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直竖着耳朵听的众人被这事刺激的不轻,从钱章这事上得了个新的结论出来:县令大人疼死如命,只要在他面前多提一提夫人,那铁定有好事!
    后来,好几个差役跑去跟县令大人讨近乎,都提到了夫人的事迹……被县令大人各赏了五板子。
    许县令:……我家老婆也是你们能时常挂在嘴边的?
    众人:这太不公平了,凭什么钱章这小子提起夫人就能爬到捕头的位子上,我们就挨了打?
    许县令能告诉他们,那是因为他们的语气不够诚恳,眼神不够真诚吗?
    必须不能!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前衙发生的一切;胡娇都不知道。
    过完了年;开学了,作为县学实际上的负责人兼校长,她忙着接待新入学的小朋友们。与大家分别了一个假期,再见到都亲热的不得了。而且这些小朋友们都给她带了新年礼物,有夷族的荷包,乃是小朋友的阿姐或者阿妈亲手绣的。也有夷族的雕梅;这是小朋友阿姐为自己出嫁做好的;送了未来公婆一份;亲戚朋友们也尝过了,特意给县令夫人留的一份。也算是一份小小心意。
    尼南家小子还给她抱了个匣子来,说是尼南特意送给县令大人的。
    这就奇怪了。
    开学的小朋友们带的礼物无不是给她的,除了吃的用的,还有夷族银饰,亮晃晃的银锁片,图案漂亮的不得了,她当时便戴了起来,转了两圈,博得了小朋友们的一致赞赏,表示很漂亮。
    没想到还有人记挂着县令大人。
    胡娇抱着匣子问这是什么东西,尼南家小子摇摇头,只说他家阿爹说了,用法都写在匣子里面了,还是特意找人代写的,不是夷语,而是汉语,别担心看不懂。
    真是太贴心了!
    胡娇抱着匣子感觉一阵窝心的暖意,在尼南家小子脸蛋上捏了好几把,最后孩子挣扎着跑开了,她才罢休,等孩子们到齐之后,她在饭堂里举行了开学典礼,将过年的时候闲极无聊与县令大人讨论出来的校规念了一遍,又拿出县令大人亲书的校规,交给年纪最大的孩子,让他带着同学贴到教舍里去。
    将校规贴在饭堂里,总归还是有点影响胃口的。
    等到处理完了这一切,孩子们进教舍去上课了,她才将收到的礼物整理了一下,由两名婆子相助,将所有的东西都拿到了县衙后院,自己的房里。
    许清嘉也回来了,才过完了年,大约是百姓们今年手头宽裕,年过的比较舒心,鸡毛蒜皮的小案子一件也没有,新年第一天开衙,竟然意外的清静。他也就是随意翻了翻案卷,确定了下春耕的日子,便回到后院了。
    胡娇将匣子塞到许清嘉怀里,“给你的,自己打开看看吧。”她自己去整理自己收到的新年礼物,将吃喝之物与赏玩之物都分开。整理的高兴,她抬头去瞧许清嘉,却见他神色僵硬的盯着尼南送的匣子看,匣子已经打开,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反正县令大人的脸色算不上愉快。
    “那是什么?”胡娇走过来要看,“啪”的一声,许清嘉合上了匣子,“没什么东西。”怎么听着都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胡娇心里越发的好奇了,伸手便要抢匣子,许清嘉这次却是铁了心不准备给她看,夫妻俩为了只匣子在卧房里一顿混战,到了最后许清嘉到底不敌训练有素的老婆大人,被她骑在身上,将匣子抢到了怀里。
    “我来看看什么好东西,也值得你藏着掖着。”胡娇打开匣子一瞧,但见一段褐色的肉干样的东西放着,里面有张纸,上面写了俩字:鹿鞭。下面数行小字注明了用法。
    “啪”的一声,胡娇跟被烫手了似的,将匣子给合了起来,气恼的扔在许清嘉肚子上,“什么破东西,居然也送了过来。”尼南这是操的什么闲心啊?
