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胡娇大乐,“以前是觉得读书人肠子弯弯曲曲,不知几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阿牛哥多装简单啊,只要吃饱穿暖,肯定没别的想头,撑死了想着多挣点银子。”她眼神忽尔转幽,定定瞧着他,许清嘉瞧得清楚,目中几多情意,这般柔情的眼神,竟然是从未在她眼中瞧见过的,“现在瞧着,还是白面俏郎君好!虽然上了两岁,丑了许多,可是依旧贴心!”
    她不是个会说甜话儿的,寻常耍无赖多过撒娇,能从她嘴里听到这句话,许清嘉的眼睛都亮了,将她小心搂在怀里,感觉到她鼓起来的肚子正好顶着他的肚腹,正欲说两句甜言蜜语,却忽觉得肚皮上动了一下,他低头去瞧,两人肚皮贴着肚皮,中间再无缝隙。正奇怪,肚皮上又动了两下,顿时讶然:“这是……”
    胡娇一动不动,任由肚子里面的小东西隔着肚皮踹它爹,唇边笑意柔的能溢出来。
    “它……它动了动了……”
    夫妻两个都不敢动,只等肚子里的小东西又动了四五下不动了,县令大人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好像方才他连气息都屏住了。
    过了几日,胡厚福又置办了货物回沪州而去了。他将妹妹投的银子翻出来的利润又尽数投了进去,雄心勃勃:“等哥哥给你挣银子置田买大房子!”还是像她小时候一样,似乎一切都能被他一肩承担。
    胡娇许是快要当娘,近来竟然有了些多愁善感的情绪,胡厚福临走之时,她都控制不住要落泪,被许清嘉揽在怀里,才觉好受了些。
    “哥哥,你路上一定要小心!”
    胡厚福应了,又与她依依不舍:“等哥哥下次回来,就以看见小外甥了!”又叮嘱许清嘉:“早点请好了产婆,小心照顾着。这丫头毛毛燥燥,妹夫就多操操心。”
    “大哥放心!”
    许清嘉的脚还没好,这几日一直是胡娇照顾换药,经过了此次地震,夫妻俩更觉亲近不已,用腊月跟灶上婆子的话说:“大人跟夫人最近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若非前衙有事要处理,夫妻俩都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腻在一起。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由于许清嘉在灾情面前处理得当;上报之后,受到了朝廷的嘉奖,想来年底的考评一个优字是跑不了的。反倒是邻县曲靖县令郑河,地震当日正在寻欢作乐;事发之后又没有及时上报处理,还未一个月县里便传开了时疫,加之地震之时被屋舍压死的百姓,曲靖县人口一时去了十之四五。此事惹的府君大怒;上报朝廷。原本郑河应该会受到惩除,结果朝廷通报还没下来,郑河也染了时疫而去,一家子十来口人只剩了个老仆与小儿郎;此事只能作罢;上面另行委派了官员前来任曲靖县令。
    恐怕后来官员对郑河恨了个半死,甫一上任就接受个烂摊子,还是个时疫重灾区,谁知道会不会步了郑河的后尘。
    南华县这边是许清嘉亲自跟着处理的,当时强硬出手,制止夷人水葬,及时掩埋了灾亡之后的遗体,还亲自带人查看水源是否洁净,反复强调入口的水源食物必须是洁净的……各种注意事项让差役们一遍遍传话,要求灾民必须做到。又发动民间医者开药方用大锅煮防时疫的药草,身在灾区的百姓吏胥皆饮。
    当时条件艰苦,很多百姓觉得县令大人要求太多,而且又制止夷人水葬,引的不少夷人对他很有些不满,结果没过多久,曲靖时疫爆发,消息传到了南华县各村寨,众夷人才对县令大人感激的五体投地!
