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娘子抿嘴而笑,高正笑的志得意满:“年春我们夫妇俩贺你家添丁之喜,等到了年底便要请了大人与夫人前往我家喝酒了。”
    胡娇是知道他家中有名妾室有喜的,只不过高娘子从来提起此事都是淡淡的,未见得有今日之喜,再瞧这情状,立即便猜到了:“这是……高姐姐有喜了?!”
    高娘子面上的喜意掩也掩不住。
    前些日子回去之后,文姨娘想吃石榴,引的她动了气,晚饭之时头晕恶心,高正便唤了人请大夫来,结果一诊之下便发现有喜了,难为她只当此后都不可能再有孕了,闺女都嫁出去了,谁知道天可怜见,竟然教她怀上了,顿时喜的都掉泪了。暗道总算没有枉费这些年往娘娘庙捐的香油钱。
    文姨娘原本是恶心主母的,哪知道竟然传出了正室有孕的消息,听到信儿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抚着自己的肚子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原本她在这后院是独一份的,只想着替高正生下儿子,哪怕是庶子,也是唯一的儿子,总归以后是要继承家业的,就凭这生子的功劳,也能稳稳立足于正室头上。哪知道高兴的太早了,现在正室也有孕了,到时候如果生下儿子来,那她腹中这个就不值钱了。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正室生下个姐儿,那她这肚子里的孩子就还值钱。只可惜这种事情要等生下来才知道,再心急也没用。
    她倒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哭了一场便唤丫环打水洗脸,收拾好了往主院去贺高娘子有喜,姿态比之平日恭顺不少,其余妾侍见得她这模样,少不得要在背后偷偷取笑一番,却也没可奈何了。
    胡娇听了这消息,少不得为高娘子高兴。她是见识过高正那一院子莺莺燕燕的,也不得不感叹高娘子是个心胸开阔的。若是许清嘉后院里,也不必添一院子,只多一个恐怕她都早闹将了起来,不知自己要做出什么事儿来。哪里容得旁人把勺子伸到她锅里?
    许清嘉斟了杯酒来贺高正,胡娇也斟了杯酒敬高正:“我与高姐姐一见如故,很是投缘,今儿也替她高兴,以后只盼着县尉与高姐姐夫妻恩爱,年底添个小郎君,和和□□白头到老!”她是知道因着高正一意要与许清嘉结交,因此高娘子与自己交好,高正待她便比过去敬重,才有此一番话。
    果然高娘子侧头瞧她,目中多有感激之色,只在桌下牵了她的手轻轻摇了两下。
    胡娇一口干了,高正如今觉得县令夫妇与自家交情比之旁人要深厚许多,许清嘉但凡出头露脸之事必带着他,其中自家娘子功不可没,因此待高娘子便愈加上心,也举杯干了:“有了夫人这句话,我哪敢对她不好啊?!夫人放心,我以后必待娘子如珠如宝!”
    高娘子听得这话,眼圈都有几分红了。
    虽然知道这不过是场面话,不敢指望他待自己能有县令待胡娇一半好,但只要能做到相敬如宾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果然高正是个明白人,贺完了许小宝满月,回去之后他便多抽时间出来陪着高娘子安胎,竟然不似高娘子怀大姐儿之时,但凡有空便往侍妾通房身边钻。就连文姨娘听得高正在后院多陪在高娘子身边,也气恨的在房里骂:“难道怀的金蛋银蛋不成?都一样怀着爷的骨肉,怎就她怀的值钱了?!但盼着生下个丫头片子,到时候看还能得爷的好不?”
