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回到明朝当王爷-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马怜儿的父亲在塞外承担锦衣卫情报搜集工作时,公开身份是一个皮货商,经常与鞑靼各部落打交道。马怜儿从小就听说过鞑靼部落间为了占有水草丰美的草原,各部落间的不断为生存暴发的战争。听说过被征服者的妻子女儿沦为女奴惨遭种种凌辱的事迹。女人落在这些野蛮人手中,身价还不如一头牲口,下场实比堕入地狱还要惨。

马怜儿看见那两个身子横着竖着几乎一般粗、长得如同野人一般的鞑靼汉子眼中冒出了熊熊欲火,不由得机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寒澈入骨,她唯一的选择便是朝杨凌奔去,心中只想:“罢了,不能留个全尸,便一齐跳下山去给野兽裹腹吧,怎么也胜过被人作践至死”。

〓〓〓〓〓〓〓〓 第38章 长夜漫漫

杨凌揽住马怜儿向雪坡上一跳。这面积雪日照短,表面已经晶化,两人借着冲力开始在陡峭的坡面上滑下去,马怜儿本能地尖叫一声,死死地搂住了杨凌的脖子。

风声嗖嗖地在耳边拂过,犹如风驰电掣。马怜儿虽不畏死,却被这种惊险吓得魂飞魄散,趴在杨凌身上双眼再也不肯睁开。

杨凌曾经玩过滑沙,在他想来只要运气好不刮上什么木桩木茬,或有可能逃得一命。他搂紧了马怜儿,紧张地注视着坡面,这一面山坡上没有树木,被积雪压弯了腰的小灌木和杂草刮破了他的袍子,却没有伤及皮肉。

眼见将至山底,以现在的冲速和角度就要象炮弹一样直接砸进雪地中了,杨凌猛地仰面而倒,重心后移,头使劲儿地向上拱着翘离雪面,生怕磕在石头、树杈上。

马怜儿猝不及防,身子向前一栽,和杨凌来了个绝不香艳的亲吻,两个人都闷哼了一声,嘴里沁出一股腥咸。

马怜儿瞪大了双眼还来不及说什么,杨凌的身子就砰地带起一地飞雪贴着地面继续向前滑去。紧跟着杨凌的右脚踹中了一棵小树,只听喀嚓一声,两人的身子便转了向,打着横儿悠了出去。

翻翻滚滚地好半晌才停下身子,杨凌惊魂稍定地四下一望,只见自已已冲进了一片树林,侧前方十多米有一根刚刚被他踹断的小树,身前两米处就是一方覆盖着厚厚白雪的巨石。

马怜儿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这时她才发觉自已以一种很暖昧的姿势趴在杨凌的怀中,她腾地一下俏脸飞红,恨恨地在杨凌胸口捶了一拳。杨凌正庆幸自已一向脆弱的“娇躯”这次竟平安无恙,被她捶了一下才发觉自已身上还压着一具娇躯,他忙像被蛰了似地放开手,马怜儿脸红红地爬了起来。

杨凌厚着脸皮站起身走到马怜儿前面眺望两人跃下的山峰,此时大雪迷茫,林中视线不出百步,已看不清山头上的情形。

马怜儿心中如小鹿乱撞,她偷眼窥去,杨凌的长褂已刮扯成一条条的,露出里边的青布棉裤,屁股上两团棉花都露了出来,显得极是狼狈。

他好勇敢,一个文弱书生,竟敢跃下陡峭的冰峰。还有,想起摔下山时,他一直紧搂着自已,把自已垫在上边,马怜儿心中一阵甜蜜,眼中不觉悄悄浮起一抹温柔。

杨凌还不知道自已现在就象一只开屏的孔雀,不过是从后面看的。他兴冲冲地转过身对马怜儿道:“鞑子不敢这样下山,我们到林中躲一躲,避过他们的搜索”。

马怜儿看看苍凉的林海,那里边寂寂然飞鸟绝踪,杳无人迹,她有些迟疑地道:“这么陡的山坡,他们应该不会下来吧,我们若是在林中迷了路,就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杨凌脸皮子一抽,干干地道:“若只是我,鞑子未必会追,但是再加上你可就不好说了,还是躲一躲吧”。

