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几个月里,宁王殿下与武小贝许小宝日渐熟悉,一日总能有一两个时辰跟孩子们玩。县学的园子很大,乐子也多,胡娇就看见过不止一次,宁王殿下长腿长脚,蹲在地上跟许小宝武小贝玩蚂蚁。
    说是玩,那就真的是玩。
    宁王殿下将自己的军事知识运用在玩蚂蚁的游戏之中,修筑工事给蚂蚁改变周围的环境,同时采用水攻火攻等方式,对出外觅食的蚂蚁进行了残无人道的清剿。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来,他真是武小贝小朋友的亲爹,在对待蚂蚁上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春暖花开,塘里的鱼儿游来游去,宁王殿下还让崔五郎从外面买了鱼杆鱼篓子教俩淘小子钓鱼。
    许小宝每次都以压倒性的战绩完败坐不住的武小贝,并且以此嘲笑他是猴儿的屁股,没一刻安生。
    这件事上,宁王殿下对自己的亲儿子也爱莫能助。这孩子性子活泼,不是拘着静坐就能坐住的。
    况且当着许小宝的面作过一次弊,偷偷往武小贝的鱼篓子里放鱼,被许小宝抓住了。这小子禀承了他亲爹的铁面无私,用他那可怜的从自己无数次被亲爹教育的只言片语里翻捡出来的词汇,对宁王殿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毒舌。最后还揪着路过的胡娇要她评理。
    “娘你来看看,王爷给小贝偷偷塞鱼,这不是在害小贝吗?爹说了爱什么切什么,不能溺爱孩子!对,就是溺爱!”他终于抓到了一个现行,况且正好能将自己平日受训的话全都糊到宁王殿下脸上,当真是说不出的开心。
    胡娇立在桥上,看着桥下塘边坐着小马扎,正仰头似笑非笑瞧着她怎么断官司的宁王殿下,虽然很想对儿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行为表示鼓掌赞叹,可是在宁王殿下的眼神里,还是没敢有所行动,只点了点头,“嗯,是不能作弊,要公平公正!”
    许小宝得到了他娘口头上的支持,顿时更高兴了,站起来踮起脚尖拍了拍宁王殿下的肩:“我娘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王爷乖!”
    胡娇以袖掩目,表示不能直视。
    掌兵十万的宁王殿下……被人夸好孩子这种事,她会尽快忘记的!
    宁王殿下倒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还认错态度十分良好的向许小宝表示,从今往后再也不帮武小贝作弊了,一切都要他靠实力来赢。武小贝与许小宝从小掐到大,输几次赢几次心态比之宁王这当父亲的要淡定许多,他大约是真的太喜欢钓鱼,既然输了就是中场休息,立刻扔下鱼竿向胡娇伸手:“娘我饿——”分明是不想再钓鱼了,正好借机跑路。
    胡娇朝他招招手,“小贝自己过来,我带你去吃东西。”
    武小贝扭头对着许小宝吐下舌头,笑嘻嘻跑了,身后跟着他的小狗花猫。一只全身白底黑点的小狗,他偏要给小狗起个名字叫花猫。
    就在给狗起名字这件事上,俩小子也体现了掐架的本能,武小贝自打给自己的狗狗起名字叫花猫,许小宝立刻给自己的狗起名叫小牛,意谓自己的狗将来在体积上肯定能胜过花猫,向着牛犊子的方向发展。
    宁王殿下瞧着儿子跟着县令夫人远去的背景出了会神,回头瞧见许小宝清凌凌的双眼,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看什么呢?”
    许小宝摸着自己的小狗小牛,傻笑了一下:“看我娘。”又反问:“王爷也在看我娘!”
    宁王殿下:……
    “我在看小贝呢!”
    武小贝钓鱼成绩太烂,宁王殿下为了培养儿子的自信心,起先让崔五郎教俩孩子打拳,等到他可以不用力的比划拳法之后,索性亲身教俩孩子打拳。等到他走的那日,俩孩子已经将一套拳法学的像模像样,只是孩子力气小,模仿能力却很强,不过对于攻击的目标还是没有准确的认识。
    为此胡娇已经数次找他谈过了,认为俩孩子本来就爱掐架,这下倒好了,提高他们的战斗力,掐架升级,以后更不好管了。
    宁王殿下对着气急败坏似乎对他已经不太客气的县令夫人,后知后觉的发现,什么时候,他这么没威严了?
