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个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等到许清嘉从前衙回来,坐下来之后,他才委婉的向许清嘉表达了下慰问之意,“阿娇……力气是大了点,平时玩闹起来没轻没重,妹夫可别恼啊。她心肠可软了,就是不会说甜话儿!”
    许清嘉关注的重点并不在这里,况且方才还真是他们夫妻俩在玩闹,并非胡厚福暗自猜测的“妹夫被妹妹天天给家暴”这么严重的问题,当即笑道:“她是力气挺大,打小就力气大,闹起来就图个好玩……”被老婆给摔倒在舅兄面前,怎么说也有点让人脸红,许清嘉还是略提一提就跳过了。
    他关心的是,舅兄不远千里的跑过来,难道真有什么需要提点他的,阿娇的奇异之处?!
    县令大人一脸严肃的瞧着舅兄,胡厚福被他的严肃所感染,也盯着他问的小心翼翼:“收到妹夫的信我这一路紧赶慢赶就过来了,可是阿娇……她哪里不舒服?”
    县令大人很想揪着大舅兄的衣领问一句:大哥你家妹子通鬼神你造吗?
    作者有话要说:大舅兄他真的不造啊大舅兄好无辜的啊!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当日胡厚福泡了个热水澡;吃过了外面酒楼送来的席面;被胡娇拉着聊天,从家事聊到了外面的左邻右舍,以及市井闲语;聊无可聊还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最后还是胡厚福自己撑不住了,坐在那里直打呵欠。
    “阿娇;大哥一路上都累坏了,还是让他好好睡一觉;明儿再聊好不好?”还是许清嘉看不过去了,才劝住了她。
    胡厚福见到妹子不但没瘦下来,个头还长高了,显见得伙食不差。当了官家夫人,身上穿的也是家常面料,不过他也知道自家妹子不是爱钻研穿衣打扮的性子,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况且妹婿温文尔雅,待阿娇又着实温柔,哪怕当着他的面被家暴,也不曾见面就告状,有休妻的念头,他就觉得这一趟跑的很值。
    不是亲眼所见,哪怕胡娇在家书里写的花团锦簇,他也要多思虑两遍,想着是不是这丫头瞒着他了。
    这夜胡厚福处的十分香甜,连梦也未曾做一个。第二日起床之后,许清嘉已经去前衙处理公务了,胡娇给他做了碗饵丝,配着小菜以及酱香牛肉片,还有花卷,倒也吃的十分开怀。
    吃过了早饭,胡娇又带着胡厚福去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些本地的特色小吃,乳扇雕梅竹筒米酒之类的,提了一串就回来了。
    许清嘉已经从前衙回来,等着他们兄妹了。
    他不到旬休便只能在前衙坐镇处理事务,今早又有两桩案子要审,一件是偷牛案,一件是偷鸭案,都算不得大案,可是又非他不可。舅兄前来,他却没空招待,想想也觉得不好意思。
    下午的时候,许清嘉便派了钱章带着胡厚福去街上转转。
    自上次钱章在他面前将胡娇讲的神乎其乎,许清嘉似乎便发现了他的才能,这小子口才不错,讲起来活灵活现,有时候便召他过来聊些市井传闻。
    钱章心眼灵活,又对县令夫人崇拜不已,自思夫人兄长,必定是乐于听别人夸夸夫人的,这话他亲自讲就也要有人起个头,必须是借别人的嘴说出来,在旁佐证,他再以目击证人实况转播一番,才显得他不是刻意拍马屁的,还让舅爷知道了自家妹妹有多能干,想想就完美。
    他先带着胡厚福满县城转了一圈,想着男人的通病,见到美色就走不动道了,也不知道舅爷好不好这口,便将他带着从红楼那条街走过,下午已经睡起来的姐儿们都正倚楼迎客,见到他们路过,顿时一路哥哥郎君的叫了起来。
    胡厚福何时见过这种阵势?立刻催促着钱章速速离开。
    钱章从心里大松了一口气。
    其实带着舅爷逛窑子,不见得是好差使。万一夫人不待见这种行为呢?大人自从郑婉娘之后,都已经绝足风月场了,若是夫人不高兴了又如何是好?
