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爷……王爷要将小郎君送到南华县去托许县令代为抚养?”
    报信的正是她身边的丫环,方才在外面听得崔泰吩咐士卒准备马车,在上面铺厚厚的褥子,又传召乳母,说是准备往南华县送小郎君,这才跑来报信。
    尚美人与云姨娘面面相窥。
    尚美人还当能白得个儿子,反正此地女眷唯她一人,这孩子不交给她抚养,难道王爷还能带着孩子在营里出操不成?
    她们一番忙碌,没想到做了无用功。
    四月头上,胡娇收到打包快递送货上门的婴儿一只,外带黑胖语言不通的乳母一位。
    前来送孩子的崔泰直接进了县衙后院,示意乳母将孩子交给胡娇瞧一瞧,胡娇接过襁褓打开看了看,傻乎乎问:“这是……我家大人在外面的私生子?”不然怎么送到她手里了
    崔泰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终于理解了五郎在面对许夫人时候那种见一次就要掐一次的冲动了。他心里颇有几分忧虑,孩子交给许夫人抚养,真的没问题吗?
    王爷的这个决定,真不知是对是错。
    许清嘉也很快从前衙赶了过来,看到胡娇怀里的孩子也有几分傻,“这是?”
    胡娇将孩子抱给他瞧:“夫君你来瞧,这是你的私生子,崔将军送了来。”看到崔泰这么笃定的将孩子交给她,她立刻便脑补出了一个许清嘉负心薄幸的故事,又回想他出门的日子,最后十分肯定的问崔将军:“崔将军是从州府过来的吧?怎么顺道儿将孩子捎了回来,没把孩子他娘给捎回来?”她在考虑是要带着小宝退位让贤还是先让县令大人好好品尝一下她的老拳,总之有了许小宝小朋友之后,她的心似乎柔软太多,这一时竟然都有了纠结之意。
    许清嘉都被她这话给气笑了,凑过来瞧孩子,又瞪她:“阿娇又胡说八道了!你夫君在外面不会有情债的,你大可放心。若是以后不放心我去州府,大不了你跟着就好。”
    胡娇原本便只是直觉推测,既然她家县令大人否定,便放了心,她也就是忽然冒出来的念头,心底里至少还是有七八分笃定县令大人不会出轨的,剩下的两三分只是对人性的不确定而已。
    崔泰眼瞧着这对夫妻旁若无人的开始秀恩爱,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们。
    “这是王美人生的孩子,王爷的长子,他怕在营里养不活,送到京城去路途太远,这才想着送到南华县来,请许县令代为抚养。”
    “这……合适吗?”许清嘉其实不太想与这些龙子凤孙的关系太过密切,他是地方官员,武琛手握重兵,本来交往太密切就是犯忌讳,更何况武琛身份特殊。
    胡娇抱着孩子,见他睡的香甜,其实很想当着武琛的面骂他一顿:这是把我当保姆了?
    给人养孩子这种事情,哪里是好差使?