    就连崔五郎也说,养伤的这几个月里,宁王殿下时时脸上带着笑,比过去多少年笑过的都多,似乎很是惬意悠闲。
    宁王殿下摸摸自己的脸颊,不自觉的唇角就弯了起来。
    他走的那日,许清嘉与胡娇夫妇送行,他对着县令夫人如释重负的脸,忽然起了坏心,“等我走后,回头送个武师给小宝与小贝,这俩孩子这么喜欢练武,多练练对身体有好处。”
    然后,宁王殿下如愿以偿的发现,县令夫人的脸色变了。
    倒是许县令似乎对孩子们学武并不反对,立刻向他表示了感谢,“下官这几年觉得,不管是做什么,还是要有个好身体。借王爷的光,等武师来了下官也跟着学几招,好歹强身健体了。”
    崔五郎将手里捧着的漆金盒子递到宁王手里,宁王殿下打开盒子,里面有两把精致的匕首,上面都镶嵌着宝石,“这是本王打仗的时候从吐蕃人手里夺来的匕首,皆是吹毛断发的利器,就送给小宝与小贝防身。”
    他从盒子里拿了匕首,一个孩子给了一把,又摸摸他们的脑袋:“你们兄弟俩一定要好好的玩耍,匕首是凶器,不能拿这个打架,知道吗?!”
    许小宝与武小贝这俩小货已经兴奋的只知道连连点头了,看着宁王殿下的眼神里都要冒出崇拜的星星来。
    当着宁王殿下的面儿,胡娇将这俩匕首直接收缴,“我先给你们保存着,等你们大一点了,再给你们自己保管!”
    俩孩子扁扁嘴,都要哭出来了。不过瞧见宁王殿下以及许清嘉都表示赞同,便只能默默屈从于强权,由得胡娇拿走了匕首。
    尚美人坐车,云姨娘与丫环陪同,宁王与崔五郎骑马,身后跟着一干侍卫。
    行到南华县城看不见了,宁王一夹马腹,马儿便跑了起来,崔五郎紧跟其后,连连喊着:“殿下,你要不要紧?!”虽然大夫已经说过了,宁王伤势当初伤至肺腑至深,需要好生休养半年。但营里也不能半年不见主帅。他如今算是休养的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上马打仗。
    宁王骑了一程,才缓了下来,鼻端全是清新湿润的空气,才下过了雨没多久,马儿跑在官道上,连浮尘都没有。
    “五郎,你可能不知道,我当初从长安城自请前来戍边,走在路上的时候其实心情十分的苦闷,但是来到南诏之后,心情就渐渐好了。此地气候湿润,除了夷人语言不通,蒙昧不化之外,旁的都好。”没有长安城里的尔虞我诈,没有步步为营的算计,只要一门心思守好边境即可。
    崔五郎又何尝不是,“我当年从清河离开族中,前往军中效力的时候,爹娘恨不得以后都不认我这个儿子。族中不知道多少兄弟在笑我,好在后来有二哥与六郎也走了同一条路,这才被人笑的少了。不过有时候探亲回去,爹娘还是不太高兴,族中堂兄弟们在背地里也没少说话。在南诏夷边待久了,觉得还是这里舒心。”
    宁王一笑:“你说的没错。养了几个月的伤,人都养的懒怠了,许县令夫妇倒是会过日子,这小日子悠闲的……本王从来就没这么悠闲过。”也不知他想起了什么,面上笑意渐浓。
    “许夫人的性子倒是……”后面半句,他却直接吞回了肚里去,直摇头笑了笑。
    崔五郎忖度着,许是宁王殿下觉得以自己皇子之尊,议论下臣之妇,似有不妥,便不再开口。不过他可没有这方面的顾忌,立即开口笑了起来:“那只胭脂虎,也就许县令能降伏得住!”
