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蝗缇腿霉笕巳ネ饷娑┫胬闯裕渤缘目煽谛!弊诽嶙攀程氡阕吡恕
    云姨娘顿时气了个倒仰,狠狠跺了下脚,这才怒冲冲跑到听风院去,添油加醋将婆子的话给尚美人传了一遍。
    尚美人气的狠狠捶榻,立时便要起身往县衙后院去跟胡娇理论,被丫环与云姨娘死死拦着,才没成功。
    连着叫了三天外面酒楼的席面,尚美人便病倒了,直嚷心口疼。
    ——能不疼吗?一两银子的席面,找不到冤大头来付帐,只能自掏腰包。
    云姨娘这次老实一点了,特意跑到县衙后院,让婆子给传个话,只道尚美人病了,嚷嚷心口疼,让县令夫人给寻个好点的大夫。
    胡娇是没什么宅斗经验,但立刻凭直觉便得出了她肯定怀揣的不是善意。不过本着人道主义情怀,叫了个前衙的差役去街上请大夫,自己往听风院去了一趟。
    饿了两顿,尚美人总该长长记性了吧?!
    听风院里,尚美人正捂着心口躺在床上呻…吟,在外面放风的云姨娘前来报信,远远看到了县令夫人的身影,呻…吟声立刻比之方才要大了许多。胡娇进来的时候,听到这声音,唇角便弯了弯,还能叫嚷得动,说明元气很足,压根没什么病痛。真正痛到极致,恐怕连叫痛的力气都没有。
    她坐在桌旁雕着喜鹊登枝的鼓凳上,颇为关切:“姑娘来南华县才没多久,饭食吃不惯,还心口疼,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得了相思病,想宁王殿下想的吃不下饭去?我方才已经跟夫君商量过了,姑娘若相思病太厉害了,便让钱捕头带站人送姑娘回军营去,免得将来宁王殿下知道了,还怪我们夫妇照顾不周!”
    相……相思病?
    尚美人呆呆瞧着县令夫人,连呻…吟都忘记了。
    宁王殿下心系边境安宁,从来不曾有儿女情长的时候,若是知道她在南华县衙“想他想的患了相思病,茶饭不思”,定然会勃然大怒,到时候……她还能落着了好?!
    “我们姑娘……就是一时身上不爽利,县令夫人说笑了!殿下如今正忙,还是不要麻烦县令大人了!”
    云姨娘到底反应快,立刻替尚美人描补。
    她现在安危身系尚美人,尚美人若是处境不好,她的处境就会更惨,说不定又要回军营去过那种“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日子,自然不能看着尚美人落到那番境地。
    胡娇心里暗笑,想到自己也曾经一腔热血保安宁,无心儿女□□,宁王殿下的心思便能窥得一二。
    “也好,一会大夫来了,替姑娘抓几副药来吃,如果还不见好,那就让我家夫君跟宁王殿下传个信儿,跟他讨个主意,问问看姑娘思殿下成疾,该如何医治?”
    “我……我哪里有思念殿下成疾?”尚美人总算找回一句话来。
    胡娇愕然:“原来姑娘并不思念宁王殿下啊宁王殿下乃是当世英杰,少有的英武男子,姑娘既然已经成了宁王殿下的人,却不曾心系殿下……那姑娘这相思病难道是为别人患的?”
    尚美人方才还捂着心口喊疼,这会儿脸色煞白,头都疼了。只觉这位县令夫人伶牙利齿,十分难缠。她若是承认对宁王殿下患了相思病,在宁王殿下面前也落不着好;可是不承认对宁王殿下患了相思病,被这市井妇人一歪曲,便成了心系别的男子,不守妇道了,结果……就更不好了!
    当日胡娇回去,向着县令大人深深一拜,以表谢意。
    她跟着许清嘉久了,多少也得了些县令大人的真传,歪曲起事实来,能挖个坑将人埋里面。如今的区别是县令大人挖的坑深一点,她挖的坑浅一点罢了。
    还得再修炼。
    许清嘉被她这一拜给弄的莫名其妙,扯着她坐到怀里来,笑道:“这是怎么了?忽然之间便跟我行起大礼来了?”
