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清廉明正的好官难寻,更何况许清嘉爱民如子,从不曾行鱼肉之事,又多有宽宥悯人之举,当真是难得一遇的好官。
    前院与后园子里一样热闹。胡娇在席间略坐一坐,便去房里看孩子,由高娘子陪着众妇人听戏。
    她家小闺女新请的奶娘乳…汁丰沛,胡娇晚上喂奶娘白日喂,小丫头一个月子里出来,早脱了皱巴巴红通通的模子,长的白白胖胖,十分喜人。只眉眼瞧着有几分胡娇的影子,鼻子嘴巴倒随了许清嘉,县令大人遥想闺女长大的模样,批了四个字:秀丽明媚。
    胡娇每喂一次奶,都没办法把这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跟秀丽明媚四个字挂上钩。只能暗道县令大人爱女成痴,闺女怎么看怎么好。
    许小宝与武小贝对新添的妹妹兴趣不大。概因这妹妹刚生下来有点丑,瞧着像只猴子,养一养长开了五官,虽然漂亮许多,但是……还是吃会傻吃酣睡的丫头,实在不能与他们产生互动,这俩小子看过了无数次,都没能引起妹妹的兴趣,只能暂时放弃了与妹妹的互动节目。自己寻乐子去了。
    宁王爷回去一个月之后,就将武师送了来。新来的武师姓方,长着一张紫红的国字脸膛,为人也甚是方正,教起拳法来一板一眼。胡娇想到已经陪着俩孩子玩过三个月的宁王殿下,非要找个这么不苟言笑的武师,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磨磨孩子们的性子。
    方师傅话不多,平日就住在前院,倒是合了许清嘉的性子,与这位一板一眼的方师傅颇有几分投缘,日日跟着他练拳。孩子们跟着方师傅练了几回,回来就抱怨:“师傅一点也不好玩。”偎在她怀里撒娇。
    练拳在他们眼里就是玩。
    胡娇肚子那会儿才鼓起来,小心将俩小子往旁边揽了揽,抚摸着这俩小子胖乎乎的小身子,只能安慰他们:“练拳能减肥!”
    兄弟俩齐声道:“我们不想减肥!”
    胡娇很是忧愁。
    这俩孩子对爱美大业如此不认同,难道还能找到别的方法激励他们学武?
    或者提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第二日俩兄弟再去练武,就情愿了许多。
    许清嘉问起来,俩孩子异口同声:“我们要当将军,带兵打仗,当大英雄!”
    县令大人很头疼。
    武小贝的未来如何,不是他能规划的。不过考虑到宁王殿下的处境,这孩子还是当个富贵闲人的好,带兵当将军之类的念头,还是算了。至于许小宝的未来,自然是下场科考,将来入仕做文官。
    他还没有让儿子当武官的想法。学武也只是强身健体而已。
    从那以后,他每晚回来,就开始拘着俩孩子读书识字了,每晚五张大字是必须写完的。许小宝与武小贝曾经有过想要模仿胡娇的念头,一张纸上只写一个斗大的字,可惜被县令大人驳回了。
    俩孩子还不服气,据理力争:“凭什么娘就可以,我跟小贝就不可以?”
    受胡娇平等思想的影响,这俩孩子对父母当真没什么敬畏的念头,又没觉得父母是权威,提出的事情必须要遵循。但县令大人的想法里却不是这样的,他扭头向老婆求助:“这事该问问你们的娘,她为什么可以?”
    胡娇那时候正侧躺在床上安胎,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朝孩子们眨了眨眼睛,无赖道:“因为我是你们的娘啊!所以我能写大字,你们只能写小字!”
    俩孩子呆了一呆,完全没料到当娘的也有耍无赖的时候,竟无言以对,垂头丧气回书桌上去写字了。
    ——他们又不能变成娘亲的娘!
