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虽然案子结了,他也被放了出来,却还是需要好生养一养的。
    县令老爷的搬家工程,他就不参加了,亲自委派了家里的管家下仆前来帮忙。这么一大帮人面对许清嘉夫妇少的可怜的行李,都有几分面面相窥。
    这一位与朱县令比起来,当真是天上地下。大约这南华县的风向又要变了!
    当天晚上,他们就搬到了县衙后院去住了。
    高家的管家可能得了高正的指点,知道许县令家有胭脂虎一只,很是善解人意的把许县令的所有东西都放到了主屋,反正许家后院清静,许县令大约也没有分房而居的勇气,夫人与老爷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
    高正还体贴的派了两婆子与两丫环前来替他们收拾东西。高家的丫环婆子训练有素,铺床叠被以及整理行李的速度非同一般,胡娇只是跑去关注了一下她的鸡要放养在哪里,再回来主屋就已经铺陈好了。
    丫环还特别贴心的告诉她许大老爷与她的贴身衣物都放在衣橱的哪个位置。
    高家的婆子临走之前,连晚饭也帮他们准备好了。送走了一众人等,夫妇二人吃完了晚饭,洗漱完毕准备休息的时候,胡娇才发现偌大庭院,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说静的可怕都不过份。
    幸好她的胆子一向很大。
    许清嘉跟在她背后,亦步亦趋,让她觉得简直有种认罪的错觉。
    从知道他升任县令之后,一整天她都没给许清嘉好脸色看。高家的仆人回去之后向高正汇报搬家过程,重点突出了县令夫人的一张黑脸有多可怕,县令大人虽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儿讨饶,但时不时瞧瞧夫人的脸色,想来今晚跪搓板或者端洗脚水是没跑了!
    高正在床上笑的差点喘不上气来,虽然许清嘉升官了,但是他从内心深深的同情他!
    胡娇到了主屋,将床上自己的被褥卷起来,准备换到丫环值夜的厢房去睡,却被许清嘉扯住不让走。她以为这货是要道歉,哪知道他颤着声音求她:“阿娇这院子好大,我好害怕……”
    胡娇翻个白眼:“你少骗人了!”咱们之间信任早没了!
    许清嘉见她打定了主意要去睡厢房,立刻松开她上前去卷自己的被褥:“我总觉得这院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看着,好害怕!听说以前南诏灭国的时候,花园那池子里都填了不少的人。阿娇我好害怕……”就只差嘤嘤嘤哭着求她了。
    胡娇被他说的心里直发毛,在心里默念□□语录,又告诫自己我是无神论者无神论者,可是无神论者居然穿越了,这本身就是……非常荒谬的一件事,完全解释不通啊。
    许清嘉还在一旁求她,又讲起当初南诏灭国之时,这王府里的人死的多么惨烈,讲的就好像他当初身临其境一般,胡娇没好气的制止他:“行了,你都快赶上说书先生了!”回头将被褥又铺回床上去,脱鞋上床。
    许清嘉见好就收,立刻将自己的被褥也铺回去,赶紧闩门,脱鞋上床,放下床帐之后,才找回了一点安全感,万分感激的看着她:“阿娇有你在身边我真的没那么怕了!”
    胡娇搓搓自己胳膊上竖起来的汗毛,扯开腰带脱了外衣立刻钻进了被窝,背过身睡了。
    她还是不想理许清嘉。
    这个胆小鬼书呆!
    说实话,听他这么一讲,她自己也有点怕。
    许清嘉脱了外衣,缓缓笑着钻进了被窝。
    他从来都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

☆、第二十一章

家里骤然间大了许多倍,亭台楼阁,美景如画,在县令大人带着夫人兴冲冲去游园的时候,务实的县令夫人动用最近习惯了的家庭主妇的思维方式,提出了个十分务实的问题:“这园子以后谁打理?”
