戚,说是什么表侄儿的,带着一帮人到山上收地,比咱们南阳县县衙里头给的钱多出一倍呢,现点现收,已经收了不少,姑娘您快想想招儿吧。”
    怀清道:“老百姓开荒本来就是为了赚几个钱,弄药田也是为了让南阳的百姓脱贫致富,既然有人高价来收老百姓的田,不是一样吗。”
    听了直跺脚:“我的姑娘唉,您怎么糊涂起来了,这梁顺可是梁荣的侄子,来伏牛山指定没安好心,若让他站住脚,以后不定怎么祸害呢。“
    怀清道:”这么着,你先派人盯着些,看他们折腾什么,若老实便别搭理,若出坏招儿,回来告诉我,我有的是招儿对付他。“
    陈皮这才有了主心骨,颠颠的跑了,甘草道:“姑娘真不拦着啊?”
    怀清叹口气:“现在拦有什么用,老百姓可不认你是谁,谁给的钱多,地就给谁,这无可厚非,若我哥这时候出面拦了,不定老百姓心里怎么想呢,先看看他们干什么再说吧。”
    甘草恨声道:“当初姑娘就该让梁贪官当一辈子哑巴,看他老不老实。”
    怀清道:“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你叫牛蒡跑一趟汝州府,把周员外庆找来,就说有事跟他商量。”
    甘草忙去了,甘草刚到了前头,就见周半城跟着怀济走了进来,甘草心说,这回倒省事了。
    怀清一到前头,周半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梁荣这是要跟咱们打对台啊,若是伏牛山剩下的地,都让梁荣的侄子收了去,也种药材,以后恐是大麻烦。”
    怀清道:“我记得周员外包下的那些田里有三十倾没用。”
    周半城一愣:“姑娘说的是背阴那片山坡上的地,少东家一早就说了,那块不能种药,种了恐也活不了,倒白糟蹋了药苗。”
    怀清目光一闪道:“不能种药,可以种灵芝啊。”
    周半城道:“姑娘别打趣在下了,哪几倾地如何能种出灵芝啊?”
    怀清:“怎么不能,只要少东家说能种,就一定能种。”
    周半城仿佛明白了过来:“姑娘说的是,少东家说能种就能种。”说着站起来道:“我这儿就去寻少东家。”
    送走了周半城,怀济回头问怀清:“你又打什么主意呢?”
    怀清道:“哥,您说梁荣得贪了老百姓多少银子?”
    怀济摇摇头:“这个哥如何能知道,少东家不是说,他有个绰号叫梁扒皮吗,想来贪了不少。”
    怀清道:“那咱们让他吐出来一些。”
    怀济愕然:“梁荣贪婪成性,哪里可能往外吐呢?”
    怀清嘿嘿一笑:“直接让他吐肯定不行,得想个招儿,让他心甘情愿的拿银子吐出来,不就得了。”接着在怀济耳边嘀咕了几句。
    怀济听了忍不住拍手:“果真好计。”
    梁 顺跑进府衙,一见梁荣就道:“表叔表叔,有件事儿侄儿得跟您说,上个月周半城把伏牛山背阴的三十倾荒地,以一千两银的价格卖给了城东的刘常贵,可不知道怎 么了,前两天又找刘常贵,非要翻倍价钱买回去,刘常贵说不卖,周半城急了,最后开出十倍的价儿,要买回那三十倾地,后来我悄悄买通了翠园儿里周半城的老相 好,才知道,那三十倾地别看不能种药,却能出灵芝……”


☆、第57章 
    梁荣放下盖碗瞅着他:“什么灵芝?”
    梁顺忙道:“翠园儿的小凤亲口跟我说的,周半城前儿吃醉了;宿在她哪儿;半夜里头说梦话;一个劲儿捣鼓灵芝灵芝,转过天儿,小凤哄了他半天方问出来,是伏牛山背阴那三十倾地;别看不能种别的,却能出灵芝。”
    梁荣哼了一声:“我看你的脑袋就像个灵芝,这样以讹传讹的话,如何能信;周半城可是老狐狸;若真能出灵芝;肯一千两银子卖给刘常贵?”
    梁顺道:“表叔您还别不信;这可是庆福堂少东家说的;能差的了吗。”
    余隽说的?梁荣愣了一下,要说别人自己还真不信,若是余隽倒可能,余家经营药号有两百年了,如今什么药都能栽出来,灵芝算什么,莫非这是真的?不,不对,这事儿怎么听着怎么不靠谱。
    梁顺低声道:“表叔,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咱要是把那块地弄到手,将来种出灵芝来,得赚多少银子啊,那灵芝可是比金子还贵啊。”
    梁荣:“你说的轻巧,灵芝是那么好种的吗,即便那块地真能种出灵芝,你不说周半城要以十倍的价儿买回去吗,一千两,十倍就是一万两,那是一万两银子啊,你表叔我这个知府一年的俸禄,还不到一百两呢,我不吃不喝,一百年也攒不出一万两银子来。”
    梁顺嘿嘿一笑:“瞧表叔说的,当官的要是靠着俸禄活着,早不饿死了,再说,您老给我收山田的那些银子也差不多一万两了,要不,咱把山田倒手卖给周半城,再从刘常贵手里把那三十倾地弄过来,有了灵芝,咱还种别的干啥啊,守着这三十倾地收银子得了呗。”
    梁荣道:“你说的轻松,那些地可是两倍银子收上来,以周半城的精明,哪会买,若照着原先的价,离手就赔一半,你表叔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不成,搁得住你这么往外扬。”
    梁顺道:“表叔,您怎么就算不过来这个账呢,这会儿赔点儿,只要把那地弄过来,往后不净剩下赚了吗。”
    梁荣想了想:“若那块地真能出灵芝,庆福堂不可能没有动静,你私下寻个庆福堂的伙计扫听扫听,若果真,再出手也不晚。”
    梁 顺应着去了,转过天来跟梁荣道:“表叔,扫听了,庆福堂这些日子净从山上伐木头了,伐的木头就堆放在庆福堂后院里头,满满的好几院子呢,说是过些日子有大 用,具体什么大用,那伙计死活不说,说要是露出来就丢饭碗了,侄儿就多了心眼,寻了个木料铺子的老掌柜,问庆福堂堆那些木头做什么,那老掌柜说,那些木头 是椴木,倒是打家具的好材料,若说药行里头使,倒是有个别样的用处,椴木接种能栽灵芝。”
    梁荣听了,方信了八九成,却仍有一二分心疑,梁顺一见表叔心思活动,忙又加了把劲儿:“表叔您要是再犹豫,这从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可就让别人捡去了。”
    梁荣心道,这发财的机会稍纵即逝,过了这个村前头可没店了,横竖那块地能出灵芝是一定的了,便弄在手里,自己种不了,卖了那块地也能赚一笔。
    想到此,跟梁顺道:“你去找周半城,把伏牛山那些地都卖给他。”梁顺心里高兴啊,这一出一进,一到手,自己从中间拿的好处多了去了。
    陈皮进来道:“姑娘,周员外叫人来问姑娘,梁顺找他要把梁家收去的山田卖了,周员外问姑娘要多少银子合适?”
    怀清笑道:“你只让告诉周员外,拖着他,他自己就会把价低下去,不打个对折,绝不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