    胡娇在县令大人的怀里十分沉痛的忏悔:“我往日总觉得,这世上大部分事情都只要简单粗暴的用拳头解决便好,如今却从夫君身上学到,这世上之事,能用智取的,还是不要劳动力气的好!”能用话挤兑的别人羞愤欲死,何必还要动用力气呢!
    她离开听见院,顺便拐到灶上去,跟婆子嘱咐了一遍,回头送家常清粥小菜去听风院。如果听风院用了,以后就按此例,也不必非要肥鹅大鸭子的侍候着。如果听风院还要继续砸碟子摔碗,那就……一碗清粥也别送,让她们饿着去。
    粒粒皆辛苦,这时代的粮食可是全凭人力,没有机械可代劳,甚至好多农家连个耕牛也没有,一滴汗水摔下去砸成八瓣,碰上灾年也未必能换来一粒粮食。
    许清嘉摸摸她的小脑袋,稀罕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阿娇这是……终于停止跟为夫叫板了?”这倔丫头成亲这么多年,还要时不时拿体力来跟他叫板,没想到还有这一天。
    胡娇在他脸颊蹭了蹭,今日出奇的乖巧,将听风院尚美人的事情跟许清嘉讲了,前几日她就与许清嘉讨论过尚美人所求,夫妻俩制定了一二三种回击之法。胡娇原本的想法是不如用武力威吓,说不定尚美人便老实了,被县令大人否定。
    县令大人觉得,这等妇人,还是要用言语辖制要好上许多。
    动武还是要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有动武的必要。
    现在胡娇觉得,县令大人真是太英明了!
    当□□仨一溜坐在长案上写大字,胡娇左边坐着许小宝,右边坐着武小贝,这俩小子背书倒是挺溜,但写大字却是个苦差,必须要平心静气,但这俩小子简直是猴子托生的,自从见识了外面精彩的世界,平心静气坐下来写大字简直就是在为难他们。
    以往胡娇也会鼓励孩子们跟县令大人造反,娘仨一起捣乱,因此县衙后院的大字课从来就没顺利的进行下去,今晚却是胡娇亲自坐镇,陪着俩猴子练描红。
    许小宝隔着娘亲认真的侧脸,偷偷用眼神与武小贝交流:娘亲……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带领他们一起反抗爹爹的□□吗?
    武小贝苦着脸在描红上写了一横,年纪太小笔力又弱,歪歪扭扭跟墨虫子似的,他自己看着也比县令大人的字丑太多,揉揉鼻子回许小宝一个沮丧的眼神,许小宝立刻乐了。
    这小家伙手上有墨汁,揉完了鼻子小鼻头便黑黑的,倒有几分可爱。
    胡娇在思想上对县令大人膜拜之后,向学之心渐浓,除了练大字也肯听县令大人讲书了。县令大人每日在后院带着老婆孩子学习,顺便过把教书先生的瘾,完了再跟老婆过几招锻炼□体,日子别提多和美了。
    他算是尝到甜头了,以前身体也不算差,可是跟着老婆捉对厮杀练习这么久,他如今一年到头也不见得会生病,身体素质好了,在床上更是如虎添翼,哪怕审案拍起惊堂木来,都比以前要响。就连高正钱章等人也夸他气色越来越好。
    唯一不好之处便是边境的战火愈燃愈凶,接到上面旨意,大军粮草就地筹集,韩南盛给每个县都摊派了粮草,他核算了又核算,将所需粮草交上去之后,南华县的官仓便要空了。若是碰上灾年可如何是好?
