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6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甘草嘀咕道:“可是;四皇子已经来了;这会儿正在院子里的花架下呢。”
    怀清愕然,透过窗纱往外望了望,果见花架下站着两个人;长身玉立格外挺拔的那位,不用说一定是慕容昰,至于旁边的,估计是慕容昰跟前的小太监可喜。
    怀清琢磨,这皇家人怎么都一个毛病,不请自来,怀清看了一会儿跟甘草道:“你就说我还没起呢,让他们先回去,等我起来亲自过去给四皇子请安。”
    甘草瞥了眼外头老高的日头,心说,没起呢,姑娘这瞎话说的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甘草出来,怯怯的瞄了四皇子一眼,这位可跟六皇子不一样,甘草不敢放肆,规规矩矩的蹲身:“我们姑娘,那个,还没起呢,说等姑娘起了再去给四皇子请安。”
    可喜心说,这可真是睁眼的瞎话儿,窗户上可都映出来了,还没起呢…… 慕容昰看向窗子,日影落于纱窗之上,映出一个秀气的小脑袋,小脑袋微微一侧,显出眉眼儿轮廓,精灵古怪的。
    慕容昰眼里滑过一丝笑意,挥挥手:“不妨事。”然后问甘草:“这些是什么花,金银相映倒也别致。”
    甘草愣了愣忙道:“回四皇子,这是我们姑娘亲手种的金银花,说是可以驱蚊。”
    四皇子点点头:“原来如此,虽比不得牡丹芍药娇艳,倒比那些实用的多。”然后又一指院子里晾晒的药:“这些是你们姑娘自己采的?”
    甘草点点头:“这是前些日子采的,最近南阳多雨,姑娘没怎么上山。”慕容昰又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做什么用的?能治什么病症?
    饶是甘草跟在怀清身边略知些药性,也扛不住了,眼睛一个劲儿往屋里瞄,心说,姑娘您这招儿根本不管用啊,四皇子连丁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
    怀清也看出来了,这哥俩真是亲兄弟,别看作风不同,本质上简直一模一样,都是赖皮货,区别只在于,慕容曦是光明正大没皮没脸的赖,这位呢,装傻充愣,云淡风轻的赖,总之,都是赖,自己用这个借口根本屁用没有。
    怀清心里恨不能踹这冷蔫儿坏的老四几脚,他还不如慕容曦呢,最起码自己还能直接把慕容曦赶出去,慕容昰她真有些憷。
    怀清又蘑菇了一会儿,见实在蘑菇不下去了,才从里头出来,到院子里给慕容昰见礼:“怀清给四皇子请安,不知四皇子驾到,有失远迎,请四皇子恕罪。”
    慕 容昰看向她,不禁有些收不回目光,这丫头今儿穿的极其家常,白衫儿淡绿裙儿,手里拿着一柄素绢团扇,团扇上星星点点墨痕,绘着几片竹叶,青丝也未挽发,只 编了一条麻花辫儿,用条淡绿的绢带系住辫梢,拨在一侧肩头,头上并无任何簪环,只耳上两只翠叶儿的耳坠子,在日头下映着瓷白儿一张脸儿翠色欲滴。
    此时慕容昰方知,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其来有自,从过年到如今有半年不见,倒真是出息了不少,开口道:“怎么不睡了?”
    就算怀清脸皮厚,这会儿也忍不住有些脸热,心里也暗暗腹诽他明知故问,咳嗽一声,寻了个蹩脚的借口:“呃,那个,天热。”
    甘草差点儿没笑出来,急忙忍住,怀清正想让银翘搬两个凳子出来,横是不能就这么戳着吧,却见慕容昰已迈步上了台阶,没等怀清反应过来,这位已经登堂入室进屋了。
    怀清真想揪住皇上问问,身为大燕君主,您老是怎么教育儿子的,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厚脸皮,怀清腹诽了半天,还是跟了进去。
    基本上,慕容昰比慕容曦相对君子一些,慕容曦来了什么都翻,当自己家似的,慕容昰倒还顾忌着礼节,瞧了她的屋子一圈,暗暗点头,这丫头的屋子收拾的虽简单,却颇具雅趣。
    慕容昰立在夺宝架前,伸手拿过一个粗瓷罐道:“难为你还留着它。”
    怀清道:“这个罐虽烧的有些粗,上头这两只蛐蛐却绘的好,别样鲜活。”
    慕容昰目光一闪,嘴角轻扬:“在下可要谢姑娘谬赞了。”
    怀清愕然:“这是四皇子画的?”
