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好几次她提出来要跟许清嘉去一探究竟,都被他给阻止了,“总要到时机成熟了才好去吧?!”
    他这样笃定,胡娇心中便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你不会是在县里得罪人了吧?这才有人想了个这么损的法子来折腾你?”
    许清嘉微微一笑,并不否认,甚至心里还赞叹一声胡娇的聪慧。
    胡娇是白天尽可以补眠,他是白天还要去前衙处理公事,到了晚上又睡不好,没多少日子脸上就挂了相,倒真是符合“惊悸忧思”的形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院子里候着的高家仆人们都坐在廊下打盹,怀里抱着“捉鬼”工具,有的是麻绳有的是棍子,也有睡不着的小小声议论:“这到底是捉人还是捉鬼啊?”不是应该准备黑狗血纸符什么的吗?
    有聪明些的已经猜出了个中原委,此刻也不害怕了,小声与同伴耳语:“说不得今儿晚上这后院还真有一出大戏看呢。”
    厅堂里,烛火全熄,高正与许清嘉夫妇皆沉默的坐着,他离的远些,借着黑暗只能瞧得见县令夫妇坐的极近,却不知暗夜里,许清嘉的手一直握着胡娇的手。二人成亲这么久,虽然该有的亲密之事还未有,可是这些日子的相濡以沫,胡娇也渐渐习惯了被许清嘉牵着手,时不时摸摸脸,更甚最近……都被他搂在怀里好几次。
    都是这闹鬼闹的!
    三更天,远处渐有渺渺哭声传来,似泣似怨,紧跟着便有惨叫声,兵戈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煞是热闹。高正的脸色也很精彩,他终于明白了县令大人最近为何抬着俩黑眼圈总坐在堂上打盹……这么吵哪里睡得着?!
    厅堂的门轻轻打开,房里的三人出来之后,又轻轻将门阖上。廊下之前打盹的仆从们也早被吵醒,静静立着,等待县令大人的指令。
    许清嘉与胡娇并肩而行,胡娇手里还握着根棍子,身后的高正眼角抽搐,对于县令大人与夫人的文武组合十分的不看好。妇人胆子再大,也不适合去捉鬼吧?而且大人您自己不带武器,难道还指望着夫人以一敌三?
    胡娇不知道高正已经在心里将她吐槽了无数遍,连“不在房里绣花就好好歇着去,这是添什么乱呢”这种念头都有了。她自搬进来,时间全花在打理后院上了,对地形比许清嘉还熟悉,带路和重任就落在了她身上。
    循着声音的来处她在头前带路,后面依次跟着许清嘉高正,以及高家仆从,走了约莫半盏茶功夫,闹鬼的声音愈加的清楚了,似乎是荷香水榭方向传来的。又走了没多久,终于远远能瞧见莲池之上的戏台了,果然她没有听错,只见此刻戏台之上约摸有十来个人,有武器相击的,也有坐在一旁专负责哭泣发声的……各司其职,倒很是尽责。
    借着地形之便,他们很快便摸了过去,近一点便瞧的更清楚了,台上的人不但尽职表演,而且还备好了服装,有穿着破烂铠甲的将军,也有穿着白衣白裙的深闺妇人,只是裙子上还有血迹,披头散发,当真算是冤鬼一只。
    真是业界良心!
