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胡娇除了要迎接孩子们,主持开学典礼,还要算帐。学校如今的支出全都是本县爱心人士定期捐献。因为县令大人不在年节之时不肯收礼,又不肯设宴,过完了年县里富绅往县学送笔银子都快成常例了。
    开了学之后,各家的捐款都送了进来,胡娇要一一核查清楚记下来。她如今的一笔字也看着端端正正了,虽跟县令大人的比起来差太远了,但做到帐目清楚还是不难。
    当夜忙到了二更天才将这一切做完,卧房里许清嘉与孩子们早已经睡了。腊月与小寒都被她赶去休息。她写记完了最后一笔银子,把银子收进了箱子,锁了起来,这才轻手轻脚的去了卧室。
    到底天气还未转暖,她又在灯下坐了很久,许清嘉半梦半醒之间,觉得怀里钻进来个冰凉的身子,伸臂就搂住了,用被子将她裹严实了,这才小声问:“可记完了?”
    胡娇在他怀里蹭了蹭,“总算是记完了,今年县学的支出都有了,倒不用愁了。我只是觉得……万一你调走了,这县学还能不能办得下去?”后来者会不会贪墨,还真不是他们夫妻俩能够保证的。
    许清嘉在南华县做县令都已经五年了,三年一任,最多再有一年,恐怕就会有变动。像朱庭仙那种多少年都不挪窝的,另有原因。但似许清嘉这般受上司看重,自己又做出政绩来的,没道理不会高升。
    自他做县令以来,年年考评都是优,两年前府君就想调他去州府,若非许清嘉推辞,恐怕都没有这一任期了。
    “府君是不可能让我再连任的。”他若再执意连任下去,恐怕韩南盛就要怀疑他另有隐情了。
    “我瞧着,你倒是与那些孩子们真有了感情。”
    “是啊。”胡娇紧贴在他怀里,感觉身子渐渐的暖了过来,又嘱咐他:“赶明儿你就派差役再选一批孩子上来,趁着你还未离任,总要再教一批孩子们。”若是能形成惯例就好了。
    许清嘉应了下来,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在前衙跟下属谈公事,怎的回了房半夜还要跟娘子谈公事?让为夫歇会儿不行吗?”他嘴里说着歇,人却开始动手动脚。
    大半夜的,胡娇困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推着他压上来的胸膛,“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县令大人接口:“正好天亮了我醒醒神就去前衙,你好生歇一歇。让乳娘跟丫环带着孩子们就好。反正你也累一天了!”
    他醒醒神的方式就是大半夜的做做剧烈运动,一边大动还一边疑惑:“怎的就是不能给小宝添个妹妹呢?”
    明明他都很勤奋了啊!
    胡娇咬了一口他胸前红豆,直咬的县令大人吸了一口凉气,才恨声道:“大半夜不让人睡觉,一点也不体贴,谁给你生孩子?!”她都快要困死了。
    县令大声满含笑意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不是你么?!”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由宁王在县学坐镇,尚美人又灰了心;不再缠着武小贝套近乎;胡娇终于可以放心让孩子们在县学里玩了。每至县学学子们课间休息;许小宝与武小贝便冲进教舍与学子们玩耍。
    他们最近迷恋养小宠物,县学里有个学子家在县城;他回家之时抱了两只小奶狗回来,哥俩一人分得了一只,不知道有多高兴。这俩小子如今走在园子里;手里提着兔笼子,身后跟着小奶狗,颇有种纨绔的派头,许清嘉好几回瞧见了,都想教训这俩小子;被胡娇拦住了。
    “这……这成何体统?”怎么感觉这俩小子走路的样子都带着点得意张狂
    这可不是好现象。
    况且最近他审了一则案子,乃是本地富绅家的独子斗鸡走狗,最近看中了一户贫家女子,想尽了法子将那女子弄到了手,结果那女子也是个烈性子,那纨绔子弟还没得手她就上吊自杀了,事情捅到了县衙。县令大人虽然依法判案,可是回到后院,看到俩小子在县学园子里带着狗狗提着兔笼的走姿,总归容易有不好的联想。
    胡娇与县令大人据理力争,认为孩子们与动物亲近乃是天性,可以培养爱心。况且她自己养的孩子,道理可一点也没少教,怎么能变成纨绔呢?县令大人这是对她的教养方式有偏见。
    许清嘉……
    他就是说说孩子们,但最近阿娇的脾气似乎见长,说不了几句话就要跟他呛声,总归就是要压他一头。不过他向来没有要与老婆一决高下的心思,阿娇气盛了他就让一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县令当即认错,又对她的教养方式大加夸赞,直到她转怒为喜,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晚上吃饭,腊月才端了八宝鸭子上桌,胡娇便捂着嘴往净房跑去,小丫头还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自己将八宝鸭子端起来往鼻端嗅了嗅,很是疑惑:“这鸭子是才出锅的,没问题啊,怎的夫人闻到了就吐?”