    “那可未必!”宁王殿下面上的笑意淡了,一夹马腹又跑了起来。
    崔五郎没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难道许夫人除了许县令,还有谁能降伏?不过这话就不好问出口了,他又向来是个心宽的,只要下次见面掐架,别被胡娇那悍妇给压一头,就不错了。遂将这话抛至脑后,一夹马腹也去追宁王殿下。
    官道上,马车渐渐落在了马队后面,唯有两名护卫一直跟着车,不紧不慢的走着。
    马车里,云姨娘与丫环不遗途力的劝着尚美人,要再燃斗志,争取博得宁王殿下的恩宠,既然不能将小郡王接到自己身边来养,索性自己生个儿子更好。
    尚美人一语不发,倒头就睡。
    那日她与宁王殿下的对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宁王回营之后,长安城的赏赐也来了,除了军中犒赏,以及各武官升官的明旨,随同传旨官员送来的,还有两名美人儿。据说是今上在除夕夜念及远在边疆劳苦功高的长子无人服侍,便令皇后在宫里挑两名美人给宁王送去。
    皇后经过精挑细选,才挑了两名美人,又加紧培训了一阵子,两位美人这才上岗,奔赴边疆。
    南华县衙里,送走了宁王殿下的许清嘉夫妇一下子闲了下来。许清嘉不必每日下衙再往听风院去问安,胡娇也不必时不时往县学跑,照管宁王殿下的饭食,以及他带来的侍卫们的吃喝。就算宁王殿下上交了伙食费,灶上婆子们却忙不过来,还临时从外面雇了四名灶上的媳妇子给这些侍卫们做饭。
    宁王殿下一走,从主到仆都觉得头轻了一大截子。
    唯独许小宝与武小贝觉得,少了个人玩,寂寞了许多。
    高娘子带着高烈来玩,俩小货便忍不住向高烈炫耀自己的拳术,又要炫耀匕首,跑去跟胡娇开口,补她在二人脑门上凿了两下:“那个哪里是能随便玩的?万一伤着怎么办?”
    高娘子一听他们要玩匕首,立刻就提起心来,好在县令夫人拒绝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又谈些孕中保养之事。
    俩小子没奈何,只能带着高烈去看兔子,又允许高烈跟他们的狗狗玩耍。
    兔子的长速飞快,吃的又好,如今放在笼子里,俩小子已经提不动了。胡娇早就让永寿带着永禄在菜园子旁边给砌了个兔子圈养起来。俩孩子带着高烈,身后跟着武小贝的小狗花猫,许小宝的小狗大牛一起去了,身后跟着奶娘丫环一大帮子。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显德二十三年秋,胡娇在南华县生下长女。
    许县令心愿得偿;任期即满;索性大摆宴席;宴请一干僚友属官,只有言在先;若是送了贵重的礼物,不拘东西还是人都要请出县衙去。
    他当南华县的父母官这几年,无论是夷汉百姓还是富商缙绅,皆体会到了切切实实的好处;没有盘剥,政事清明,夷汉互融;便是街市上也比之上一任县令在时;要繁盛许多倍。
    因此闻听县令大人请客,俱都摩拳擦掌,要准备好东西敬上来,结果听到他不收贵重物品,皆有些垂头丧气。
    ——这次送礼,大家倒都是心甘情愿的。
    家里灶上的婆子做起家常菜来还行,若是做宴席,终究差了许多。胡娇索性让永寿拿了银子去外面酒楼,只到了宴客当日,酒席从外面送进来即可。又订了点心水果,想想到时候太过冷清也不好,索性又订了两台戏班子。妇人们都在县学园子里听戏宴饮,男人们在前院由许清嘉招待,永寿永禄听差。
    南华县的众人也知,县令大人如此大举宴客,定然是已经知晓自己在南华不能久驻,皆生出依依不舍之情来。
    清廉明正的好官难寻,更何况许清嘉爱民如子,从不曾行鱼肉之事,又多有宽宥悯人之举,当真是难得一遇的好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