    亏得他们有心理准备,不然大半夜借着寥落星子瞧见这样的打扮,不被吓破了胆子才怪。
    台上的人折腾一会,也许是累了,那名负责哭泣的妇人便停了下来,哑着嗓子道:“累死了,咱们要这么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一张口才听出这原来是名男子。
    旁边有人笑着接口:“等到县令大人不堪其扰,半夜摸来捉鬼,给吓傻过去最好!或者他害怕了,辞官滚蛋也不错。”
    许清嘉:“……”
    高正听到这话尴尬的转过头去,假装没听到。
    胡娇却掩口偷笑,心道原来许清嘉这么不受欢迎吗?不防被他发现了,伸手在胡娇脸蛋上轻捏了一下,他们隐在暗处,旁人倒也不曾瞧见许清嘉的小动作,唯胡娇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跟着高正前来的众仆此刻心里都乐开了花,先前的一丝疑虑与害怕全都烟消云散,当真觉得今晚不虚此行。
    台上的人休息一会,继续开始工作,正到兴奋处,许清嘉一个手势,他手都还未落下,身边的胡娇已经提着棍子窜了出去,行动之迅捷,他急忙伸手去拉,却已经拉了个空。
    身后高正紧跟着胡娇窜了出去,对县令夫人的速度也是大吃了一惊,他身后众仆紧跟,许清嘉是思想派,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落在了最后。
    戏台之上的人猛然间见从岸上树荫之中冲出来这么多人,顿时被吓住,其中一人大喴一声:“娘哎,见鬼了……”丢下手中的破刀便跑。
    还没见过这么胆小的“鬼”呢,若非场景不对,胡娇非要笑破肚子不可。
    其余台上众人也被吓到,各自喊娘,要沿着来路去逃,但这戏台搭在水中央,来路只有一条,这些人中只有一名会水的,见来路被堵,当机立断跳了水,身后一人犹豫再三,也闭着眼睛一跳,大大呛了一口冰冷的湖水,立刻大喊:“救命啊——咳咳——”紧跟着又灌进去两大口水。
    众人:……
    不会水跳什么水啊?!
    留在台上的众“鬼”遇上迎头而来的人,急的在戏台中央纷纷乱转,也有胆子大的想着杀出一条路去,便向外冲去,迎头撞上胡娇,还未动手便被一棍子打翻在地。
    紧跟在胡娇身后还怀着“保护县令夫人”想法的高正被胡娇出棍子的利索劲儿给吓着了,一眨眼便瞧见县令夫人跟冲进羊群的狼一般左右出击,三棍子下去已经倒下两个人,痛的哭爹喊娘,他还能听到令人发寒的骨头断裂的脆响……
    高正索性将自己手里的棍子扔了,从身后跟过来的仆从手里要过麻绳开始捆人,以捆粽子的方式跟在胡娇身后认命的干活。
    他就是负责缉盗的,看县令夫人这利索劲,再回头瞧瞧后面似乎被夫人的凶残给吓住的县令大人,忽然十分理解了县令大人惧内的原因。
    就夫人这勇猛的势头,尚且练过几年武的他都招架不住,更何况文弱的县令大人。
    他默默给县令大人在心里点了一排蜡。
    戏台之上的这些人没费什么功夫都被绑了起来,当然这其中首功非胡娇莫属。
    另有之前下水的两人,一名已经喝饱了水,在水中浮浮沉沉,台上一名高家仆从下水去捞人,另有两名仆人却不肯跳水去追击会游水的那位,只沿着岸边盯紧了他,那人往东游,便有人守着东边,那人往西游,高家仆从便往西走,总归堵着他上岸的路。那人在水里游了快半个时辰,总归寻不到出路,只急的哇哇乱叫,胡娇还要在岸上指着他笑:“看那只水鬼!”
    许清嘉已经立在她身边,问过她方才过来可有伤着,见她摇摇才放下心来,听得这话,便只轻声吐出俩字:“调皮!”却在暗中捏着她的手不肯放。
    胡娇是短打,许清嘉却仍是宽袍大袖,二人站在一处,旁人是瞧不见他袖中拢着胡娇的小手,夫妻二人便携手看湖里水戏。
    岸上众人默默观赏了半个时辰,最后与水里那人一起合作的小伙伴不干了,直着嗓子喊:“钱二,你还是上岸吧!”白费功夫累的跟狗似的,别垂死挣扎了
    都到了这会儿了,哪怕夜色再黑,可是从身形体貌上,还是有人认出了高正与许清嘉。

☆、第二十四章

捉鬼事件之后,高娘子借着探病的名义来县衙后院,见到胡娇拉着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就跟围观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一般。完了蹦出一句让胡娇哭笑不得的话,“瞧着也没长三头六臂啊,怎的就能比郎君们还要厉害呢?!”
