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个……五郎要是想看什么书,我给你拿下来?兵书吗?我这里恐怕没有!”许清嘉安抚受惊的盟军伙伴,又悄悄朝胡娇瞪了一眼,示意她赶快将凶器挪走,别持刀在院子里吓唬客人。
    崔五郎没瞧见他这一眼,只知道自己被拒绝了,心道:果然是怕老婆吗?!
    直等胡娇搬着砧板菜刀蹄髈走远了,他才小声向许清嘉献计献策:“不如我教你几招擒拿格斗术?”在外面被媳妇吓着就算了,要是连床上都威风不起来,他可真要同情死许清嘉了。
    被同情的许清嘉考虑到自己出门还要媳妇当护卫,在石羊寨后山不知敌我的情况下,胡娇挺身而出要跟崔五郎拼命,心中就泛起愧疚之情,立即同意了崔五郎的提议,同意跟他学几招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保护媳妇。
    崔五郎见识过了胡娇的凶悍,当晚啃着她炖的烂烂的红烧蹄髈,心道等我策反了你家许郎,看你这凶悍的婆娘怎么办?!
    此后早晚,许清嘉都跟着崔五郎扎马步学拳,大白天倒是两个人都不见影子。也不知道崔五郎在忙什么,许清嘉却是离开这么久之后,自己手底下的公事积压了一大堆,都需要他去做。朱庭仙压根都没派人去做,只等许清嘉回来做。
    他白天在县衙忙,晚上回来打完拳,吃完饭便上楼去抄抄写写,顺便再做做间谍工作。胡娇特意上高家去谢了回高娘子,有时候兴起也会拉着许清嘉背会儿书,其余时间还在院里种了小菜,养了几只小鸡,日子过的十分悠闲。
    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许清嘉的俸禄太少了,就算节流也没用,恐怕还要开源。
    况且遇上崔五郎这种胃口好的少年郎,家里的伙食费成倍的上涨,最后逼急了便拦着崔五郎要伙食费。查案归查案,那是公事,万没有办着公事拿她家当客栈的。就算她家是开客栈的也得收银子不是?
    钱财之上,许清嘉与胡娇的想法自是不同。他每月将俸银将到胡娇手上,但是崔五郎前来,他都当家中来客,不但不能收银子,还要好生招待,见胡娇追着崔五郎要收伙食费,平生第一次生了气。
    “阿娇——”
    胡娇正堵着崔五郎伸手要银子,听到他喊,也不当一回事。
    “阿娇——”许清嘉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老婆是个爱财如命的钱串子,又是当着许清嘉的面,他只觉脸都红了,好像被人在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恨不得将胡娇拉回房里好生教导。
    胡娇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向崔五郎开口要银子要的十分痛快,一点也没不好意思。
    “我们家穷,五郎胃口这么好,两三天没问题,可这都快一个月了,再这样下去我家就得揭不开锅了,五郎是不是应该交些伙食费啊?!”
    崔五郎来了之后,死活不肯去外面住,就住在一楼,对外宣称是许清嘉的表弟。
    “表嫂,你也太见外了,咱们一家人哪里需要交什么伙食费啊?”崔五郎抱着荷包死不松手,被胡娇一把扯过来,从里面拿了两块银子,足有三四两,又将荷包还给他。
    “是五郎你太不见外了!”转身去准备晚饭去了。
    许清嘉头都疼了。

☆、第十六章

成亲这么久,哪怕是房事之上,他也没有强求过胡娇,这次却觉得必须要与她深入沟通一次了。
    等吃完了晚饭,她都收拾完了,回到二楼,许清嘉才将她拦住了,摆出深谈的严肃面孔来,让她坐。
    胡娇不但坐了,还顺手给二人各倒了杯茶,乖乖坐在那里。
    许清嘉喉头有几分发干……别人都是怎么教导老婆呢?这还真是没有机会观摩学习顺便借鉴经验。
    胡厚福脸上常年都挂着笑,对魏氏也从来不会说一句重话,待胡娇就更是好了,说句捧在手心里的也不为过。
    “阿娇啊,以后你别跟崔五郎收银子了。”想了想,冲上喉头的几句话还是被他咽了下去。想着她年纪小不懂事,只要提点一句就差不多了,免得伤了她的面子。
    哪知道胡娇心里也正准备着要与许清嘉深入的探讨一番,不准备放弃这个话题,当即摇摇头,“这就看崔五郎在咱们家住多久了。他要住个一年半载的,没道理咱们家白养个半大小子!”做好事也要量力而行不是?