    若非县令大人的强硬,恐怕南华县也早有了时疫。
    更何况许清嘉亲历亲为,走过了南华每一处受灾的村寨,极大的安定了人心,都道别瞧县令大人是个文弱书生,可是做起事来毫不含糊,如今的南华县,夷人对县令大人敬重不已,本地富绅们也不敢起一丝轻视之意,不等他开口就将各自家中库存的草药粮食捐了出来,给灾后无家可归的百姓。
    虽说许清嘉上任,大家捐款频繁了点,可是都用于县里的事情,又得了慈善的美名。反倒是许县令,并未贪得一文进自己腰包,极为难得。而且这些富绅也会算一笔帐,比之从前朱庭仙在时每年的孝敬供奉,入了他的私库,还有明面上繁杂的苛捐杂税,许县令倒是不会胡乱收税,自他上任以来,算一算竟然比之朱庭仙在任上时没有名目洒出去的银子要少了很多。
    何乐而不为?!
    夷人擅歌善舞,没过多久便有夷人百姓将许清嘉的德行编了歌谣传唱,县令大人在夷人之中的声望一时极高。就连府君韩南盛亦风闻此事,与幕僚言谈之间颇为感慨:“亏得南华县令是个人才,不然再出一个郑河,岂不让上面以为我手底下全是草包!”到那时候,他年底的考评岂不是也要受影响?
    云南郡太守一职,肩负着内抚獠蛮,外抗吐蕃之重任,与军方合作关系密切。韩南盛在位多年,此次曲靖时疫,为防染了时疫的灾民四处流散,他与定远军及时联络,封了曲靖染了时疫的村寨,只许进不许出,以防时疫扩散。又征召大夫在疫区村寨出入口熬煮汤药,令百姓前来领药,只不过所起效果甚微,最后甚至有整个村寨在地震之时逃过一劫的百姓都死于时疫之手,令人扼腕。
    因此,新任的曲靖县令汤泽新官上任,才到了郡守府,韩南盛便传召了许清嘉前来,道是让汤泽取取经,其实也是想要给汤泽一个警示,别落到前任郑河的地步。
    此次地震,除了重灾区曲靖线,还有别的县城也受了些波及,只是都不及曲靖线严重,也有只倒塌四五座屋舍又或者死了一二名百姓的,不过都是凑巧了,算不得什么。
    韩南盛考虑到此次让他大丢脸面的郑河,索性将全郡县令都召到了郡守府,等于树立了一个廉政爱民的典型。去年的时候,作为在百夷之地推行县学,汉化众夷的官员,许清嘉就被韩南盛树过一次典型,没想到今年灾情一出,许清嘉又大大的露了一回脸,有好几个县的县令都在私底下窃窃私语,对他都产生一种“同龄人看优秀的隔壁孩子”的感觉,总之没办法亲近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此次灾情的后遗症,胡娇对许清嘉被上官召见一事虽然不会阻拦,可是许清嘉出门的当日她死活扒着车门,也要跟着眼往州府。私心里讲,除了怕路上颠簸些之外,许清嘉也舍不得与她分开,最后只得扶了她上车。
    胡娇早就准备好了东西,等她上了车,腊月便挽着个小包袱子坐到了车辕上,与县衙的车夫老马头相识一笑:“马叔,劳烦了。”
    县令夫人的贴身丫头,整个县衙哪还有不认识的。
    马车起先,许清嘉将胡娇揽在怀里,让她靠着自己坐安稳了,又生怕颠着孩子,每行一段路总要问问感觉如何,胡娇在家中安胎已经数月,此次有机会出门,简直能用雀跃欢呼来形容,哪里会觉得不舒服。
    被问了四五次之后,她便回身摸摸许清嘉的额头:“敢是读书读傻了?”
    许清嘉在她额头轻弹了一下:“这是又编排我什么呢?”
    “哦,原来没傻啊。不然我还当夫君记不住,所以才要问我四五次。”她笑的狡黠,被许清嘉在脸蛋上拧了一把:“坏丫头!”
    胡娇还颇为委屈:“我这不是看你脚上伤没好,一个人出门在外又不放心,索性便跟了你来,也好给你换药。我连白药粉都准备好了。”一副我为了你好你还不领情的样子。
    明明就是她自己想出来玩的!
