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淇斓摹I沸∶褡雒味济幌氲焦幸惶旎崤錾匣首樱闭嫠祷岸加行┙岚土耍雇登屏艘谎勖米樱⑾炙虻钠奈簿玻坪跻坏阋膊缓ε隆:窀;故侨滩蛔≡谛牡桌锉硌锪艘幌伦约颐妹昧傥2痪宓拿篮每诘拢皇撬蟮暮⒆樱
    胡娇完全没想到这个混乱的节骨眼上,大哥会跑过来。不过当着武琛的目光,她也不能问这么私…密的事情,只能悄悄跟胡厚福使眼色。
    武琛是从来没想到自己撞进了一场捐款的动员大会,在外面听得有趣了,这才拍手进来,不过低头瞧见这位年纪很小的县令夫人似乎鼓着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他想了想,还是明白了。
    感情他进来的时候,耽误了她正要做的事。
    于是他格外宽容道:“起来吧,你们继续,本王就是看看。”
    胡娇立刻从善如流的起来了,顺便还把自家哥哥拉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他腿软还是长途跋涉的原因,反正胡厚福有些使不上力,被自家妹子捏着腕子往起来提的时候,明显吸了一口凉气。
    坏丫头!也不知道手轻点的!
    她肯定又忘了自己手上力气很大了。
    胡娇这会儿很兴奋,等皇长子寻了个位子坐下之后,她也立刻坐到了自己方才的位子上,仰着一张笑脸向才爬起来的妇人们动员:“连殿下也知道了咱们县的县学由县里的善人捐款,诸位肯定也更愿意让这书院里的孩子们能有一身冬衣御寒吧?!”
    后面的事情就非常顺利了,胡娇一直笑的十分开心,偶尔目光偷偷瞄一眼一旁坐着的皇长子,暗中考虑今日若不是他,恐怕收上来的捐款不及三分之一吧。
    有了这笔捐款,她就不在心里怪罪这位皇长子出现的不是时候了。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在皇长子的注视之下;捐完款的妇人们哪还敢再逗留,立刻便退了出来。胡娇站在食堂门口送人;神情很有几分依依不舍。崔五郎目送着她送人的热情模样,蹭到她身后小声问:“许娘子,你这是舍不得钱还是舍不得人啊?”
    “你……”胡娇转头对上他调侃的笑容;忽尔展颜一笑;扬声道:“真是多谢五郎对县里这帮孩子们的深情厚意。五郎既然愿意向县学捐款五十两,那我在此谢过五郎了!”她郑重向着崔五郎一福。
    武琛与崔泰的目光皆被吸引了过来,崔五郎当着武琛的面儿,都被她气笑了。
    “你个钱串子!”小声嘀咕一句;他这才从怀里摸荷包。
    其实……这一幕坐在食堂里的武琛与崔泰没瞧见,但门口守着的两名侍卫包括以及跟着妹妹过来的胡厚福都瞧见了。胡厚福被自家妹妹的大胆行径吓住;一颗心七上八下;暗自寻思这丫头这么大的胆子是从哪里来的。又生怕崔五郎找她麻烦,已经做好了万一崔五郎发怒,他便站在自家妹妹面前挡上一挡的念头,哪知道崔五郎却乖乖掏了银子。
    胡娇接过银子来,笑的心满意足:“五郎不知,县里这善款都由我来管着的,外面还会公布捐款人名姓,决不会私下昧了善款,做了好事还是要扬名的。”拿了银子,这称呼都亲热了许多。
    崔五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就从来没在这丫头面前占到过便宜。好处都让她给占了。
    武琛听到这话,与崔泰交换了个眼神,见胡娇走了过来,便问:“许娘子,本王竟然不知,这县学事务许县令竟然交给了一介妇道人家来管?”