    随着南华县的官仓被前来征调粮草的军卒拉空之后,许清嘉亲自带人马不停蹄的前往各乡前去收秋赋。
    自从边境打了起来,各地便有小股土匪流窜,听说曲靖已经盗匪成患,汤泽已经向府君请命,请求派兵剿匪。南华县治安尚好,全赖这四年多许清嘉在南华县的悉心经营,多将人心收服,这才无人闹腾。
    高正也向许清嘉感叹:“……若是按着朱县令以前的治理之法,恐怕不等吐蕃大军打过来,咱们县自己先乱了起来,夷族山民趁机杀到县衙也是有的。”太平年间还闹民乱呢,何况打仗的时候。
    许清嘉的目光瞧着连绵不绝的山脉,以及身后押着粮草的车队,目光沉沉,“百姓但凡有饱饭吃,也不会提着脑袋做乱了。”
    他那位同年汤泽以前没看出来,听说治理起曲靖县来,十分的铁腕,平日赋税便不少,又有灭杀染了时疫的村子一事,偶尔与许清嘉在州府碰上,言谈之间多以读书人自居,看不起未开化的夷人百姓,只当是猪狗一般,也不怪曲靖县的夷人百姓闹腾。
    许清嘉也曾婉转的劝过他,治理百姓还是以教化为主,强权镇压只会官逼民反,不过汤泽却很不当一回事,只道这等蒙昧山民,如果不用强权让他们害怕,谈何治理?
    二人政见不同,空有同年之谊,却说不到一起,许清嘉便不再多言。
    十一月里,胡厚福带着商队又来了云南郡一趟,亲自往南华县跑来看妹妹外甥,还带了许多东西。这半年来市面上并不繁荣,有不少商人囤积物资,胡厚福今年来了两回,胡家商队已经组建,他如今不止是沪州南华县两地走,而是尝试去更远的地方,从南到北慢慢探路,生意越做越大,似乎整个人都脱胎换骨,早不是当初只会掌刀的市井屠夫。
    大概是深感自己识字太少,从去年开始,他就花钱请了个先生,一路跟着自己,除了要算帐之外,还要教他识字读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读书的关系,他如今谈吐也与早年不同,很是透着几分儒商的味道。
    胡父当年自己屡屡落第,自感不是读书的材料,又加生计所迫,却因读书连刀也不敢掌,想着大约是胡家坟头没有冒青烟,索性熄了改换门庭的念头,不曾给儿女启蒙,只让他们在市井间打滚。
    哪知道胡厚福年近三十启蒙,也不知是历经世情开了窍还是别的原因,居然进步神速,连先生也感叹他是块读书的料子,不该去做生意,而应该去考状元。
    走的路越远,读过的书越多,胡厚福便愈加谦和,他如今吃的圆圆胖胖,很有福像,见人先笑,讲起话来也全然是为对方着想的模样,任谁都没办法将“奸商”二字与他挂钩。听说他还在沪州城捐款修桥铺路,也算造福乡里,还博得了个胡善人的美名。
    兄妹俩谈起此事,都相视而笑。
    “爹爹若是知道哥哥读书有成,不知道得多后悔小时候不曾给哥哥开蒙,说不定咱家也能出个读书人呢。”
    胡厚福抚摸着自己圆圆胖胖的肚子,很是谦逊:“你哥我也就是多识两个字,不做个睁眼瞎,做生意的时候别被人蒙了,能识字会算帐就好。”又有几分跃跃欲试:“妹妹你说说,哥真能去考个秀才?这个年纪当童生会不会太晚了点?”
    胡娇看着自家哥哥热忱的双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难怪这么多年他对读书人十分敬重,待许清嘉也总是高看一眼,归根结义,自家哥哥心里也住着个一心向学的好少年啊。
    “要不……哥哥回乡里去试试?”
    胡厚福一下便泄了气:“还是算了!我上次跟你嫂子说,你嫂子还笑话我,说等儿子大点了,跟儿子一起去考童生,万一父子俩都中了,也是一段佳话不是?”
    胡娇直乐,“嫂子这话原也没错的。”
    胡厚福叹气:“你嫂子这话是没错。可万一……儿子中了老子没中,岂不让人说老子还不如儿子了?”
    胡娇:……
    许清嘉后来听见大舅兄这段心事,直笑:“大哥也是个妙人儿!”
    吃完了腊八粥,这一年也到头了。
    许小宝过完了三周岁生日,家里丫环婆子一起出动大扫卫生,准备年货,县学里也放了假,孩子们与胡娇依依惜别,有年纪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