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许清嘉阖上书,在她鼻尖上亲昵的蹭了一下:“难道谁还敢饿着他们不成?”
    许小宝与武小贝都是口齿伶俐的孩子,告状的技能无师自通,家里除了胡娇与他敢压着这俩小子,别人压根不敢怠慢他们。
    胡娇略略放下点心。
    本来此次郡守府之行也算得是自有了孩子之后难得的二人世界,县令大人对此行抱了满满的期待,说不定在身心愉快的情况下还能得个闺女,可是瞧着老婆神思不属的模样,他忽然之间不确定了起来。
    韩南盛的夫人大约有四十出头年纪,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很是秀美,如今也还风韵犹存,况且她出自世家,举手投足之间种世家的优雅,待胡娇也十分客气。
    韩南盛带着许清嘉夫妇前来拜见她,等见过礼双方寒喧过之后,韩南盛便带着许清嘉回了前院,只留下胡娇一人应对。
    礼物是进郡守府的时候就已经由管家带着人从县衙马车上搬下来的,顺便连礼单也呈了上去。韩南盛掌着一郡事务,况且云南郡又极为特殊,不同于别的州郡,前来送礼的人也是络绎不绝。韩夫人早见过许多贵重礼物,许家夫妇的这份礼物算不得最贵,却也并不失礼。
    哪怕韩南盛再三叮嘱,拿通家之好的子侄来看待,韩夫人还是将许清嘉夫妇归类为巴结上司以期官运亨通的那类官员里去了。因此她待胡娇虽然客气,却绝非亲切。
    她家的通家之好可都是有身份的。
    韩夫人出自范阳卢氏,韩家也是累世官宦,眼光毒辣,胡娇一进来便瞧出她的出身门第定然不高,再委婉问起胡娇娘家,待听得她娘家兄长如今在行商,之前是屠家,心中更是不喜。说句不好听的话,她韩家门上的婆子都比这位屠家女懂礼知进退。
    韩夫人心中不喜,面上便带了些厌倦之色,胡娇人也不傻,立时便明白了,略坐一坐算是圆了韩南盛热情相邀的面子情,便告辞而出。
    引路的婆子带着她出了韩夫人的院子,往前院而去的时候,迎面碰上了一名穿着桃花衫子的少女,身边跟着的两名丫环各提着几个盒子紧跟在后面,目光往胡娇面上一扫,便带了几分笑意:“呀,原来是你!”
    胡娇却不记得几时见过这少女,目光便有些怔怔的。那少女朝着胡娇的肚子比划了一下:“娘子与我初见,虽然大着肚子,可是身手着实了得,我当时都吓了老大一跳。”
    经她提醒,胡娇才想起那次令她汗颜的见面,大着肚子当着这少女的面儿扔过俩汉子,后来被许清嘉当场捉了个现形,回去唠叨了足有半月之久,教训委实惨痛。
    县令大人教育起她来,出口成章,念的她头疼,还顺便扫盲,胡娇有好些个成语典故都是在被县令大人教育的时候学到的。
    有时候胡娇都在偷偷想,他哪里是在教育她,分明是在显摆自己满腹诗书,如果胡娇摆出侧耳倾听的膜拜眼神,他的声音便会温柔许多,若是她表现顽劣一点不当一回事,县令大人彼时的目光便十分严厉,且教训的时辰会加长。
    好在自从结束了孕期,胡娇又恢复了身手敏捷,又有俩爱惹祸的小豆丁在前面顶着,县令大人已经许久都不曾教训过她了。
    引着她出来的婆子向她介绍了这少女的身份,原来就是韩夫人生的嫡出小姐。
    二人站在风口里略微聊了两句,韩娘子执意将她送到了门口,早有仆人去前院通知了许清嘉,夫妻二人便坐着马车回去了。
    按照韩南盛的预想,自家夫人总会留饭,原也准备在前面摆桌小宴召了幕僚与许清嘉好生喝一杯,哪知道还没一个时辰,许娘子便告辞而去。他到后院的时候,正听到韩小娘子跟韩夫人眉飞色舞,正讲着胡娇上次救她的事迹。
    “她那么大的肚子,居然将个汉子从襟口上提了就扔出去了……我还从来没瞧见过这么神勇的妇人……”
    韩夫人本就嫌弃胡娇出身低微,听得这话更是不喜:“她一个屠家女,力气大些有什么奇怪的?”她旁边的婆子接口:“咱们灶上的林大娘也有一把子力气,膀大腰圆背半扇猪肉不成问题。”