    胡娇心里思量,大皇子这是对她一个妇人插手县学事务不满了?或者对许清嘉不满了?对自己不满尚且没事,他一个皇子难道还会与小官员的家眷过不去?若是对许清嘉不满便不好了。
    “殿下驻守百夷之地,想来也知道百夷之地有些部族女子为尊,家里女主外男主内,我家郎君让我管县学善款这事,也是入乡随俗。再则若是交给旁人去管,不管贪了多少他必然是不知道的。交给小妇人管,有没有贪他一眼即看得出来,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呢。小妇人做帐还是跟夫君学的,再说家里有没有多出银钱来,郎君也是知晓的。”总之千万不要因为此事而对我家许郎产生不好的印象啊!
    武琛见她行事极有章法条理,自己才问一句,便立刻维护起了许清嘉。他虽然不曾见过这位南华县的县令,以往却也在南华县衙借住过两三次,与朱庭仙也算旧识,深知朱庭仙的为官之道。只不过他那位父皇历来最忌军政不分家,是以他自驻守百夷,除非事关国事,地方事务基本不插手,像上次银矿事件,也算特例,事关国库国律,这却是定边军巡防之时看到却不得不管的。
    武琛没想到,南华县新换了县令,连招待他的风格也全变了。
    以往他路过借住之时,朱庭仙必定是设宴招待,席间皆是红粉娇娃,临行又送程仪,极尽巴结之能事。可是今日借宿南华县衙,虽然依旧是住在园子里,红粉娇娃是没有了,只能听到儿童朗朗的读书之声,就连饭菜也只是家常味道,而且也只是四凉四热,传菜的工作就交给了他带来的护卫。
    “难道这许县令身边就没个侍候的人?”怎的连个传菜的丫环也没有
    崔五郎在一旁埋头偷笑,被崔泰在脑门上凿了一下:“你与这南华县令夫妇颇熟,还不快回殿下话?”
    方才他就在园子里转了一圈,看到厨房里县令夫人亲自挽袖子下厨给他们做饭,又揪了个小童问了问,这会儿便笑道:“殿下不知,许县令夫妇身边确实没个侍候的人。就连这园子里两名婆子也是请来给孩子们做饭,照顾他们的。听说至今县衙后院也就县令夫妇两人,不拘丫环小厮一个都无。今儿这晚饭也是许娘子做的,说是怕婆子们做的不干净,便自己下厨。”
    这个规格也算高的了,家中有客当家主妇亲自下厨。
    武琛奇道:“难道真就穷成了这样?”京中之事他也有所耳闻,据说这位许榜眼家中贫困,既无后台也不愿意趋炎附势,是以很不得座师欢心,被从中作梗,最后只得了个县丞的位子。这就罢了,不过是个家贫不得意的书生而已,大周每年考中的进士里不知凡几,最后宦海沉浮,全身自身悟性与努力。
    只是让他料想不到的是,怎的当了县令还是这般穷?
    同样管理南华县,怎的朱庭仙就是暴富,再瞧瞧这位许县令,也不知是该说他缺心眼啊还是不会捞钱,真令人啧啧称奇。
    “这个……大约是县令夫妇喜欢劳动吧。”崔五郎心中暗笑,总不能当着皇长子的面说那丫头极度抠门,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听说这位许县令的父亲当年也是考过进士做过县令的,只是年纪轻轻便死在了任上。至于许娘子……殿下有所不知,许娘子颇有把子力气,上次银矿案发,便是她陪着许县令,还与末将动过手。”
    武琛坐直了身子,这下倒有了几分兴趣:“难道这位县令夫人竟然是位练家子?胜负如何?”
    崔五郎的身手,武琛的知道的,只是眼下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位许娘子的身手。
    “末将惭愧,与她打了个平手。”崔五郎摸摸鼻子,颇有几分不好意思。
    等到灶上侍候完了大皇子一行人,婆子们给孩子们弄好了饭,孩子们按着年纪大小,年纪小的排在前面,年纪大的在后面,还有四名小少年维持秩序,入食堂吃饭。食堂原是建在园子离厨房不的一处极大的厅里,原是园子里唱戏,给戏班子放戏服道具以及化妆换服装的地方,因此地方极大,还可以在梁上垂下帘子用以隔开单个空间。
    到了胡娇手上,她便带着高娘子带来的丫环将垂下的帘子全部取下来,打扫出来,就是个开阔的大厅,里面整齐的摆上长桌条凳,便成了孩子们的饭堂。
    武琛吃完了消食,随意在园子里逛,见到排队进饭堂等饭的孩子们,更奇:“听说这些孩子皆是贫家子,夷汉皆有,瞧着倒是很规矩。”又召了教孩子们课的老秀才来聊天。
    那秀才原本是许清嘉请来的,可是进了园子以后才发现实质上县学的主管是县令夫人,这就不太愉快了。
    ——让他一个老人家听一个毛丫头的话,算怎么回事?
