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尊赜肓Χ继袅恕
    她两个悄悄起身,蹑手蹑脚退了出来,似乎还听到县令大人低低唤了一声:“阿娇张口,乖乖喝一口……”不由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觉脸都红了。
    外间传闻夫人悍妒,县令后衙里豢养了一只胭脂虎,县令怕夫人怕的厉害。但听县令大人哄夫人喝醒酒汤这温柔小意的样子,哪里是怕啊?分明是爱惨了!
    二人到得厨下,发现灶上还有一大锅解酒汤,灶眼里的柴火都未熄,柳枝儿都被吓住了:“这是……县令大人做的?”县令大人洗手为夫人做解酒汤,说出去都让人不敢相信。
    可是事实俱在眼前,她们是亲眼看着县令端着那碗解酒汤进了卧室去的。
    在厨房里找到了漆盘以及碗,盛了几碗解酒汤,端到了厢房去,分开给醉过去的几人都喂了半碗下去,柳枝儿与白鹭便坐着发愁。
    许大人都回来了,恐怕他家老爷也回来了。可是娘子都醉倒了,家里留下的那两个侍妾也不是个省心的,掐尖要加强的厉害,还不知怎么编排呢。
    直等到了黄昏时分,高娘子酒才醒了,唤了白鹭过来,扶她洗漱,还问:“夫人呢?可醒了?等夫人醒了我们便辞了她家去,在外面一天了。”
    白鹭小声回话:“娘子,许大人回来了。”
    “几时的事?”
    “就是……夫人跟娘子醉了刚巧回来……”
    高娘子一听都傻了,“这……这可如何是好?”她一向循规蹈距,最近高正不在家,陪着县令夫人玩,渐渐玩的有些无拘无束了,开心是开心了,但……被县令大人撞上醉倒在他家,似乎就不太好了。
    “娘子别慌,大人没有不高兴。我瞧着……倒好似没什么事儿。”遂将县令大人回来看到夫人醉成一摊烂泥,不但把人抱回卧房,还亲自下厨熬解酒汤之事讲了,声音里都含着羡慕:“夫人真是好福气!”没想到年轻俊朗的县令大人居然……是个温柔之人呢。
    高娘子都听得愣住了。
    不告而别似乎也不太好,但听说自县令大人进了厅里都还没出来,一直到现在,可见夫人还没醒。想了想她索性又倒头躺了回去:“我头疼,我酒还没醒,我还要再睡会儿。夫人醒了再叫我起床。”她算是瞧出来了,外面的一切传言都是假的,不管是夫人能通灵还是夫人跋扈善妒,都是假的。明明夫人就是个热情的还没长大玩心极重的小丫头。
    柳枝儿与白鹭都急了,双双去拖她:“娘子,再睡不得了,爷也回来了!许大人回来,咱们家爷也必定回来了!家里的那两个……还不定怎么编排呢!”
    高娘子摸摸柳枝儿的脸蛋:“傻孩子,咱们在夫人这里玩乐,爷只有高兴的份,哪里会责怪我们?”