    可是招待舅爷,最主要还是要教舅爷满意。男人的乐子无非是吃喝嫖赌,既然嫖不在此列,路过赌坊的时候舅爷的眼神都不往里瞟,显然也是不好此道,剩下的就简单多了。
    钱章带着胡厚福直奔茶楼。
    南华本地产茶,说是茶楼,其实也供饭,只是过了饭点便有说书先生摆上了架子鼓讲古,有时候也讲讲今人传奇,多是改编的善恶因果的故事,不过最近场场爆满的压轴大戏却是县令夫人破案。
    他们来的早了点,说书先生还在讲一个书生与个富家小姐的爱情故事,正讲到收尾处,那富家小姐跟着穷书生私奔,穷书生十年寒窗苦读,一朝成名,带着富家女回娘家,穷书生用鼻孔与岳母讲话,报复她嫌贫爱富,最后那富家岳母好生向穷书生赔礼道歉,穷书生才用鼻孔原谅了富家岳母。
    富家小姐深感夫君宽宏大量不讲前嫌,准备后半辈子为奴为婢的侍候他,颇有一些茶客喜听这种故事,时不时叫声好。
    等这个故事讲完了,胡厚福与钱章开始续第二杯茶的时候,说书先生一敲架子鼓,开了嗓子讲起了县令夫人日断阳夜断阴之事。
    一众茶客听的津津有味,胡厚福则差点将茶杯摔下去,听到县令夫人在义庄审案那段,讲的活灵活现,”……那贺家一门枉死,都托了县令夫人申冤。夫人夜夜被亡魂扰的不得安枕,便将公堂设在了义庄停尸房……”后面便讲到县令夫人破案的细节,冤魂如何在夫人背后襄助,夫人如何察颜观色,从二名嫌犯之中查出真正的杀人凶手……
    说书先生一张利口,讲的活灵活现,大热天有降热消暑之功效,直教胡厚福后背都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喝了一口热茶,怀着一丝侥幸道:“听说你们前任县令被抓,没想到他家夫人还挺能干,居然会审案子,还通鬼神……”阿娇的信里没写过啊。
    只知道前任县令年纪老大,那夫人年纪定然也不小,可是案子里的县令夫人却……却是个不及双十年华的妙龄女子啊。
    钱章听到入神处,转头笑的十分开怀:“舅爷哪里话,这故事里讲的县令夫人正是咱们县如今的夫人舅爷您的亲妹子。这事儿还是数月之前发生的,当时小人也在场呢。”巴拉巴拉讲了一通,倒是比说书先生讲的还精彩。
    可怜的胡厚福咔吧一声,手里的茶盅掉了。
    ——这小子说的这位县令夫人……不是他家妹子吧?!
    胡厚福妹子养到十六岁,都嫁出去一年多了,才考虑教育问题,怎么都觉得有点晚了。
    他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家妹子从小到大的事情,一点奇怪的细节都不曾想起来过,她就是个除了力气大点之外,能吃能睡能玩的活泼的小丫头,真的真的……没什么奇异之处啊!
    现在他能理解妹婿当时是以何种心态给他写信了。
    这事外面讲的有鼻子有眼,连钱章这个目击证人也讲的神乎其乎,只差向他吹嘘亲眼瞧见他家妹子通灵了,连胡厚福都差点被钱章洗脑。
    回去之后,这次不用许清嘉再开口,趁着胡娇去厨下准备晚饭,他拉着妹夫躲到了自己睡觉的厢房里,小声问他:“阿娇……她有奇怪的地方?”
    这事必须得问清楚了。
    听说有种人是开了天眼的,能瞧见常人瞧不见的东西。往不好了讲,这种人因为天机外泄,通常都会折了寿数,他家妹子应该不在此列吧?
