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隔日高娘子来看胡娇,进了门便要茶喝:“有热茶没?夫人赏我杯热茶喝了定定神。”
    胡娇泡了热茶给她,她抱着杯子喝了两口,这才有些回了魂:“真是吓死我了,方才从衙门前面过来,看到县衙前面一排十来个人被一起打板子,哭爹喊娘好不热闹,县衙前面围了一圈百姓在观看。”
    “你怎么不留下来看热闹?这么点儿胆子啊?”
    高娘子当家,有时候打仆人板子也是有的,只不过偶尔一次。但这种集体打板子的却从来没有。而且这次打板子的执行者们全是夷人差役,他们手上力气大,却没练习过打板子技巧。
    同样是打板子,积年老吏打起来,一种是打的皮开肉绽,但不伤筋骨,另外一种是外面瞧着不严重,但盆骨内脏都被打成了重伤,非死即残。
    今日打板子的夷人差役却是全凭着一把子力气在打,直打的满头大汗,被打的是皮也破了骨也伤了,总之两处皆伤。
    围观百姓只是看个热闹,本县衙门胥吏却是真正见识到了许大人的怒气。
    原来还当他好说话,待人温雅,没想到真动起火来却比朱庭仙要命多了。
    朱庭仙那里,天大的事都可以靠银子说话,只要出得起价,一条人命都买得起,但到了许县令这里,成山的银子恐怕也行不通。他自己就过的清贫,似乎也没指望着靠官位来捞钱,也有胥吏暗中贿赂过他,结果银票被退了回来,他也只清清淡淡道:“办好份内的事就好,别行这些小道。”
    南华县的胥吏们终于谨慎了起来,不敢再生别的想头。
    许清嘉也算收服了一帮老吏,再加上已经很能听得懂汉话的新晋官吏,南华县胥吏的办事效率竟然空前高涨。
    到了腊月底,衙门里歇了衙,县学里的孩子们也被回家的差役们顺道送回了家,整个衙门都清静了下来。许清嘉写了各处的对联,又与胡娇上街去置办年货。城里百姓其实见过县太爷多次,只不过不认识传说中的县令夫人。见到与县令同行的年轻妇人,粉丝热情空前高涨,拦路送东西的络绎不绝,纷纷往胡娇手里塞,还有妇人感激道:“夫人,我家小子多亏您照顾了!”
    这是家里有在县学上学的孩子的家长。
    也有纯粹的粉丝,将自己刚刚置办的年货往胡娇手里塞,“今日可算见着夫人了!”生怕胡娇不收,转身就走。
    夫妻两个出了一趟门置办年货,一文钱没花出去,倒拎了满满两手东西回来。40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去年许清嘉夫妇俩也是在南华县过的年;拜朱庭仙的打压;过的十分的冷清。但今年许清嘉做了南华县一把手就大为不同了;大年初一便有许多人家派了家仆来递贴子预约给县令大人拜年。不过都被县令大人打发了。
    大节下的,他索性来了个闭门谢客。
    胡娇还在考虑“拒绝了属下携家眷给老公拜年顺便联络感情会不会于他的仕途有误”,许清嘉的脑子已经拐到了:这么大帮人都要来我家吃茶聊天难道还要我老婆去煮茶侍候他们?那是万万不能!
    反正他如今是瞧清楚了;手底下这帮人就不能惯着;你不给他们立规矩,他们便试图给你立规矩。
    他们想拜,难道自己还没有了拒绝的权利?!
    投了拜贴却被县令大人亲自拒绝的本地富绅以及县里胥吏坐不住了,一整个新年的活动就是大家私下搞串连,揣测县令大人为何不高兴了;拒绝了大节下同属下联络感情顺便收礼物的好机会。
    大概一般人的意识里;升官就等于发财。当官拒绝明正言顺收礼的机会,难道不是傻子?!