    柳枝儿是高正新纳的妾,才十五岁,在她眼里的确跟小孩子似的,年纪又小,胜在极为听她的话,高娘子也乐得带着她。
    柳枝儿眨眨眼,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太太的话,她是从不敢违逆的,当即坐在旁边,看着高夫人睡。
    高正到了家里,留下的那两名妾室可乐坏了,直当今日捡了个大便宜。便在高正面前好顿编排,只道高娘子大天白日带着酒去县衙取乐,“爷再不管管,太太也有些出格了……”
    高正此次跟着许清嘉出门,不但见过了各县的一把手,还在府君那里露了好几次面,许清嘉一直夸奖自己在南华县站稳脚根,多亏得县尉鼎力相助。朱庭仙捅了那么大的篓子出来,府君也跟着吃了挂落,得了上面的申斥,本来对新任的县令不太放心,哪知道待见过了许清嘉,又听得他汇报工作,才觉得这年轻人踏实肯干,哪怕才入官场,只要不给他招祸,就算不错了。
    又听得他开办县学,让夷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汉话,顿觉这法子妙极。
    其实自南诏国灭,此地由大周接管,对夷族的管理就一直很是令上面的人头疼。大家都想维…稳,可是维…稳也不是长远之计。待听得许清嘉推行的办法,府君顿时眼前一亮。
    这才有了府君急召辖下县令齐聚州府,共同商讨夷人汉化之事。
    最后临别之际,府君除了勉励许清嘉好好干,还勉励高正一定要好好辅佐许清嘉,将南华县治理好,高正当时激动的热血沸腾。
    他跟着朱庭仙多少年,出头露脸的事情从来轮不到他,没想到跟着许清嘉没多久,就在府君面前露了脸,回来的路上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才到家听到高娘子不在家,也没什么想法,没想到听了侍妾在那编排高娘子带人带酒去县衙寻欢,立刻便怒了,“懂什么你们?都滚出去,去娘子院子里跪着去!等娘子回来看怎么发落你们!都惯的你们无法无天了,在我面前就敢编排娘子的不是!”
    那两名侍妾没想到讨好卖乖不成,反被罚跪,无论如何都没想明白。
    她们哪里想得到,高正如今正得许清嘉倚重,况许清嘉并非是个一意揽权的,他处理温和公允,又肯让他出头,只要好生跟着他干几年,将南华县打理好了,在府君那里留个好印象,不愁将来没有出头之日。
    他如今前途都系在许清嘉身上,自然更盼着高娘子与县令夫人交好,不管县令夫人是真通灵还是假通灵,可她的能干不是假的。他是武人,不比读书人心思细腻,想的是县令离开县衙,出了大事还有夫人能顶着,便是好事儿。
    只要高娘子多学来两成,还怕不能成为贤内助?!
    傍晚时分,胡娇终于醒来,看到许清嘉顿时大喜过望,扑进他怀里脑袋顶在他怀里玩闹了一会,外面悄悄候着的白鹭跟柳枝儿听到县令大人与夫人的笑声,忍不住与对方交换了个惊讶的眼神,县令大人果真一点也没生气,听这声音似乎还很是高兴。
    “我走了这一个月,还一直担心阿娇孤单呢,有高娘子陪着,阿娇倒玩的很开心。”
    胡娇仰头亲了下他的下巴,才记起酒醉的高娘子:“我喝醉了,高姐姐怎么样了?都睡到现在了你也不叫醒我,我去看看高姐姐怎么样了。”
    夫妇俩亲自送了高娘子出门,许清嘉还谢了她一回:“我出门在外,内子年纪小,多谢高娘子照顾她!”
    有了县令大人这句话,高娘子回家,一点都不觉得气虚了。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胡厚福回家之后;将从百夷之地贩来的货物放在自家铺子里贩卖;没想到大受欢迎;用了一月功夫就将货物出脱;特别是火腿茶叶之类;受到了沪州百姓的热烈追捧。
    他算了算此行获利,竟然比自己一年杀猪卖肉都强;心里痒痒;与魏氏商量不如关了肉铺;再跑几趟。
    “咱们两个人守着这铺子也饿不死;日子尚且过得;只是将来总要给孩儿多多备下些家产。”
    等他回来之后,就发现魏氏怀了身孕;正是他走之前怀上的,现在也有差不多四个月身孕了,得亏他走之前将岳母请了来陪着魏氏。
    魏氏私心里倒不想让丈夫奔波,她只想守着铺子好生过,只是见得胡厚福兴致颇高,便不曾驳了他的回,等到她娘亲上门来瞧,便跟自家娘亲讲起此事,倒被她娘给骂了一通。
    “如今你家妹婿在百夷做着官,姑爷正是借着这个才多跑几趟,一则亲戚亲戚,走着走着就越来越亲密,太长时间不见面自然就疏远了,女婿肯多跑,将来有门得力的亲戚,你肚里若是个哥儿,等落了地将来读书科考,还怕无人扶持?二则男儿志在四方,别瞧女婿是个杀猪的,可也不能说就没大志,保不齐将来还能给你家里置办下一份大的家业。你一个妇道人家,男人能干,亲戚有靠,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尽想着两口子关上门来过日子?”
