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正歪着脖子与旁边的许清嘉小声耳语:“这是怎么了?怎么定边军跑到咱们县里来了?”
    许清嘉早料到有此一事,因此比起旁人来倒显的镇定许多,面上却是懵懂模样,小声道:“高兄与朱大人关系亲近,你都不知道,我又从何而知?”他心中思量朱庭仙私挖银矿,也不知道南华县的官员们知道几何。又或者,高正亦是同谋?
    高正思量一回,朱庭仙信重他是不错,可也不见得朱大人所有的事情都会告诉他。但南华县衙被围,必定是有大事发生,不然定边军一向不掺和地方政务,只负责边境安宁,怎的突然插手?
    他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
    朱庭仙出来之后,看着县衙堂上这一庭乱相,气的脸色都变了!
    他如今就成个光杆县令了!
    胡娇是时近中午,才得知南华县衙被围,县衙所有官吏包括县令朱庭仙都被下了大狱,这座边城暂时由军放接管了。
    高娘子遣了丫环来报讯,请她过去一趟。胡娇先让高家的丫环回去,自己迅速将许清嘉昨晚抄录的东西拿到院子后面埋起来,又小心放着的花盆移回去,做好安全措施,才锁了门去高家。
    那片埋帐册的地皮被常常挖开,连草都不好生长了,最后索性买了几个花盆回来,全是不起眼的花草,扔在那里,造成“主家不喜欢抛弃闲置的残花野草”之象。
    崔五郎早在月初就离开了南华县,临走之时,与许清嘉深谈了一夜,也不知道二人在楼下谈了些什么。难得许清嘉晚上不曾驻扎在她房里读书习字,胡娇终于松了一口气,早早睡了。
    等崔五郎走了之后,二人的相处就更尴尬了。
    许清嘉倒是愈加体贴她了,她在厨下做饭,他若下班回来,势必要进去帮忙烧火。
    胡娇:“……”
    什么时候,他们的感情好到形影不离了?
    只要许清嘉回家来,必定是跟着她转。
    家里就这么大,原来厨房还是他的禁地,自从他开始烧水之后,胡娇连个私人空间都没有了——房间里也到处放着他的东西,从书到字贴,还有他平日自己涂鸦的字画,以及帐目帐册。
    高家已经乱成了一团。
    家中顶梁柱被下了狱,侍妾通房们通通挤在高娘子房里哭泣,高娘子平日也一贯顺从高正,对着一屋子哭哭啼啼的莺莺燕燕们,她都想哭!
    平日是高正抓别人进牢房,如今是他自己进去了,高娘子都免不了要想是不是高正平日作孽太多,要去佛祖面前拜一拜了。
    见到胡娇,她犹如见到救命菩萨一般,上来拉着她的手就不肯松开了:“好妹妹,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怎的县衙会被围起来?”
    ——那多半是朱庭仙私挖银矿的事情被捅到上面去了吧?!
    胡娇心中如是想,只是她也有一肚子猜测,怀疑高正也许与此事也有关联,是怎么都不肯在高娘子面前说句实话的。但让她装丈夫被抓,自己惊吓过度难度又颇高——实在是这种瑟瑟小白菜的形象与她的内心不符,哪怕表演起来,恐怕也是比较生硬的。索性就不白费功夫了。
    “高姐姐,你先别急。当务之急是先打听清楚县衙为何被围。”
    高娘子眼泪滚滚:“我都让人去打听了,可是外面被围的严严实实的,只知道里面的所有人都被抓了起来,至于为何被围,谁也不知道啊!”
    “难道……是朱大人的原因?”胡娇转了转眼珠,试图引导高娘子往真相上靠拢。
    高娘子立刻便歪了楼:“难道是朱大人胡乱加税,引的百夷不满,被上官知道了?”说完立刻大哭:“就算此事被捅上去,可是这关我家郎君什么事啊?”
    胡娇:难道高正没有参与挖银矿?
    她被高娘子抓着手,感觉到这妇人全身的力气都放到了抓她上,她也要哭丧着脸了,被抓疼了。
    高娘子还当她也担心许清嘉,忙松手去拭泪,又流着泪安慰她:“我……我这是吓坏了,妹妹别担心,许郎才来南华不久,就算有什么事,大约也与他无关,你不用太担心了。”
    胡娇默默点头应和:我要怎么掩饰此事全是因为许清嘉而来的呢?