    许清嘉见她这样,反倒笑了,“都说了不让你瞧你偏要瞧。”
    胡娇回过味儿来,顿时斜睨了他一眼:“尼南这是……觉得许大哥有问题?”被县里的热情群众担忧县令大人的X能力不够,所以才巴巴送了这玩意来?
    她越想越好笑,面上笑意便越发的浓了。
    许清嘉打开瞧见是这东西,心里也想到了这点上去。大约是他们成亲日久,还不见胡娇有喜信,夷人汉子直爽,这才送了这个来。没想到成亲之后,催逼孩子的不是公婆,而是围观群众神马的,这感觉……真是够微妙。
    县令大人被老婆好一顿嘲笑,当夜更是尽了全力,只恨不得立刻让老婆能够挺着大肚子在县城街上溜达一圈以表示自己一切正常,不用热情的群众关心了。就连高正也拐弯抹腰的问过他要不要让他家高娘子带胡娇去娘娘庙里拜一拜。
    夫妇俩都没什么生孩子的压力,都抱着随缘的态度,未料到旁观者倒比他俩还急。
    第二日胡娇去县学,拉着尼南家小子问那礼物的来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知道:“听我阿妈说,夫人救了我阿爹一命,回来之后阿爹便念叨着要送礼物向夫人表达谢意,只是一直没挑到好的东西。去年冬天的时候,我阿爹就进山去了,猎了一头鹿回来。”他眨巴着大眼睛十分的抱歉:“夫人别恼。我家穷,阿爹猎了只鹿来,只送了你家一点点鹿肉干,是有点抠门了。可是……别的肉都被拿去买钱了,不然我弟弟妹妹就没冬衣可穿了。要挨冻的。阿妈说夫人好心,给我做了冬天,家里就省了我的冬衣钱。”说到后来,他低垂着小脑袋十分的羞愧:“可是阿爹还是只送了大人一点点鹿肉干……”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胡娇啼笑皆非,摸摸他的小脑袋:“你阿爹把鹿身上最值钱又最好的一条肉干送了来,我怎么会怪他呢?等下次回家,替我谢谢你阿爹阿妈。”
    “真的?”小家伙睁着大眼睛仰头看她,见胡娇点点头,这才高兴了起来:“我就说嘛,我阿爹一向都不小气的。”
    原本收到这样的礼物,胡娇除了笑县令大人的能力让热情的百姓质疑了之外,还觉得颇为不好意思。现在得知这是尼南特意进山去猎杀的,只为了精心准备送他们礼物,便怎么也笑不起来了。
    这种来自于旁人的心意尤显可贵。
    许清嘉知道之后,从县衙酒窖里寻出一坛好酒,将鹿鞭泡了起来,每日下衙都抿两小口。既然是人家的好意,索性不如成全了这份好意。
    朱庭仙在时,县衙后院珍藏着不少好意,都年头不浅了。后来县衙被抄,那也是金珠元宝珍玩古画之类,酒窖之类却无人去查,倒便宜了许清嘉。上次胡厚福临走之时,他还从酒窖里翻出几坛好酒来,给胡厚福当年礼送了,让他带着回沪州了。
    春三月上,胡娇让婆子从外面寻了个匠人来,在县学里扎了个秋千,时不时与孩子们爬到上面去荡秋千,这让县令大人心中更加惴惴难安。今年春耕他自己没亲自去,派了手下的胥吏带着各村寨的夷人差役们去了。现在就显出当初招收夷人差役的好处了。比如碰上官府需要跟夷人村寨部落沟通的时候,由本村寨的差役出面做个喉舌,当真便利了不少。
    如今各夷人村寨已经对官府不再排斥了,都很乐意与官府打交道。
    许清嘉还特意从州府里寻摸来了两名会种田的的老把式,让县上胥吏带着一起去各村寨去给夷人现场教学示范。
    百夷之地,原是游牧部落,以农耕为生也年头不久,在耕种这方面经验浅薄,有了许清嘉请来的种田老把式挨村寨的现场教学,赢利了夷人们的极大欢迎,许县令在夷人部落里声名大噪,都对他赞不绝口。
    四月里,胡娇收到胡厚福的信,说是年前拉过去的货物已经买的七七八八了。大过年的好生赚了一笔,本来他准备过完年就来的,但是后来发现魏氏怀孕了,所以便耽搁了行程。准备等魏氏胎像稳固,月份大点再来。
    胡娇想到自己要当姑姑了,顿时乐滋滋的,扬着手中的信向县令大人招呼:“他姑父——”
    许清嘉被这称呼给弄的一愣,“阿娇你说谁?”后知后觉想到,难道是胡娇要当姑母了?