    魏氏被自家娘亲给骂了一通,改日便吐了口,要胡厚福放心去外面,“娘亲说了,等我快临盆了,她必定来亲自守着,你只管去跑生意便好。”
    胡厚福怕她一个人在家寂寞,如今又怀着身子,便寻了外面人牙子来,买了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放在她身边侍候。那小丫头还有个守寡的娘,被婆家欺负的无立足之地,娘俩连口饱饭都吃不上,胡厚福索性将这小丫头的娘也一起买了来,做些粗使的活儿,顺便管了家里人的饭食。
    有了这娘两个,又有岳母孙氏时不时前来陪伴两日,胡厚福揣好了银钱,又往南华县赶了过去。
    胡娇还不知道很快就又要与自家老哥见面了,她最近日子过的还是很滋润。许清嘉不肯深管她,只要她开心,说起来几乎是对她千依百顺。后面县学里的孩子们在她的带领之下,也是淘的不成样子,令先生很是头疼。
    可是若是惩治了这帮孩子们,岂不是要带头先惩治县令夫人?
    教启蒙的老先生十分为难,特意请了她去,很是委婉表达了“在夫人的带领下这帮孩子们都淘的不成样子了,字也不安心识书也不好生背……”,最后只差摊手问她:夫人觉得此事该如何解决?
    胡娇倒是只顾着自己痛快了,况且办县学的宗旨是让夷汉孩子能够和谐相处,打小相处起来的情份更不容易在长大之后为了莫名的歧视而对立起来。她原来还只觉得在共同的游戏玩乐之下加强孩子们的感情,现在看来耽误了孩子们的功课,老先生愤怒了。
    于是……孩子们的玩乐时间被减了一半,回到了课堂。
    对此,县学的一帮孩子们顿觉幸福感直降,各个跟进了重刑监牢的犯人一般,看到她都露出求救的眼神。
    胡娇在孩子们的眼神里抵挡不住,索性给这帮玩心奇重的孩子们立了规矩,若是功课好了,自有奖励,比如重新开发个新游戏,或者增加课外活动的时间。
    有了她的督促,县学里的老先生发现,最近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高了很多,都空前的认真了起来,除了他布置的大字,回头自己还要加写,背起课文来也认真许多,真是成也县令夫人,败也县令夫人。
    他终于有了觉悟:想要降服这帮孩子们,戒尺加罚抄书罚背书这种落后的教学方式已经不管用了。
    老先生忧郁的觉得,自己的教育方针还及不上县令夫人的游戏奖励机制。
    可惜他一把年纪须发皆白,真要这把老骨头陪着孩子们亲近,也觉得吃不消,最后只能默默的退居二线,只做些文字教学工作,将课外活动的时间全交给了县令夫人去处理。
    胡娇考虑到这帮孩子们的体能,恐怕将来走科举仕途的并不多,反倒是体能十分重要,无论如何,长大成人之后,这帮孩子们总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担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索性将自己从前上过的体能课拿来给孩子们上,只是训练强度减半。
    夷人孩子与本地孩子从小都是在野地里山里跑的,有采摘野菜菌子的,也有家里父亲专事打猎的,比如尼南除了打短工,还要时不时进山打猎 ,就显得体能尤为重要了。
    也不知是这帮孩子们跟她处出了感情,还是别的原因,无论是胡娇带着他们做游戏,还是训练体能,都玩的十分尽兴。本来胡娇是认真给他们上体能课,结果这帮熊孩子都当这是新开发出来的游戏,各个玩的兴致勃勃。
    最后还是许清嘉心里担忧的不成,勒令胡娇减少运动量。胡娇总觉得自己现在是带着一支小兵在开展训练,顽心起来还训练这帮孩子们叠被子搞内务,连宿舍卫生都焕然一新,瞬间减少了园子里两名婆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