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У某笮⌒⊥肆肆讲剑涣辰浔福骸拔摇也凰:锵贰
    武琛:……
    宁王殿下花了一盏茶功夫,又是点心又是饴糖的,才从自家儿子嘴里套出来实话。
    原来当日看完了猴戏,俩熊孩子被耍猴人的长拳以及可爱逗趣的猴子给迷住了,非要留下来跟着耍猴戏的去玩,被胡娇强制带了回来,一路之上讲了许多耍猴艺人以及小猴子的“悲惨境遇”,比如练不好不给饭吃,拿鞭子打,看看那只猴子原本全身都是毛,结果打屁股打的厉害了,最后猴屁股被打的红通通一片,连根猴毛也没留下。
    武琛:……
    许夫人这都是什么奇葩的教育方式啊?
    不过看到自家儿子提起娘亲,充满信赖的眼神,以及嘴角止也止不住的笑意,他就忍不住想起自己远在深宫的亲娘。
    似乎记忆之中,他从不曾感受到来自于许夫人这种充满童趣的教育方式,童年的记忆里永远是规矩规矩,以及写不完的功课练不完的功夫。
    一路逃窜回去的胡娇再次以审慎的态度考虑了下宁王殿下寄养儿子的心情,觉得自己的教育方针虽然没有错,可是大约不太符合皇室教育凤子龙孙的方针。
    等到许清嘉下了衙,被老婆扑上来抱住,这热情欢迎的态度影响了他,他也以同样热情的态度给了胡娇一个狠狠的拥抱,许小宝跟在后面窜了出来喊:“羞羞……娘好羞羞……”
    腊月侧过头假作不见,捂着这小子的眼睛将他强制抱走了,只留下没羞没臊的一对夫妻。
    胡娇若是一个人,其实还真没觉得皇权有多可怕,生死之事她个人可以看淡,可如今拖家带口,有夫有子,日子过的滋润无比,等于正在蜜罐里,被手握重兵的宁王殿下充满杀意的目光盯过来,她后背顿时惊起一身冷汗,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跟许清嘉商量商量。
    许清嘉听了老婆的复述,以拳抵唇咳嗽了一下,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宁王殿下既然让你退下了,除了心里记恨之外,恐怕也并没多生气。”
    心里记恨还不算生气?
    胡娇对封建王权里的凤子龙孙是当真不了解,她就是个小民百姓。以前身为一名人民子弟兵,就算说的话有点出格了,也不存在砍头一说,真正生命有保证。这一世就不敢保证会不会给许清嘉的仕途添堵,或者说不定还会危及夫儿生命,当真是不能行差踏错。
    许清嘉安抚了老婆,当日去听风院拜见宁王殿下,特别诚恳的向宁王殿下请罪:“殿下,内子出身市井商户,从小不曾读书识字,胆子又小,十分的不禁吓,方才回去之后吓的泪水涟涟,直道惹的宁王殿下大怒。就是……调皮了些,喜欢带着孩子们瞎玩,总说男孩子一定要养的壮壮实实,都是一片好意,万望殿下恕了她的不敬之罪!”
    武小贝本来在武琛怀里拿着个白玉九连环玩,见到许清嘉便从他膝上爬了下来,小跑到了他面前,将九连环递了上去,“爹,你解。”
    许清嘉:……
    这拆台的熊孩子!
    他本来是前来请罪的,可是当着宁王殿下的面,他的儿子称自己为爹,这是让宁王殿下介意呢还是介意呢?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显德二十二年秋;吐蕃再次挟重兵向着大周边境而来,皇长子武琛带十万定边军迎敌,给了吐蕃军迎头重创;边境战事频繁,留在定边军营的尚美人被皇长子殿下派人送到了南华县,一起来的还有她的贴身丫环以及云姨娘。
    前来送人的是崔六郎,他面相瞧着比崔五郎凶;一路之上尚美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将人送进听风院之后;他与许清嘉交待了一番,只道让许夫人好生抚养武小贝;旁的都不用理。另有一句话转告许清嘉;“本王瞧着许夫人有胆有识;小贝交到许县令夫妇手上,本王很是放心!”
