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甚至在许大人的洗脑之下,还觉得自己今日适时的展现了自己的优点,为拒绝他们家再添新成员,契机刚刚好。
    看到排排站立的俩小子,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以后出门再跟要打架,回家别想吃饭了!”
    都是这俩小子惹的祸!
    许小宝巴巴追在身后问:“娘,那……我跟小贝在家里还是可以打架的吧?”从小到大他们兄弟俩掐架就没被禁止过,没道理出了一趟门就要出个掐架禁令了。
    “在家你们如何打我不管,但是出了门再给我丢脸试试看?!”
    武小贝立刻拉他哥哥的袖子:“哥哥别急,等下次咱们把段家哥哥楼家哥哥都叫到家里来打架,娘肯定就不会再阻止了。”
    胡娇:……
    许清嘉低头闷笑,又训子,“出门作客,要跟别家的哥哥弟弟好好玩,怎么能组织人打架呢?”
    胡娇气咻咻在俩小子额头上各点了一下:“你不知道,楼家小郎君生的白白净净,穿的又干净,听说这俩坏小子提议组队打架,楼小郎君不同意,小贝就拿了块泥巴直接糊到人家衣服上去了……”这都什么人生出来的熊孩子啊?!
    下次碰见皇长子殿下,她真应该问问,是不是这位殿下小时候就这么坏。
    如果不是,她就要检讨自己的教育方针了。
    许小宝与武小贝很委屈:“我们……是在跟大家好好玩啊。”好好玩掐架嘛!
    掐架事件过去还没半个月,长安城里派来的通判尉迟修便到了云南郡。韩南盛带着州府官员迎接这位尉迟通判,大摆宴席。
    据醉酒回来的同知大人断断续续的话里,胡娇得出了个结论。
    通判大人年富力强,约有三十七八岁,带着家眷上任,似乎家资颇丰,或者还有几分才干或者背景,不拘那种,总归有能让圣上亲自点为云南郡通判的能力,不可小觑。
    第二日许清嘉清醒了之后,也没功夫跟她细说,塞了几口早点就匆匆往衙署而去。昨晚是接风宴,今日才是同僚间公事上正式与通判大人交锋。
    因为通判大人的驾临,韩府君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好睡了,亲自督促着州府官员将往年钱粮帐目都重新细细审查一遍,免得到时候被通判给抓到了什么把柄,一状告到长安城去,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衙署里男人们忙了个团团转,家里的妇人们却开始打听消息。段夫人首先上门与胡娇交换消息。
    自从那日见过了胡娇的“勇猛”之后,段夫人就跟遇见了知己似的,非常想要跟胡娇亲近。她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今日来居然也带着自家俩小子。
    段大郎与段二郎进门就开始寻许小宝与武小贝,段夫人开玩笑:“这俩小子是打架打上瘾了,我一说今儿来许府,他们便抱着我的腿不撒手,非要跟着来。没奈何只好将他们带了来,许妹妹可别嫌烦!”
    胡娇对爽利的段夫人原本就有好感,又经过同知大人的洗脑,早不觉得丢脸了,立刻笑道:“段姐姐说哪里话?我家小宝与小贝就是个淘气包,那日在段姐姐家折腾的够呛,段姐姐别笑话我教子无方就好!”
    一时永禄带着小宝小贝过来了,四个小子欢呼一声便跑了,小禄在后面紧追,胡娇只能又派了小寒也去跟着,看着些他们要吃要喝的,让灶上婆子做了点心送到前院去,让方师傅也照看着些。
    她与段夫人坐下来聊天,腊月上了茶果点心便退了下去,段夫人与胡娇交流情报,从段夫人处获悉,听说这位通判夫人……似乎出身不是特别好。
    “通判大人喜欢喝酒,这位通判夫人娘家的家酿是出了名的,通判大人当初是个六品官儿,就为了能喝到通判夫人祖传家酿,最终求娶了通判夫人。听说这位夫人出身商户……”
    胡娇想想韩夫人那样清高的性子,忽然有些替韩府君忧心了。
    韩夫人是对她颇为轻视,可是韩府君却十分看重许清嘉,说句待他如子侄也不为过。私下里甚至令许清嘉唤他做世叔,连如何处理州郡事务,也是手把手的教导,一点也不藏私。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韩大人专为通判大人设的接风宴过后,便是韩夫人为通判夫人设的洗尘宴。
    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陪客;胡娇哪怕知道自己今日前去就是充个背景板;也还是好生打扮了一回;踩着点往郡守府而去。马车直接将她拉到了二门处,今日前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各府官眷。
    胡娇到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段夫人,二人性格也算相投;于是携手一同往里面走去;早有二门上候着的丫环引着二人前行。哪怕来过好几次了,闭着眼睛也不会迷路;这份礼数却也不会错。
    段夫人一边走一边就通判夫人的着装打扮以及品性猜测了好几种,等到她们进了韩夫人专门待女客的花厅,见楼夫人刘夫人等都到了,却仍是不见通判夫人。
    压轴人物都是最后出场的——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胡娇表示很淡定,做好了看戏的准备,接过丫环端上来的热茶,捧着暖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听身旁夫人们闲聊,坐了约有半刻钟,便有丫环悄悄儿向上座的韩夫人耳语了一句,韩夫人便笑着起身,道:“通判夫人到了,咱们去迎一迎吧!”
