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受惊吓的小心脏。
    当初许清嘉向魏氏自报家门的时候,胡娇正提着砍刀狂追泼皮,错过了他自报家门一节。后来魏氏拖着胡厚福去说悄悄话,也正好避过了胡娇。
    等到她在无意之中听到胡厚福与魏氏在商量她的嫁妆,又讲起许清嘉身无长物,将来成亲势必还要为他们准备婚房,胡娇顿时惊起一身冷汗:许清嘉不会以为她在对他眉目传情吧?
    胡娇整个人都不好了。
    多年战斗经验告诉她,当一个人成为了她生活之中的麻烦,她要做的是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显然将许清嘉扫地出门太不符合她的为人,剩下的就是搅黄了这件婚事。
    由是,胡厚福与魏氏听到了十一岁的胡娇对未来婚姻生活的展望:“哥哥嫂嫂怎么能将我随意嫁个文弱秀才呢?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我还是觉得对面的阿牛哥比较好……”
    阿牛是街尾王铁匠家的儿子,现年十六,壮的跟牛犊子似的,每日光着膀子在铺子里打铁,身上的腱子肉鼓的一块一块。
    魏氏埋怨的瞧了丈夫一眼,谴责他教育方针上的错误,意思是:瞧瞧你把妹妹给教成了什么样?
    胡厚福陪着笑朝魏氏做揖,难得一次呵斥胡娇:“胡闹!这门亲事是爹与许伯父订下来的,岂能随意反悔!”
    胡娇觉得,自家爹英年早逝,真是件憾事!她不但没来得及征得父命改名字,连婚姻自主都做不到了。
    不过想来,此刻许清嘉定然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她这番话,也不知他心中做何感想?
    她进这屋之前,是算计好了的,瞧见了许清嘉的往这边走过来的身影,才说出这番话来的。为了加强效果,还煞有介事的一再描绘“阿牛哥”的优点,重点突出了“门当户对”的重要性,总而言之一句话:她非常反对这门婚事。
    胡厚福从来没遇上过自家妹子这般胡搅蛮缠的时候,她从小都很乖巧好带,基本不给他找麻烦,除了……小时候打破隔壁孩子的脑袋不算。那也是因为隔壁熊孩子想跟胡娇抢猪蹄来啃。他一度觉得自家妹妹下手轻了,敢从他妹子手里夺食的,必须要拍扁。
    胡厚福没辙了,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魏氏。
    魏氏好声好气向胡娇陈述这门婚事的好处:“许郎是个读书人,又待人温柔和善,想必将来待妻室也不差。妹妹说的阿牛可是一脸凶相,千万嫁不得的。再者说了,要是许郎考中了进士,将来可是当官的,官夫人多体面啊?!”
    本朝民风开放,高祖乃是北周贵族,又曾有女帝主政,因此婚姻之事,不止是遵循父母之命,亦有两情相悦者,上禀父母,亦能喜结连理。
    胡厚福与魏氏只当胡娇年纪小不懂事,这才想要好生劝说。见她一门心思认定书生不能嫁,二人也只能想着日后再慢慢将她这念头扳回来。
    却不知此后胡娇每见了许清嘉几要绕道,便是许清嘉也对她极为客气疏离。
    哪怕同个屋檐下,也没见二人熟悉起来。
    为此,胡厚福与魏氏始终提着一颗心,只等王铁匠家的阿牛终于成亲之后,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总归要胡娇死了这条心。
    胡娇心里未尝没有埋怨王阿牛太早成婚,好好一张挡箭牌没了。每每见到他那张被烈火烤的起了满脸疙瘩的大饼脸,都要默默吐槽下阿牛嫂的审美:真是密集症爱好者。就不能等阿牛哥青春期过了,痘痘平了再成亲?
    她如是想阿牛嫂,却不知魏氏对她的审美也做如是想。
    一面是满脸疙瘩壮的跟牛似的王阿牛,一面是温文尔雅玉树一般的许清嘉,她家小姑子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的?
