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种话每天都要叮嘱个十几遍,可是没有一回能管用的,还不能不说。
    胡娇觉得再这样下去她会未老先衰,提前进入更年期,唠叨不止,最近她都觉得自己说话的重复频率越来越高,这真是个可怕的现象。
    跟随着许清嘉一起从前衙回来的高健男子狭长的眼神里尽是沉思,许清嘉小声替自家老婆解释:“殿下,已经纠正过好多次了,但是小郡王……他完全是跟着下官的儿子叫,总是不肯改过来。”
    皇长子殿下将孩子随便一丢都一年多了,初次上门看孩子,就看到孩子对着别人的老婆叫娘,许清嘉自己也觉得……颇为尴尬。
    院子里,两个孩子连着吃了好几块点心,又被胡娇逮着一人灌了好几口白开水,其间武小贝不肯喝凉白开,被她在额头上弹了两下:“小坏蛋喝水!”这才乖觉了,委委屈屈喝了几口。他喜欢有味道的蜜水儿不喜欢喝白水。
    不过胡娇觉得不能以糖水来代替白水,所以不肯惯着他。
    等他们喝完了,胡娇又拿帕子细心的替两个小人擦干净了唇角的水渍,还有点心渣子,连小手也擦的干干净净了,才嘱咐丫环与乳母:“带他们回去在房里消会儿食,再睡午觉,不然刚吃的点心积在腹中下午就不好生吃饭了。”
    两个孩子正欲被丫环牵走,忽然抬头发现了不远处站着的许清嘉,立刻伸开双手求抱抱:“爹——”
    胡娇笑着转头,一瞬间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许清嘉被这声爹唤的差点又栽一个跟头。
    “殿下——小郡王他……”他愁苦而真诚的望着武琛:你儿子他就这样了,下官也没办法了!
    当初真不该接这个差使啊!许清嘉悲愤的想,不但落不着一点好,还提心吊胆了一年多。不过此次武琛前来,他总算有了指望,立刻请罪:“殿下,下官家中内人……生于市井,小郡王一日日大了,当真没办法担负起教养小郡王的重任,殿下……”您看是不是将孩子送到长安去?
    反正王妃也闲着!
    武琛是公务前往云南郡,办完了事想起来自打儿子丢到南华县,就再没瞧见过,索性拐个弯来看儿子,一过来就看见自己儿子叫别人爹娘,当真是……有点心塞。
    他也没理许清嘉的请求,长腿几步便进了院子,胡娇已经向他见了礼,垂着脑袋不肯抬头瞧这位宁王爷的脸,心里在想对策。反倒是两孩子瞧见家里来了陌生人,都仰起头瞧来人,奈何武琛身高太高,他又没有许清嘉的体贴,回来看到孩子们自觉矮身,尽量能够保持跟孩子们双目平视的对话。
    武琛低头,俩孩子吃力的仰着脖子瞧稀奇,仰着脑袋也坚持不久,便双双垂下了小脑袋,非常默契的一人抱了武琛一只腿,手脚并用……似乎想攀爬上去与武琛对话。
    这是……做什么?
    武琛被两个小胖子柔软的小身子抱着腿,动都不敢动了,感觉到孩子身上传来的柔软温度,有别于年成男子在战场上贴身近搏的坚硬的肌肉,他简直完全不知道要拿这两只怎么办才好。
    胡娇太了解这两只小货的尿性了,立刻毫不犹豫的上前去从腰带上将两只从皇长子殿下的腿上撕了下来,准备往后提的时候忽然想到这是武小贝他亲爹,便顺手将武小贝塞进了武琛怀里,这才提着她家儿子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听风院里,武琛看着在床上兴奋的爬来爬去的儿子,很是头疼。
    “他什么时候睡?”