    最后公推出了一向与县令大人走的近的县尉高正,请求他代表民意上门给县令大人拜年,并且探探口风,看大人哪里看他们不顺眼了,或者他们做的不到的,咱改了还不成吗?!
    ——年前县衙门口一溜排开被按在条凳上打板子的,平日在全县百姓面前可都算是有头有脸吃官粮的人物,还不是说打就被打了!
    一点面子没留。
    新任的县令大人给南华县的胥吏们给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耀武扬威横行乡里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大家夹紧尾巴做人,老老实实缩起来做人民的公仆,为百姓服务才是正经。
    县令大人都怜惜本地县民,县令夫人都待县里贫家子形同己出,(大雾,她纯粹是为了清闲打发时间来着)还有谁敢在县令大人的眼皮子底下欺行霸市横行乡里?
    有再多银子也不行。
    有了这种明确的认知,高正带来的大家送给县令夫妇的年礼都还算不太出格,不是装在匣子里厚厚一沓银票,也不是金玉古玩之物,就只是点心布料或者本地特产山珍皮毛之类,中规中矩大面上能过得去而已。
    “大家都想在过年来给大人拜年,只是大人闭门谢客,可是哪里不舒服了?”
    许清嘉总不好说自己心疼老婆,所以拒绝了属下的示好吧?
    因此他也只能给了个高正含含糊糊的答案:“就想清静清静。”
    这是……谁又惹的县令大人不高兴了?
    高正怀着这个疑问告辞,回去就开始细查,将县衙里的人都扒拉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什么,只能将这一讯息透露了出去:你们谁惹的县令大人不高兴还不赶紧自首去?别给大家惹祸了!
    于是得到信儿的南华县胥吏以及富绅们大过年的都在家反省自己,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做的出格的事情。此事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今年大过年的市面上的物价居然没有因为年节而涨价,哪怕销路再好也价格平平,让一众老百姓不免要在心里嘀咕:今年县里有了个好县令,果然连物价都不在节前节后疯涨了!
    果然还是县令大人的功劳啊。
    由是老百姓对许大人夫妇更是感念不已,家里有在县学上学的孩子的家长,心急些的已经在盘算给县令夫妇带什么年礼了。
    外面从胥吏富绅到平头百姓,小道消息都不知道传了多少,许清嘉夫妇俩却关起门来过小日子,对外面的事情丁点不知。
    胡娇偶尔出门买菜被百姓围观,粉丝热情不减当初,似乎更甚从前了,都想着能跟胡娇多说几句话。胡娇也算是个健谈的女汉子,可是她没有当大熊猫被围观的自觉,买过两回菜之后被粉丝的热情吓到,就不愿意出门买菜了。不过家里只有两口人,总不能派县大老爷出门买菜吧?那真是坐实了她是个悍妇的事实。
    最后不得已只能将买菜的重任交给了园子里的婆子。
    胡娇以前常在街市买菜,打扮也寻常,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本来跟大家都处的很是开心,现在身份曝光,反倒不能轻易上街去买菜了,心中憋闷,只能变着法子的与许清嘉找事做。
    普通的园艺劳动已经不能发泄她的憋闷了,偏偏县令大人喜欢与她一起背书,用智商碾压她,然后再拖着她练大字。胡娇总怀疑县令大人在耍流氓,借着练大字的机会往她身上蹭,最后练着练着就练到床上去了。最后她想了个法子,拉着他穿着短打在院子里做体能训练,偶尔也捉对厮杀,顺便嘲笑他在格斗技巧上天生的欠缺,以及作为男人,扛重活力气还比不上她。
    被老婆从头数落到脚,县令大人刚刚升起来的一点智商上的优越感瞬间便被灭成了渣渣,这都能忍。最不能忍的是,被老婆明晃晃的嘲笑体能太差,这就发人深醒了。
    县令大人晚上在床上便埋头耕耘,用事实证明自己“体力真的不差”,只是夫人天生神力而已。
    况且他都有认真学习格斗技巧,每日穿着短打陪着夫人练习体能,胡娇就更不能落人后了,背起书来虽然还是嫌文言文拗口,好歹背诗很溜,文言文经县令大人的解说,也能明白个七七八八。也算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了。
    许清嘉是看出来了,自家老婆在运动过后心情更好。还有个说不出口的理由便是……运动过后的老婆身娇体滑,玲珑有致,皮肤Q弹,妙处不一而足,他也乐得陪着老婆运动。
    剩下的时间县令大人都将它用在了钻研房事上去了,兴致到了还写几首艳诗压在老婆枕头下,等她清早起床翻起来细品。
    胡娇钻在被窝里翻白眼:这是真拿她当文盲了不成?
