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书名:屠户家的小娘子
作者:蓝艾草

文案

胡娇彪悍,许清嘉文雅。
他们的婚后生活是这样的:
胡娇:“相公你说什么?”
许清嘉:“……身为妇人就应恪守妇德……”
胡娇:“相公我耳背,你近前来说……”缓缓举起手中刀……
许清嘉……许清嘉强挤出一抹笑来,“娘子……娘子言之有理!”

原本是驯妇记,最后变成了驯夫记。
胡娇:“……”我啥都没干!
许清嘉:……娘子言之有理!”内心默默流泪:谁能告诉我,当大官还要附赠个怕老婆的属性?这不是真的!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娇,许清嘉 ┃ 配角:胡厚福 ┃ 其它:穿越



卷一 :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第一章

第一章
    显德十七年四月,殿试的名次公布之后,各地方官员在州府门前公布中榜名录,又有差人上门贺喜,沪州城东的胡屠户得了消息之后,顿时喜上眉梢,转头就直奔后院报喜去了。
    胡屠户名厚福,生的膀大腰圆,家住沪州城东市,借着地利之便在东市开着个肉铺,雇了俩伙计每日收生猪宰杀卖肉维生。
    胡家娘子魏氏与小姑子胡娇正在整治中午的饭食,听得今科榜眼乃是许清嘉,魏氏顿时喜的念了一声佛,又与胡娇笑道:“妹妹大喜了!以后可是官家娘子了!”
    胡娇刚过了及笄,生的眉清目朗,穿起胡服扮起儿郎来,颇有几分雌雄莫辨的英气。她此刻却笑的没心没肺:“嫂子可是白道喜了,说不准许清嘉中了榜眼之后,倒被富贵人家榜下捉婿,这会儿不定娶了谁家娇娘呢。”不但没有半分女儿家的娇羞,倒好似盼着这门亲事不成似的。
    胡厚福与魏氏被她这话给弄的愣了一下,当嫂子的先反应了过来,在她肩上轻拍了一记:“妹妹瞎说什么呢? 许大郎岂是那样人?”
    “他敢?!”胡厚福后知后觉,露出了屠户本色,“许大郎若真是反悔,我就拿砍骨刀剁了他!”
    胡娇六岁之时,双亲先后撒手西去,胡厚福年方十六,还未成亲,等于是一手拉扯大了这个妹子,加之他婚后四年未有子息,连带着魏氏也将小姑子当女儿一般疼爱,都舍不得她受丁点委曲。
    “剁了他也不够卖的,哥哥还是算了吧!”
    她这话倒招的魏氏展颜一笑:“我就知道妹妹还是舍不得许大郎的……”
    许清嘉人如其名,生的着实温雅清隽,比胡娇大了四岁。这门亲事乃是过世的许父与胡父订的娃娃亲,四年前许母过世,许清嘉便伶仃一人,寻上门来。
    认真说起来,这门亲事算是胡家高攀了许家。
    许家好几代读书人,只不过人丁零落,到了许父这一代好不容易中了进士,又外放为官,没过两年却得了重病,撒手西去,留下孤儿寡母寄居在许母娘家生活。
    胡家却是市井人家,胡厚福的祖父想要改换门庭,便将儿子送进私塾读书,胡父与许父乃是幼年同窗,性格相投,这才有了这门亲事。
    后来胡父屡屡落第,自感并非读书的材料,索性重操祖业,开起了大肉铺子。只不过他到底读书多年,亲自掌刀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便只有雇了伙计来做。倒是他的一双儿女,一个赛一个的勇猛,都敢掌刀杀生。
    许母过世之后,许清嘉受舅家怠慢,冷言冷语,想将他送进铺子里做学徒,但许清嘉志不在此,索性别了舅家,投奔岳家而来。
    胡厚福自己大字识不得两个,却极为敬重读书人,又见妹婿生的一表人才,便拿出家中积蓄,将他送进清风书院读书。
    许清嘉平日在书院住宿,每逢年节,胡厚福便唤了他来一同过节,与胡娇也算是相识已久。
    大周民风开放,未婚夫妻互赠信物之类皆是常见。
    按理说,许清嘉这几年都寄住在岳家,哪怕只是逢年过节回来打个照面,也足以与胡娇培养出点感情来了。但是,也许是胡娇与许清嘉初次见面的方式太过奇特,之后的相处便顺理成章的……不太融洽。
    那是许清嘉初次来到沪州,正是腊月头上,胡家肉铺子生意极火,两个伙计连同胡厚福皆去乡下收生猪了,铺子里由魏氏与胡娇守着卖肉。
    魏氏生的颇有几分颜色,铺子里没有男人,便有街上三个泼皮前来买肉,言三语四的撩拨魏氏。魏氏正是新妇,面皮子薄,当时气的眼圈都红了,又虑着小姑子年纪小,还想着护她。哪知道胡娇一言不发,提起砍骨刀便朝着其中一个正准备伸出爪子往魏氏脸上去摸的泼皮脚上去跺,一刀斩在他靴子上,当场便听得那泼皮一声惨叫……
    其余两名泼皮见得这丫头年纪小小,却提着刀神情凶悍,心中便有些发虚,又见她脸儿粉团一般,到底色迷心窍,朝着同伴使了个眼色,准备二人合伙上前夺刀。却不曾想胡娇右手提刀,左手捞起一块连骨带肉的猪肘子便砸了过来,正中其中一名泼皮的脸。
