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吕矗骸昂茫『茫∥医裢戆迅叽蟾缫睬肓死矗蒙謇梢桓鼋萄怠!
    胡娇咬着他的耳朵提要求,“等把他灌的差不多了,也要让他尝尝你喝的那酒的滋味……”
    县令大人笑的好生无辜:“我记得……原来朱县令留下的东西里,还有把鸳鸯壶呢。”
    当夜,许清嘉与高正在县衙后院的主院花厅里同十五郎把酒同欢,为了助兴,高正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唱曲的姐儿。县令大人的酒量一般,高正接到领导指示,务必要将崔十五灌醉。他与军方人物并无交集,去年被崔泰抓到牢里去,还多亏了胡娇送饭,才没受多少苦。如今有机会与崔十五郎亲近,不用许清嘉吩咐,他都尽了全力。
    一席酒吃了个七七八八,由腊月执壶添酒加菜,灶上婆子待命,最后许清嘉吃了个微醺,高正大醉而归,被他家仆从架着上了马车,还扒着车窗喊:“明儿……明儿再喝……”
    至于十五郎……据说回去之后,跳进荷塘洗了半夜的冷水澡。宁王留下的两名护卫在荷塘边守了半夜,生怕他醉后溺水。拉他上来吧,他又不肯。
    第二天在县学园子里撞上胡娇,还未开口便飙出两管鼻血,胡娇颇为关切:“十五郎可是身有不适?”
    十五郎拿帕子捂住了鼻子,咬着牙回她:“真是要多谢昨晚夫人的招待了!”不就笑了一回你家县令大人被百姓热情关怀吗
    真是最毒妇人心!
    他昨晚喝到半醉,高正也太过热情,到了最后哪里尝得出来自己喝的是什么酒?也不知道她指使那丫头给自己倒了几杯鹿鞭酒,反正等他回到园子里,就觉得浑身燥热,宛在炉中焚烧。到底年少,正是热血激昂的时候,平日又只在军中,等于干柴上扔了一把火,立时熊熊烧了起来,压都压不住。
    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着了胡娇的道。
    胡娇巧笑倩兮:“十五郎客气了!”
    “一肚子坏水!”十五郎瞪她一眼,见她毫无愧疚之意,只能大败而归。
    腊月见夫人高兴,她也很高兴:“夫人这样多好,不用动手动脚,大人也放心多了。”这丫头自从跟了她,一日比一日老成絮叨,胡娇都要觉得,不等她生下这孩子,腊月都要变成个絮叨的婆子了。
    有些人能用暗招打发了,比如崔十五郎,他与胡娇可谓是不打不相识,二人过招也非一招一夕,胜负都不放在心上,不过一笑置之。有的人却不能,比如听风院的那两位。
    本来消停了两日,想要吃的没吃到,又嫌弃灶上婆子的手艺不好,便遣了丫环去街上酒楼叫菜,只让酒楼去县衙收帐。
    许清嘉日日回后衙吃饭,从来不在身上带银子,等到酒楼跑到县衙来要债,他还有几分莫名其妙,一问之下才知是听风院那两位,只能让钱章带了人去拍门,跟夫人要银子去付。
    钱章带了酒楼的人去拍门,婆子开了门,问明缘由,便去回禀胡娇,腊月一听一顿便是一两银子的席面,顿时眼都直了:“夫人……这也太狠了些!”一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出门雇辆车也才花个三十五文,一两银子可是一千文钱了。
    王尚二位美人尝着了甜头,此后一日三餐都在外面的酒楼叫了回来,只叫了两日,酒楼再来,胡娇便让腊月带人去寻十五郎,“我家夫人说了,家里没有余钱了,总不能让大人当了官服去付酒楼的帐吧?那也太丢人了。这帐就要麻烦崔郎君来结了。夫人还说,也不知定边军营中伙食如何,要不要她寻两名厨子送来,跟着殿下的内眷去服侍?”
