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昨天她来的时候,正听到高正在隔壁唤他许书呆,许清嘉倒是不动声色,没想到今日来许清嘉就……隐隐有点黑化的迹象。
    “我半夜起来熬的,你多喝点补补身子。”到底是一家人,她胳膊肘还是往里拐的。
    高正扒着牢里的木栅栏,眼神里透着“你们夫妻用不用这么狠毒”,回头再看看地上破碗里放着的馊水馊饭,终于向着许清嘉折腰:“许贤弟,贤弟,算我口误还不行吗?你这见天的看书,真是要闷死我了!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
    许清嘉又喝了一口汤,侧转过头,假装没看到高正折腰。最近他耳边天天被这货聒噪,他怎么不去撩拨自己隔壁的朱庭仙啊?
    朱庭仙全家都被下了大狱,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哪怕他以前是县太爷,如今成了阶下囚,又查出很多脏银,明显这官是做到头了,看守他的又是定边军,对他倒比对高正与许清嘉更严苛百倍,似乎是怕他畏罪自杀,将他牢牢缚在木架之上,有点像耶稣受难的样子,嘴里都塞着,只到固定的吃饭时间,有军士进来给他强灌进去些馊水馊饭,也不管他呕吐的多厉害,总之要保持他在过堂定罪之前活着就好。
    这样的朱庭仙,哪里能够发展为解闷的狱友?
    胡娇看高正说的可怜,从篮子里拿了个蒸饼,中间破开个口子,将炒蕨芽夹在里面,中式汉堡便做成了,起身过去,从木栅栏缝隙里递了过去。
    高正接过去,还不忘关心一下她:“弟妹,你这样不经许贤弟允许便给我递吃的,小心他生你的气!”他家妇人从高娘子到侍妾通房乃至收用过的丫环,就没有一个敢违逆他的。
    胡娇宽慰他:“没事,我家我说了算!”
    那边坐着喝汤的许清嘉忽然间呛咳了一下,胡娇忙回去轻拍他的背,“这么大个人了,喝汤还呛!”没想到他咳的更厉害了,整个身子在她手下都要咳成风中的树叶了。
    胡娇无奈之下,拿出以前探亲回去侍候小侄子呛咳的招数来,拽着他的耳垂扯了几下,隔壁高正猛然间也呛咳了一下,在胡娇看过去的目光里笑着点头附合:“弟妹说了算!弟妹说了算!”再瞧逐渐缓过来的许清嘉,目光里就充满了同情。
    果然之前许郎参加宴饮说的就没错,家里有只胭脂虎啊。不然像他家似的,哪个妇人敢扯他耳朵?!
    许清嘉又喝了口肉汤,才缓和过来,牵过胡娇的一只手就是不肯放开,许是他方才咳的厉害了,眼睛里都还有水汽,瞧着竟然有几分水汪汪的委屈模样,让胡娇忍不住用另一只手在他的脑袋上摸了两下——这完全是在面对小侄子时母性爆发的习惯性动作。
    高正抱着菜饼子干啃,见此情景差点被噎住,很识时务的扭过头去了。
    许清嘉眼角的余光看到他的行为,唇角浮起个浅浅的笑,很快就消逝不见,拉着胡娇坐到了自己身边,似乎有些食不下咽的模样,低低道:“阿娇,对不起!我本来答应了大哥要好好待你的,可是……我可能出不去了。”
    “出不去?”胡娇的神经有几分迟钝,重复了一遍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就急了:“怎么可能?我去找崔五郎!”她这话说的又急又快,若非顾忌着隔壁的高正,她都要喊起来了。
    许清嘉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立刻就急出汗来的手心,这样温情的抚摸反倒让胡娇心中更急,他自己倒一点也不惊讶胡娇的反应似的,缓缓低语:“这件案子太过重大,恐怕上面会将整个南华县的官员都给办了,也好给还有同样行为的官员们给个警示,包庇上司与上司同罪。如若不然,我早被放出来了。”
    也就是说,倒霉的许清嘉遇上了严打,很不幸的是这个案子被列为典型,从严从重处置?!