    韩小娘子顿时急了,“娘,那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儿,她也说不清。
    但厨下的林大娘膀大腰圆,声如洪钟,喝起灶上的丫头媳妇子们,各个都如鼠窜。可是这位许娘子却瞧着斯斯文文,人又生的秀美,却有别于一般女儿家那种纤弱袅娜,目光清正,总之……很合她眼缘。
    瞧见了韩南盛,韩小娘子立刻向他求助。
    韩南盛听了母女俩的对话,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还是嫣儿看人的眼光好。”哄了女儿下去,
    韩夫人在旁听了这话,冷冷一笑:“她小孩子家懂什么?”举凡贵门女子,都是精心养护的,大家的气派在那儿放着,哪里是蓬门小户里教出来的女子可比的。
    “她小孩子家不懂,却知道受人之恩便记在心里的。家世门第都是虚的,为人心正才最紧要。你平日身边围着的阿谀奉承之辈还嫌少?平日里每每嫌弃这些人有求于人,巴结的嘴脸着实难看,今儿难得遇上个不巴结不奉承的,却冷着脸往外赶。我还真当夫人高洁呢,原来也不肯带眼识人!”
    韩夫人被他这几句话给气的脸都涨红了,“我倒不知道这位许大人是你哪门子的世侄,娶的又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屠家女,巴巴的寻了来让我招待。我不过厌恶她身上市井气,怎的就是不肯带眼识人了?!”
    韩南盛也没想到许清嘉不肯与高官结亲,最后却娶了个屠家女。只是这位许娘子他也见过了,不卑不亢,与许清嘉站在一处竟然意外的合衬,倒真瞧不出是出自市井屠家。他想起许清嘉之父,此人当年颇有才名,也是耿介之辈,想来看人的眼光不差,不然为何会给自己儿子订个屠家女为妻?
    既然能进许家门,想来必有过人之处,却不可因出身而看轻了。
    韩南盛也不想因为许清嘉夫妇与自家夫人吵起来,他手头大把事情要做,哪有时间跟后院妇人纠缠。冷着脸拂袖而去,倒让韩夫人生了半日闷气。
    许清嘉带着胡娇离开了韩府,坐着马车一路闲逛,到了热闹处便让老马头先回州驿,他带着胡娇在街上闲逛。自从郡守府出来之后,胡娇便只字未曾提过郡守夫人。许清嘉心中懊悔自己答应了带着老婆来拜见郡守夫人,似乎这拜见……不太愉快。
    等与胡娇在街市一处斗鸡的摊子面前下了两把注,赢了五十钱,她开心了,许清嘉才问及与郡守夫人的会面。
    胡娇捏着这五十钱脑袋在店铺之间转来转去,寻找合适的消费场地,口里只淡淡吐出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老婆向来读书只是应付差事,她自己也说了只要不是个睁眼瞎就行,书读再多也不可能去考个状元当官,何必费那大劲,还不如强身健体呢。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却吐出这么一句文绉绉的话。
    许清嘉将这句话细细回味几遍,心中五味陈杂,一时说不出话来。
    韩夫人出自世家名门,这是他早就知道的,阿娇却出身市井屠家,原本就是天上地下,只不过是他自己心气强,总想着有一天除了造福一方,还想封妻荫子,让阿娇也享荣华。
    只是今日之事,只要他身在官场一日,便不会绝。
    ——他原本,是一点也不想让阿娇受委屈的。
    胡娇寻到一处酸浆米线铺子,欢呼一声便拉着他的手进去了,点了两碗酸浆米线,并两个小菜吃了起来。天气寒凉,热热的米线下肚,胃里顿时暖洋洋的。胡娇吃了几口,抬头见许清嘉一脸复杂笑意瞧着她,便知他肯定多想了,眨眨眼,握住了他垂在桌下的手,小声嘀咕:“许大哥,难道将来等小宝当官了,人家问起家世,他说我娘是屠家女,难道小宝就要羞愧的辞官回家不成?”