    还当她不懂艳诗?
    正经的文章是不太好记,但艳诗还是很容易理解的。
    没想到县令大人一本正经的君子脸下面,居然藏着这么闷…骚的内心,一夜*之后起来给老婆写的不是情书,而是艳情诗,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啊?
    感情他只记得肉…欲了,感情半点没见升华?
    县令夫人搂着艳情诗在被子里磨牙,看来感情还是需要在捉对厮杀中提高啊!
    过完了元宵节,开衙之后,南华县的胥吏们便发现县令大人似乎更精神了,虽然依旧是温雅的模样,但如今谁还敢小觑他?
    大过年想要拜年被拒,高正去了一趟也没带回来什么有用的消息,开了衙大家与县令大人终于有机会见面了,都想当着他的面好好表现,又想让县令记得他们的好,但提年礼似乎有点晚了,各人都吊着心开始工作,只有钱章那个臭不要脸的颠颠的跑去跟县令大人套近乎。
    “大人过年好,夫人可好?!”
    众人在心里吐槽:蠢货这是想挨板子了?居然跑到县令大人面前去问夫人!
    许清嘉额角跳了两下,想到面前这位最喜欢的事便是向别人科普自家老婆的神奇能干之处,从大舅兄到皇长子殿下,崔泰崔五郎,偶尔他还撞见钱章这厮对着县衙里那些将官话才学的磕磕巴巴的夷人差役们讲他老婆,他的心情真是微妙不能言。
    许清嘉完全可以肯定,钱章肯定没有什么“觊觎上司老婆”这种龌龊的念头,他完全是将自家老婆拿神来拜了。
    正因为如此,顶着钱章热情的问候,他除了回一句冷淡的“还好”,便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
    钱章可不是那种可以轻易被县令大人的冷淡打败的人,他围前围后,巴结讨好的给许清嘉摆好了砚台,磨好了墨,还跑到茶房去煮了壶茶来,将县令大人侍候的妥妥贴贴的,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心满意足道:“过年的时候,本来小的想去给大人跟夫人拜年的,但是后来大人闭门谢客,小人还担心是不是夫人病了,现在听大人说夫人一切安好,那小的就放心了!”
    偷听的众人都在心里死命的骂钱章:臭不要脸的!脸皮太厚了!居然第一个跑去表忠心!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捕头的位子可还空着呢!
    许清嘉正因为知道钱章没有这种想法,才更对他这种热情没辙。
    有所求的倒还好打发,比如拿钱子想来通融的,又或者托人情关系走到高正那里,让高正跑来求他的,这都好打发,唯独钱章这种一门思心仰慕他老婆的,实在是没辙。
    许清嘉都恨不得揭开钱章的天灵盖看看,他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你似乎很闲?整天还有功夫操闲心!不如去做捕头,刚过完年,多去街上巡巡吧。”
    没想到钱章一个油嘴子,居然脸红了:“大……大人,我真不是跑来……”套近乎巴结你的。
    许清嘉都被他气笑了,“难道就凭你上下嘴皮子一磨,就算巴结我了?想巴结我的还不得捧着银子来啊?当本县令是傻的?”哪里是这么容易吃这一套的。
    一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