马怜儿柳眉霍地一挑:“你什么意思?难道我是祸……嗯……那我们躲躲吧”,她话风一转,讪讪地道。

 ************************

杨凌抓起一团雪塞到嘴里,慢慢含化了,等到雪水不再冷了才慢慢吞下去,同时谨慎地四下望着。马怜儿也狼狈不堪,汗迹淋漓、钗横鬓乱、裙裾和袄袖也刮成了一条条的破布。

雪停了,已是傍晚时分,空山寂寂,四野茫茫。这对叫花子仿佛置身于“瑶池仙境”。岩石,松树,地面,所有的一切都在大雪的覆盖之下,一派银装素裹……

很美很原始的景色,足以让人留连忘返、心旷神怡,如果他们不是迷了路,而且后边跟着一头狼的话。

本来两人只想在林中躲避一时,但是当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密林中时,一只觅食的狼幽灵般地出现在他们身后。两人第一反应就是逃跑,那只狼不紧不慢地跟在后边,等待耗尽他们的力气。

马怜儿在草原上住过多年,她知道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的下场就是轻易地成为这头狼口中的食物,她从雪地上抓起一根大雪压断的树干同那只大青狼对峙起来,

杨凌见她不跑,也拾起一枝树干加入了战团。现代人可能从小就听过太多大灰狼的童话故事,但是真正见到这种外形和一只土狗差不多的动物,一个手中拿了大棒的成年人很难对这条“土狗”产生太多的畏惧。

马怜儿深知狼的可怕,杨凌却不知,无知即无畏,杨秀才提起棒子大喝一声,当头一棒狠狠地砸了下去。杨凌的体格虽然不好,这全力一棒也足以打破一个体魄健壮者的天灵盖。

棍子结结实实地打在大青狼的脑袋上,杨凌还来不及高兴,马怜儿已大叫一声:“小心!”,挥起棒子横扫过来。那只大青狼挨了重重一棒,象狗儿般呜咽着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一骨碌爬起来,恶狠狠地向杨凌纵身猛扑过去。

杨凌被青狼迅捷的反应骇了一跳,他已经看清大青狼口中森白的牙齿了,这时马怜儿手中的棍子带着一溜儿风声也到了,棍子狠狠扫在狼的后腿上,青狼惨叫着摔在地上,一瘸一拐地逃进一丛灌木中,仍然凶狠地盯着他们不放。

马怜儿双手紧握木棒,对杨凌说:“狼的头盖骨非常坚硬,要打就打它的腿和腰。狼是‘铜头麻杆腿,铁尾豆腐腰’,盯住那儿打”。

那头青狼也觉出这两个生物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是却不肯退走,两人追上去,狼就逃开,返身走开,狼又跟上来,就这么走走打打,一直转到现在,那头青狼不见了去向,两人也迷了路。

现在他们已累得寸步难移,衣内湿透,内裳的汗水快结成冰了,冻得人瑟缩发抖。眼看天近黄昏,如果就这样过夜,两人不被狼吃了,也得活活冻死。于是在马怜儿的指点下,杨凌学到了一手野外求生的本领:掏雪窝子。

树林内积雪覆盖了不少参天古木,古木折断倒下,下面便形成一些坑洞。面积虽不大,但有空隙可以透气,杨凌掏空压实了雪洞,又搬了两截枯树干进去,两人蜷缩着坐在里边,既可以御寒,也可以躲避野兽。

夜幕完全降临了,杨凌的双腿已经完全冻僵了。马怜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杨凌挤成了一团,螓首搭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

“不能睡,我们说说话提神,一定要熬到天亮”,杨凌的眼皮也快合上了,他掐了自已一把,硬着舌头冲马怜儿喊。

“唔……,杨秀才、杨驿丞、杨大哥,你做做好事,我又累、又饿、又困,我靠一下、靠一下,就一小下儿,等天亮了……就好”,马怜儿有气无力地哼着说,柔柔弱弱的腔调简直象是在撒娇,如果是在炭火熏香的闺房里听到这样的声音,一定让人香艳入骨、想入非非。

“不行!”杨凌自虽没有野外生存的经历,但是从报刊杂志中却看过太多睡梦中冻死的事迹,他想唤醒马怜儿,马怜儿倦得一动也不想动,整个柔弱无骨的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杨陵身上,耍着赖不肯起来。