    许清嘉无奈的摇摇头,全县夷汉数千百姓他能管得了,家里俩只淘孩子他能管教,但老婆……他真的管不了。
    县令家宴客,高娘子来了自然也将高烈带了过来。高烈在许小宝与武小贝的打击压迫下,竟然渐渐硬起了起来,现在已经轻易不哭了。就连高正也夸高娘子教子有方,现在这小子才有了几分男儿的气性。
    许小宝与武小贝今日穿的整齐,跟着许清嘉在前面见过了客,才由永禄领着回到了后面。高烈早等待多时,见到俩人就凑了上去,还从背后拿出两只蛐蛐笼子,献宝一般递给了许小宝与武小贝。
    这俩小子还没玩过蛐蛐儿,由高烈带着去院子里玩蛐蛐儿。高烈身边跟着的小厮拿着草叶子逗蛐蛐,引的这三个孩子一阵尖叫,胡娇怀里搂着才睡醒的大姐儿,听到这叫声,忙催小寒:“去叫他们小点声,别吓着了大姐儿。”
    当日宴罢,家里婆子丫环齐上阵,将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一个月之后,许清嘉升官的明旨便发了下来,云南郡六品同知,要等新上任的县令前来交接,许家便要举家迁往州府。
    家里一时便乱了起来,东西要整理,开在县城的铺子要处理,许清嘉前衙多少公事要忙,胡娇还有县学的帐目也要考虑移交,夫妻俩竟然都忙了起来。
    直忙了一月,铺子索性转手卖了,掌柜伙计们都表示愿意跟着去州府,但胡娇考虑到她过去之后,也不一定能开铺子,便发了遣散费,又跟掌柜的约好,将来若有需要,必定派人来请他们。
    许家在州府没有房子,许清嘉便派了钱章与永寿带着银子前往州府去买个宅子,先行打理了再回来。
    到了月底,新上任的梅县令前来赴任,许清嘉带人迎接梅县令,与他做交接工作。
    梅县令出身富贵,人才风…流,带着一妻二妾,以及家小上任,光装行李的箱子就拖了十几车,迎接的差役们见了这派头,与即将离任的许县令两厢对比,心里直犯嘀咕。
    许家的东西已经都运往州府了,胡娇带着孩子们暂时住到了客栈,直接将县衙腾了出来给梅县令一家住。她如今是同知夫人,比之梅夫人地位要高。与梅夫人见面之后发现,这位是个懦弱性子,索性将县学之事也一并交给了许清嘉,就当前衙公事一样交接给梅县令即可。
    县学里的孩子们早知道许县令夫妇要走,早早就自发来送。
    许清嘉在任时,钱粮帐目十分清楚,交接工作很是顺利,不过两个时辰就将县上事务交接清楚。梅县令还要留他吃酒:“大人此次高升同知,下官还没请大人喝杯水酒呢。大人怎么能走?”
    梅县令一再热情挽留,不过许清嘉态度十分坚决,“府君大人还等着我去上任,这杯水酒且不忙喝,日后等梅大人到了州府,我定请梅县令喝这杯酒!”
    梅县令听得上官此言,倒也不再强求一定要设宴为许清嘉送风。
    许氏夫妇离开南华县的时候,两辆马车,一辆载着他们夫妇与孩子,另外一辆载着家中仆从,原本是准备悄悄的离开,哪知道听到消息的南华县百姓夹道相送,从县衙一直站到了城门口,默默注视着他们的马车。等马车前行,百姓便缀在马车后面跟着走,还有很多百姓带了吃的用的,不过马车狭小,许氏夫妇一直推辞,这才没有送出去。
    老百姓直送出十里开外,在许清嘉一遍遍的挥手,让他们回去的催促声中,才依依不舍的回转。
    马车里,夫妻二人默默看着远去的百姓,目中都泛着喜悦的光芒。只有许小宝与武小贝还很兴奋,对这么大阵仗不能理解,一遍遍问许清嘉与胡娇:“爹娘,他们在做什么?”
    胡娇揽过儿子,告诉他们:“他们觉得你爹是好官,舍不得他,才来送的!”
    许小宝与武小贝懵懵懂懂,对好官并不理解,不明白好官的标准在哪里,又问道:“那坏官是什么样儿的?”
    胡娇摸摸他们的脑袋,“就是对百姓不好的官,就是坏官!”
