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笑道:“你只让告诉周员外,拖着他,他自己就会把价低下去,不打个对折,绝不应他。”
    等陈皮走了,甘草道:“梁家叔侄本来就加了一倍银子收的地,这会儿卖出来,已赔了一半,怎肯再往下降价,梁扒皮可是最大的贪官,哪舍得这些银钱。”
    怀 清:“他若不贪,这一招岂不白费了,他越贪,才会越急着要银子,知道这么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又怎会不动心,只他动了心,贪念一起,就什么都干得出来,哪还 会吝惜这点儿小钱,且,梁荣为官多年,疑心颇重,即便这时候也不见得信了,若周员外痛快的把那些地买过去,这厮肯定疑心,故此越拖着他,他越信实,信了 实,才舍得下本儿,等他的本儿下够了 ,咱们再收口,管教他落个一场空。”
    甘草道:“姑娘可真坏。”
    怀清白了她一眼:“我这叫以恶治恶,什么真坏。”
    甘草嘿嘿笑了两声道:“奴婢是想说姑娘的主意真多,只是梁荣也不过一个知府,能有这么些银子吗,咱们家大爷虽比不上知府官大,好歹是个知县,若没有庆福堂的分红,咱家这大大小小的事儿恐也支应不过去呢。”
    怀清道:“所以说清官难做,举凡当官的,若不贪,便是家里有田产,农庄,买卖,能支应着一家子的挑费,指望着俸禄,恐连体面日子都过不得,更别提富贵了。”
    甘草也叹了口气道:“照姑娘这么说,这清官还真不是人干的差事。”
    怀清道:“也并非如此,若省着过,还是能养妻活儿的,只不过官场里的应酬多,当了官的莫不想往上升迁,这升迁一靠门路,二靠银子,这两样缺一不可,要不怎么有跑官儿一说呢,便不从科举出仕,家里银子多,也可买个官做。”
    甘草眨眨眼:“若当官不能赚银子,不能过好日子,花这个冤枉钱做什么?”
    怀清笑了:“不冤枉,花一万银子买的官,贪一年差不多就回来了,这还是不是肥缺儿,若赶上江南那样的富庶之地,一个月回本也可能,不是有句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吗,说的就是江南的官儿。”
    甘草砸了咂舌头:“好家伙,这也太赚了,怪不得梁贪官有这么多银子呢,真不是好东西。”
    怀清道:“所以,咱们得让他多出点儿血,这些银子正好回馈给南阳百姓,也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还能给梁贪官积点儿德,岂不是一举两得。”
    甘草噗嗤一声乐了:“恐怕梁扒皮不想积这个德,这会儿不定跟热锅的蚂蚁一样着急呢。”
    梁荣来回走了十来趟,往外头望了七八回,不见梁顺的影儿,梁夫人放下茶道:“老爷还是消停的坐会儿吧,转的我头都晕了,什么急事值当这么着。”
    梁荣道:“梁顺这小子,平常瞅着还算机灵,真到褃节儿上,就不顶用了,叫他卖个地罢了,这都几天了还没卖出去,真是废物。”
    梁夫人道:“要我说老爷就是瞎折腾,那些银子撂在钱庄里,年年生息,做什么折腾这一水,万一要是赔了,那些银子可打水漂了。”
    梁荣道:“你懂什么,妇人之见,钱庄才几个利钱,若这档子买卖成了,一万说不定能生十万。”
    十万?梁夫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真吗?”梁荣点点头:“那可不是寻常的东西,是灵芝,是还阳草,比金子还贵。”
    梁夫人听了忙招来管家:“快去把表少爷找来。”
    说话儿的功夫就见外头梁顺走了进来,梁荣一见他便问:“可卖了?”
    梁顺咬着牙道:“周半城这个老狐狸,都十天了,天天躲着不见我,今儿天不亮我就去他府外头堵着了,到这时候都不见人出来,问了看门的小子,说邓州府的什么买卖出了差错,昨儿夜里周半城就奔邓州府去了,最快也得后天才能回来,表叔,您看着这可怎么办?”