    许清嘉的脸上有些不太好看了。
    他真没有强扭着老婆给他低头的意思,但如今瞧来,还是要让这丫头懂点事。
    “来者是客,哪有让客人掏食宿银子的道理?”
    胡娇一副“我是没读过书但我也不蠢”的表情瞪他,一双眼睛水灵灵都要放光一般,“许郎可算过咱们家一个月的开销?家中有客那也是分情况的。崔五郎在办公差,按理他就应该住客栈。非要挤在这里,一个是借着这重身份方便行事,另外一个就是住客栈太扎眼了。赶他都不肯出去,收他点伙食费怎么了?”……还没找他收服务费呢!
    她家这食宿水平,总比农家乐强吧?
    如果不是怕许清嘉嫌丢脸,她都要拿崔五郎给家里开源了。好歹也是一项进项不是?
    “你……你赶他了?”许清嘉声音都变了!
    如果这是真的,他简直觉得不能更丢脸!
    “赶了啊。”胡娇嘻嘻一笑,“可惜他死活不肯走!”从她跟崔五郎在山里打过那一架之后,她就横看竖看这小子不顺眼。她又不是天生的奴仆命,平白无故受累侍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又没好处,傻子才干。
    “你……你……无知妇人!”许清嘉气的手都抖了,半天冒出来一句话。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可惜还是教胡娇听到了,她蹭的站了起来,冷笑一声,直逼到他脸上去了:“我就是无知妇人怎么了?那请知书识礼的县丞老爷告诉我,一顿饭要煮多少米费多少面?油钱菜钱肉钱怎么算?油盐酱醋又要费多少?”在许清嘉张口结舌的表情之下,她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快刀斩乱麻的结束了这一个回合的交手:“你要觉得我收了崔五郎的钱心里不痛快,那就趁早抱着铺盖下楼陪他睡一楼,顺便包了他从今往后的一日三餐!不止是他的,你自己的也下厨自己做,别伸脖子等着我做!”
    姑奶奶我不伺候了!
    留下许清嘉站在厅里坐也不是立也不是,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他早就看出来了,胡阿娇就不是个乖顺的脾气,只能顺毛摸。可是她炸毛炸的也……太突然了,事前一点准备也不给他!
    他叹一口气,在厅里走来走去,都有点发愁明天开始的一日三餐要怎么解决了。
    胡娇拿话堵住了许清嘉,回房之后也有几分后悔。
    她本来是不准备跟这书呆子一般见识的。他也好个面子。好歹面上过得去就得了。成亲之前她就知道两人压根没到你侬我侬忒煞多情的地步,至多是这么多年混了个面熟。说难听点是搭伙过日子,省得胡厚福再在她耳边叨叨,或者要把家中地砖磕个大坑出来。
    纯为着老哥的脑门着想,胡娇也不愿意再强拗着了。
    反正迟早要来这一遭,许清嘉又不是个心肠歹毒的凉薄之人,就当搭起伙来过日子了。
    哪里知道,搭伙过日子也能遇上这么恼火的事情?
    崔五郎摆明了占便宜,拿她当便宜丫环使唤,还是不发月钱的那种,她也没道理老老实实给人使唤,这才逼着他掏银子。
    但是许清嘉肯定不会如此想。
    她算是看出来了,许清嘉就是个呆子,抱着圣人之道之放,还认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哪管这朋友是不是包藏着坏心眼?!