    胡娇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她深感头疼。普通百姓遇上国家机器,只有被辗压的份,完全没有任何全身而退的可能。
    “阿娇,恐怕就有人来审这件案子,不管是我被判斩首还是流放,你都不用再管我,自己找一家商队,跟着回沪州去,让大哥再给你好好找个人家嫁了……”
    空有一身力气却对当朝律法完全不熟的胡娇一听这话心都慌了。哪怕许清嘉此人只是个文弱书生,可是他似乎总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他说的话,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回想一下他最近让她带到狱中的书,大部分都跟律法刑狱有关,难道他是在努力自救?
    单单只这样想,就让胡娇心中升起一丝绝望。不过她从来就是个不服输的性格,立刻小声凑近许清嘉耳边问道:“不行我就……劫狱?”
    许清嘉“噗”的一声,很快紧接着就又死命咳嗽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后面近接着咳嗽起来,胡娇都要以为他刚刚笑喷了。
    他弯曲着身子,咳嗽的非常厉害,等到胡娇在他背上拍了十几下之后,才缓了过来,再次握着她的手,似乎是带着万分的遗憾,问了一句:“阿娇,看在我就要被定罪,可能我们这辈子都不能见面的份上,我能不能……亲一下你?”
    胡娇觉得此情此景,她不给许清嘉亲一下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非常豪爽的,一手扣住了许清嘉的后脑勺,霸气侧漏的吻上了他冰冰凉凉的唇,狠狠的亲了一口!
    亲完了才想起来,案子还没审,她是不是亲的有点儿早啊?!
    许清嘉瞬间就呆住了,然后……整张脸都红透了。
    胡娇:……难道是我吓着他了?

☆、第二十章

数日之后,县衙里的一间公事房起火,将南华县数年来的帐目一把火烧尽。
    本来崔泰派了人看守,只是那晚看守的军士都拉肚子,等他们上完茅房回来,房子已经起火了。那房里都是易燃物,等火扑灭了才发现所有帐目毁于一旦。
    县衙相关涉案人员都已经被下狱,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崔泰震怒非常,却又无计可施。
    又过了五六日之后,从长安出发的官员来到了南华县,负责审理此次官员私掘银矿案。
    之前上折子参了朱庭仙的崔泰将此案移交给京中前来的官员,就算是功成身退了。不过此次南华县无论官员还是差役都有涉案的可能,定边军也依旧在南华县城驻扎了下来,连牢狱也依旧是定边军守着。
    朱庭仙初审被判了秋后问斩,其余官员也有涉案的如吴主簿等人也是从犯,都没保住一条命,连家眷也被锁拿,同朱庭仙的家眷一起发配到定边军营中做苦役。
    朱夫人所出的长子亦被抓捕归案,受其父连累,亦被判了秋后问斩。
    除了已经被发配的女眷,其余重犯已经被押解前往州府牢狱,等待秋后行刑。此次审案的乃是京上派下来的官员,州府官员倒不会这么没眼色的替朱庭仙翻案。
    许清嘉……他在提审之初将自己抄录的账簿献上去之后,就被开释回家了。
    胡娇:……真是白亲了!
    不过显然许清嘉不这么想,他比胡娇还委屈,进门就哭丧着脸一副“下岗失业”的模样,失魂落魄立在她面前,“阿娇怎么办?我以后是再也当不了官了,只能去大街上给人写信了,你会不会嫌弃我没本事?”
    胡娇真有点可怜他,堂堂七尺男儿,真是读书读傻了,一门心思只知道当官,以后绝了仕途,还真怕他万一有什么想不开。她颇有担当的拍拍他的肩:“没事,我卖肉养你!”读文言文她不擅长,杀猪她还是很擅长的。
    “真的?!”