    “姐姐你这话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不是骂我是泼妇吧?
    高娘子顿时笑了:“我家夫君回去之后在房里感叹了半夜,说……若你是男子,他必要将你招到手下去维持治安。”又再三再四表示了对县令大人家有猛虎的同情。
    只是后面这话就不适合讲给胡娇听了。
    高娘子算是胡娇来南华之后关系最亲密的妇人,二人的关系一向友好,再加上前衙高正对许清嘉的鼎力支持,许清嘉已经在南华县打开了局面,她们二人之间说话便很是随意亲切了。
    后院里一把手与三把手的夫人亲切外交,前衙却忙的热火朝天。
    扮鬼的乃是县衙里的几名差役外加别的小吏,倒是帐房那笔吏的确是因为家有老母侍疾而犯困,与此事毫无干系。
    被捉的那帮人各挨了二十板子,被许清嘉下令关进了牢里,让家人拿十两银子来赎。这些人对他心怀怨意就是因为跟着他还不如跟着朱庭仙。好歹朱庭仙吃肉,总能漏出一星半点的油水来。且朱氏作风懒散,极爱享乐,许清嘉却办事认真,一丝不苟,这些人懒散惯了,最受不得拘管。没想到换了个一把手,不但没有油水可捞,连带着条框也比以前多,干的事儿也不少,便对他心怀怨恨之意,这才想着要将许清嘉给吓走。
    等到这帮人被家人赎走之后,南华县的差役小吏们经过这两次的清洗,一部分跟着朱庭仙犯了事,另有这次又牵连出十几人,不止是那晚扮鬼的人员,还有出谋划策之人,全部被锁拿遣散之后,县衙里一时人员紧缺,连开堂审案都快凑不齐站班的差役了。
    许清嘉索性面向整个南华县招人,不限身份地位,不管百夷还是汉人,只要是平民百姓家的青壮男子便可应考来县衙当差。考校官由县令大人与县尉充任。布告贴出去之后没两日,便有不少百夷青壮纷纷来应选 。
    这件事无疑拉近了百夷各族跟汉人的关系。
    朱庭仙手下的班底,用的全是汉人,用汉人来治理百夷各族,高高凌驾于其上,这是他的策略。但是许清嘉这招,却是打进百夷内部去,将汉人与百夷一视同仁,大大出乎高正的意料。他原本已经接到过不少求情的帖子,之前那帮挨板子扮鬼的差役想要重新前来当值,另有本地居住的汉人也有想要子弟前来县衙当班,与官家搭上线,总归是有好处的,知道高正在县令面前是红人,就都来请托他。不成想许清嘉却来了这招。
    连赵二也对高正心怀怨意,他如今是捕头,但给自己招手下的事情无论是许清嘉还是高正都无人跟他提一句,倒无形之中将他排出了县令大人心腹这圈子一般。
    不过县衙招人的事情却异常火爆,前来报名的百夷各族青壮男子虽然大部分语言不通,可是都很兴奋。
    南诏被灭之后,百夷各族虽然也算是大周子民,地位却远低于汉人。被朱庭仙压榨的厉害了,对于衙门便充满了敬畏之感,如今听得只要聪明勇敢便有机会来县衙当差,这些人倒比之前遣散的那帮心怀怨意的差役们要实诚多了。
    借着此事,百夷各村寨的百姓们倒有机会在县衙前面的广场上见到了新任的县令大人。也有去年在衙门前示威的百姓惊讶的认出了高坐台上的居然是当初救过人的年轻官吏,还是去各村寨督促春耕的许郎君,顿时在底下窃窃私语,惊喜不已。
    朱庭仙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当初本来是他想法子在整治许清嘉,才将他指派到各村寨去督促春耕,哪知道就因为如此,才令许清嘉更容易凝聚民心。
    许清嘉记忆力过人,上台的青壮男子,有十之六七他都能认出来是自己走过的哪村哪寨的,剩下的不认识的青壮都是当时不曾见过的。旁边还坐着夷人翻译,以便随时翻译他对这些认识的青壮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