    十五郎心中一凛。
    武琛是什么品格,不说他也知道。虽贵为皇长子,可这么多年带兵,却是与将士们同吃同住的,伙食上是从来不挑的。就算是窝头他也能眉头不皱的咽下去,以往带到军中的女眷,都不曾破例,若是这两名美人到了军中也这般闹腾,恐怕会惹的殿下心烦不喜,总归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县令的薪俸有多少,十五郎是心里有数的。许县令抠成这样,在大周一众奢侈无度的官员里,本就是异数。武琛每每回京路过各地,那些地方官上至州府下至县镇,无不费尽了心思的招待皇长子殿下,不但吃喝玩乐都备齐了,还有拿亲生闺女去招待宁王殿下的,种种谄媚丑态,他们不是没见过。别看他跟崔泰以及宁王殿下嘴里笑许清嘉夫妇抠门,可是内心里无不是敬佩欣赏的。
    当官能够悯下不压榨百姓,实属了不起的品格。
    更何况许清嘉一身傲骨,毫不谄媚,勤勉清正,爱民如子,那就更为难得了。
    十五郎付了帐,立即让护卫前去跟王尚二人的丫环打声呼吸,明日便启程回定边军驻地。
    那两人这两日才缓过劲来,本来还想着多住些日子,不过想到很快便可以见到宁王殿下,立刻便欣喜的催促丫环收拾行李。
    十五郎定了行程,又通知了许清嘉,顺便还道:“上次许大人路上替我们准备的熟食就极好,这次就麻烦许大人了。”
    许清嘉正因前几日与老婆合起伙来算计了十五郎,让他泡了半夜的荷塘,心存歉疚,自然不好意思再拒绝,回到后院就跟胡娇商量:“十五郎突然说要走,我记得大夫说那两位还要将养些日子,也不知为何要这样匆忙。不过他提起想吃上次路上带的熟食,阿娇别去厨房,吩咐了让婆子们去准备?”
    胡娇挽袖子就要下厨:“算他聪明!再不走都要将咱们家吃穷了!”十五郎能在付完了银子以后决定带两女上路,胡娇还是承他一个人情的。
    这事也只有十五郎出面解决了。
    本来这两位美人儿落到她手里,她有几十种办法恶整这种娇小姐,最拿手的扮鬼吓人,次一等的往她们住的房里扔蛇蝎什么的,再次之还有……总之整人的花样大把,不过考虑到她们那娇滴滴的体质,比如今的她还不耐磕碰,万一吓病了再养个十天半月,那就得不偿失了。如今兵不血刃就能将事情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是她不肯下狠手,而是对方太弱了,连她的对手都算不上,实在不屑于她出狠招。
    要出手还是十五郎耐折腾,而且不记仇,算计起来旗鼓相当,也算是养胎期的一个乐子。
    许清嘉顿悟:“原来是你做的手脚?”一时没看好,老婆又出去咬人了。
    “难道你还想留着她们?再留那也是宁王殿下的内眷,夫君你就别多想了!”
    许清嘉被她给逗乐,拉着不让她走:“难道不是你多想了?家里一只胭脂虎,我哪敢有什么想头都说了不让你下厨还要下,小心油烟熏着了难受。我问过了大夫,说是妇人有孕之后有的不喜油烟味,有的呕不思食,你乖乖在房里歇息。婆子做的十五郎难道还能尝出来不成?”