    许清嘉琢磨一番,意思大概是武小贝既然交到他们夫妇手上,便是让他们好生抚养,至于旁的人——例如尚美人,只是因为战争频繁,带着女眷在营中是拖累,这才将她送了过来。
    胡娇得知尚美人带着丫环媳妇子住进了听风院的抱厦,便嘱咐灶上婆子做了饭送过去,反正皇长子殿下的伙食费从来不曾短缺过,多两口人也没什么。至于她自己,是没功夫去陪尚美人的,如今家里俩熊子都够她忙的了。
    边境战火迭起,身为县令,许清嘉也忙了起来,他要组织民丁巡防,又有高正钱章协助,省得宵小趁乱生事。又要核算官仓粮草,万一上面有令,就近向大军调集粮草,到时候恐不方便。
    胡娇除了要照顾俩孩子,还要盯着灶上将许清嘉的三餐都准备好,中午都让丫头送到前衙去。许清嘉每天很晚才回来,天麻亮就起身走了,忙的脚不沾地。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之下,尚美人让丫环传说,要将武小贝抱过去,“我家美人说了,可怜小郡王的娘没了,她与小郡王的娘当初情同姐妹,如今她拿小郡王当儿子待,还请许夫人将小郡王交给美人来抚养。”
    此事许清嘉早嘱咐过她了,武小贝就算是送到王府去,那也是要交给王妃抚养的,跟尚美人没关系。况且宁王殿下将小贝交给他们抚养,自然是信任他们夫妇俩。至于这位尚美人,当初送小贝的时候就没让她跟着过来照顾,可见宁王殿下也没觉得她是值得信重的,她若生事一概别理。
    经过了上次许清嘉向宁王殿下求情,猴戏一事揭过不提之后,胡娇总算向着学霸老公折服,觉得他好多时候的想法都没错,又有宁王殿下的指示,自然谨遵。
    “姑娘先回去,待我给小郡王收拾收拾就过去。”这俩熊孩子这会在吃米糊,一人拿个小勺子,脖子里围着个口水巾子,起先小肚子饿,吃的还算认真,吃到一半饿劲儿缓过去了,就拿着勺子往对方脸上糊,哥俩都糊了一脸的米糊,还糊的特别开心,咧着小嘴傻乐,露出前排整齐的小白牙来。
    传话的丫头看看这哥俩的邋遢样儿,也觉得直接拎回去有些不堪入目,徒惹美人不喜,索性先回去了,等着胡娇将武小贝送到听风院去。
    胡娇让乳娘跟丫环将俩孩子洗涮干净了,自己收拾了一番就只身前往听风院了。
    听风院门口,派出去等着的云姨娘没想到时隔四年之后,自己还有机会能够踏进南华县衙的后院。不过四年时间,园子里花木扶蔬,一切似乎都有变化,又似乎没有。她还记得胡娇第一次受邀来南华县后院,穿着寒酸,她自己站在大妇身后立规矩,心中颇为不喜她的村气。没想到这四年里,她却成了这南华县衙的女主子,而自己沦落至此。
    若不是她千求万求,这两年小心翼翼侍奉尚美人,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才能在大战之时跟着尚美人前来南华县,说不定此次大战就被抓去筑工事,成了炮灰。
    胡娇来的时候,云姨娘正在感伤自身。她眼力不错,一下便认出了眼前的妇人。
    “云姨娘好。”当初在这后院听过这位在背地里对他们夫妇的一席评价,胡娇记忆犹新。只是万没想到她如今跟着尚美人了,心下不由很是佩服她的能屈能伸。
    云姨娘淡淡瞥了眼她身后:“小郡王呢?夫人没将小郡王带过来,恐尚美人处不好交待。”
    “小郡王的事情,我只需要向王爷交待,何需劳烦尚美人?”