   

卷二:须做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许府位于云南郡城东;是一座三进的大宅子;与州府衙门隔了七八条街,周围全是殷实富户;或是州府官员的宅子。
    许清嘉夫妇到了之后;便开始收拾内务。许小宝与武小贝在新家里撒欢,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从前院跑到了后院;永禄跟在身后累的直喘,伸手遥呼:“我的小爷;歇一歇……歇一歇……”
    许小宝与武小贝见永禄这副样子;跑的更欢实了,嘿嘿坏笑着藏进了后院的花树间;让永禄跟没头苍蝇似的乱找;他都快吓哭了,直接报到夫人处,被胡娇发动群众将这俩淘小子找回来,在院子里画了个圈,罚站两个时辰,俩淘小子嘟着嘴乖乖站到圈圈里去了。
    ——自从娘生了妹妹之后,他们忽然之间就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降下来许多,因此还是收敛些好。
    永禄没进许府之前吃了许多苦,身体亏损的厉害了,虽然胡娇发话,让灶上婆子对永禄多照顾着些,但却非一朝一夕能补回来的。大人和气,主母悯下,这等吃饱穿暖的日子,永禄以前连想都没想过,因此对许清嘉夫妇的每个指令都严格执行到位。俩小子在圈圈里罚站,他就在外面可怜兮兮的陪站,生怕胡娇发怒了将他赶出去。
    坊间传闻里,小主子犯了错,顶包的总是仆人,永禄大部分时间都在前院跟着许清嘉,也就最近搬家才被胡娇委派了看俩小郎君,胡娇见他比犯了错的正主儿还害怕,反倒被逗笑了。
    “你这孩子也太实诚了,去小跨院里喂兔子去吧,就让这俩小子好好反省反省!”后院里还有一方荷塘,没人看着疯跑怎么能行。
    永禄在许小宝与武小贝鄙视的眼神里往小跨院去了。这俩小货的兔子跟狗都提前运了过来,如今就安顿在主院相连的小跨院里。
    家里新添了个小婴儿,许小宝与武小贝与许清嘉夫妇住同个卧室的权利就被小妹妹给剥夺了,被挪到了主卧旁边的厢房里去住,晚上由乳娘照看着。
    兄弟俩起先还不习惯,但是后来才发现,其实自己睡自由度更高,不必在父母的眼皮子下面被监视,每晚俩兄弟联榻同话,多少坏主意都是开卧谈会的成果。
    等到了新家里,胡娇还是先将他们兄弟俩放到主卧旁边的厢房,但却将主院相连的小跨院预备出来,给孩子们再大一点住。因为小跨院的布置要考虑到孩子们的喜好,永寿从外面订做的兔屋跟狗舍就都安置到了小跨院。
    许小宝与武小贝一大清早起床,先去前院跟着方师傅练武,然后回来洗漱吃饭,再去小跨院喂兔子。狗舍虽然安在小跨院,但花猫与大牛晚间却卧在厢房地下,小主子起身它们就一路跟着,一直到晚上,简直寸步不离。
    胡娇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养儿子的心酸之处,这俩小子整日都想着往外跑,家里没整理好就跟着方师傅出门,家里整理好了就缠着永寿带他们出门。云南郡为一州之首,自要比南华县繁华许多,无论吃的玩的,种类齐全。往年胡厚福采买货物都是在云南郡,俩小子来到这里几乎要看花了眼,就跟乡下人进城似的。
    到了年底,许小宝就要四岁了,许清嘉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请个先生回来给这俩孩子开蒙,省得他们只想着往外跑,心跑野了就没办法静心读书了。
    胡娇算算幼儿园小朋友上学的年龄,也同意了许清嘉的提议,只等遇到合适的西席便请回家里来坐馆。
    许清嘉新来乍道,家里安顿好了之后便去州府衙署面见上峰,走马上任。韩南盛对他离开南华县之时,百姓十里相送之事已有耳闻,将他大大夸赞了一番。
    梅县令是个妙人儿,既然前任高升做了同知,听说又得府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