    三月里,胡厚福又来了一趟南华县采购药材茶叶等物,顺便从沪州贩了许多瓷器丝绸之物。本地不产瓷器丝绸,运到云南郡的也有商人转手买了来运往吐蕃等地,很是赚钱。胡娇虑着与其让利给别人,不如自己来开店,兄妹两个在南华县跑了好几天,租了两家相连的店面,专卖瓷器丝绸。
    至于铺上掌柜以及伙计,都委托给了高娘子举荐。
    高娘子自家娘家也有陪嫁,还管着高家的商铺,很有经验,推荐的掌柜伙计俱都十分可靠,听得是给县令大人家的铺子做事,敬许清嘉为官清正,自然不起奸滑之心,见过了县令夫人,择了吉日便开了业。
    胡厚福等铺子开了业,便准备带着新采卖的药材茶叶等物回沪州,说是赶着在七八月再跑一趟。
    他这次还给许小宝带了许多小玩意小衣服,又有金子打的憨态可掬的小金猪,居然还是实心的,放在许小宝手里,瞧他目不转睛盯着小金珠瞧,当舅舅的便在外甥的脑门上狠狠亲了一口:“看我家大外甥就跟他娘似的,看到金子眼睛都挪不开了!”
    胡娇哭笑不得:“哥哥你别瞎说啊,我哪有这毛病?你可别教坏我儿子,让小宝以为我真是这样性子!”
    胡厚福一本正经:“我怎么胡说了?你三岁的时候我偷偷把你从家里背了出来,背着你上街耍玩,结果你就盯着人家银楼里的金子眼都不眨,当时好像瞧直了眼,我还嘀咕,这么小的丫头居然也知道爱财。”
    胡娇回想一下,似乎……还真有这么回事。
    后来回去,胡厚福被她家老爹一顿板子给揍了一通,敢把他的宝贝小闺女给抱到街上去玩,万一给花子拐去了怎么办?
    胡娇抿着嘴儿笑,不敢告诉哥哥这事儿她还真记得。那时候年纪小,如果告诉哥哥她记得,那真有点吓人。她那时候是瞧着精美的黄金首饰瞧花了眼,芯子里其实是个成年人了。
    胡厚福还当她不信,“你别当我瞎说!就为这事回去被爹狠狠揍了一顿,揍完了让我罚站,把你抱在怀里喝杏酪。”提起当日胡厚福似乎还有几分悲愤,不过想想还是有几分安慰:“后来爹还问你跟着哥哥出去玩开心不开心,我当时还担心你说不开心,万一惹的爹再揍我一顿。没想到你说哥哥带你出去玩,有了杏酪也要跟哥哥一起喝。”
    他当时高兴坏了,也觉得被老父揍的地方不那么疼了,只觉这小妹妹怎么疼都疼不够。
    倒是胡父听到这话,抱着胡娇好一顿夸赞,夸她从小就懂事乖巧。
    胡娇自然也会卖乖,抱着胡父的脖子转头瞧瞧自家哥哥的脸色,很认真的夸奖胡厚福:“哥哥也懂事乖巧!”饶是胡父气儿子胡作非为,偷了小闺女出去玩,在女儿的童言童语里也忍不住夸了一句:“你们兄妹俩都懂事乖巧!”
    隔了这么多年再回想旧事,胡厚福满怀感慨,胡娇又何尝不是。
    年纪小的时候,当儿女的总是不能切身体会到父母的关爱,如今兄妹俩都为人父母,再提起父母,似乎总有忆不完的旧事,有机会促膝共坐再回想,满心的酸涩暖意,只恨时光不能停驻,能让他们有机会在父母膝前尽孝。
    子欲养而亲不待,总是人生一大憾事。
    胡厚福临走的前一天,兄妹俩坐在窗下聊起父母健在的旧事,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有时候说着说着大笑了起来,有时候兄妹俩眼中都布满泪花,这些伤感的温暖的旧事,以及一起成长的岁月,追忆远去的父母,也只有感情深厚的兄妹俩能够聊一聊,宣泄一下对父母的思念。
    如今他们的日子过的好了,胡厚福有时候都会涌起个痴念,假如父母活着,能够看到这一切,能够看到他们疼爱的宝贝小闺女也生了孩子,夫妻恩爱和美,该有多么的好。
    许清嘉在前衙办完事,惦记着胡厚福明日要走,便回到了后院,到了门外,听到房里兄妹俩的谈话,默默的站了一会儿,又悄悄的回去了,将时间留给了兄妹俩独处。
    等到晚上临睡,他还瞧见胡娇眼圈微红,许是下午落了泪,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拍,就跟拍个孩子似的。
    “腊月说你下午回来了,怎的没进屋?”