    许清嘉:“……”
    夫妻俩面面相窥。
    从此以后,新近上任的县令大人每日回后院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后花园里跑一圈,先把在后花园里干活的夫人从不同的地方揪回来一同用饭。胡娇甚至还伸着沾满泥巴的爪子在县令大人那张俊脸上抹了一把,开口调戏:“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干活理家!”
    许清嘉哭笑不得。
    概因胡娇干活利落,雷厉风行,等于一个人干了十来个人的活儿还有多。许清嘉是真觉得她最近的劳动量过大了。办公之余,就连县令大人也不得不回后院挽起袖子干活。要保持这园子的如画美景,所费人工不少,朱家光打理园子的花匠仆从丫环婆子就几十个,这种程度的奢侈,远远不是许清嘉的俸禄能够负担的。
    高正在家休养了半个月之后,终于回县衙来报道了,顺便向许清嘉赠送仆人一十二名。这个人数是经过管家细心核算的,以每名仆人的工作量而定,将将能够维持县衙后院的正常运转,还必须是兢兢业业,没有偷懒的情况下。
    高正向县令大人赠送的皆是年轻力壮的下人,这等于是南华县在换了一把手之后,初次上门,总要递个投名状,以示诚心。就这些家下仆人,也是他与高娘子细心拣选的,男的皆是青壮,丫环也是一律偏向勤劳朴实健壮型的,哪怕起了什么心思,仅靠她们的模样身材,也必须只能勤劳朴实。
    县衙后院如今可是住着一只胭脂虎。
    别送礼不成反得罪了人。
    许清嘉谢过了高正,让领头的丫环带着人去后院寻胡娇问问。
    “家里的一切都是夫人说了算,不如问问看夫人肯不肯留下他们?!”
    高正点头表示理解:大人真是难为您了!原来连这等小事也做不了主,下官都懂!
    稍待一刻,那丫环领着人又原路返回,这就是胡娇拒绝了。
    高正十分遗憾。
    他在心里迅速组织出了十来条如何讨好县令夫人的计策,不过鉴于胡娇是后院女眷,这一重任就只有交给他家夫人来执行了。原本以为走了个朱庭仙,终于不必再走后院路线了,哪知道许清嘉上任之后,还是得继续走后院路线了。
    值得庆幸的是,当初他不曾与同僚们一般见识,孤立许清嘉,好歹大家还一起蹲过号子,也算是当过一段时日的难兄难弟,只要再一起嫖个娼,那就不是兄弟也胜似兄弟了!
    许清嘉下衙之后,问起胡娇此事,“阿娇为何不要高家送来的仆人?”
    胡娇难得以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学霸先生,瞬间智商上的优越感就出来了,“养着这十二个人,我们去喝西北风?”光是月例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还有穿衣吃饭都是主子要承包的。想做人上人,前提条件必须是土豪,“不然我们若是连月例都发不出来,这些人心里也不会将咱们当主子看,只会在心里瞧不起。”
    人都是物质的动物,哪怕是奴籍,因为换个主家就立刻降低了生活水平,哪个当下人的能够心甘情愿的接受?