    许清嘉:……这是哪跟哪啊?
    她笑的很甜:“喜欢我的人,不用我讨好都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总有不喜欢我的理由,出身只是其一。难道夫君当官,要指着后院的女人来刷政绩不成?”
    许清嘉一下明白了她的话。
    她的意思是,自己的出身摆在那里,她自己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定然也会教育的许小宝将来不会因为他娘的出身而看轻自己,何况许清嘉,就更不应该了。
    他们夫妇俩前来郡守府应酬韩夫人,也只是走个过场,瞧在韩南盛器重许清嘉的面上。许清嘉既不会因为她的出身而厌恶她,又从来没想过要凭着走后院女人的门路升官,也不存在必须要她巴结韩夫人,仰他人鼻息而活的地步,不过一次不合眼缘的会面而已,何必放在心上。
    枉许清嘉读过许多书,这一刻却觉得,哪怕阿娇识字不多,可是见事极明。他反握住胡娇的小手,语声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缠绵之意:“阿娇,我定不会让你失望!”
    胡娇指指米线:“还不快吃,都要凉了。”又小小声飞快的补了一句:“许大哥,你从来就没让我失望过。”
    因为从来不曾期待过,可是这一路走来,收获的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期,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算是满载而归了。
    许清嘉只觉温暖而贴心,这句话,大约除了他娘,就再无人跟他说过了。
    他一手在桌下握着阿娇的小手,一手去捞面线吃,只觉面线细滑,汤底鲜美,无出其右。
    州官乃是官办,接待的乃是各路官员或者有身份的人,又有韩南盛特意交待下去,这次许清嘉来了之后便直接投宿到了州馆。他们拜见完了韩夫人,本来如果韩夫人热情,也许会留饭,然后再应酬两日才回去。如今却不必了,只消明白打道回府即可。吃完了米线,夫妻俩便往州馆而去。
    对于明天下午或者晚上便能见到家里的两个闯祸精,胡娇还是很高兴的。一路之上又买了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吃的用的玩的,全都是孩子物品。她如今手头宽裕,却仍旧不大上心收拾自己,这次来州府也是特意买了首饰,打扮的很是隆重,不过显然韩夫人瞧不上眼,胡娇所好也从来不在容颜粉黛间,路过胭脂铺子也只是进去买了两盒面脂擦脸,胭脂却是一样没买。
    路过首饰铺子的时候,许清嘉好说歹说才将她拉进了铺子,买了只小金钗,仔细替她插在头上,这才罢休。
    太过张扬的她也不喜欢。
    等到夫妻二人到了州馆,将东西放进房里归置了一番,正欲准备要了热水洗漱,却听得隔壁房门砰的一声响,然后便听到一个男子的训斥与女子小声啼哭。
    “……你除了哭还会干什么?让你去拜见夫人,说些好话儿,哄的她开心了,但凡夫人在府君面前说两句好的,我年底的考评说不定也能换成优。这点事儿你也办不成,我娶你何用?”
    许清嘉与胡娇面面相窥。
    那夫人哭哭啼啼小声苦求:“夫君,我……我下次一定不在夫人面前失礼,夫君别生气了……”
    因此际是元宵,前来向韩南盛拜年的官员早在开年便来过了,哪怕想要巴结的也早将礼物送到了郡守府,回自己地盘上去了,今日州官客人极少,许多客房都空着。
    许清嘉是属于被韩南盛特意点名携眷前来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上了熟人。
    “怎的是他?”
    胡娇听得许清嘉认识,又觉得这声音是有几分耳熟,托今日碰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