    作为一名博览群书的学霸,许清嘉立刻便联想到了什么,吩咐腊月将八宝鸭子先端下去,俩小子眼巴巴瞅着鸭子,用目光谴责县令大人的残忍,许清嘉见他们这小模样儿,便让腊月将鸭子端到厢房去,再上几个荤菜给许小宝与武小贝,正房这里只上素菜就好了。
    腊月将八宝鸭子摆到厢房桌上,由小寒侍候着许小宝与武小贝吃饭,她自己去厨房传县令大人的话,让给正房多做几个清爽的素菜送上来。
    “正是奇怪了,夫人闻到鸭子就吐了,大人也没让叫大夫,只让把肉菜挪出去。张妈你多炒俩素菜,要清爽的,不让用荤油,就用菜油来炒。”
    灶上的张婆子闻言立刻笑了,“难道夫人又有喜了?不然为何见不得荤腥。”边去摘青菜边叨叨,“还是咱们这位夫人有福气啊,大人真是体贴入微,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体贴的男人。也不纳妾,没有二心,两口子和和□□的,瞧着就让人开心。正应该多生几个孩子呢……”
    她唠唠叨叨,又有另外一位杜婆子凑趣,腊月灌了一耳朵故事,这才将新出锅的三盘素炒放到了食屉里,提到正房里去了。
    正房里,胡娇已经在县令大人的服侍之下漱口净面,坐在一旁喝了两口热茶,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见县令大人跑前跑后,笑的谄媚无比,凑到她身边来讨好的蹭她的脸颊,被她推开了:“说吧,你憋着什么坏呢?”笑的这么不怀好意,倒好像阴谋得逞的感觉。
    “阿娇还记得自己这个月……可来了?”
    胡娇呆了一呆,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月似乎是没有换洗很久了,只是她天天带着孩子们瞎忙,又有宁王受伤一事,还要防着尚美人歪缠,还有县学的事情,事情太多积在一起,她倒把这茬给忘了。
    永寿去请了大夫前来,果然诊出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
    胡娇抚摸着平平的小腹,还是有几分担忧的:“这胎千万别再生个淘小子了吧?”家里俩淘气宝,已经够她受的了。
    魏氏在去年秋天又生了一个儿子,胡厚福屡屡说起,就觉得本来都盼着二胎是个闺女,他走南闯北还给准备的都是给小闺女穿的戴的玩的,碰上好的东西都预备着留下来给闺女当嫁妆……结果生下来是个小子,失望的无以言表。
    他岳母魏老太太在旁笑的不成,完全不能理解姑爷为何执意要生个小闺女,魏氏抱着小儿子喂奶,还顺便白了他一眼:“娘你别理!他这是痴病犯了呢,大约是与小姑子分开的久了,有些想她了罢。”
    后来胡厚福来南华县的时候,向她讲起此事,还道就是觉得当初抚养她家里穷,如今家境好了,再生个闺女好好的富养,再瞧着她平平顺顺的嫁人,就满足了。
    胡娇当时瞅着胡厚福半晌,才乐了出来:“哥哥这是担心我呢还是不放心你妹婿?难道我嫁的不好?!”