    梁荣哼了一声:“什么邓州府的买卖出了差错,周半城这是想压价儿呢 。”
    梁顺道:“咱们那些地可是加价收来了,如今卖给他,却是照着县衙收的价儿,已是赔了一半,再降价,岂不赔的更多。”
    梁荣道:“他现在惦记着刘常贵儿手里的宝地,哪还会把这些山田放在眼里。”说着,叫了管家进来道:“你去把韩应元给我找来。”
    韩应元进了周府,管家忙迎出来:“韩大人一向少见啊,您今儿来的不巧了,我们老爷……”
    管家没说完,就给韩应元打断:“我知道你家老爷在里头呢。”说着拨开管家闯了进去:“韩大人,韩大人……”管家一路小跑追了进去,不想韩应元脚下飞快,等管家追上的时候,已进了书房院。
    周半城正在廊下给芍药剪花枝,一边剪一边跟旁边的小丫头调笑,韩应元道:“周员外好清闲啊。”
    周半城转身见是韩应元,管家忙道:“老奴拦不住。”
    韩应元:“怎么,我来了周老爷连杯茶都有?”
    周半城呵呵笑了两声:“韩大人里头请。”把剪刀递给那丫头,吩咐烹茶,跟韩应元进到书房落座。
    韩 应元喝了口茶道:“周员外,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儿,今儿我来是为了梁顺手里那些山田,伏牛山的山田什么价儿?咱们彼此心知肚明,张怀济转手承包给你的价儿可 翻了倍,梁顺照着县衙的收价儿卖给你,已比你原先包的价格低了一半,周员外,梁顺可是知府大人的侄子,这里的事儿,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周家在汝州城这么多 买买,真要是得罪了知府大人,可没你什么好儿吧。”
    半城听了却道:“韩大人此话差矣,府台大人从一进汝州府,清廉的名声就传出去 了,这样的青天大老爷,哪会做出公报私仇的事儿呢,再说句透底儿的话,梁顺加价儿收地,不就是看在下赚了银子,想分一杯羹吗,这商场如战场,若我此时留了 后路,岂不是坏了自己的买卖,就算梁顺是府台大人的侄子,可人情是人情,买卖是买卖,岂可混为一谈。”
    韩应元不想他如此不给面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周员外的意思,是不想要那些山田了?”
    周 半城半真半假的叹口气道:“不瞒韩大人,不是不要,我是要不起了啊,伏牛山数百倾药田虽有庆福堂的股儿,到底我还是拿了大头,这药材行跟别的买卖不一样, 最是压钱,药材下来没说立马就能卖的,收拾好了,若错过了好行市,就得压在库里,压的我这手头都周转不开了,韩大人若不信,现在就跟我去南阳的库房里瞅 瞅,那些药材包都堆成了山,这老一茬的药还没买出去,眼瞅入秋新药就下来了,山上那些老百姓,可不是白给我干活的,得给人结算工钱,这么一想,我都愁的睡 不着觉,就算还有几个余钱,也得留着,哪还敢花出去,梁顺那些地让他趁早卖给别人吧,我可要不动了。”
    韩应元心说,老狐狸这话骗鬼呢,汝州府若是连他周半城都穷了,谁还算个富户,岂不是笑话儿吗。
    不过,韩应元也算看出来了,这老狐狸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嘴里口口声声府台大人如何如何,心里根本就没把梁荣当回事儿,若没有足够能打动他心的利益,这老狐狸绝不会松口。
    想到此,韩应元笑了一声道:“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员外可是周半城,再怎么着,这点儿银子还掏得起吧,既托付了我,我也不好白来一趟,周员外就瞧在我的面子上为难为难,至于价钱儿吗,可以再谈。”
    周半城为难的道:“虽说手头紧,论说,这点儿银子也不算什么事儿,凑一凑也能够,可这药田却难,别看赚银子,下的本也大,包田的银子不多,后头可都是费银子的事儿,实在是难啊。”
    韩应元道:“要不这么着,我做主再打个对折如何?”