    崔五郎是军方的人,当初发现南华县令私挖银矿,事隔数月,南华县衙被军队包围,原因不言自明。只是此事朱庭仙大概还当自己做的隐秘,却不知早已被人盯上。
    南华县衙里,官吏差役都被押到了牢里去,独堂上留下了朱庭仙一人,被绑缚在堂下。他被定边军绑起来之时,犹自挣扎,破口大骂,却不知他一个文官遇上这帮兵痞,哪有道理可讲?旁边一名兵痞嫌他聒噪,吵的人心烦,脱下靴子将自己脚上一只臭袜子给扯了下来,团巴团巴,塞进了朱庭仙的嘴巴。
    朱庭仙被连臭带羞辱,几欲晕厥,胃里翻江倒海,只觉今早吃下去的都要吐出来了。
    此次领兵的乃是崔泰,他就坐在堂上,指挥一队队军士进后衙去搜朱县令的私库。
    朱庭仙一听连他的私库都不放过,明显不是冲着他的政绩来的,想到私库里那些私铸的银元宝,顿时急了,呜呜叫着要爬起来与崔泰讲理,被崔泰捂着鼻子嫌弃:“臭死了,挪远点!”
    押着朱庭仙的军士顿时大乐,拖着挣扎不休的朱庭仙一直挪到了十步开外。
    朱庭仙心都凉了。
    县衙后院里,朱家女眷们被冲进来的定边军吓住了。定边军冲进去之后,也不管是夫人还是粗使丫环,但凡女眷一律驱赶到一处,但凡小厮男仆又驱赶到另一处,然后便开始在各房里翻找。
    朱夫人早吓的手脚冰凉,被贴身丫环扶着都快要晕过去了,倒是云姨娘还有几分镇定之色。这样的事情,她早经历过一次了,最糟糕的事情都曾经发生过,只是悄悄将自己腕上耳上发间值钱的首饰都悄悄取下来,借着众人慌乱之际,偷偷藏到身上。
    县衙后院整个被洗劫了一番。朱夫人房里的被子被拿了过来,秋香色的被面朝下,白色被里朝上放在地上,上面堆满了从朱庭仙内眷各房里搜罗来的首饰以及贵重物品。上个月云姨娘求来的那套蔷薇花的金饰也在其中。
    紧跟着被抬过来的是一箱一箱的银元宝,足足有二十六口箱子,被摆在了当地,打开之时,已近正午,日光照下来院子里一片银光,刺的人睁不开眼,朱夫人当场晕了过去。
    等到搜罗完毕,后院里的内眷们便被定边军驱赶着往前衙过去,朱夫人被两名军士挟着胳膊,一路拖行,脚上锦锻朱履也掉了一只,另外一只上面绣的缠枝莲花被泥污的不成样子。
    朱庭仙见得这乌泱泱一帮人过来,那军士将朱夫人拖过来扔在他面前,他口不能言,身子又被捆的结实,只能拿身体去撞朱夫人,希望能将她撞醒过来。可惜朱夫人被刺激的太厉害了,直到又被拖走都未曾醒过来。
    后面的便是朱庭仙的侍妾通房,以及内院丫头婆子。这些人早被吓的瑟瑟发抖,小声哭泣。随着军士的喝斥而前行,落在最后的云姨娘尚有精神去打量这些军士,却猛然间瞧见高踞堂上的男子,声音里带着惊喜与不可置信:“二郎——”
    她这一声太过尖细,倒吸引了所有的目光看将过来,便是朱庭仙都抬头去瞧,暂时放下了朱夫人。
    堂上的崔泰只轻瞟了一眼,便道:“全部拉下去。”他身后侍立的崔五郎盯着云姨娘瞧了好几眼,面上浮上一抹古怪的笑容,转头挤眉弄眼小声嘀咕:“二郎,没想到你这红颜竟然落到了朱大坑的怀里……”
    崔泰冷哼一声,他立刻缩了缩脖子,朝后又站了一步。
    云姨娘见堂上男子不为所动,几乎要声嘶力竭:“崔二郎……二郎救我……”堂下军士们瞧见崔泰那张阎王脸,度其心思,有人从怀里拉出一块擦的皱皱巴巴瞧不出本色的手帕,汗臭味混合着马骚味,团团塞进了云姨娘的嘴里。
    好歹这次怜香惜玉了一回,不是臭袜子。

☆、第十九章

大清早的,胡娇便起床蒸饼,再将瓦罐里炖好的肉汤以及炒蕨芽一起装到篮子里,上面盖厚一层保温,又上楼拿了本书,便向着县衙而去。
    许清嘉在狱中已经生活了半个月了,学霸的世界她这等学渣是难以理解的。自从第一天住进南华县监狱,等到胡娇获准去探监,他便要求她带书进去,以备战高考刻苦攻读的态度开始了他的监狱生涯。
    他的隔壁住着高正,这位是地道的武夫,不好读书,尤觉狱中时光漫长,每见他埋头苦读,都要忍不住刺他一句:“许郎,你这般埋头苦读,难道是要重新去考个状元回来?”也不陪人聊聊天!