    “玩累了……就睡吧。小贝……小郡王这会还没玩累。”
    乳娘经过了胡娇一年多的汉话洗脑,如今已经颇有几分样子了,一般的沟通无碍。
    自中午胡娇将武小贝塞进了武琛怀里,美其名曰:让父子俩亲近亲近。并且教导武小贝:“小贝乖,这是爹。”武小贝兴奋坏了,他一点也不怕生,似乎还模模糊糊觉得自己比哥哥多了个爹,真是不能更高兴,哪怕跟着武琛到听风院都一直保持着这种兴奋的情绪。
    武琛发现,这孩子一点也不怕生。
    乳娘还是当初送来的乳娘,不过现在沟通无碍,他就顺便问问儿子的情况。乳娘也十分愁苦,“夫人每日里总要纠正小郡王不能叫爹娘,可是……小郡王是跟着许小宝叫的,根本改不过来。”她这个乳娘当的很不称职,如今正头主子来了,只能跪下请罪。
    武琛却觉得颇为有趣:“许小宝”
    乳娘生怕哪里惹的这位殿下不快,她如今算是知道了武琛的身份地位以及引起这位不快的后果,这是胡娇用了一段时间向她普及的,总算让她记住了。
    “许夫人在家里让我们都喊小郎君的名字,据说这样好养活。”
    “那小郡王呢?你们平日喊他什么?”问完这句,武琛忽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似乎……一直也没给儿子起过正式的名字。他目光复杂的回头瞧正在大床上兴奋的爬来爬去的儿子,圆滚滚的小白胖子似乎爬的开心无比,许家的丫环正守在床边生怕他掉下来。
    “小贝……”
    乳娘的脑袋都磕到了地砖上,反正宁王殿下也听到了,再糟糕还能比小郡王对着许县令夫妇叫“爹娘”还糟糕?乳娘转动她那寻常就只懂服从的大脑,绞尽了脑汁的想到,如果她有罪,按照夫人的说话,许县令夫妇算是主犯,她……大约只能算从犯吧?
    武琛在心里默默的念叨:小宝……小贝……就是一对宝贝……再看看儿子奇特的造型,总觉得哪里不对。
    县令夫人的审美……是不是略为奇葩啊?!
    别看武小贝白天活蹦乱跳,又不怕生,但到了太阳一落山,吃过了晚饭,外面天黑了,他便开始找“娘”,大眼睛四下转转不见胡娇,且听风院这个房间又是个陌生所在,白天新认的亲爹日头底下尚可接受,天一黑……大约就被妖魔化了,看他一眼哭一回,双眼汪着两泡眼泪不住喊娘。
    乳娘也没办法。
    武小贝自来了之后晚上就跟县令夫妇过夜的,到了晚上就算她也没辙。
    武琛是没见识过这么小的孩子哭闹过,呆了一瞬才问乳母:“他……这是怎么了?”哭什么呢?
    他又不会带孩子,从小在宫里养成的性格,各种规矩压下来,从来也不记得自己还有过随便放声大哭的时候,据说连小时候也是不被允许的,一大帮宫女嬷嬷守着,这么大的时候想想也没有武小贝的日子滋润。
    瞧瞧他那无法无天的模样就看得出来。
    乳母只能十分委婉的告诉宁王殿下,倦鸟归巢小儿寻娘,都是极为正常的现象。到了晚上小孩子就要在熟悉的环境中睡觉,还要有亲近的人陪着,不然就会不安。显然,这个亲近的人不是宁王殿下。
    武琛挥挥手,“快将他抱走!”这小子中气十足,哭起来魔音穿脑,他的脑仁都有点疼了。
    县令大人的卧房里,今天晚上许小宝似乎一直不对劲,心不在焉的坐在那里,许清嘉逗他他也不太有精神,还一遍遍的朝外瞧,到了最后胡娇才瞧明白:“他这是……在等小贝?”一起掐架掐出兄弟情谊了,这可真不容易。
    “过阵子就好了。小贝……宁王殿下原本是说他年纪小,送到长安去路途遥远,这才暂时寄养在咱们家。现在小贝大了,宁王殿下就会派人将他送到长安王府里去,由王妃娘娘抚养。说不定这两天就要启程,你回头收拾收拾小贝的东西,给他带到路上用。”对于这个养了一年多的小婴儿,许清嘉亲眼见证了他的成长,除了觉得肩上的担子颇重之外,还是很有感情的,夫妻俩都有几分舍不得。
    “也不知他睡了没宁王殿下……应该不会照顾小孩子吧?”胡娇很是放心不下。
    宁王殿下一瞧就是没照顾过人的,怎么能照顾个小小婴孩呢。她下午也是没办法了,当时总不能等着让宁王殿下治她们夫妇的罪,这才将武小贝塞进了他怀里,反正这孩子平常就一点也不怕生人,说不定瞧在他们夫妇尽心尽力将这孩子照顾到这么大,就……不会怪罪了。
    正想着,外面腊月来报,乳娘抱着武小贝来了,还未进来就听得这小子哭的气噎难言,胡娇忙下地趿拉了鞋子迎了出来:“这是怎么了?怎的哭的这般伤心?”