    可喜在旁边道:“不止这两只蛐蛐是我们家爷绘的,这个罐子从挖土,成胚,烧制,都是我们家爷亲手弄的,一共烧了十二个,就这个最好,给姑娘送来了。”
    怀清眨了眨眼:“不想四皇子还有这等好手艺。”
    慕容昰道:“若不是身为皇子,我倒愿做一个手艺人。”
    噗……怀清一口茶差点儿喷了,心说,这有这种人,好好的皇子不乐意干,想去当手艺人:“皇上对四皇子寄予厚望,四皇子心怀黎民,若四皇子只当个手艺人,倒是大燕百姓的损失了。”
    慕容昰看着她:“心怀黎民的不是我,是怀清姑娘,若姑娘得空,可否随在下伏牛山中走一趟,我想看看半山那个积水池。”
    怀清愣了一下道:“四皇子是为了此事而来?”
    慕容昰:“父皇命我主理此事,自要格外上心,况,若早日建好,南阳百姓也可免除旱涝之苦,这是造福百姓的大事,耽搁不得。”
    怀清倒真有些佩服他了,虽不喜夸耀,却是个最办实事的,相比之下,自己倒有些小家子气了。
    想到此,便痛快的道:“请四皇稍候片刻,怀清换件衣裳。”说着进了里头换上自己平常上山采药的衣裳,头发也挽起来,用青布方巾裹住。
    一走出来,可喜都愣了半天,心说,这位可真能折腾啊,刚还是个水灵漂亮的丫头,这一转眼的功夫,就成了小子,这身衣裳真不知从哪儿弄的,这么一打扮,谁还能看出是个姑娘,只会觉得这小子俊俏的有些阴柔罢了。
    慕容昰也是一怔,没想到她扮成小子会这般俊俏,怪不得上回跟老六去百花洲惹上尹继泰的儿子呢。
    怀清:“走吧。”
    四皇子点点头,转过身,却想起什么,指了指多宝架上的一块石头道:“这是泸州的卵石,莫非是六弟叫人送来的。”
    怀 清颇有些不自在,慕容曦上回从这儿走了之后,也开始抽风,前几天叫人送了半口袋石头来,什么样儿的都有,之所以把这块摆在架子上,是因上头的纹路颇有些春 树秋霜的意境,便找人坐了个底座,摆在架子上,旁边还有许多自己收集的石头,不成想慕容昰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这块石头是慕容曦送来的。
    仿佛看出他的心思,慕容昰道:“川地多水,卵石最多,尤以泸州为最,所出卵石纹路清晰,色彩鲜艳,虽不及南京的雨花石,却也各有特色,只可惜六弟不会挑拣,这块石头虽有些意境,到底差了些,我府里倒有几块好的,回头叫人送来,你瞧瞧便知。”
    怀清忙道:“不,不用了。”开玩笑,自己这儿也不是开石头铺子,弄这么多石头,回头搬家的时候可不得重死。
    慕容昰看了她半晌儿:“不用也罢,那几块略大,摆在你屋里有些不搭,下次你去京里的时候,去我哪里瞧也一样。”
    怀清总觉着,两人这么说话越说越不对劲儿,两人什么关系啊,还下回进京去他哪儿,怀清恨不能这辈子都不进京才好呢。
    慕容昰也不过说了这么一句,见她不应,也没说什么,举步走了。
    两人出县衙上了马车,慕容昰把旁边的提盒递给她:“走的匆忙也未及用膳,吃些点心吧。”
    怀 清打开盒子,这股子香味就足以令怀清垂涎三尺,怀清觉得,慕容曦白落了个纨绔的名声,论吃远远不及他四哥,这位别看冷冰冰,却是个极会享受的主儿,就通过 他府里厨子的手艺就能看出来,这点心做的,酥皮香脆,果馅儿甜软,让人吃了一回想两回,至少她就惦记好些日子了。
    怀清吃了四块,再想伸手拿第五块的时候,被慕容昰拦了,递给她一碗茶:“虽喜欢,也不可吃这么些,回头积了食,可要病了,你当郎中的难道还不知道这些?”