“不行,给我起来!等天亮了,你也冻死了,身上结了一层冰,硬梆梆的连狼都啃不动!我不想拖着一具冰雕回去!”杨凌急了,伸手拍她的脸颊。

嘴唇一疼,马怜儿睁开睡眼,洞穴内黑漆漆的,但是杨凌的鼻息就喷在脸上,好暖,那是唯一的温暖,马怜儿更困了,她喃喃地道:“聊……聊什么啊?让我……睡一会儿”。

“不能睡!”杨凌焦灼地道:“打起精神来,我的身子骨儿,怕是捱不过今夜了,女人脂肪层厚,比男人抗冻,我把衣服脱给你穿,不能睡,能活一个是一个”。

马怜儿神志恍惚,一时消化不了杨凌的话,她贪婪地向杨凌缩近了身子,迷迷糊糊地问:“什么……什么脂肪?”

“嗯,皮下脂肪……咳,说了你也不懂,就当是肥肉好了”。

“……”半晌,寂寂山林黑暗的雪洞中忽然一个高八调的嗓门叫了起来:“肥肉?我很胖么?”

〓〓〓〓〓〓〓〓 第39章 无心睡眠

女子爱美,古今皆然。没想到死亡的威吓没能让她清醒,一句肥肉居然让她象只斗鸡似的亢奋起来。好一番解释,马怜儿才为之释然。

清醒后更是冷得难以忍耐,她的牙齿格格作响,这时肩上一沉,她伸手一摸不禁失声道:“把袍子给我,你怎么办?”

杨凌叹道:“我怕我是捱不到天亮了”,语落,那件袍子又回到他的身上,然后一双手紧紧搂了过来,马怜儿颤抖地低吟:“我们……挨近些,或许熬得过去,事……事急从权,对么?”

挨近果然暖和多了,默默地,杨凌也抱紧了马怜儿,用长袍将两个人包围起来。或许因为紧张,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杨凌想起了幼娘,想起那个寒冷的冬夜两个人相拥取暖的情形,一时情思有些恍惚。

好一会儿,怀中一个含糊的声音说:“你不是说要聊天么?怎么不说话?”

“嗯?哦……,听说你从小住在塞外,你老家是哪儿呀?”杨凌定了定神,胡乱找了个话题。

经过最初的羞怩和难堪,马怜儿已经适应了两人的亲密,她轻轻扭动了一下娇躯,让自已的姿势更自然、更舒服,“老家呀……”,她打了个呵欠,贴在他暖和起来的胸膛上说:“我老家在京都呢,不过我没去过,只知道本房大爷、叔叔还住在那儿”。

“京都?你老家北京的?”

“什么呀,你还秀才呢”,马怜儿哧地一笑:“金陵才叫京都,北京叫京师”。

“哦!”杨凌汗了一把,问道:“金陵?自古繁华之地呀,咱大明为啥把京师迁到这儿呢,离鞑子近,又是苦寒之地”。

马怜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的秀才,想逗我说话也不用这么装呵,还是考较我呢?天子守国门,知道吗?”

她没注意到对杨凌的口气越来越亲昵了,继续说:“千年以来,中原的威胁多来自北方,一墙之外,逼近大虏,燕京地处险要,北依雄山,南压中原,通江淮,连溯漠,且距关外鞑虏太近,成祖迁都于此,是以天子守国门!

你想呀,京师在这儿呢,朝廷想不重视北方也不行了,不然为什么屯重兵于九边?为什么锦衣卫派了那么多密探长年伏于关外?“。

杨凌还以为是朱棣从燕京发祥才迁都于此,想不到还有这个原由。细想想大明历代皇帝无论多昏庸的,倒大多履行了天子守国门的承诺,末代崇祯皇帝自家性命岌岌可危时也没有动用山海关精兵,大势去时拒不南下自缢煤山,终究没有辱没汉人的气节,到死也未辜负“天子守国门”的信诺。

马怜儿伤心地道:“爹入了锦衣卫就被派到关外做探子,熬了半生好不容易回到关内,结果又……,现在也不知哥哥怎么样了”。说着她忍不住啜泣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