    乳娘道:“小贝到了晚上就要找夫人,又认床,这才哭了起来。”
    “宁王殿下……没发火吧?”
    “是殿下让抱过来的。”
    胡娇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将伤心已及的小胖子抱在怀里颠了两下,他就不哭了,里面的许小宝听得他的哭声倒好似听到提神药一般,立刻兴奋的笑了起来。
    听风院里,没有了小孩子的哭闹,房间里一下显出安静来。武琛瞧着眼前的烛火出神,忽尔露出个笑容来,第二日便告诉许清嘉,武小贝他不准备送到长安去,但养在军营又太小,就将他寄养在府上好了。
    “本王瞧着,尊夫人带孩子颇有一手,这孩子身体健康,也不怕生,就暂时要麻烦尊夫人了。”
    许清嘉很想跟这位龙子凤孙讲讲道理:别拿我老婆当保姆!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默默咽了下去。其实……他与胡娇都有些舍不得将武小贝送走,又可怜他没有亲娘,虽然送到长安城有王妃照料,但到底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小婴孩,没有亲娘还是不能让人放心。
    他想的与武琛想的不谋而合。
    武小贝是武琛目前唯一的儿子,送到长安城他还真是不放心,就说王妃护着这孩子,可是……趟进长安城的浑水,这孩子真能保得住?
    长安城里,不见得谁都愿意他有儿子健康长大。
    太子目前,可还没儿子呢。
    而且他亲自考察过了武小贝的生存环境,发现比他从前在宫里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宫里或者王宫规矩太多,终究不是养孩子的好地方。似乎看来看去,目前武小贝最适合成长的地方,还是许县令身边。
    这日临走,宁王殿下难得笑意盈面的吩咐胡娇:“以前怎么养这小子,以后还怎么养,本王瞧着夫人养的极好。”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获得了宁王殿下的肯定;又有纹银一千两的加成;胡娇再当起保姆来就得心顺手多了;哪怕俩小子掐的再厉害,她也不觉得头疼了。
    这一年多她家的存款在持续增加,县令大人的政绩也在不断刷新,尤其上司韩南盛极为看重他;云南郡各处的汉语言现学都办的不错;这直接导致了汉人与夷族之间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的摩擦案件减少了。胡厚福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还雇了伙计,大概明年就可以组建自己的商队了,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就连她在南华县的闺蜜高娘子也在去年底生了个儿子;倒是较高娘子生产前两个月,文姨娘生了个闺女;她的希望落了空,对这小闺女的怨愤尤其强烈,因此很不肯上心照顾。高小娘子在发过一次烧之后,差点送了小命。高娘子看着瘦骨伶仃的小婴儿心生不忍,等自己生了儿子便将这孩子抱到了自己院里,由心腹嬷嬷照顾着。
    至于文姨娘,生了儿子的高娘子挺起了腰杆子将她撵了出去。
    据说文姨娘出府当日,哭的声嘶力竭,起先是求着高娘子,见求也没用,便开始威胁:“……等郎君回来,看你怎么交待?”
    高正跟着许清嘉去州府了,估计还得三五日才回来。
    高娘子坐在院子里,身旁丫环婆子鸦雀无声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