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胡娇大胆假设:“或者……当时席上不是夫妻俩对饮,而是丈夫在陪着另外一名男子饮酒?”她当时对夫妻俩在房里共饮居然衣衫整齐印象颇为深刻,这三日将细节处想了又想,只想到这种可能。
    不然,哪怕米酒,喝到醺然处,又是夫妻俩,岂能还穿的一般整齐?除非夫妻俩跟他们夫妻俩之前似的状况,全无亲密之举,分房而居。可是这在贺家是不可能成立的,贺家一双儿女可都是最强有力的证人证明夫妻感情不错。
    况且,她后来也传问过贺家围观的人,据说贺娘子颇有几分姿色,与丈夫感情恩爱融洽,完全不存在这种情况 。
    老杨头昏黄的双眼瞬间亮了,“夫人说的这种可能,似乎也有。”
    胡娇顺着自己的猜测往下讲:“火把节刚过不久,贺父用米酒给儿子灌了这药,自己也喝了药,没想到药效发作,自己被同饮的男子给杀了?只是贺娘子没有当场尖叫救命,难道……她与这男子是旧识?有情?没想到这男子最后连她也给杀了,而且心狠手辣,索性一门全灭?”
    老杨头补充她的猜测:“贺小郎在各处跑来跑去的玩,因此可能是从门口瞧见了这一幕,小孩子一吓就容易出动静,所以他才会被杀死在院子里?”他指着旁边的一包药渣:“这是从贺家厨房里拿回来的药渣,我细细看过了,乃是受寒伤风的药,里面还有安神助眠的成分,贺小娘子胃里就有这药汤,想是她喝了药在睡梦中,又在厢房,最后在睡梦中被杀……”
    二人异口同声:“熟人作案!”
    只有熟人才会这么了解贺家的情况。只是作案动机还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过县衙牢房里现关着两位贺家邻居,吴郎君倒与贺家相熟,周围街坊都说两家交好。只不过吴家娘子脾气不好,与贺娘子有些不对付。至于尼南一家,倒与周围的汉人都不大来往,他家家境穷困,这房子也是祖上传下来的,据说老辈人还是南诏官员,后来南诏灭国,就越来越穷困了,到尼南这辈孩子倒生了不少,就是生活环境也越来越差,夫妻俩整日奔波在外,给人家打短工维生。
    当天傍晚,吴郎君与尼南都被押解到了城外义庄,关进了一间黑咕隆咚的房子,只等到三更天,才有差役来开门,带了他们去停尸房:“夫人说了,今夜正是诈尸的好日子,这种凶杀案的冤魂都是厉鬼,死后怨念强大,若是真凶在尸体旁,定然会来找真凶。既然你们俩都不是真凶,想来在停尸房里呆一夜也没什么关系吧?”
    老杨头难得懂尼南这族的夷语,在旁充当翻译,尼南立刻点头表示:就是让我在停尸房住半个月都没关系!只要能洗清冤屈!
    至于吴郎君,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差役只作不见,将这二人送进了停尸房,用一道大锁哗啦啦锁上了房门,一阵脚步声远去了。
    停尸房内一片黑暗,窗外月郎星稀,透着隐约一点月光,可以瞧见这房里五个尸床上都被白布盖着,从身高体型判断,当是贺家一家五口。尼南进去之后便选了个墙角靠墙坐了下来。吴郎君朝着他旁边靠近了几步,见他倏然转头,虽然瞧不分明他的表情,也知他十分厌恶自己,便又小心退后了几步,也靠墙坐着。一时房间里安静已极。
    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本来很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之间响起轻微的咕噜声,就好像断了的气管在沉重的垂死工作,声音十分的骇人。吴郎君立刻转头去瞧尼南,见他安静坐在那里,心里便有点发慌,小小的往他身边挪了一点点,怕他发现,又不敢靠太近。
    渐渐的,那声音似乎越来越响,好像断了的气管续接上了,开始重新工作,初始有几分不顺,慢慢的那气管便工作的顺畅了。第三张床上的尸体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缓缓的坐了起来……
    吴郎君尖叫一声,往尼南身上扑去,却被这夷人汉子一把推开,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反正就是非常生气的意思,还往旁边退了几步,大约是要他保持距离。
    那停尸床上的尸体坐起来之后,脸上身上盖的白布便落了下来,只露出一头黑瀑长发,将整个脸都遮住了,看身形是个年轻妇人,不用问也知这是贺娘子了。
    贺娘子真的诈尸了!