    许清嘉叹息一声:“都是我没本事,要让阿娇这么辛苦。”
    胡娇踮起脚尖摸摸他的脑袋:“我就怕你有大出息。朱庭仙出息可大了,最后还不是出息到牢子里去了。你只要好好当官就好。”她心里到底还是存着朴素的念头,认为当兵就要保家卫国,当官就要造福一方百姓,还真没指望着许清嘉削尖了脑袋去捞银子。
    她这句话让许清嘉的目光瞬间就温软了几分,面上带着微微笑意盯着她,甚至还略微弯了下腰,以配合她的身高,等着被摸。
    胡娇:……
    没过几天,高娘子带着俩丫环上门来求见,带着许多点心水果,向她表示谢意,感谢他们夫妻俩对高正在狱中的照顾。
    高正思来想去,这个理由应该最能拉近高家与许家的距离。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只有在狱中的时候,他与许清嘉处于同样境地,才纯粹是以平等的身份来相处的。现在再让他对着县大老爷叫一声“许书呆”,哪怕他喝醉酒也不可能。
    胡娇开了后门,将高娘子迎进来,引了她去院里的偏厅,自己回房里洗漱收拾,打理整齐了才泡了茶来待客。
    “让姐姐见笑了,我这里……有点小忙。”
    高娘子拉着她的手摸了两下,忍不住告诫她:“你年纪轻不懂轻重,女人的一双手就是门面,不好生养着,弄成这般模样,小心许大人去拉别人的手。”
    胡娇用力捏紧拳头,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力道,想象了一下许清嘉若是出墙,抱着个美人儿寻欢,自己用暴力解决家庭问题的场面,默默将这个想法塞回了脑海深处。县令大人板正惯了,上次被她亲了下就暴红了,面皮那样薄,怎么可能抱着美人儿寻欢作乐呢?
    都说官场是个大染缸,他且练十年再说吧!
    高娘子前来就是代表高正与县里的一把手联络下感情,坐着喝了一回茶,又聊了些这院子的风景,还提出要将自己身边的丫环留下,被胡娇拒绝之后,就告辞了。临走还说:“我身边这俩丫头……算了,改天再给你送俩能干的过来,她们是有些蠢笨。”
    胡娇真心想说,不用了。
    高夫人身边的俩丫头明艳非常,站在胡娇身边,瞬间就将她比成了乡野村妇。难道高夫人话说出口之后,又改口了。她是见胡娇辛苦,真心想送人来帮忙,便在瞬间提出来的,大约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身边这俩个丫头,寻常也就是高正去她院子里,使唤去侍候高正的,哪里是干活的料?!
    晚上许清嘉从前衙回到后院的时候,胡娇便想将后花园的问题与他商讨一番。现在这园子都快成了她生活之中的负担了。可是瞧他神色郁郁,似乎是公务不顺,她便不想拿此事来烦他。
    “可是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她盛了碗饭给他,随口问道。
    许清嘉揉了下脸,“没事,就是……有点累。”才怪!他脸上的疲倦是掩也掩饰不了的。
    “难道是这帮人跟着朱庭仙吃香的喝辣的习惯了,跟着你没肉吃,在下面造反了?”
    许清嘉小小的惊了一下:“你看出来了?”他明显有点低估了自家小媳妇,还当她整日埋头在后院,什么都不知道呢。
    “猜的!”胡娇盛好了自己的饭,坐下来开吃:“很简单啊,高家的仆人如果来了咱们家,月例银子没有了,连吃的穿的都差了很多,他们不消极怠工都不可能!”人之常情而已。
    许清嘉被她说的话逗笑了,挟了一筷子素炒菌子到她碗里:“娘子言之有理,为夫受教了!”
    说到底,是他根基尚浅,又是个穷官,所以吩咐下面的人办事,这些人就容易推三阻四。他一个人当县令,总不能把县衙里不听话的都统统开掉吧?到时候这些活难道要他一个人来做?!
    “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听话,不管是用哄的还是吓的,你这么聪明应该有办法的。”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有时候简单粗暴比迂回的跟人比拼智商也许更管用:“不然就用揍的?……要不我去帮你揍一顿?”
    许清嘉出乎意料的笑出声了,一肚子郁闷都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消解了。只觉得面前一脸认真眨巴着眼睛的小丫头虽然有些地方不开窍的厉害,但是真真正正有情有义,而且这种“没什么问题大不了我揍他们去”的开解方式真的很熨贴啊,至少让他觉得自己在外面无论有多么艰难,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伸手在她脑袋上使劲揉了几下,还是觉得她太可爱了,又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心中越发痒痒的厉害,索性倾身过去,在她脸蛋上小小亲了一口,换来了她一句嘟嚷:“流氓啊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