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叔经验丰富,对人身体的了解恐怕连医术高超的有些大夫都比不上!”一句话就肯定了他一生职业的价值所在。
    知音呐!
    县令大人似乎心不在焉,听到他这个请求,只道夫人这两日身子不适,以后有机会再让他们见面,便打发老杨头走了。老杨头走到半道上才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暗道一声“老背晦!”他都这把年纪了,老婆过世也足有三十多年了,也没个子息,就一个人孤伶伶住在义庄,寻常女子哪敢嫁给他?想想他那双摸过尸体的手,也觉得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因此老婆过世之后,老杨头也一直未曾续弦,差点忘了年轻夫妻蜜里调油,正在兴头上,县令夫人这几日不得忙着侍候大人,哪有空与他这老头子闲聊?
    许清嘉回后院的时候,都还有几分恍惚,只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
    这件案子无论是从破案的时间速度乃至方法,都充满了“阿娇式的大胆”,其实想想颇为符合阿娇一贯的形象,她身上似乎永远有一种说不出的生机勃勃,很难说那是傻大胆还是真聪明。
    等他坐在饭桌上,端起饭来,却忘了吃,被胡娇催促着吃饭的时候才有了几分清醒,抬头瞧见了胡娇,心里冒出一句话来:家还是那个家老婆却已经不是那个老婆……呀呀呸!家还是那个家老婆明明还是那个老婆……却又不是那个老婆……
    一句话都要把自己给绕晕了!
    他的心绪颇为复杂,很想开口问一句:阿娇真能通灵?
    又怕问出这句话来吓着了她。就好像她真的隐藏了什么秘密一般。
    难道当初他吓唬她的时候,说起县衙里惨死了多少人命,她真的能瞧见什么,所以才吓的不行?!
    想到这里,许清嘉心中颇为愧疚,只觉得自己当初设计阿娇与他同床,似乎有欺负人的嫌疑,还有点心疼她被自己吓住了。想到此,他展颜一笑,替她挟了一筷子肉,“妹妹快吃,吃完了好生休息。”
    本来是一句寻常的关怀,可是听在胡娇耳中,想起昨晚到今日的胡闹,只觉后腰还有几分酸意,横了他一眼,低头扒饭。
    吃完饭之后,许清嘉总算从震惊中醒过来了,无论如何,老婆能干是件好事,他除了默默向老婆献上自己的膝盖之外,顺带给老婆点上三十二个赞之外,还跑到书房里去,给大舅哥恭恭敬敬的写了封信,就想问问老婆大人从小到大可有什么异状。
    好歹现在已经有了前面的事情做铺垫,就算大舅哥跑来跟他讲,我家妹妹能掐会算,他都不会太惊奇了。
    最后当他回到床上去,搂着已经睡着的胡娇细细的腰肢,盯着她秀丽的带着点英气的脸,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家老婆为何这么能干?
    想想他家大舅哥,就是个宽厚的好人,平生唯一会的技能就是杀猪,又不好说谎,又没什么特异之处,偏生教养出来的妹妹有这种奇怪的技能,当真难解。
    最后,他亲了亲胡娇的脸蛋,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过了段日子,当许清嘉在茶楼听到说书先生将“县令夫人断案”一事经过艺术再加工,当做茶楼的压轴曲目,搬上了舞台,惊的茶盅都差点掉下来。
    这时候,案子都已经结了,吴逢连同卷宗都已经押送到了州府衙门,而在遥远的沪州,胡厚福正自己磕磕绊绊的读完了妹婿写来的信,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想表达啥。
    他家阿娇自小活泼调皮,除了力气大点,能吃能玩能睡,没一点毛病,又乖巧又懂事还体贴他,哪里有奇怪的地方啊?