    吴郎君就跟被定住了似的,眼睛定定看着停尸床上正在活动脖子的尸体,她似乎是脖子被人拧断了,诈尸之后不太好掌控脖子,便一下一下笨拙的慢慢活动,似乎想找个舒服的角度,最后却仍然失败了,就那么脑袋向着一边歪歪的垂下来,缓缓移动着准备下床。
    吴郎君这下再也忍不住了,扒着停尸房的门猛拍,“救命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真不是故意要杀他的真不是故意的啊!救命啊倩娘你别过来别过来,求求你瞧在我们往日的情份上别过来……”
    贺娘子从床上缓缓下来,不是用走的,而是用一种诡异的双脚并齐跳着的姿势笔直的向着吴郎君跳了过来,嗓子眼里的咕噜声还在继续,整个停尸房阴森森让人毛骨悚然,吴郎君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捶门,只恨不得捶开了门夺门而逃,惨叫声惊天动地:“倩娘你别过来你别过来……真的不怨我啊,我若是不杀贺郎,他肯定要杀我啊他发现了咱们俩的事……倩娘别过来别过来……”
    停尸房狭小,那贺娘子没跳几下便到了吴郎君身后,两只手缓缓垂下来,摸到了他温暖的脖子。她的双手冰冷入骨,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似的,带着死气的冷,激的吴郎君一下子跳了起来,拼命拿头去撞房门,只求房门能瞬间打开。
    那冰冷的似冰块一般的双手还在吴郎君脖子上眷恋的摸了两下,发出一声嘶哑的“嗬嗬”的笑声,就好像一个人喉咙破了以后只能发出那种不甚清楚的音节,模糊的令人崩溃的音节。
    吴郎君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停尸房里本来便有尸体的味道,瞬间一股浓浓的大小便味道空袭而来,“贺娘子”捂着鼻子朝后退了两步,忍不住骂了句:“卧槽!这也太臭了!”
    房门哗啦啦打开,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门口站着四名差役以及老扬头,还有一名笔吏,正摸黑抱着文房四宝。
    吴郎君一下瘫软在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县令大人回来,知道老婆的丰功伟绩,不知道会有何感想啊!!!!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赵二在家“病了”五日;拖无可拖;这日大早,吃了一大碗他家婆娘做的饵丝饱肚,这才往县衙赶。他想着贺家灭门案指望他来破案是没可能了,只能等着县令大人回来破案,此事已经有夫人过了手,将来便无法再追究他的责任了;想好了对策才来销假。
    到了县衙;发现手下四名差役都无所事事;倚在坐班房吃着瓜子聊天,不是一般的悠闲;见到他名唤钱章的还有心情开玩笑:“头儿;你病好了?过来喝杯酽茶吧;不然闲的都要睡着了。”
    赵二当真坐了过去,接过钱章递来的粗瓷大碗,□□饮了一口浓茶,这才道:“怎的你们都在这里?夫人不传唤吗?”他其实想问的是,夫人去了凶案现场没被吓破胆子吗?案子怎么样了?
    钱章吐了两片瓜子皮,答他:“案子被夫人破了,犯人押在牢里了,口供都录好了,签字画押,只等大人回来之后便可往上报了!”那目光里隐隐露着幸灾乐祸。
    将个灭门凶杀案丢给夫人,自己却避了,也不知道县令大人回来之后……该如何处置呢?
    赵二还当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你说什么?案子破了?”
    四名差役一起点头,提起此事目光几乎全变成了星星眼,里面盛满了对胡娇的崇拜之情:“夫人只用了三天就破了这案子,真是了不起!”