    更何况养的是皇长子的长子。
    崔泰不是习惯性向别人解释的人,他在军中习惯了要么服从上峰的军令要么向下级下达命令,只要执行就好,哪那么多话解释。而且此事是武琛的决定,也不是他儿子,他只负责送孩子上门,解释这事不在他的服务范围内。
    他将孩子乳母以及纹银五百两一丢,便带兵士回去复命,留下许清嘉夫妇俩对着个刚出生不及一月的小小婴孩傻了眼。
    乳母抱着许小宝过来,许小宝看到他娘怀里的小婴儿,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伸着小手,也不知是想往他娘怀里扑,还是想摸摸小婴儿,反正他表达能力不足,一概被愁眉苦脸的父母忽略,指示乳母将他抱走,夫妻抱着孩子进卧房开会。
    许小宝眼睁睁看着父母抱着个小婴儿走了,居然没给他一个微笑的眼神,顿时扯开了嗓子哭,都没能唤得父母一回头,顿感人生绝望,这个残酷的世界与残酷的父母真让人伤心,顿时哭的更厉害了。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县衙的院子里;去年移过来的葡萄苗如今已经爬满了架子,一藤葡萄架上挂满了挨挨挤挤一挂挂的紫色葡萄。葡萄架下;大名许东鸿的许小宝小朋友踮着脚尖去够;却将将只能够到最矮的那挂沉甸甸的葡萄,可惜胖乎乎的小手太小;根本抱不住这一挂葡萄,只能挫败的回头求助。
    他才一岁半;走路却已经很稳当了;天气太热;胡娇索性给他剃了个秃瓢,他身后跟着的小尾巴是至今还没有名字的武小贝小朋友;胡娇却别出心裁的给他剃了个月亮头;半拉秃瓢比某朝代的经典发型还要在脑门上多剃掉一些,后脑勺留了一小撮头发,她却用红绳给扎了起来,造型相当别致。
    武小贝小朋友也才将将一岁两个月,上个月才开始走路,连抗议自己的造型都不会,只能指着面前的葡萄流口水:“果果……”他只知道这是可以吃的果子,酸酸甜甜极为好吃。
    作为一名合格的保姆,自接手了武小贝之后,胡娇可算十分尽心。最开始的时候武小贝也是跟着胡娇夫妇一起睡的,哥俩弄了张大一点的小床,放在一起。起先也相安无事,等这两个小肉团子会翻身之后,便开始了你来我往的拳法切磋交流,有时候剪指甲不及时,就能在对方的小脸上发现红痕。
    胡娇趁着他们午睡的时候坐在小床前面揪着一只只小胖手指给剪指甲,顺便吐槽武小贝的亲爹:“小贝啊,你那爹真的是你的亲爹吗?这都将你送来几个月了,只丢下个奶娘跟五百两银子不来看一眼就算了,他就不能给你起个名啊?他的文化水平很差吗?”皇子们最其码都上过扫盲班吧,先生就算不是当世大儒,两榜进士翰林学士总有一两位吧。
    这事县令大人也急过,还专门派人前往定边军驻军之地走了一趟,派出去的是能说会道的钱章,他回来之后哭丧着脸向许清嘉回复:“皇长子殿下说……随便叫什么。”
    事实上土蕃那边又有异动,地震之后年成不好,吐蕃那边有的部族已经断顿了,饿着肚子的吐蕃军在边境制造了好几次挑衅事故,杀了大周夷族好几户牧民了,武琛时不时就要带兵巡守边防,真是要忙疯了,至于起名这种事……对于榜眼郎来说,很难吗?
    皇长子殿下忙着调兵遣将呢,哪有那闲功夫给儿子起名。
    许清嘉给自家儿子起名字的时候不知道翻了多少书,有时候翻着翻着就沉迷其中了,等醒悟过来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就儿子的名字他都起了三个月,这才定了东鸿二字。
    可是凤子龙孙能随便叫叫吗?总不能叫个武阿狗武阿猫吧。
    许清嘉与胡娇想也知道不可能。最后只能先随便起个小名儿叫着,方便教育孩子。虽然还小,可是孩子如果没名子,万一叫他“哎哎哎”,万一印象太过深刻,他长大真当自己名叫“哎哎哎”可如何是好?
    后来皇长子殿下的儿子就有了个武小贝的乳名。
    这还不算完。比起起名字来,生活之中照顾孩子的各种琐碎的事情那才是重中之重。
    胡娇一手抓小朋友的吃喝拉撒,一手抓小朋友的精神文明建设,果然在许小宝八个月的时候就教会他能够清晰流利的叫出“爹,娘”这两种称呼了。
    武小贝年纪小,县令夫妇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每日下了衙的县令大人听着儿子稚嫩的童音叫“爹——”,一颗心都要化了,恨不得此刻许小宝就已经会跑会跳,能跟他讨要小吃,他一定能立刻满足这小子。
    直到有一天,县令大人下衙回后院的时候,乳母抱着孩子站在正房屋檐下看胡娇让人从集市上买回来的两尾锦鲤,看的正高兴的武小贝笑的咯咯咯的,抬头看到迎面而来的许清嘉,想也不想吐字清晰的朝着许清嘉喊了一嗓子:“爹——”兴奋伸手求抱抱。
    县令大人差点吓了一个跟头!