    许清嘉看着舅兄神神秘秘的,就猜到他估计是被钱章那小子给讲了一通阿娇破案之事。自从钱章跟着阿娇出过差之后,都有点神神叨叨了。这小子提起阿娇来都恨不得顶礼膜拜,有时候许清嘉都有种打他二十板子好让他住口的冲动。
    不过这小子嘴甜,人又勤快,很识时务,在历次的清洗之后居然还留了下来,就……勉为其难先用着,记下这二十板子了。
    “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许清嘉很羞愧:“只是刚住进这院子的时候,为了好玩……我还吓唬过阿娇呢,说这院子里南诏国灭的时候死过好多人,恐怕把她吓坏了。那时候……”不知道我她通灵来着着。
    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你跟嫂子好不厚道,这事竟然从来没告诉过我一声!
    许清嘉心底坦荡,倒不惧鬼神,也没觉得老婆除了力气大,外加一个通灵的技能有多可怕,只是有点可怜她,也不知道她自己害怕成什么样子了,从来也没听她提过。
    偏偏她又是个倔强的性子,赵二将案子推到她头上,她原本可以不管此事的。说到底她只是个妇道人家,出了事有男人扛着,哪里需要她亲自站出来审案,还要勘察凶案现场,在停尸房装死人?
    许清嘉每想一遍,都心疼自家小媳妇,更恨赵二临阵退缩,又有平日的不作为,赏了他二十板子,打的皮开肉绽,被人抬回家里去养伤了。更将他从捕头的位子上撸了下来,仍旧做个寻常捕快,相应的提上去的待遇也降了下来,又革了他两个月米粮,以示惩戒。
    最近这段时间,县令大人最为烦恼的课题是:怎么疏导老婆在通灵审案之时心灵受到的伤害。
    假如老婆扑进他怀里哭两声,或者抱着他撒娇表示,老公伦家好怕怕,那还好说,他可以慢慢开解。可是偏偏是胡娇这种咬死不吭声,该干嘛干嘛,玩起来特别凶,笑起来特别狠的,县令大人在旁反倒看的胆战心惊。
    这是……被刺激的狠了?!
    不然他何至于要向大舅兄求助啊?
    亲手扒拉阿娇长大的大舅兄表示很茫然:通灵?阿娇真的通灵?几时增加的新技能求科普!
    哥真的不知道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舅兄表示:哥真的不造啊!
    要相信关心则乱,要相信……大家的脑回路真的不在同一条线上啦!
    县令大人萌萌哒,人家走的是宠妻路线,不会轻易怀疑否定害怕老婆的,哪怕老婆是只能通灵的女汉纸也不怕啦!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胡娇在胡厚福与许清嘉担忧的眼神里笑的肠子都要打结了。
    通灵?日审阳夜断阴?
    她揉着肚子;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两个月里;县学扫盲班的孩子们每次从家里回来;总有些问题要向她请教;诸如阿姐的亲事成不成;出门在外的阿爹能不能顺利回来之类;完全拿她当巫师来求吉凶。
    她当时都是怎么回答来着?
    胡娇擦着冷汗想了想;似乎……她当时都是好话;还好为了安抚这些孩子们,她的话都十分的吉利。
    能够因为一件案子而收获大把的脑残粉,这是胡娇未曾预料到的。
    只不过胡厚福与许清嘉的担忧全然不在她的预料之内。本来许清嘉从外面回来之后,她是有必要向他讲一讲自己的作为。只是这个世界内外有别;职权分别,她已经越界,也不知道许清嘉会不会高兴,索性就绝口不提此事。
    在她的观念里,夫妻相处最好也别踩过对方的底线,免得在婚姻生活里滋生不愉快。
    能够包容自己一切的那是老妈,不是老公。
    抱着这样的观念,她难得安于后宅,偶尔出线一次,又假装自己压根没做过此事,许清嘉不提,她也乐得装傻。
    讨赏就不必了,反正县令大人所有的收入都无私上交,再从她手里领零花钱。就算讨赏,也不过是从她左手口袋里掏出来放到右手口袋里而已,压根没什么区别。
    却不知许清嘉不提是被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