    许清嘉其实也试图替他解解闷,只是二人通常在正常的情况下相处,都是小酌几杯,真要聊起来,风花雪月许清嘉没兴趣,辩文论道高正两眼一摸黑,完全找不到共通点。
    现在是非常情况下,高正倒是挺愿意跟许清嘉聊一聊整个南华县从上到下都被锁拿这等闻所未闻之事的原因,可惜许清嘉立志要当河蚌,死活不开口。
    高正的监狱生涯真是寂寞非常。
    南华县的监狱在县衙西侧。监狱大门位于仪门前通道西侧,呈拱圆形,拱门正中书“牢狱”二字。围墙高达三米,整个建筑都是青砖灰瓦,里面有岗楼,外监,内监,刑房,班房,里面竟然还有狱神庙,庙里供奉狱神皋陶塑像。每次胡娇路过狱神庙,都要对这位造狱先驱,司法鼻祖表示膜拜。
    崔泰此次行动迅速,手段粗暴,所押官吏以及朱庭仙的家眷都关押在内监,南华县前三把手各踞一牢,后面的也有三人一室也有五人一室,女监更是七八人一室。第一天人满为患,不过第二日朱家粗使的丫环婆子便被拉出来发卖,只贴身侍候的未曾发卖,这是防着审案时,有知情的下仆漏网。
    胡娇到得监狱门口,守狱的军士得了崔五郎的嘱托,这半个月胡娇又是天天来,见了她便打开了大门,由得她往里面去了。她熟门熟路走过去,沿途遇上定边军守卫,也不作声。那些军士也不为难她,一路放行,很是顺利。
    牢房内阴暗潮湿,霉味混合着没有及时清理出去的马桶里的味道,还有馊水馊饭的味道,初次进来真是需要鼓足勇气。她这些日子日日跑,也算是能够勉强忍耐了。
    守卫见她来了,便拉出腰间一大串钥匙,从中抽出许清嘉牢房的钥匙,打开了锁,等她提着篮子进去了,又重新锁上。
    隔壁的高正看见胡娇前来,隔着粗木栅栏,以一副“饿死了求投喂”的可怜表情看过来,惹的胡娇暗笑不已。
    他家妇人不少,此次出事之后,高娘子砸了大把的银子想要探监,只是崔泰下了死令,至今也只高娘子来过一回,于是高正的蹭饭技能被逼点亮,每日比许清嘉还盼着胡娇前来。
    许清嘉伸手拉过许娇,将她扯到一边稻草上坐下,先揭开瓦罐,盛了一碗汤,对着隔壁饥肠辘辘的高正礼貌的举举碗:“高兄,我先喝了啊。”在高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里喝了一口,立刻大赞:“娘子,这汤总有两个时辰过了吧?真是美味啊!”
    胡娇肚里闷笑,大哥,你能不能别赞的这么夸张?!
    昨天她来的时候,正听到高正在隔壁唤他许书呆,许清嘉倒是不动声色,没想到今日来许清嘉就……隐隐有点黑化的迹象。
    “我半夜起来熬的,你多喝点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