    胡娇打定了主意,决定让许清嘉长长记性,就洗漱上床睡了。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能和谈解决的,就没必要动用武力。
    她想好以后,很快就睡着了,连睡梦中似乎也能听到厅里传来的脚步声,也不知道许清嘉几时才睡的。
    第二日胡娇醒来,太阳还没出来,往常这个时候,她早起来下厨去烧热水了。今儿却决定当一回无知妇人,连时辰也不管,准备赖床。
    不多时,她便听到对面房门轻响,许清嘉起身了,脚步渐渐到了她房门口,又停了下来。
    胡娇在心里暗道:他若是敲门怎么办?
    她是装睡还是应一声?
    不等她做好选择,房门口的脚步声又向着厅外走去,一会便能听到轻微的下楼声。小木楼有一个好处,就是一点动静也听的特别清楚。
    胡娇最近这半年算是侍候惯了许清嘉一日三餐,像今天这样赖在床上还是初次。她心里有点怅然心虚,也不知是因为什么,想想这一路之上许清嘉都算是温柔体贴,从来曾说过一句重话,不知怎的,这时候再想起他往日的好来,只能徒增伤感。
    大约人都是有贪心的。
    在沪州同个屋檐下,他对她视而不见时,她还没觉得怎么着。只知道这个人不出意外的话要跟自己成亲。可是真等二人成了亲,他越来越温柔体贴,偶尔还会有点小暧昧,这时候再翻脸就让她心里无端有点难过。
    ——她大约还是想家了。
    胡娇把这归为思乡病的一种,想很快忽略过去。
    她这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通,也没过多久,听得楼梯口有人上来,脚步声重了几分,想也知道是许清嘉。难道是他不会烧火上门求救来了?
    他到得门口,这次竟然没有停顿,直接拍门:“阿娇……阿娇……”
    胡娇在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个蚕蛹,装死中。
    “阿娇……娘子,为夫给你烧了洗脸水……快开门……”
    胡娇不滚了,朝着床顶翻白眼。
    她都没起来,要什么洗脸水啊?
    可是许清嘉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也不叫她阿娇了,直接叫娘子,一声比一声高,如果再让他叫下去,恐怕一楼的崔五郎都要被吵醒了。
    胡娇掀了被子,趿拉着鞋子跑去开了门,挡在门口笑:“我一个无知妇人,哪里敢劳驾大老爷给我端洗脸水呢?”打开门就瞧见许清嘉脸上两道黑灰印子,是从来也没见过的狼狈,肚里已经笑翻。又有二三分得意:到底他没拗过她呢!
    许清嘉大约没想到她开门还会是这副口气,可见气还没消。她此刻头发散了一肩,身着雪白中衣,愈发显的唇红齿白,颇有几分娇俏的英气,倒让他一怔,立刻便陪上了笑脸:“娘子息怒!娘子息怒!端洗脸水算什么,只要娘子不生气,为夫给你端洗脚水都使得!”
    “噗!”胡娇倒绷不住笑了。他这般谄媚,可是初次。
    难道自己亲手煮个一日三餐就这么难?倒逼得他低声下气,大清早爬起来给她烧洗脸水。
    许清嘉见她笑了,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昨日是为夫说错话了,阿娇别气了。只是崔五郎……”要收食宿费,他还是觉得拉不下脸来啊。
    胡娇也是见好就收,并没有非要逼着男人下跪认错的意思:“咱们家也没道理勒紧了裤腰带做好人,弄的自家揭不开锅啊。反正我是无知妇人,脸皮也厚,以后跟他收食宿费,专等你不在了再才,这样总行了吧?!”拿话小小的刺他一下总行的。
    别以为当个学霸就可以傲视她了,学渣也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呢,有本事他别来求她啊?!
    许清嘉在心里苦笑,这可真不符合他为人处世的原则。可是……可是看着阿娇冰雪消融的笑脸,他鬼使神差觉得……他的原则似乎偶尔也是可以放一放的。
    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