    这让旁人听到了可怎么好?万一传到皇长子殿下耳边怎么办呢?
    他晚上头一次揪着老婆忧愁的想对策,连努力再造个小闺女这等床帏大事都暂时搁一边了。
    “阿娇啊,能不能别让小贝叫我爹,我听着幕拧!
    胡娇比他还忧愁,好歹皇长子殿下还活着,武小贝小朋友对着她第一次清楚的喊了一声“娘”的时候,她头皮都发麻了。——他的亲娘如今早已经埋身黄土,成了一把枯骨了。
    “小宝整日在他耳边叫,孩子的模仿能力又很强……”就跟个小鹦鹉学舌似的,她也曾经试图阻止过武小贝小朋友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称呼,可是许小宝小朋友不干,笑的可爱无辜,对着她“娘……娘……”叫个不住,武小贝听到许小宝的叫声,更加兴奋,叫的比原来还大声,两个人一唱一合,简直是两只聒噪的鸭子,胡娇头都大了。
    “小祖宗,求你别乱叫了好吗?”胡娇向着自家儿子求饶,直恨不得这小子说话晚,再忘了爹娘怎么叫,顺便影响下武小贝忘记还有这个称呼。
    许小宝歪着脑袋,黝黑的瞳仁里映出他娘趁着丫环乳母都不在房里不惜折节求他的模样,十分不解,扶着小床的围栏伸手求抱:“娘——”,他身后还不会站的武小贝只当许小宝是在应和他,坐在小褥子上画了一幅热热的地图,这才慢吞吞开口:“娘——”
    胡娇:……
    替宁王殿下养儿子,除了称呼这个糟心的问题,旁的都还好说。
    武小贝是个精力旺盛的孩子,许东鸿小朋友简直是胡娇小时候的翻版,从能够在小床上施展开拳脚之后,这哥俩就每日“勤练不辍”,一个不注意就掐到一起去了。等到大一点能走路了,更是趁着丫环乳母不注意,攻击对方。
    到底许小宝早生了三个月,大部分时候他还是稳赢的。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就跟现在,他自己太小摘不到葡萄,站在他身后的武小贝便很利索的在他背上推了一把……一心记挂美食的许小宝毫无防备,顿时坐了个屁股墩,却不甘示弱,索性朝后一躺,两只小脚丫子向着武小贝而去。
    胡娇抚额,几乎有些不忍直视。
    这躺在地上无赖的小子,真的是她亲生的吗?
    “快……快将他们分开。”
    武小贝被他伸腿绊倒,哥俩已经忘记葡萄这回事了,圆滚滚的小身子挨到了一起便手脚并用的掐了起来。
    一旁侍立的小寒手脚麻利的上前,熟练的将两只从前襟衣领之上拎了起来,一边一只的提着,两只小人儿犹不放弃,在小寒手里张牙舞爪朝着对方示威,嘴里还喊着,显然两国交兵正在要紧处,完全不在意被小寒打扰中断。
    这种事情在县衙后院已经上演习惯,胡娇也无能为力。她就一个人,总不能将两孩子分开了抚养。将武小贝放在一边完全由乳娘照顾她不放心,将自己的儿子丢给乳娘照顾她舍不得,当真不能两全其美。
    好在这俩小货掐起来快,和好的速度更快。等到小寒将他们放到地下之后,腊月立刻奉上了新鲜出炉的点心,胡娇端着点心碟子深吸一口:“好香好甜!”那俩小货便立刻合好了,争先恐后往胡娇身边跑:“娘——”
    等到他们到了面前,胡娇一个小嘴里填一块点心,看着两个鼓着腮帮子的小白胖子专注美食,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在他们额上轻点:“你们俩什么时候能长大啊真是愁死我了!不许再打架知道吗?”
    这种话每天都要叮嘱个十几遍,可是没有一回能管用的,还不能不说。
    胡娇觉得再这样下去她会未老先衰,提前进入更年期,唠叨不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