    作者有话要说:县令大人的想法是复杂的……复杂的他自己都理解不了了。
    老婆能干是好事,可老婆通灵……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胡厚福是个好兄长;这无庸置疑。
    接到许清嘉含义奇怪的信之后;他整个人便陷入了一种焦虑的情绪之中。为了怕自己读起来词不达意,不太能明白妹婿想要表达的意思,他又特意花了两文钱去街上请了个秀才读信。
    魏氏见他忧心小姑子都到了食不下咽的地步;晚间歇下还忍不住替他排解:“别是……妹妹哪里惹的妹婿不高兴了?许郎当了官的人,总有几分官威的吧?”再说小姑子那个暴脾气;还真保不齐是这桩事。
    胡厚福更是着急上火了。
    “阿娇从小都不惹事,别人若不欺负她;她好说话的很,难道是妹夫纳妾了?在外面有人了惹阿娇不高兴了?阿娇……不会把妹夫给揍了吧?”就他家妹子的力气;万一把妹夫揍出个好歹来,说不定还真有其事呢。
    “瞧你说的;咱妹妹能是揍夫郎的人吗?”魏氏本来是劝他的;都被他的猜测说的要上火了。
    胡厚福十分肯定:“要是妹婿真有什么惹她不高兴了,我还真相信阿娇会揍他。不过……若是阿娇都气到要揍他了,那铁定是妹婿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总归错处肯定不在自家妹妹这里。
    魏氏都被他这般护短的态度都逗笑了,“是是是,一准儿不是咱家阿娇的错!不定就是许郎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了。你若是实在心急,就将铺子先歇业了,亲自去南华县瞧一趟。横竖妹妹也走了一年多了,到现在还没听到喜信儿,我那日还在娘娘庙里求了张符来,你拿过去亲手交到妹妹手里,让她贴在床头,待有了喜信之后再烧了。”
    这提议让胡厚福眼前一亮:“那我明儿起来就去找镖局,看有没有去南华县或者路过的商队,我这就跑一趟。只是家里要让你一个人操心了。不行就将岳母接了过来陪你些日子?”
    夫妻两个当夜就议定了行程,第二日起来之后,就忙活了起来。胡厚福去外面镖局联系商队,魏氏在家里准备给胡娇夫妇带的东西。一年多没见,她还真给胡娇准备了不少东西,从贴身衣物到鞋袜,还有一两套幼儿穿的衣服,从里到外煞是齐全。
    反正这东西迟早用得上,这次胡厚福亲自去,正好带了过去。
    一切准备停当,胡厚福联系好的商队也到了出发的日子,他提着两个大包袱跟着商队出发了。晓行夜宿,足足走了一个月,才到了南华县地头。那商队还要转往他处,算是路过南华,进了城之后付了银子,他便找人问了路,直奔县衙而去。
    县衙正门处,今日恰钱章值守,见得一个粗壮的汉子风尘仆仆背着俩大包袱要直往衙门里闯,忙拦住了:“大人这会回后院吃午饭去了,不审案子,你若有什么冤屈,等下午再来。”
    胡厚福随手一扒拉,钱章的小身板便转了个圈:“我是许县令的大舅兄,不申冤。”
    钱章转了个圈头都晕了,扶着门柱子才站稳了,从后面扯住了胡厚福的后脖领子:“说你呢往哪闯?大人下午才来呢!你说你是谁来着?”
    胡厚福在上一次接到胡娇的信之时,就得知许清嘉升官了,干翻了原来的县令,自己爬上去了。这事还颇出乎他的意外,当时还饮了一壶酒以示庆贺。被钱章扯住了脖领子,索性转头回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告诉他:“我是许县令的大舅兄!”他长这么大都没在衙门里这么横过,今儿可是头一次。
    钱章傻眼了:“你说你是……夫人的兄长?!”
    见胡厚福点点头,钱章瞬间双目放光,扯着他就走:“舅爷跟小的来,夫人若是知道舅爷远道而来,不定多高兴呢!也不知舅爷是多住些日子啊还是过两日就走,回头小人请舅爷去外面吃酒耍子……”絮絮叨叨,扯着他出了县衙的门直奔侧门而去。
    胡厚福被他的热情都弄的有几分不自在了,暗自在心底里嘀咕:别是妹婿当官有些贪婪吧?倒是让县衙里的差役都这般小心巴结?