    许清嘉丝毫没有即将当小白脸吃软饭的羞愧模样,莫名惊喜的盯着她。胡娇怕他不信,又安慰他:“反正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饿不着你!”
    本着爱护弱小的原则,若非怕把胸前包子给拍扁了,她都要拍着胸脯请许清嘉相信了!
    完了才想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许清嘉脸上的笑容缓缓盛开,就好像一朵花缓缓绽放的过程,无声无息却不容忽视。胡娇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笑容也会有让人失神的时刻,不是娇媚或者迷人,而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生喜悦,恨不得他一直一直这样笑下去才好。
    她与许清嘉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笑的这般温暖动人。不知不觉间她也缓缓笑了,心里忍不住涌上一个念头:能让他这样笑起来,哪怕她去杀猪,也杀的心甘情愿!
    许清嘉伸臂将她搂在怀里,下巴抵在她额头,似乎是一下下亲吻着她的发际,最后才道:“阿娇,谢谢你不曾嫌弃我!”
    胡娇听他这话说的可怜,似乎是一直被人嫌弃似的,莫名让人觉得鼻酸,回头细想,她家哥嫂皆是厚道人,从来不曾嫌弃过他身无分文,她自己……好像也没有说过什么过份的话?难道是在投奔她家之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这种时候追问他的伤心过往,太不应该。她下意识的伸出双臂圈住了他的腰,用一个拥抱表示:亲,都过去了表伤心了!
    结果那天晚上,许清嘉就双目闪闪一直盯着她,书也不背了,字也不写了,就只是眨巴着眼睛盯着她,她走到哪里他都盯着,她做什么他都双目放光的看着她,好像她突然之间变成了宝贝一样。
    胡娇被他盯的直发毛,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脏东西?”
    许清嘉笑着摇摇头。
    她摸摸自己的头发:“我头发乱了?”
    许清嘉继续摇摇头。
    难道内裤外穿了?
    她确信自己做不出来这么丢人的事,最后顶着许清嘉的目光逃回了房里,从里闩上了门,坐在镜子前面检查了一番,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没毛病,只有脸好烫。
    完了,她好像有问题了!
    第二天,许清嘉走马上任,升任南华县令。听到消息的胡娇心中真是难以形容的复杂感觉。
    就在前一天,他还说自己下岗待业了,家中没有收入了,大家要一起饿肚子了。胡娇准备连夜磨好了菜刀改天重操祖业,赁房卖肉的计划,他居然又跑去当官了!而且分明是早早就知道自己升官了却瞒着她!
    ——还能不能好好在一起了?!
    不管新上任的许大老爷有没有升官发财换老婆的打算,胡娇是真有种换老公的念头。
    说好的信任呢?
    当天下午,许清嘉就带着差役上门来准备打包行李,搬去县衙。
    院子里还跑着小鸡,养了几个月都长大了。还有种的小青菜,虽然拔了好几茬,但新上来的也都是小嫩苗,看着可喜人了。院子虽然小,但住了这么久,真有点舍不得。一想到她要搬到那么大的院子里去住,胡娇就有点不愿意。
    不过许大老爷当了县令,似乎有点官威了,站在院子里指使差役们抓鸡,“那都是夫人养的,好生带过去。”居然还准备了竹编的鸡笼,当真是细心周到。差役追着几只鸡满院子跑,胡娇与许清嘉就隔着这一团混乱互相对视。
    小样儿,居然学会骗人了!
    经过此次朱庭仙之案,南华县差役也有近一半被抓走,剩下的就是平时不太出头的。许清嘉直接提拔赵二当了捕头,县尉高正与银矿案无关,他虽然这么些年也猜出了一些朱庭仙不挪窝的真相,而且在朱庭仙曾经延揽他入伙的时候装傻,到底也算受了牵累,在狱中吃了些苦头,若非有胡娇时常送饭进去,恐怕他都要饿成人干了。
    虽然案子结了,他也被放了出来,却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