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胡娇就跟没瞧见她的怒气一般,依旧平平静静道:“如果是要小郡王这事,尚美人还是消消气,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小郡王交给美人抚养的。美人还是省省力气好好将养身子,待得宁王殿下打了胜仗之后,回来与殿下好好生个自己的孩儿抚养。”
    等县令夫人走了之后,尚美人将听风院抱厦里的瓷器摆设通通砸了一遍,一张秀丽的面孔都扭曲了,“不知好歹的东西,走着瞧!”总有让她知道厉害的一天!
    胡娇应付完了尚美人,回后院之后,直接将两处相连的门锁了起来,下定决心最近都不带孩子们去县学花园子玩了,省得碰上尚美人厌烦。腊月见她神色不好,便将俩孩子塞给她玩,胡娇带着俩孩子玩了好大一会,这才高兴了起来。
    她就是个当差的,莫名其妙得了这么个差使,推又推不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原本也说不上好坏,可是若是搀和进皇长子后院的事情,那就非她所愿了。
    自那日之后,县学与县衙后院相连的门就牢牢锁着。云姨娘去看了好多次都没开,亲自跑到县衙后院门口求见,得到的消息都是:“夫人带着俩小郎君逛街去了……”又或:“夫人带着俩小郎君去县尉家里玩了……”
    县尉云姨娘也认识,当初可没少通过仆人往她院里送东西。县尉夫人就更不用说了,以前看到她都要巴结的妇人,只怕如今在街上碰见了,高娘子也未必肯与她打个招呼。
    她站在县衙后院门口,踌躇不已,回去没请到许夫人,定然要被尚美人骂,可是不回去复命也不行。
    云姨娘犯了难。
    高正家里,许小宝与武小贝俩人围着高正的嫡子,一岁多的高烈围观,议论他们的小时候。
    看到高烈吐泡泡,会说,“我们小时候也吐泡泡?”
    胡娇点点头,“一天口水巾子都要换好几条呢。“不用怀疑了。
    这俩小货露出失望的表情,也不知是对高烈失望还是对自己的小时候失望。看到高烈尿裤子了,许小宝换了种问法:“小贝小时候也尿裤子?”
    胡娇肚里闷笑,这孩子居然会使坏了,不问自己只问小贝。
    “你跟小贝小时候爱喝水,尿裤子是常有的事儿,一天要换好几回呢。”
    许小宝面上一红,小心思被他娘揭穿,又被武小贝嘲笑:“哥哥也尿裤子呢,哥哥也尿!”一把掌拍在武小贝脑门儿上,力度不大,但是总归带着几分气急败坏:“你才尿!”
    许小宝已经两岁多快三岁了,武小贝也已经两岁半了,这俩小货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如今说话无比的溜,看着高烈种种笨拙的行为鄙视不已,惹的胡娇与高娘子笑的肚子疼。
    他们才多大啊,居然已经开始想当年了?!
    看到高烈摇摇摆摆的走路,跟只小鸭子似的,这俩小货互看一眼,怀疑:“我们小时候也这么笨不会走路?”
    高烈走路晚,许小宝与武小贝都走路早,不过也不能否认他们曾经有过摇摇摆摆的鸭子步,胡娇点点头,俩小货失望的意喻言表,似乎觉得今日来高伯伯家是个错误的选择,早知道就去街市上玩了,谁愿意自己的黑历史被掀出来呢?
    就是小孩子也不行!
    玩笑了一会,高家丫环端来了灶上新出炉的莲子糕与金丝蜜枣糕,三个小孩子都扑向了吃的,由丫环与奶娘照料着,胡娇才有空与高娘子坐在一起聊会儿。
    “夫人就这样一走了之?”高娘子惊讶道。
    胡娇只是讲起战事频繁,尚美人被宁王派人送到了县衙,如今住在听风院里,日日要见她,她不耐烦见便带着孩子们避了出来。
    “不一走了之难道要我凑上前去侍候?就算是宁王妃来了,也没有我日日凑上去侍候的道理。恐怕我还没王妃身边的丫环懂规矩呢。”去了知州府里一趟,这是给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大户人家的规矩多如牛毛,恐怕细节章程是她闻所未闻的,她从小在市井生活惯了,就喜欢无拘无束的过,哪里奈烦被规矩束缚?
