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5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主仆三人猜了半日,也不明白其中关窍,只知道似乎殿下待许县令夫妇格外看重。
    ——能不看中嘛?宁王殿下三十岁才得了一个儿子!
    难道……这看重都是从小郡王身上来的
    说到底,还是要想办法将小郡王养在身边才好。瞧宁王殿下看到小郡王那柔软的神情,尚美人觉得,假如小郡王养在她膝下,不说别的,她见着宁王殿下的次数也会增加。
    尚美人擦干了泪水,暗暗咬牙。
    宁王伤重,武小贝与许小宝凑过去在他面前玩了一会子,胡娇便要带孩子走。
    “殿下喝了药还是好生歇息,等养好了伤再跟小贝玩不迟。”
    许清嘉牵着许小宝,武小贝乖乖拉着胡娇的手与宁王殿下道别。直等跨出了门槛,武小贝才嘟嚷:“娘,那个女人真的好臭!你的鼻子坏掉了吗?”
    许小宝还非常孝顺的问了一句:“娘鼻子坏掉了要请大夫吗?”
    胡娇迅速左右看看,已经出了正房,想到宁王殿下是听不到了,于是压低了声音教育俩孩子:“就算是实话也不能说啊。不然那位姨姨会伤心的。没看到她都哭着跑了吗?”
    武小贝与许小宝连连点头,小孩子完全不懂得压低声音,齐齐答她:“娘,我们懂了,我们只在心里说臭,嘴上不说出来!”
    “乖!”
    武琛与崔五郎都是练武之人,听觉敏于常人,闻听此言对视一眼,这位许夫人……真是,让人说什么好呢?
    大概是县令大人也听不下去了,温言教育她:“孩子们不懂事,阿娇也不懂事啊?!殿□边的人,怎么能教孩子们瞎说呢!”
    一家人去的远了,宁王殿下才闭目在迎枕上靠了会儿,忽忽枕开眼睛来,与崔五郎道:“五郎,你小时候是怎么样儿的?”
    崔五郎回想一下,似乎有几分乏味:“就是读书识字学礼……然后爹娘教着与长房的堂兄们打好关系,也了将来有个好些的前程。”总之就是巴结崔家当权派,为了将来铺路。
    后来……到底还是没用上,他不喜走科举读书的路子,这才投了军。
    本来以为自己就已经够叛逆了,哪知道崔家嫡房的崔泰也走了这条路。以前在崔家家学里,崔五郎与堂弟崔六郎费尽了心机巴结的堂兄崔泰,却因为走了相同的一条路而真正的亲近了起来。
    武琛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然后与被不靠谱的许夫人教养的武小贝相比,遗憾的发现,儿子的童年似乎……更为愉快。
    瞧那傻小子每次见到他都欢欢喜喜的模样,跟小狗一样扑上来,在他身上爬来爬去的玩,一点也不怕生,而且至今也不曾对他行过礼,就那么亲亲热热的扑过来……这在宫里或者府里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宫里或者王府里的孩子,几个月抱在奶娘怀里就要由奶娘代替着行礼,不会说话就要学礼数,比起那些知礼的孩子们来,武小贝简直可以算野孩子。
    宁王殿下却一点也不想约束自家的野孩子。
    大年初一平平常常的过去了,灶上婆子再送来的饭菜都是易消化的饭食,还有滋补身子的汤汤水水。宁王殿下喝着老鸭汤,就着小菜吃了两块胡饼就饱了,晚间尚美人在外面求见,要来侍候,被他拒之门外。
    少年时代读书,总觉得红袖添香是件乐事,美人垂泪是副画卷,可是等他从尸山血海里一路拼杀过来,到了而今这个年纪,却再也没有满腹柔情来与美人诉衷肠了。生而艰难,只能努力活着,连腔子里的心肠也都僵冷了,哪得柔情来替美人拭泪?
    比起尚美人娇滴滴的这款,似乎许夫人那种虽然不太靠谱但却不会动不动掉泪的妇人似乎更好相处。
    宁王殿下对自己的审美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却不知长安城中,宁王妃的又一次盼望落了空。
    自上次夫妻一别,宁王殿下已经有四年不曾回京了,武敏马上都要议亲了,她写信到边关,也只得了寥寥数语:“一切但凭王妃作主!”