    周半城还要犯难,韩应元道:“有道是人情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凡事不可做绝了啊。”
    周半城一拍桌子:“得,看在韩大人的面子上,纵再为难也得应下。”韩应元心说,这才是得了便宜卖乖呢。
    韩应元回府衙跟梁荣叔侄一说,梁荣那个心疼就别提了,这才几天啊,一万两银子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就剩下两千五了,想起那块灵芝宝地,不免有些打鼓,问梁顺:“人你找好了?”
    梁顺道:“表叔放心吧,人是从冀州府余家的灵芝田里挖来的伙计,手熟的很,这一两天就到了。”
    梁荣道:“这人要紧,别吝惜工钱,多给他些,若出来灵芝,再给他分红,这样方能留住他。”
    梁顺应了一声:“表叔,这么一来,咱的银子可不够了,光刘常贵儿那就的一万两。”
    梁荣阴沉沉的哼了一声:“一万两?做他的春秋大梦,附耳过来,你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给他五千两把那三十倾地拿过来。”
    怀清看向陈皮:“你说那三十倾地卖了多少?”
    陈皮道:“五千两,梁扒皮真不是个东西,叫衙役三天两头骚扰刘家的买卖,刘常贵儿实在顶不住了,才五千两卖给梁顺。”
    怀清道:“且记着,早晚咱们得找回来,这会儿他省了五千两,过后让他拿出五万两来填坑。”说着从书案上拿出一封信递给陈皮:“把这个送去庆福堂,少东家看了就知道怎么办了。”
    陈皮忙着去了,甘草道:“姑娘,背阴那块儿地真能种灵芝啊?”
    怀清点点头:“真能种,但不是灵芝,是蘑菇。”
    甘草愕然:“蘑菇跟灵芝能一样吗?”
    怀清笑了:“自然不一样,不过椴木香菇也是好东西,等明年下来,我叫灶房做香菇酿肉,准保你连舌头都恨不能吞下去。”
    一说到吃食,甘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姑娘说的奴婢现在就想吃了,不过,那三十倾地不都卖给梁扒皮的侄子了吗,哪还能种香菇呢?”
    怀清道:“早晚还是咱们的,急什么?”
    怀清琢磨这一回就得把梁扒皮给收拾彻底了,不然,一会儿想起来折腾一出,谁也受不了,他不是贪吗,他不是爱钱吗,就让他落个钱财一空。
    梁扒皮可没想到,前头这一万两千五百两银子扔出去,哪还没到哪儿呢,就光买了三十倾地,冀州府来的人叫方奇,今年二十四了,是前些年逃荒去的冀州府,在余家的灵芝田里当了四年伙计,故此异常熟悉种灵芝的流程。
    他一来,梁荣就让梁顺带着去伏牛山看地去了,回来问他:“如何?”
    方奇道:“这南阳的伏牛山真是一块宝地,那三十倾地正是老天赐给大人的聚宝盆,大人往后等着收银子吧。”
    梁荣这才彻底放了心,再问他:“需要什么?”方奇道:“这种灵芝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地最重要,地好,别的就省事多了,如今有了伏牛山的宝地,只要准备椴木跟灵芝种子即可。”
    梁荣有些不信的道:“这么简单,就能种出灵芝?”
    方奇道:“刚小的也说了,只要地好,种灵芝并不算难,不过这灵芝的种子却要使些银子,种子越好,将来结出的灵芝越贵,卖的价钱也越高。”
    梁荣现在一提使银子就肉痛,可一琢磨前头三拜九叩都完了,就剩这一哆嗦,自己要是心疼银子,前头的银子可也打水漂了。
    想到此,又问:“山上那三十倾地的灵芝种子需多少银子?”
    方奇算了算道:“若都种上,怎么也要三万两银子。”
    三万……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