    “这个……夫人总归要照顾着些,免得尚美人回头在宁王殿下耳边吹风,说你怠慢了她。”
    胡娇心道,尚美人哪里是她凑上去巴结就能打开心结的?如果不将武小贝送到她怀里,哪里就能轻易饶人?
    不过她也不是任人搓扁捏圆的主儿,只是此事不好跟高娘子讲。她转头去瞧武小贝,见他吃的一嘴的点心渣子,旁边小寒拿着帕子要擦,却被他推开了,赶着跟许小宝抢点心吃。
    高烈年纪更小,自然抢不过这两个,吃的速度又慢,眼瞧着盘子里的点心越来越少,心里着急便哭了起来,指着许小宝与武小贝泪眼朦胧的控诉:“娘……”土匪抢我的点心吃。
    许小宝明明知道烈哥儿的意思,却故意歪曲,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跟烈哥儿解释:“乖,我不是你娘,你娘在那儿呢!”说完一口将手里的金丝蜜枣糕吞了,小胖手又伸向了盘子里最后一块枣糕。
    武小贝不落人后,假模假式摸摸烈哥儿的小脑袋,只摸到一手细绒毛,觉得手感真不错,又多摸了两下:“乖,不想吃点心想找娘就去找吧,我跟哥哥替你把点心吃了。”
    弄的烈哥儿一脑袋点心渣子。
    胡娇:……
    带着这俩熊孩子出门丢人,似乎已经成了定律。
    她朝着许小宝与武小贝喊了一声,又不好意思的朝高娘子赔礼:“高姐姐你瞧,我家这俩小子……他们在家就淘的不行,哪知道出来了更坏。真是不好意思!”
    胡娇亲自过去从这俩小货手里把最后两块点心拯救了出来,塞到烈哥儿手里,又拿帕子替烈哥儿把头发上的点心渣子给收拾了,抱了他在怀里过去坐,看着这孩子挂着两泡眼泪啃点心,自己家的俩熊孩子露出幽怨的“你不是我娘”的眼神,假装不曾瞧见。
    高烈是高娘子成亲十几年才得的宝贝,一向疼的跟眼珠子似的,不比许小宝跟武小贝耐摔打,胡娇的教育方式又异于常人,这孩子的胆子便有几分小。
    他走路晚也是因为一直被大人抱在怀里,不是乳娘丫环就是高娘子,自打出生双脚就没落过地,这都一岁多快两岁了,才走的摇摇摆摆。还是高正看不过妻子如此宠孩子,跟高娘子吵了一架,勒令必须让高烈下地,哪怕爬也要爬会,高烈练了三四个月,这才会走。
    高正是见过县衙里那俩淘小子的。
    许小宝与武小贝淘起来无法无天,有时候县令大人在前衙办公,他们趁着胡娇去做事,便一溜烟的往前衙跑。堂下立着的差役以及胥吏看到从后堂冒出来的小脑袋,都瞅了过去。
    这俩孩子也不怕生,蹭啊蹭的就蹭到了许清嘉身边,一边一个扯扯他的衣襟,许清嘉一低头,便对上两张笑的花朵一般巴结讨好的小脸蛋,哪里生得起气来?
    钱章上前去一边一个拉开,“大人在忙,不如我带哥儿们去买好吃的?”
    等到胡娇发现这俩小子不见了,找来找去,他俩已经在前衙闹腾过一会子,提着不少吃的玩的回后堂去了。
    反观自家的儿子,长于妇人之怀,自小畏畏缩缩,声气大点都要吓哭了,一岁快半了都不会走路,高正总觉得是高娘子教育有误,好几次提起让高娘子跟县令夫人多多学习教养孩子的方法。
    高娘子对县令家两淘小子也是常见的,不比不知道,一比之下就可看出自家孩子的孱弱。若是往常她早心疼死了,可是与高正吵过几架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高正说的话有道理。
    “男孩子若是一味娇养,只知哭哭啼啼,将来我高家的产业托付给谁去?”