    直到后来有人托媒婆上门向许清嘉提亲,魏氏才对外公布:许郎乃是胡家婿。以此打退一众觊觎许清嘉的少女们以及许多想做官家岳母的丈母娘们的美梦。
    整个东市都是做小生意的市井人家,难得出了一个读书成绩极佳的许清嘉,在书院里常获先生嘉奖,风声传回东市,有女儿的人家里顿时都心眼活络起来,都愿意做这笔投资。到底读书人前途远大。
    都云胡家近水楼台。
    被好心的想要推销自家妹子的同窗骚扰到不胜其烦的许清嘉不得不向外宣布:许家与胡家的亲事乃是亡父遗命,再无更改的。
    在魏氏与许清嘉二人的共同宣传之下,胡家与许家的亲事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谁知在许清嘉中了榜眼之后,这件婚事成与不成,又成了沪州东市的一大奇闻。
    胡厚福忙着打发一众前来讨喜酒喝的高邻,以及州府派来报喜的差人,不小心听到邻居妇人悄声议论:“……你可曾听过屠户家嫁了官家夫的?”
    “我早瞧着许郎不是寻常儿郎,阿胡模样儿再生的好,可那凶悍样儿……谁敢娶啊?”
    “说不准许郎授了官之后,直接赴任去了吧?哪里还傻呼呼跑来成亲!就凭他那样人才,再娶个高官家的女儿,将来官运……啧啧……”
    胡厚福是个憨人,最听不得旁人说胡娇的坏话,当即过去一掌拍在那俩妇人坐着的桌上,横眉竖目:“吠!我家请了你俩来是说我妹子坏话的吗?”
    那俩妇人正说的起劲,只当胡厚福与魏氏忙着招呼众人,压根没听到她们的谈话,哪知道被胡厚福当面道破,顿时红涨着脸,再也坐不住了,匆忙告辞。
    许清嘉高中榜眼的三个月里,胡家由原来的贺客盈门到门前冷落,到得最后凡是知道胡许两家亲事的邻人无不觉得,胡家女儿大概只有被退婚的命了。
    好好一个官家娘子就这样没了,连那些邻人也觉可惜。更何况胡厚福,愁的连觉都睡不好了,生生要老了五岁。
    倒是胡娇,只觉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近来吃的好睡的好,不知不觉就圆润了起来。落在魏氏眼中,只当她化悲愤为食量,只能安慰的摸摸她圆乎乎的爪子感叹:好在本朝一向欣赏圆润的女子。小姑子再努力一把,只要向圆润再迈进一大步,就不愁没了许家这门婚,再觅不到好人家。
    第四个月上,胡厚福终于接受了许清嘉已经放弃了胡许联姻的事实,痛定思痛,决定不能坐以待毙,正准备积极联络各方媒婆上门为胡娇择婿,许清嘉却出现了。
    许清嘉来的毫无征兆,就跟他走的时候一样,静悄悄一个人出门,衣锦荣归之后亦是一身布衣在傍晚出现在胡家肉铺门前,只背后背着的包袱似乎略大一些。
    他走的时候魏氏只给置办了两身体面衣裳,胡厚福则给多装银子,只道出门在外,穷家富路,总要手头宽裕,才好与同门结交。欢欢喜喜送了他出门,又望眼欲穿的等了几个月,终于见到他回来,正在铺子里忙碌的胡厚福还当自己眼花了,经伙计确认之后才迎了出来。
    胡厚福本来很想表达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只恨不得将周围那些长舌妇们都唤了来瞧一瞧,以示他没并看错人。但想到万一许清嘉是上门退亲来的,就不大好了。因此只是招呼他回家。

☆、第三章

在得知许清嘉是特意回来完婚的,只等完婚之后便要赶往南华县上任,胡厚福萎靡了半个月的精神顿时高昂了起来,直觉是给那些近来一直看胡家笑话的四邻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谁说他识人不清的?