    新年大宴宁王妃势必是要带着小郡主武敏进宫向太后皇后以及贤妃请安的,而且今日后宫里宗亲女眷与外命妇晋见,又有皇后赐宴,恐怕不会消停。
    武敏早早就被身边的大丫环与奶娘打扮好了,只等着宁王妃收拾好了一起坐马车进宫。
    王美人生子的消息早就传了过来,按道理不管王美人死了还是活着,这是宁王的长子,便理应送回长安城,给宁王妃抚养。可惜掐指一算,孩子如今都马上要过三周岁了,还养在边疆。
    宁王妃独守空房经年,对自己再有孩子抱的希望不大,起先也热切切巴望着这孩子能给她来养,却不知宁王的家信里只道孩子年纪太小,不适合长途跋涉,不如就在夷边养着。
    母女俩坐着马车进宫,一路之上宁王妃都神思恍惚,一时里想着宫中人事,一时想着京中传言,朝中人事,她父兄皆在朝为官,她消息也不算闭塞,只觉得乱糟糟理也理不清,对过年更添了一层厌烦。
    到底武敏还是小孩子,对过年还有几分盼望,与她东拉西扯的谈起宫里的事情,诸如哪个公主佩戴了御赐的他国进来的首饰,哪个公主在课堂上背不会书,伴读挨了手板子……小孩子的高兴总是简单容易的。
    宁王妃一路敷衍着与武敏聊天,进了宫才发现大节下的,皇后的气色十分不好,理应出现的太子妃也没有出席。
    太子妃就算有五个月身孕,可是过年的宫宴还是理应要参加的。
    皇后瞧着她的神色也带着审视,宁王妃不明白那眼神的含意,等到宴罢,去了贤妃宫里,才知昨晚太子妃落了胎,生下来一个成了形的男胎。不止如此,东宫一名侍妾也同时落了胎,亦是男胎。
    ……
    宁王妃回想皇后神色,悚然而惊,望向贤妃的神色便带了些哀戚:“母妃……我成日只在家,等着敏儿在宫里下学回家吃饭,或者做做女红,偶尔进宫请安,连娘家都不大回……”
    贤妃倚在枕上咳嗽两声:“我知道你是个好的,这事你权当不知道就好。反正原本也与你没有什么干系。”
    宁王妃想想皇后刀刮一般的眼神,有心想辩驳一句:哪怕没干系,只恐旁人也要疑一下她。宫里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可是看看贤妃病骨支离,这两年间身体越发的不行了,她曾提起给宁王去信,却都被贤妃挡了下来,焉知不是思虑过重?
    太子无子病弱,宁王掌兵,还有皇三子与皇四子比之太子小了三四岁,也日渐长成,宫里的水倒是越来越浑了。贤妃自然还是希望宁王能够安心戍边,能少回京便少回京。
    虽免不了思子之苦,到底过年的时候念着宁王的战功,她这里的赏赐也不轻。
    宁王妃思虑再三,还是将武小贝之事讲了,只道孩子如今已经三岁了,却还养在夷边荒蛮之地,她这做母亲的心里疼孩子,却不能亲自抚养。殿下既然发了话孩子太小,不宜长途跋涉,可如今长大了,却可以考虑接回长安来养着了。
    “儿媳自己再生恐怕是没什么指望了,若能将那孩儿接回来抚养,必定待他比敏儿还要好,殿下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这事她自己开口跟宁王讲,万一被拒多伤面子,不如还是由贤妃来讲,到底宁王一向孝顺。
    贤妃目光在儿媳妇忐忑的脸上细细扫过,心中暗叹,她到底是深宅妇人,又夫妻分离多年,不怪不知宁王心事。
    “那孩子……既然是夷边出生的,就还是让他在那里长大吧。宫里如今这样儿,自不好大长旗鼓的将他接回来,没得给人添堵。只是个庶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等着你将来生个孙儿来抱抱呢。”贤妃轻轻拍了拍儿媳妇的手,安慰了她两句,就让她带着武敏回去了。
    武小贝的抚养权,于许清嘉夫妇来说,当初是被迫接受,后来却养出了感情,但夫妻俩却随时都做好要与这孩子分离的准备。宁王殿下的心思,谁能猜得出来呢。
    于宁王妃以及尚美人之流,却是后半生的指靠。
    南华县衙的后院,丝毫不曾被旁人的谋算影响,许小宝与武小贝照旧傻吃傻玩,每日跟着胡娇玩乐。胡娇为了培养他们的爱心,特意让婆子在买菜的时候买了两对小兔子,一对白的一对黑的,分给这俩孩子养。
    武小贝选了黑兔子,许小宝选了白兔子,胡娇发挥自己野外生存的技能,爬树折柳,给这俩孩子用柳枝编了俩兔笼子,虽然做工比较粗糙,可是在制作的过程之中,收获了两名小朋友仰慕的眼神,她觉得很有成就感。
    当天武小贝与许小宝就将自己的兔子宝宝放进了笼子里,提着去向武琛炫耀了。
    胡娇:……
    她编的笼子也就哄哄孩子,宁王殿下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这俩熊孩子!