    怀清自然知道,可谁让他家厨子把点心做的这么好吃呢,不然,自己至于如此没出息吗,喝了水也到了山脚下。
    怀清把药篓背在身上,下了车,却听慕容昰道:“这短短一年,南阳果真变了个样儿,没想到往年最穷的南阳,如今却是如此生机勃勃。”
    怀 清:“南阳以前是守着金山要饭,有道是靠山吃山,只有这伏牛山的药田,南阳的百姓就再不会饿肚子,且,以往南阳人为了吃饱饭,都恨不能往外跑,如今都回来 了不说,临县的也来了许多百姓,只要肯下力气,就能赚到钱,便不能致富糊口也不难,若这个水库闸口建好,附近的几个县也可开荒种药,到时以南阳为中,汝州 府就成了南边最大的药材产地,跟冀州府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大燕的药行便更繁荣了。”
    怀清说的太投入,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慕容昰定定望着她,目光晶亮而深远,怀清眨了眨眼:“那个,我胡说的,四爷听听就好,别当真,我哥常说我是嘴把式,说的好听,却干不了实事。”
    慕容昰道:“若怀清姑娘是嘴把式,我大燕便找不出几个干实事的了。”
    怀清笑了:“四爷千万别再夸我了,我这人不禁夸的,走吧,六月的天变得快,别瞧这会儿日头好,一会儿说不准就下雨。”
    可喜刚要跟着,慕容昰却道:“你们留在山下。”
    甘草已经习惯了,往常姑娘都是自己上山的,根本不让她们跟着,可喜却有些犹豫,不过想想,又觉得爷难得有这么个独处的机会,自己跟去岂不讨嫌,便留在了山下,寻了个茶棚子跟甘草坐了要了两碗茶。
    可喜喝了一口,不难喝,掀开桌上的茶壶盖探头看了看,见里头不是茶叶,却是颗圆不隆冬的果子,便问甘草:“这是什么茶?怎从未见过。”
    因记着邓州府的事儿,甘草对可喜一点儿好印象没有,这会儿也没好气的道:“栀子都不知道,还四皇子跟前伺候的呢。”
    可喜给她气乐了,心说,你喜大爷见过的东西,你这丫头八辈子都没见过,不想跟她置气,话不投机索性不说了。
    那 茶棚子的老板娘倒是异常热情,听见这话笑道:“怨不得这位小哥不知,搁以前,便我这个南阳土生土长的人,也不知道这东西能当茶喝呢,这是栀子,泡茶能清热 火,最适宜暑天里头喝,立了秋就不能喝了,喝多了要积寒,闹肚子疼的,咱们这茶棚子,也就给挑脚儿的接个短儿,哪用得起茶,这东西清火又解渴,用这个正 好,对了,这些还是刚上山那位小哥告诉我的呢,亏的那位好心的小哥,我这茶棚子的生意才能做起来,他说过两天告诉我个熬枣茶的法子,冬天的时候叫我熬了出 来卖,暖胃暖心,一准卖得好,这小哥懂的多,心眼又好,长得还俊俏,赶明儿一准能娶个漂亮姑娘当媳妇儿。”噗……可喜跟甘草两人都喷了。
    娶漂亮的媳妇儿的小哥,这会儿正爬山呢,两人爬到半山,怀清不禁回头看了慕容昰一眼,见他脸不红气不喘的,只是因爬山热的脸上有些汗。
    怀清从药篓里拿出装水的葫芦来递给他,慕容昰接过去喝了几口水,伸手去摘她背后的药篓,怀清道:“我自己背着就好,没什么东西,采药也方便些。”
    慕容昰却执意拿了过去,从山下上来的时候药篓还是空的,这么一会儿已经装了不少药材,慕容昰不懂,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没用的野草。
    慕容昰把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