    “你是嫁的不错,”胡厚福摸摸脑门,故意叹道:“也多亏了我当初肯豁出自己的脑门去,跟地砖死磕。不然这妹婿也不知道要便宜谁家闺女了!”
    胡娇是个淘气的,当晚桌上便多了一道卤猪脸,据说……是为了答谢兄长的。
    许清嘉见到这莫名其妙一道菜,不知其中典故,还数落了她一句:“既是谢舅兄的,就该置办些好菜来,这卤猪脸算什么好菜啊?”
    兄妹俩相视一笑,就此揭过这笔陈年旧帐。
    许清嘉是知道胡厚福又添了一子的,给孩子的礼物还是他吩咐钱章去外面采买回来的。这会子也抚摸着胡娇的肚子,似乎恨不能透过肚皮瞧一瞧孩子的性别:“要是生个小闺女,乖乖巧巧,文文静静,还会撒娇,多好!”
    孕妇最容易胡思乱想,胡娇一听这话眉毛都竖了起来,瞪着两只大眼睛问他:“你这是……嫌我脾气不好?”
    县令大人的反应十分迅捷,立刻便搂着她夸奖:“怎么会?阿娇这是爱憎分明,性烈如火,最是有情有义,为夫最中意你的性子了!”
    胡娇被他拍马拍的十分舒服,才笑成了一朵花,又听得他道:“我这不是犯愁,若是生个闺女性子也跟阿娇似的,到哪里去寻我这么好品性的姑爷去”
    “你这是……在拐着弯的夸自己吗?”胡娇简直不能相信,他这么委婉的对自己表扬的行为。
    “哪里!哪里!”县令大人还是十分谦逊的。
    听说要添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许小宝与武小贝乐疯了。
    这俩小子争执的重点也不同。
    许小宝想要个小妹妹,“妹妹多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捏一捏脸也会哭,还不敢还手……”
    他老爹听到孩子还未生下来,这小货就想着欺负妹妹,心里冷笑:若是你娘生个跟她似的小闺女,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臭小子!别高兴太早!
    县令大人现在觉得,其实自家老婆真的不错,若是闺女像她,至少将来不用被人欺负,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
    武小贝反驳的理由却是:“烈哥儿是弟弟,欺负起来还不是照样会哭?虽然会还手,不过肯定打不过咱俩。”他倒是见过高正家文姨娘生的那个闺女,被高娘子养在身边,身子怯弱的不行,就连欺负……也下不了手。
    假如妹妹全都像高家小娘子一个模样,只安安静静坐在那里,跟个木头桩子似的,那还是不要的好。至少烈哥儿能哭能闹能欺负,哄一哄也破涕为笑了,很是有趣。
    这哥俩有个毛病,没人的时候对掐,有人的时候……就团结对外。
    平日吃饭还好,抢菜的毛病被县令大人给纠正过来了,谁抢对方筷头上的菜,兄弟俩都被罚站在墙角,边壁思过,一起饿肚子。饿上两回就乖了,似乎还间接的培养了兄弟情。但洗澡就……不那么好管理了。
    光溜溜的两只猴儿扔进了浴桶里,掐起架来泼的负责给他们搓澡的小寒一身水,每回小寒给这俩小子洗澡,都要预先给自己准备一套干净衣裳,省得给他俩洗完澡了自己也成了落汤鸡。
    胡娇便是有心想管,口头警告过好几次,这俩小子出了浴桶就一脸知错的小模样,只要扒光了入水,立刻将她的告诫抛至脑后。
    久而久之,胡娇也不在意,随他们闹去。
    三月里,胡娇的肚子微微隆起了,宁王殿下的伤也养好了,准备返回定边军营。他此次离开,要将尚美人也带走,兵乱已解,没道理再将他的内眷也养在南华县衙。
    这几个月里,宁王殿下与武小贝许小宝日渐熟悉,一日总能有一两个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