    许清嘉也不戳破,到了州府,先将她安顿到了客栈,见她没什么不适,人也很精神,摸了摸她的肚子,“娘俩个乖乖呆着啊,等我回来了就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立逼的胡娇答应不胡乱去外面跑,这才起身往郡守府去了。
    汤泽新来,又听说是要来收拾一个烂摊子,心内惴惴,见到了府君也是垂头听训。郡守府仆人来报,许县令来了,但见韩南盛紧蹙着的眉头都松开了,立刻笑了起来:“快请快请!”
    待从外面一瘸一拐走进来个官员,脸上好几块都晒的掉了皮,人又说不出的清癯消瘦,定睛一瞧也有些不能相信,这还是……那个翩翩公子许榜眼吗?
    许清嘉向韩南盛见礼,韩南盛见他这惨样,忍不住问:“这是怎么了?脚……”他报上来的只是灾情以及灾后重建,可没说自己受伤了。
    “去灾区的时候不小心砸伤了,过些日子就好了。”许清嘉似浑不在意,倒让韩南盛更为惊讶。当官的从来只知夸耀,没有功劳也要变成有功劳,一分功劳恨不得自夸成十分功劳,似许清嘉这种受了伤却悄悄隐瞒了下来的,还真是极少得见。
    若不是他召见许清嘉,恐怕等许清嘉脚好了,他都没机会知道。
    韩南盛立即遗仆从去外面请给自己瞧病的大夫:“这位林大夫家中出过御医,后来告老还乡,他跟着习了多少年医,医术都是远近闻名的,让他瞧瞧也好。”
    “没什么大问题,怎好劳动?”许清嘉再三劳动不过,这才谢了他。
    “今日便住在府里,等休养几日再回去。”
    这次许清嘉却没有应下来,颇有几分不好意思:“府君好意,下官原本应该拜谢受了才是。只是……此次内人不放心下官,也跟了来,下官将她安排在客栈里。内人又怀着身孕,所以……府君的好意下官心领了,下官还是在客栈陪着内人的好。妇人家胆子小,这次可把她吓坏了。”
    韩南盛还真当许清嘉的内人胆子极小,这才跟了来,却不知胡娇实非胆小妇人,而是胆气十分的壮。
    许清嘉一进门,韩南盛便只注意到了许清嘉的伤处,几句话之后,才向他介绍汤泽,“这是新上任的曲靖县令,原想着你处理震后灾区,也算有几分经验,便召了你来与他传授几招。”话才讲完,见许清嘉与汤泽相视而笑,这笑容还有几分古怪,韩南盛一想便笑了起来:“看我都糊涂了,你们可是同科进士。”
    汤泽与许清嘉都笑了起来。
    “下官刚还想着,这个处理震后灾区有经验的会是谁呢?没想到大人让我见的竟然是榜眼郎。许县令在哪都是出类拔萃的,当初下官还向他讨教过功课呢。”当时二人在长安城考试之时,投住在同一家客栈,后来又成了同年,也算有缘。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韩南盛便笑了起来。
    不多时,林大夫前来,韩南盛令许清嘉入内,由林大夫拆开了他脚上包扎的白帛,又细瞧了一回伤处,便出来禀报韩南盛:“这位郎君被砸伤了脚背,伤了筋骨皮肉,当时又没好好治疗,以后行走倒没什么困难,只是脚面上皮肤曾经有些溃烂的迹象,虽然后来处理了,疤是褪不掉了。”
    许清嘉一瘸一拐走了出来,谢过了他,又道:“男人的脚也没什么关系。”接过林大夫开的药房收了起来。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胡娇如今已经五个月了;肚腹隆起,行走却十分的利落。
    许清嘉走了有半个时辰,她便扒着客栈的窗户往外瞅,已有几分坐不住了。腊月跟了她小半年,也知道她最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心里暗暗担心她要往外跑,一见她把装银子的荷包往袖子里揣;又收拾头发下意识就要拦。
    胡娇收拾好了头发;绕过腊月便往外走:“你这丫头好不晓事,许大哥脚是不是受伤了?”腊月点头;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