    钱章到了侧门,兴奋的直拍门,“大人,你家来亲戚了!”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了。
    侧门正对着的石子小道尽头,县令夫人肩头扛着个人,朝侧门望了过来,瞧见侧门口立着的人,随手将肩头扛着的人一扔,几步便窜了过来,钱章顺着夫人跑来的方向瞧过去,县令大人一脸尴尬的坐在地上,朝着远去的夫人徒劳的伸手:“阿娇——”
    钱章慌忙举袖遮住了双眼,以示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就这样遮着脸往前面去了。
    ——他什么也没瞧见,既不知道大人每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知道夫人将大人当石碾子一般的练举重,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最傻眼的还要属胡厚福。
    虽然设想过自己彪悍的妹子会揍妹夫,但想想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真到了眼前,他都不知道如何处理眼前的情景。
    要偏袒肯定还是偏袒自家妹子,可是……对着老实的妹夫,若是不主持公道一回,似乎也说不过去。况且妹夫现在是县令了,总要给他留几分面子。
    差役机灵是跑了,他这撞上门来,总不能装作路过吧?
    胡娇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家大哥会不远千里的从沪州跑到南华县来,这侧门每日都开着,县衙后院倒也没谁敢随便推开。
    见到自家哥哥,她就将肩头的许清嘉给丢到脑后了。
    最近二人玩惯了这游戏,她要么在县学里跟孩子们玩老鹰捉小鸡,要么被县令大人捉到床上玩,折腾的狠了她就将县令大人扛到肩头作势要去扔到荷花池里去。今天中午吃完了饭,本来好好的消食,县令大人起了歪心邪念,胡娇怒从心头起,想将这个白日宣…yin的混蛋给扔出去,才扛了许清嘉从房里出来,走了一段路就被钱章推开了门……
    后面的事情,不说也罢。
    胡厚福被妹子拖进了门,他在扛着两个大包袱的情况下还主动转身,好心替妹妹把门拴了起来,以防她这彪悍的名声传到外面去。
    胡娇接过他手里的两个大包袱,许清嘉也已经爬了起来,满脸通红的赶了过来:“大哥来了,怎的不不提早传个信儿,我好派人去接。”
    胡厚福脸比他的还红,也是臊眉耷眼的跟他客气:“这不是……我心急,想着早点过来就没告诉你们。”早知道能看到这一幕,怎么着也应该先找个客栈住下了,派个小二上门来通知一下,约好了时间自己再上门来吧?!
    他都后悔死了!
    胡娇倒是一点也没觉得哪里不妥,哥哥远道而来,她都高兴坏了,将包袱放下之后,拉着胡厚福问长问短,茶都是许清嘉倒的,等问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胡厚福需要洗一洗,还要好生吃一顿,这才意犹未尽的准备去厨房烧水煮饭:“哥,你先坐会儿,我这就去烧热水,你好生洗洗,吃完了饭咱们再聊。”
    许清嘉忙拦她:“阿娇烧大哥的洗澡水就好,我让钱章去外面订一桌酒席来,咱好好给大哥接风洗尘。”
    胡娇去灶下烧水的功夫,许清嘉拿了银子去前衙,让钱章去订席面,胡厚福一个人坐在厅里瞎琢磨,瞧这样子,妹夫似乎……也没生气嘛。
    难道是……平日被妹子给揍惯了?欺压着欺压着就习惯了?!
    他咂摸了下,觉得就算自家妹妹……在婚内不太讲道理,真的欺负妹夫了,但是既然妹夫都没找他告状,他就索性装不知道得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妹夫习惯了阿娇的管束,以后哪怕当了再大的官,后院还是自家妹妹说了算!
    这个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等到许清嘉从前衙回来,坐下来之后,他才委婉的向许清嘉表达了下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