    因此今日哪怕看着孩子抢不到点心,她也忍了又忍坐在那里。见胡娇出手,便笑道:“夫人有所不知,我家郎君老怪我宠坏了孩子,怕这孩子将来担不起府中重责,要我多跟夫人学学,免得惯坏了孩子。他抢不到点心,多哭几次之后就长记性了。”
    胡娇哄乖了烈哥儿,将他放下地来,以指点着许小宝与武小贝:“你俩就淘吧!”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俩孩子其实并不怕她,不过还算知礼,平日胡娇与他们讲道理倒也肯听,这会儿都从凳子上下来,跑到高烈面前哄他:“小弟弟,我们再也不欺负你了,你别哭了啊!”一边一个拉了高烈的手就要出去玩。
    点心也吃完了,还喝了果子水,正该出去玩一玩了。
    小孩子就喜欢跟比自己大点的孩子玩,高烈吃到了点心,又有俩小哥哥一边一个牵着他的手,含着泪水又笑了起来,乖乖任他们牵着出门去玩,身后丫环婆子忽啦啦跟了好几个。
    高娘子往日教养高烈,其实极舍不得孩子哭,孩子哭一声便要心疼半日。今日见高烈哭了一会又含着泪花笑了,似乎比之往日要活泛许多,跟着许小宝与武小贝,都没回头找娘,更为高兴:“还是要让烈哥儿与小宝小贝一起玩一玩。瞧他的胆子都大了许多呢。”
    高烈往日是一步不错的要跟着高娘子的,哪怕乳娘抱着也必是在高娘子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娘这孩子就要哭闹。
    这日下午,三个孩子在高正家花园子里玩的十分开心,走的时候高烈依依不舍的扯着俩小哥哥的袖子不肯放手,比平日对高娘子的态度还要依恋。
    高娘子真是又吃味又开怀。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尚美人自被送到南华县;处心积虑想要将武小贝抱过去养,无奈胡娇不松口,云姨娘跑了多少趟都没将胡娇请了来;她又不可能跑去跟许清嘉一个外男理论;唯有作耗;一时里嫌饭菜不合口味,一时里又嚷心口疼。
    胡娇也不是任人搓扁捏圆的主儿。
    园子里灶上的婆子来回,说是尚美人砸了两回饭菜了,她手艺不好;委实不知该给贵人上什么菜了,听风院那里还等着呢。胡娇便让婆子去将灶上炉子封了;自行去歇着了。
    尚美人动怒;砸了饭菜,原本就是想让胡娇上赶着来瞧她,好拿捏她。哪知道她等到天都黑了,丫环早将砸坏的碗盘饭菜扫了出去,一屋子人饥肠辘辘就等着胡娇前来赔礼道歉,却一直没等到。
    可怜听风院连个小灶都没有,只有个煮茶的小炉子,除了水之外一点食材一无,一主二仆这晚空着肚子入睡。原想着第二日无论如何灶上婆子还会送饭来,哪知道直等了半日,尚美人饿的肠子都细了,遣了云姨娘去灶上瞧瞧,她路过食堂,便见灶上婆子忙着给县学的孩子们盛饭,都是栗米饭,一素一荤的大锅菜。
    这等菜色,在尚美人眼中无异于猪食,如何能端上去
    云姨娘饿的双腿打颤,自己寻摸到厨房去,看到灶上温着的两菜一汤,倒似单另做的,菜色还算整齐,拿了一旁的食屉装起来,正欲往听风院拿过去,灶上婆子腿脚生风跑了进来,看到她手里的食屉,立刻堆满了笑,一把从她手里抢了过来:“怎么能让姑娘做这种粗活呢?还是老婆子来。”
    云姨娘面上得色一闪而过,开口便训斥起这婆子来:“一点眼力见没有的东西,不知道贵人饿着肚子吗?都做好了也不早点送过去,非要人来催!”
    那婆子笑的一脸的尴尬:“这饭食是给先生的,可不是给听风院贵人的。我家主子说了,我们这灶上只供学子的饭,菜色粗贱入不了贵人的眼,不如就让贵人去外面订席面来吃,也吃的可口些。”转头提着食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