    魏氏惊骇的发现,小姑子虽然年纪小,但力气着实大的吓人,随手捞起来的重量都要让她掂量半天。她以一敌三,将三个泼皮打出门不算,还提着砍骨刀追了出去。
    恰逢许清嘉与人问道,问及胡家邻居,那邻人正巧要回家,便一路引着许清嘉而来,又讲起胡家兄妹相依为命的艰辛成长路,以及为人的忠厚可亲之处。在许清嘉的心里顿时勾勒出了一对坚强的兄妹,他才失母,虽是少年也心中惶惶,又闻得胡家兄妹为人极好,不由大松了一口气。
    那邻人说到高兴之处,又到得近前,伸手便指着胡家肉铺道:“瞧,那便是胡家——”话未说完,便从里面跌跌撞撞跑出来三名年轻男子,形容狼狈,其中一名跛着脚,还有一名鼻青脸肿,外形上略整齐些的却垂着膀子,逃命一般冲过去了。
    紧跟在那三名男子身后的,正是拎着刀的胡娇,模样儿颇为凶神恶煞,脚下如风直追了出去,嘴里喊着:“有胆子别跑啊!”
    那邻人本想喊一声大娘子你家来客了,见此情形顿时尴尬的闭上了嘴。
    他方才可是夸了许多这胡家兄妹的优点。
    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许清嘉却不知是怎么回事,目送着远去的三男一女,疑惑道:“大叔,这是……”胡家到底开的是猪肉铺子还是人肉铺子?
    邻人带着许清嘉到得肉铺门前,六神无主的魏氏正从里面追了出来,撞见邻人,立刻迎了上去,极为焦急:“三叔,可瞧见我家妹妹了没?”她方才被吓的狠了,等回过神来,铺子里已经没人了。
    许清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残酷的真相……
    邻人张了张嘴,又将嘴闭上了。看看身边的少年,到底还是硬着头皮介绍了一句:“许郎,这是你家表嫂,胡家的。”
    后来的接风宴上,虽然胡厚福与魏氏极力的表现他们的热情好客,但许清嘉始终食欲不佳。
    邻人只当他们是表亲,这也是许清嘉一开口问路时那邻人问起来的,出于少年的自尊,他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投奔岳家而来,便谎称是胡家表亲。自家初次见面的“表妹”有多彪悍,邻人觉得,还是留待许郎日后慢慢发现吧。他就不多嘴了。
    胡厚福从乡下回来之后,就被魏氏拖进后院,将家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颇为难过:“郎君去了乡下,我却没有照顾好妹妹……”
    “你没事吧?没被人欺负吧?”胡厚福伸出粗厚的大掌来摸摸妻子的脸蛋,又微微一笑:“想来那几个泼皮以后是不敢再上门来了。不然——”他紧握了拳手,面上凶神恶煞的表情与胡娇极为相似。
    魏氏本来还担心他生自己的气,让小姑子小小年纪做出打架斗殴的事情来。哪知道事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特别是见到胡厚福这个凶狠的表情,她的心里却奇异的泛起了丝丝甜意。
    “不过妹妹提着刀追出去时,正撞上许郎来……”
    许清嘉不曾对邻人说真话,但对着魏氏却不曾掩藏,自然要将信物拿出来,表明身份。
    胡厚福挥挥手,满不在乎:“他若是嫌弃娇娇,咱们还不嫁他了。难道咱们家娇娇还怕嫁不出去?”他从来没觉得自家妹子力气大点,性子悍点是什么大缺点,相反那是优点。
    胡家的女儿,不去欺负别人,却也不能被别人欺上头来。
    因此,从发现胡娇力气大到出乎他的意料之后,胡厚福也不曾奇怪。他的力气也是极大的,据说胡家还出过力能抗鼎的先祖,只是这其中有没有后代夸大的成份就不得而知了
    理是这个理,但正式见面之后,在接风宴上,胡厚福虽然表现的很热情,但心里未尝没有在观察许清嘉的神色,但凡他露出一点嫌弃胡娇的神色来,恐怕胡厚福的热情也会大打折扣。
    许清嘉自小寄人篱下,冷眼冷语见的多了,被人待如上宾的机会委实极少,今次被胡厚福热情招待,便很有几分坐立难安,强自镇定的坐在那里,连菜也没挟几筷子,却被胡厚福逮着灌了好几十杯酒,最后酩酊大醉,送回房里去睡了。
    胡厚福虽为人宽厚,但久在市井,自是带着些商人的狡黠,他见过不少人前人后两张脸的,初次相见,哪怕许清嘉伪装的再好,只要将他灌醉了,不怕他不露出本性来。
    孰料许清嘉醉后只是闭着眼睛安睡,连哼都不曾哼一声,酒品极好。
    胡厚福始放下一颗心来。
    整张席上,唯有胡娇没心没肺,吃的十分尽兴。
    她今日可是出了大力了。