    还有那个断言他家娇娇嫁不出去的长舌妇……胡厚福很想当面糊那妇人一脸猪大肠,顺便再告诉她:你家闺女才嫁不出去呢!就算嫁出去,肯定也比我家妹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拉着许清嘉回后院的时候,不免高声大气朝着后院喊:“娘子,娘子妹婿回来了——”
    魏氏与胡娇听到这新奇的称呼,内心活动截然不同。
    前者喜笑盈盈瞧了一眼面色僵硬的胡娇,只当她听到这话终于有了点小娘子的羞涩之意,便率先迎了出去,还体贴的想着留她在房里整理下头饰衣衫什么的,好以最美的形象见未来夫婿。
    后者……内心里有十万只羊驼呼啸而过,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对待这一向敬而远之的少年郎。
    不是说已经放弃这门亲事上任去了吗?这么凭白无故的冒出来,真的好吗?!
    胡娇很不能理解许清嘉。书生娶妇,大约都喜欢那种温柔贤淑的。但在她身上,这种品德大约……接近于无。
    许清嘉图什么呀?!
    就凭吃了胡家四年饭,也不至于要他以终身来谢吧?
    说到底,胡娇还是不够土著,她的内心深处还没有深刻的理解过亡父遗命是怎么回事,不能感同身受的将此事联系到自身。
    魏氏喜笑颜开,迎了人进来之后,立刻准备下厨整酒席,为许清嘉接风洗尘。期间甚至还将胡厚福也拖了出去,美其名曰:去厨下帮忙!实则是给小两口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妹妹这几个月来恐怕也没睡过好觉,都担着心呢,这下人总算回来了,你就别站在厅里碍眼了!”
    魏氏一路低声絮语,却不知被单独留在厅里的胡娇在内心深深吐槽她家嫂嫂的一厢情愿:让大哥去厨下到底是帮忙呢还是添乱呢?
    欲盖弥彰不要做的这么明显好嘛!
    大哥这都多少年没下过厨了?
    不同于初次投奔岳家惊魂未定,许清嘉这次算得是衣锦还乡,许是京中数月长了见识,又许是经历过了春闱以及殿试的洗礼,几个月前离家之时面上还尚带一丝少年人的稚气,再见面已经隐隐有了青年人的沉稳气度。
    只是瞧着胡娇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清明。
    以往二人只要目光相撞必然是要闪避的,不论是胡娇还是许清嘉。但这次许清嘉不但未曾闪避,还大胆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低低一笑:“阿娇又长个子了。”
    平平淡淡一句话,就好像二人熟稔到朝夕相处——不,他们本来便算得是同住一个屋檐下数年,只是算不得亲昵罢了。
    胡娇心里,对这少年原本是没有恶感的。任何时候,努力上进的人都是值得人欣赏的美好品质,更何况此人还十分的养眼有礼。只不过一想到这少年算是她未来夫婿,胡娇就浑身别扭。
    “阿娇是你叫的?”她气鼓鼓回一句,几有夺门欲出的冲动。但现在若是夺门而出,不是形同示弱?
    因此只能杵在那里。
    许清嘉也不恼,仍旧一笑:“阿娇不能叫,那阿娇妹妹呢?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渴的厉害,能给我倒杯水吗?”
    前半句话让胡娇觉出一种被调戏的嫌疑,可惜他后面半句话实在有几分可怜,再瞧瞧他风尘仆仆的模样,伶仃一人,又觉有几分心软,便提了茶壶去,斟了杯温茶给他端了过去,板起脸来申明:“你不许胡乱混叫。以后还叫我阿胡就好!”又生恐他不明白,即刻补了一句:“亲事以后休得再提,别让哥哥嫂嫂想太多了!”
    许清嘉将她递过来的茶一饮而尽,又举着杯子去讨水,待胡娇又替他杯中注了茶水之后,他才反问了一句:“你的阿牛哥已经成亲小两年了,难道你还没死心?!”
    胡娇差点失手将茶壶朝他兜头砸过去。
    她以为有些事情,大家只要意会就行,何必非要揭破老底呢?这人以前可不是这样儿的,知情识趣的厉害,从不多嘴,只知埋头苦读,胡娇一度以为他要读成个书呆子了。
    许清嘉抬手轻轻松松从她手里接过茶壶,还温言安慰她:“我瞧着阿娇妹妹提的不太稳,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