    胡娇就跟发现了真相似的兴奋不已:“原来不是不想,只是不敢啊?这下终于将你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叉腰做泼妇状,可惜她如今心情愉悦,不见半点悍意,反带了三分娇媚之意,引的县令大人将她搂在怀里亲个不住,一头亲一头道:“小悍妇,都听你的!”胡娇被他亲的身软体酥,直往他身上蹭,夫妻二人在床上闹了好一会儿,因她怀着身孕,县令大人不敢轻举妄动,最后都亲出火来了,才罢休。
    送走了十五郎一行,胡娇便彻底的闲了下来,日子又回到了正规,不得不在后院静心养胎。
    过了几日高娘子提着药材上门来探望她。
    前段时间高家小娘子订了亲,七月里准备办喜事。最近高娘子都忙着闺女订亲的事儿,本来想邀请胡娇去参加订亲宴,宁王殿下却带着人来了,高正跟她嘱咐:“大人在前衙担心夫人在后衙莽撞,那一位可是个活泼性子,什么事儿都敢往前闯的,大人压着压着还怕压不住,生怕她伤了腹中胎儿,连丫头婆子都买了,专为看着她。刚开始就连多走几步路都要担心,还问过我怀着身孕的妇人可要注意些什么,我哪里知道?瞧着大人那样,还是别请夫人了,省得人多杂乱,哪里磕着碰着了。”
    高娘子如今也敢跟高正找补一句了:“我怀着闺女的时候,怎不见你这般担心?”又叹息胡娇好福气,县令大人好体贴。
    她半含抱怨半含酸,引的高正涎着脸上前赔笑:“瞧你说的,夫人那是什么性子?我家娘子又是什么性子?”
    高娘子瞪他,“我是什么性子?”瞧他还能说出花来。
    “夫人那性子……往好了说就是个儿郎性子,往不好了说,那就是……就是个土匪性子。你想想她做的那些事儿!我家娘子可不同了,温婉贤惠,最是体贴人的,知道我在衙门里忙,才不给我添乱的!”
    纵高夫人心头再有委屈,想起怀着闺女高正便日日往小妾房里钻,都被这句话逗笑了。
    “夫人若是知道你背地里议论她是土匪性子,小心她找你算帐!”
    “娘子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高娘子再瞧见胡娇这副郁郁寡欢的模样,想到她在赌桌上吆五喝六的模样,忍不住掩唇一笑,那模样可不带着几分匪气嘛。
    让她这个闲不下来的人在后宅安静养胎,可真是有些难为她了。
    “夫人若是闲了,不若做些小孩子衣裳什么的打发时间也好啊。”
    胡娇好不容易有个人来,恨不得将心里苦水尽倾:“高姐姐你是不知道,许大哥这个也不让我做那也不让我做,我拈针他说伤眼,我下厨他说油烟熏的厉害,就是后院的鸡都不让我靠近了,说自有婆子来喂。什么事儿都不让做,可不是要闷死我吗?”
    高娘子失笑:“夫人这是在向我炫耀大人有多疼你吗?”
    胡娇傻了眼,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在晒恩爱啊!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六月里;胡厚福从沪州而来,还带来了魏氏给胡娇肚子里的宝宝准备的许多小衣物。
    她是年初生的,孩子身体康健,家里一切顺遂;又有娘家母亲照看着,胡厚福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且接到胡娇的信;得知她已经有了喜信,胡厚福当真在父母牌位前磕了好几个响头,这才收拾行李前来。
    胡娇自觉娘家人来了;走路都快了几分,慌的腊月在身后紧追不休。
    胡厚福见惯了她风风火火的模样,只是此次看着妹子微微凸起的小腹,颇为高兴:“阿娇慢点;都要当娘了还这么慌张。”
    前衙许清嘉听到舅兄来了,也微微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胡娇总想着变着法子的玩乐,最近倒是不怎么执着于要与县学的孩童们玩乐了,为了打发时间,家庭娱乐活动改为了赌博。
    县令大人看着老婆甩开了膀子与他在赌桌上争胜负,总要担忧的朝她微微凸起的肚子上瞄几眼,暗中担忧将来生下来的不是状元之材,而是个小赌徒。
    胡娇在孕中,不能喝酒,家里银子全在她手里握着,许清嘉是一文不管,赢来输去,不过是从她的左手到她的右手,时间久了,大失赌博的乐趣。
    夫妻二人在彩头上起了争执,许清嘉的意思是他若输了便背诗一首,胡娇输了……那就亲他一下好了。
    胡娇眼珠子几转,笑嘻嘻提议:“不如我们赌脱衣服吧?”
    县令大人在老婆*辣的眼光下,硬着头皮答应了……如今已经在老婆面前表演过十七八回脱衣舞了。不是他赌运不好,实是胡娇耍起赖来,他抵挡不住。
    大舅兄来了,县令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