    县令大人这日连着喝了三口鹿鞭酒,当晚更是耐力持久,几乎要到天亮了。饿是胡娇体力较之一般女子要好太多,也有点撑不住了。某些地方本来就细嫩,哪里经得起长时间的伐挞?
    他这是……被魏氏怀孕的消息给刺激到了?
    胡娇半昏半醒间抱着他汗湿的身体安慰:“嫂子进门六年,今年才得着喜信儿,许大哥你不必着急的,咱们才成亲多久啊?!”
    也不知道她安慰没安慰到他,反正胡娇是睡着了。第二天恹恹不想起,中午许清嘉从前衙回来了她还在高卧,被县令大人伸进被子里呵了好一会痒痒,她还在那里打呵欠,死活不想起,又伸出雪白的膀子来拧他的耳朵:“许大哥,你是不是应该节制下了?”
    许清嘉由着她去拧自己的耳朵,抵着她的额头轻笑:“等怀上了,自然就应该节制了。”
    “你……”
    不必胡娇再恼,她犯了几日懒,许清嘉请了大夫上门来把脉,县令大人就不得不节制了。
    她怀孕了。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时间倒回二月底;长安的大明宫里,元宵的宫宴好像摆完还没几天;有的宫殿里连花灯都还没收起来;留着主子们赏玩,皇长子武琛就要启程回边疆去了。
    武琛在宫里参加完特意为自己践行的宫宴之后,辞别了圣上,又亲送了太子武坤回东宫;与他聊了聊边疆百夷民生,这才准备出宫。
    太子武坤常年在宫里静养,皮肤透着一种极不正常的白。对于这位大了他好几岁;在他刚刚长成为一名小小少年的时候;就自请离宫戍边的长兄感情颇为复杂。
    一方面他身边的人包括皇后都对他一再教导;务必要防着大皇子;可是另一方面,对于大皇子却又不可遏止的生出仰慕之心,对他能够身体康健远离京师的自由很是羡慕。
    况且武琛居心如何,他能在刚刚成年之后便自请离京避嫌,实际上已经对身为太子的他表示了尊敬,武坤实在对这位长兄生不出恶感。
    兄弟俩道过别,武琛向武坤深施了一礼:“我常年在外,父皇母后那里,自有皇弟尽孝,只是我母妃那里,还要麻烦皇弟了!”
    “你我兄弟,哪里用得着这般客气?!”太子亦回了一礼:“皇兄路上小心,贤妃娘娘那里,一切有我!”
    年前武琛回来才知,去年整整一年,贤妃几乎一直缠绵病榻,倒是太子武坤三不五时就催促给自己看病的御医多跑几趟。太医院里最好的太医,除了给皇上诊脉的,最好的便是在东宫值守的御医了。后来还是贤妃计算着日子,武琛快从边关回来了,这才挣扎着起来了。等到武琛回来,有了儿子的陪伴,过了个年她的身子总算有点起色了。
    为此,武琛回来之后还特特备了厚礼,谢过了太子殿下。
    宁王府离着大明宫不远,出了宫骑马一刻钟便到了。府门口的家丁翘首待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瞧见了宁王卫队的身影,便立刻让一个小厮前去二门里报告宁王妃。
    武琛驻守边疆,宁王妃便带着五岁的女儿武敏留守长安。宁王妃与武琛是少年夫妻,可惜成亲十几年,夫妻俩聚少离多,每两三年一见,也只剩了相敬如宾。
    武琛进了府,宁王妃已经带着小郡主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