    领着他俩过去的是许县令。县令大人对自己老婆给孩子们做榜样,率先爬树的行为进行了一番口头教育,怕她记忆不深刻,又罚写大字二十张。
    “这俩孩子本来就够淘了,除夕夜偷酒喝,前两日在园子里碰上尚美人,还憋着坏的等人家走远了使劲拿手扇风,尚美人回身都瞧见了。你瞧瞧你都给孩子们教什么了?都快成野孩子了!”
    养宠物县令大人不反对,可是给孩子们做榜样爬树,就这俩小货,万一趁着没人的时候爬树可怎么好?
    胡娇认错态度十分良好,将老公孩子都推了出去,表示自己一定好好反省。
    许县令带着俩孩子进了听风院,撞上院中候着的尚美人。她见到武小贝就跟苍蝇见了肉似的嗡嗡个不住——如今总算搞清楚哪个是小郡王了。
    “小郡王这是哪里弄来的兔子”
    武小贝已经对“小郡王”这个陌生的称呼表示过排斥了,上次很有礼貌的告诉尚美人:“我叫小贝不叫小郡王!”可是再见到他,尚美人依然故我,武小贝便怒了:“我不是小郡王!”提着小兔子径自从她身边绕过去了,尚美人陪着的笑脸僵了,余光瞧见武小贝从她身边路过之后,拿着小胖手扇鼻子面前的风,怎么瞧怎么讨厌!
    ——这孩子真是跟她没缘法!
    难道就因为王美人之死,所以才会这样?
    尚美人近来总是想起王美人,特别是天天有机会在听风院里见到武小贝,费尽了心机的讨好,总落不着好。前日她还端了一碟子胶牙饧,想着孩子们定然喜欢甜的,结果端到武小贝面前,这小货竟然一本正经的拒绝:“我娘说了不让多吃糖,吃多了牙牙要坏!”
    许小宝在旁惊讶的张大了嘴:明明出门之前,哥俩还从正房偷了好几块乳饧,偷偷分了,此刻就装在荷包里呢。
    他回来之后悄悄跟胡娇透露,武小贝越来越聪明了!又对尚美人不懈余力的讨好武小贝想不明白:“娘,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给小贝买好吃的?”天天拦在路上,亲热的不得了,对他就视若无睹。
    明明是哥俩,这种不公平待遇真是让许小宝心里不痛快。
    胡娇摸摸孩子的脑袋,考虑到武小贝的抚养权问题是个复杂的事情,跟孩子也解释不清楚,索性哄他:“无缘无故送小贝好吃的,难道是想把小贝拐走卖掉?人贩子都是这么做的,小宝千万不能贪小便宜吃别人的东西!”
    许小宝心底里顿时生出了对武小贝这个傻弟弟深深的担忧来,今日提着兔子笼向宁王殿下炫耀了一番胡娇的手艺,武琛与崔五郎一头黑线的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