    钱章吸溜一口热茶,还要追加一句:“没想到夫人除了敢捉鬼,还能破案,县令大人好福气啊!”
    赵二左右扭头瞧瞧,确定自己没在做梦,而且此刻大天白日,还真不是他发了臆症,只觉自己一番盘算落了空,当初怕顶雷,此刻却后悔的恨不得吐血了!他当时怎么能料得到县令夫人能破案呢?如果能料得今日结果,只要跟着县令夫人,哪怕只是跑跑腿,功劳也是跑不了的!
    此刻倒好,临阵退缩的名儿是脱不了的了。
    “夫人不会……弄出个冤假错案吧?哥几个可瞧清楚了?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二这话,瞬间换来同僚的白眼,钱章也颇为不满:“头儿,你都想哪去了?夫人那是有勇有谋!先锁定了嫌犯,然后半夜三更将嫌犯锁在了义庄的停尸房里,自己躺在床上扮鬼,为了让手冰的跟死人似的,还跟高县尉家借来了冰块,躺在床上诈尸,只吓的嫌犯自己招了,还大小便都溺在了裤子里……”他想起当夜情形,也忍不住嘿嘿直乐。
    自己兄弟几个跟笔吏以及老杨头在门口假作走远,其实却蹲守在门口听窗根,当时他心里还有几分犯嘀咕,真能诈出真凶来?夫人难道也不怕?!她自己躺在停尸床上扮尸体没错,可身边另外四张床上躺的却是货真假实的死尸体,贺家一门其余四口都早已冰凉僵硬了。
    连老杨头也担心这招不管用,谁知道还真让她给诈出来了!
    当时吴逢给吓的厉害了,停尸房门打开之后,他进去锁拿,这货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死死不肯放开,可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到现在他手腕上还有一圈青印未消呢。
    不用夫人再敲打,他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整个凶杀案都讲清楚了。
    贺家郎君贺贵是做小买卖的,平日出门在外,家中止得一个聋了的老母,一对儿女,外加妻子梅氏。梅氏生的颇有几分姿色,吴逢早就看在眼里。两家又是邻居,吴逢娶的婆娘面相丑陋不及梅氏一半,人又是个憨实的性子,只知埋头干活,不知向丈夫献媚讨巧,吴逢一直嫌弃他家娘子跟木头似的,好无趣味。
    正好贺贵三不五时不在家,吴逢又殷勤,有些需要男人搭把手的活计,吴逢便自己寻摸了上前去帮忙,一来二去便勾搭上了。
    吴家娘子虽然是个憨实性子,可也并不傻,天长日久,便教她瞧在眼里,只是有苦难言,最后忍无可忍,只等贺贵贩货回来,便悄悄向贺贵透露一二,只是未曾说清与梅氏通奸的男子是谁。
    吴逢知道了,在家将吴娘子一顿好打,又在旁挑拨吴贵,只影射与梅氏有些首尾的乃是隔壁的夷人汉子尼南,这才有了尼南家与贺家邻里吵架一事。只是此事是隐秘之事,贺贵也不想吵的街坊邻里尽知,因此吵架的借口完全是临时找来的。
    自许县令任职以来,对夷人多有看顾,比之朱县令在时要好过太多。本来南华县的汉人们向来高高凌驾于夷人之上,都自觉高人一等。若是夷汉两族有官司要打起来,十成十是夷人输,不但要被打板子,恐怕还要花尽家中财产来赎人。
    尼南虽不懂汉语,却是个血性汉子,只知道自己不能让邻人给欺负了,便用夷语也喝骂了回去,直惊动了街坊邻里,到最后这夷人汉子也没弄明白两家为何吵架。
    吴逢却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此事推到夷人汉子尼南身上去,原本计划好了只杀吴贵一个的,以后他与梅氏便可做个长长久久的夫妻。哪知道杀贺贵的时候,被跑来跑去玩耍的贺禄儿瞧见了,孩子当时看到自家爹爹被杀,原本还觉得和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