☆、第二章

身为一名穿越人士,未婚夫这种生物,至少目前还不在胡娇的考虑之列。
    她才十一岁好吧?还是天真烂漫的(提刀)少女,总觉得离成婚还有遥远漫长的一段路要走。
    上辈子在特种大队生活,最后因为执行任务而牺牲,连个男人也没捞上,更不知恋爱婚姻是何滋味的她,乍然成为襁褓之中的小小女婴之时,最大的烦恼是胡父为她起的名字:娇娇。
    留着小胡子的胡庭芝抱着女儿不舍得放手,只觉她的小脸蛋又香又软,总亲不够。已经遥想到将来嫁女之时的酸楚,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却不知那闭着眼睛的小小婴儿已经在心里将他起的名字吐槽了无数遍。
    后来……胡庭芝自然是没有机会亲眼瞧见她将来出嫁了。
    那时候胡娇正酝酿着怎样利用胡父对她的爱宠之心,将胡娇这个名字改了,省得她每次想起自己的名字都觉得浑身不对劲。不等她行动起来,胡父便卧床不起,身染重病,临终之时,拉着她的小手死死不肯放,眼睛却直盯着胡厚福。
    直到胡厚福在他病榻前保证,必定要将胡娇好好养大,并且亲自送她出门子,他才闭上了眼睛。
    在那之前,胡母已过了百日祭。
    兄妹二人相依为命这么些年,胡娇做梦也不曾想过,天上不止会掉下个“林妹妹”,还会掉下个未婚夫。
    起先她只当许清嘉是借助在自家的“亲戚家的孩子”,同样父母俱亡,她对这名少年还是充满了同情。待他也十分的客气有礼,只是并不曾放在心上,当做无关人员罢了。
    有时候感觉少年悄悄打量的目光,她也浑不在意。想到初次见面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吓,生怕这少年胆小如鼠,不敢在这家里安心住下来,心怀歉疚的胡娇还要朝少年和善的笑笑,以安慰他受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