    云姨娘其实心中也明白,宁王殿下在女色上头淡薄,相比与妇人在帏帐内厮混,他更喜欢在军中与士兵操练。起先幸了王美人与尚美人,大约是为着子嗣计。后来王美人生下了儿子,尚美人久无音讯,他便极少踏足尚美人帐内。偶尔大概需要出火了,便来尚美人帐内一趟,都是事后即走,连句甜话儿也没有。
    好几次尚美人挑起了话头,他都只是漠然的一眼扫过去,吓的尚美人连话头也打住,不也再多嘴,唯有在承宠之时,极力迎合,却也并没博得宁王殿下的欢心。
    云姨娘算是会讨男人欢心的了,背地里不知给尚美人支了多少招,可惜……没有一招能成功的。
    算是尚美人倒霉,遇上的是长年掌兵的宁王殿下,杀伐果决,智计过人,又是在深宫里长大,什么争宠的花样没见过?当真是钢浇铁铸的硬汉一名,全然不为所动。
    时间久了,尚美人也泄了气。
    此次被送往南华县避战,尚美人的心眼又活络了,顿时想到,假如她将小郡王从县令夫人手里要过来,养在自己膝下,等到宁王殿下打完了仗回来,快则一年慢则两三年,看到她们母子亲密,恐怕也会高兴。万一高兴之下让自己养着小郡五那就更好了。
    说到底她膝下无子,宁王的宠爱没办法倚仗,只能想办法为自己谋划了。
    尚美人千算万算,没想到县令夫人是个硬骨头。
    胡娇只身进去,与尚美人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她身上有诰封,尚美人却只是被今上赐给宁王殿下的侍妾,至今没有什么封号,若放在一般家里,就是家长塞给儿子的通房丫头,只不过这通房丫头出身不错。
    原本这通房丫头生了儿子就能被抬个姨娘——生了儿子已经过世的王美人也得了个侧妃的封号——可惜尚美人肚子不争气,至今还是通房丫头一名。只不过是宁王殿下的通房丫头,比之寻常人家的通房丫头略微得脸些罢了。
    尚美人见她只身一人,心中有几分不悦,便道:“小郡王寄养在府上,我也是他生下来之后只瞧了一眼,至今也不曾见过。”又拿帕子拭了拭眼角:“当初我与小郡王的亲娘一同侍奉殿下,没想到后来她却撇下这可怜的孩子走了,我这心里时时记挂着小郡王,今日既然来了,夫人就将小郡王送了过来给我抚养,也算是全了我们一场姐妹情。”
    胡娇心里对她们的“姐妹情深”叹为观止,不免疑惑:王美人与尚美人不应该是情敌关系吗?她自己鲜少作伪,要在脑子里转一圈才想到,原来尚美人这是在演戏啊!
    不过她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只*一句话:“殿下将小郡王送到我们夫妇手里,只嘱咐我们养好小郡王,没留下话说让我们交给旁的人抚养。”
    尚美人:……
    这妇人她到底开窍不开窍啊?
    她是宁王殿下的人,而这位县令夫人却是外人,无论如何,小郡王是宁王府上的长子,自然该交给宁王府上的妇人抚养,与她有什么相干?
    不过如今孩子在胡娇手里,她也觉得如果非要硬拼,就凭她与丫环还有云姨娘,自然是拼不过的。这院子里可全是许县令的人,那就只有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许夫人,你也知道殿下事忙,哪里记得这等小事。他让人送了我过来,自然是让我来照顾小郡王的。没得我闲着,却让许夫人操劳小郡王的事情,这也说不过去是不是?”
    “等殿下来了,他要将孩子交给谁抚养,我必亲自抱了小郡王交过来。”言下之意是,没有宁王亲口吩咐,这事儿美人您就歇歇吧!
    尚美人气的脸都红了,嗒的一声将茶碗重重放在几上,“许夫人难道还想不明白?这种事情还需要殿下亲口吩咐?殿下的意思再明白没有了,你又为何在这里与我为难?”真是不可理喻。
    胡娇就跟没瞧见她的怒气一般,依旧平平静静道:“如果是要小郡王这事,尚美人还是消消气,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小郡王交给美人抚养的。美人还是省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