    许清嘉走了之后,快晚饭的时候,胡厚福回房去收拾东西,腊月悄悄来告诉她,县令大人今儿下午来过了,在房门外悄悄立了一会子又走了。
    “我这不是怕瞧见你哭,就早早回避了嘛。”许清嘉逗她,“我现在最怕看到你哭了,阿娇的眼泪可比拳头吓人多了!”
    胡娇本来满腹伤感,被他这话逗的烟消云散,“你哪里是会怕我的人?”不过是爱着宠着,舍不得她伤心而已。
    第二日胡厚福带着货物离开,临行前向胡娇许愿:“等你大侄子再大点,我就带他来南华县看你,顺便让他们哥俩亲近亲近,总不能教他连姑母都不认识吧。”
    许清嘉是官身,不能随便四处跑,而他也不放心自己妹妹带着孩子走远路,就只有他带着孩子来南华县看他们了。
    胡娇给大侄子装了许多夷人的小玩意儿,听得这话极为高兴,抱着许小宝朝胡厚福招手:“宝宝听见没,舅舅说以后要带哥哥来看你哟!”
    白白胖胖的许小宝朝他舅吐了个口水泡泡表示欢喜。
    定边军营里,王美人正在生孩子,一盆接一盆的血水被端了出来,尚美人在外面安慰武琛:“王爷别急,听说女人生孩子都这样儿的。”目光之中尽是精明算计。
    产房里,王美人好不容易生下了儿子,云姨娘将亲自熬好的药奉了过来,将王美人扶在自己怀里,一勺一勺给灌了下去,又将她扶着躺好,还细心的掖好了被角:“姑娘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王美人只觉疲累,才生产完,恶露滴沥,她身下垫着布帛,半梦半醒间却觉得有热流奔涌而下……
    一个时辰之后,她永远的睡了过去,至死也不知道喝的药里有活血的药材。
    王美人生的这儿子乃是武琛的第一个儿子,说起来以前的侧妃也生过儿子,只是俱都夭折,这孩子生下来之后倒是甚为健壮,被婆子包裹好了便送到了武琛面前,武琛看着红通通的孩子,看了许久。
    乳母是早就找好的,从夷人部族里寻来的妇人,黑胖壮硕,只是不通汉语。定边军驻军之地寻常是很难寻到汉族妇人的,想要找乳母也唯有寻夷族妇人了。
    过了没多久,尚美人便惊慌失措一脸泪痕的来报:“王爷,妹妹……妹妹血崩了……”
    妇人生孩子,若是血崩十之八…九是保不住命了。
    军医被派去诊脉,武琛用粗砺的拇指摩挲着孩子娇嫩的脸颊,似乎有几分沉郁:“我本来……准备等这孩子一落生,就给她请封侧妃的。如今看来是保不住了。”
    崔泰是寡言的性子,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在一旁陪坐。
    武琛似乎也没想让他说些什么,只是自言自语:“这也许就是我杀孽太重,所以总是留不住孩子跟妇人在身边。”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向崔泰道:“我欲将这孩子送到南华县去,让许县令代为抚养,二郎觉得如何?”
    “殿下这是……按道理,如果殿下不想让尚美人抚养这孩子,便只能送到长安王府中去,由王妃抚养。”
    武琛苦笑:“营中这般艰苦,连个好些的儿科大夫都没有,这孩子若是养在营里,恐怕也养不活。若是送到长安去,此去路途遥远,连娇弱些的妇人都受不住,何况刚出生的稚儿。况且我总觉自己杀孽太重,许县令与许夫人都是仁厚有福之人,寄养在他们家说不定这孩子还能平安长大呢。”
    京中水深,他如今不能在京里看顾,这孩子又是他唯一的血脉,还真不好说能不能养大。
    尚美人与云姨娘算计一番,听到这个决定都惊呆了。
    “王爷……王爷要将小郎君送到南华县去托许县令代为抚养?”
    报信的正是她身边的丫环,方才在外面听得崔泰吩咐士卒准备马车,在上面铺厚厚的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