    不过鉴于站在县令夫人身后的县令身份要比他高上许多,这一节不愉快便被压了下去。又加上相处日深,在这帮孩子们面前的权威还不及县令夫人,人上了年纪不免有些啰嗦,便忍不住絮絮叨叨讲起这县学之事,比如县令夫人每日带着孩子们疯玩,生出了多少种玩的花样,闹的这些孩子们有段时间只顾着疯玩,都不肯专心听课了……后来还是他与之谈过,才算遏止了这股歪风。
    “那现在县令夫人就与孩子们不玩了?”
    老秀才迟疑了:“……玩的,只是玩的……没以前那么多了。”
    武琛一哂,等这老秀才走了之后,他打了个呵欠,“本王若是这帮孩子们,也愿意跟着年轻的县令夫人玩,而且玩的很有章法,也强如听这老头子啰嗦。听这老秀才讲,还带着孩子们训练玩,她一个妇道人家难道还懂练兵不成?”
    崔五郎在旁嘻嘻笑:“谁知道,总之许娘子是个怪胎。”
    许清嘉是两日后才回到南华县的。
    彼时皇长子武琛已经将南华县在他上任之后的变化摸了个透,顺便……也了解了下胡娇的出身。
    此事交给崔五郎恐怕问不出什么,便由崔泰出手,召了胡厚福来。
    胡娇还不知道自家哥哥跪在崔泰面前,在崔泰的询问下,几乎连祖上八代都讲了个遍,末了擦着冷汗退了出来,直奔县衙后院去向他家妹妹求救。
    仔细想一想,他家祖上都是良民,从来没做过什么违法行为,可是被崔将军冷着脸查问祖宗八代,当真不是个愉快的经历。
    等胡厚福退下去之后,崔五郎率先笑了出来:“哈哈哈哈这丫头竟然出身屠户家,难道是在杀猪的时候练的本事不成?”
    崔泰倒想的更深远些:“许夫人的兄长倒只是个生意人,瞧他的样子也不是练家子,而且……”父母双亡,许娘子又是兄长拉扯长大,她这身本事从哪学来
    武琛敲桌沉吟:“历来……异人异事,也不是没有。”
   

☆、第40章

第四十章
    胡厚福是擦着冷汗一路小跑穿过县学直达县衙后院的;胡娇正在院子里消食溜弯。本来她最近溜弯的地方是后园子里,可惜武琛住了进来;她只好选择了改变路线。
    再看到胡厚福出现在南华县,她还吓了一跳,当着武琛一行人的面;她又不好意思问出来,直等侍候完了那帮大爷,回到后院给胡厚福做饭的时候;才有机会问问胡厚福的来意。听到他上次回去赚了一笔;准备再行贩运,胡娇也替他高兴。
    兄妹俩吃完饭,她去洗碗,胡厚福便不见了;等她收拾完他就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跑了来,告诉妹子,他被崔泰盘问祖宗八代了。好险他回忆了一下,祖上没有做土匪或者不法之事的,一直是良民,这才稍微放心一点了。
    “阿娇,这位崔将军查问咱们家的事情,是为了什么啊?”家里也没个做通缉犯的祖上啊。
    胡厚福紧盯着自家妹子,不知道的还当被钱章附身了。自从妹子出嫁之后,离开了他的羽翼,胡厚福就越来越真切的认识到,妹子真是长大出息了!
    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大概是……闲的吧。哥你不知道,这些有钱有权的人遇到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