    她当先出门,身后其余诸人鱼贯而出,胡娇自也不好在此刻显眼,便跟在段夫人身后迎了出去,才走出主院,内院的软轿便到了,抬着轿子的是四名粗壮的婆子。
    段夫人在她耳边嘀咕:“咱们寻常进郡守府,可都是直接从二门上走过来的,到底是通判夫人,身份不同,今儿夫人的软轿都出来了呢。寻常不给我们坐,显见得是怕我们太胖,坐坏了这软轿罢?!”
    胡娇以肘击了她一下,“段姐姐就爱说笑!”抬头看见下轿的通判夫人,却忍不住感慨一句:“这下……夫人回头是要修轿子罢?”这一位的体型比之她与段夫人都要胖上许多。
    通判夫人生的白白胖胖,十分的富态,头戴凤尾金步摇,耳上戴着金镶钻垂红宝石耳环,身后跟着的丫环接过她解下来的大红牡丹团花披风,便能瞧见她腕子上赤金嵌红宝手镯,身上是红榴红棱绣金襦裙。
    前来迎接的众官眷,除了迎上去的韩夫人以及一二妇人,其余皆悄悄与同伴议论这位通判夫人的打扮。
    段夫人表示:“通判夫人打扮的很有钱!”
    胡娇表示:“通判夫人的打扮好喜庆!”
    大家身为云南郡守属官的眷属,自然惟韩夫人马首是瞻,韩夫人喜欢清雅的颜色,于是大家一水儿淡雅的颜色,就边首饰上都偏好银玉首饰,像这种镶嵌着大红宝石的都是逢年过节添一加增增喜气,平日聚会却是从不会上身的,免得让韩夫人不喜。
    今日的尉迟夫人倒好,无论是身上穿的还是头上腕上戴的,无不是鲜艳热烈的颜色,夹在一群穿着颜色浅淡的官眷群里,颇有一树海棠压梨花之效,极红极艳。
    郡守府的丫环皆抿嘴偷笑,韩夫人嘴角略弯起个适宜的弧度,与尉迟夫人寒喧,二人携手向里走去,段夫人小声揣测韩夫人此刻的心理活动:“真是没想到来了个暴发户!”
    胡娇左右看看,所幸她们落在最后,其余夫人都已经紧跟着知州夫人与通判夫人扑啦啦往里走,胡娇正色道:“段姐姐岂不知,银子是个好东西。我倒情愿当个暴发户!”只不过这等愿望在韩夫人面前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亏得段夫人不太介意这些。
    段夫人偷偷一笑,拉着她往进走:“许妹妹当银子是能从天而降的?暴发户也得有财运不是?”
    郡守府内,韩夫人与通判夫人并肩坐在主位,依此往下是州府各级官眷相陪。胡娇就坐在右下首,对这位通判夫人不得不赞一句好人才。
    她瞧着圆圆胖胖,富富态态,与韩夫人几句话便热络的姐姐妹妹称呼起来,韩夫人向她介绍了楼夫人,便有楼夫人代韩夫人向她介绍在场诸妇,都是从丈夫的官职讲起,胡娇见过拼爹的,这是头一回见拼丈夫的,好在她家夫郎官职不低,与许清嘉成亲这么多年,就今天她终于升起与有荣焉的感觉。
    那通判夫人听到胡娇的身份,目光便往她身上扫过,胡娇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内心很是微妙,似乎……她打量自己的目光与打量旁的妇人的目光全然不同,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厅里大部分都是些应酬惯了的,都上前与通判夫人聊天,或讲妆容,或讲长安城中现今风尚,或讲新贵故事,正聊的热络之时,那通判夫人似是无意,朝胡娇瞟了一眼,漫不经心道:“许夫人的丈夫是否是十七年的榜眼?”
    胡娇总觉得她这句话大有玄机,却又不能不答,遂含笑点头:“外子正是十七年的榜眼!”
    那通判夫人微微一笑,“许大人好风骨啊!”却又转头与韩夫人聊了起来,不再理胡娇。
    胡娇心里斟酌了一番,许清嘉当初在长安城里,除了得罪过一户榜下捉婿的高官,另外一名便是座师许棠,难道这通判大人或者夫人与这两家有旧?
    通判夫人无缘无故在人前赞一句许清嘉好风骨,定然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
    等到回家之后,胡娇问起许清嘉,尉迟大人可与那两家有旧,许大人也是两眼一抹黑。
    他就是个寒门学子,于京中权贵姻亲全然不知。
    胡娇只能提醒他多注意点通判大人的动向,如果实在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先兆,不如提前请教请教韩大人。
    许清嘉行事磊落,他这种靠刷政绩爬上来的官员对抱大腿之事一向持不屑的态度,况且政绩做不了假,他便不以为意。
    “通判大人虽然是长安派来的官员,监察地方官员,但其实也是与府君共治云南郡,排挤了本地官员,难道他还能安插人进来不成?说句不好听的话,云南郡地处蛮夷,除非没有门路的官员,一般稍有门路的官员都往南方渔米之乡去了,哪里愿意跑到这地儿来?”
    出政绩难不说,一不小心碰上吐蕃大军挑衅,还要筹集军粮,蛮夷动…乱还要维…稳,不被问罪就不错了,哪里那么容易升官?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
    自许清嘉上任同知,前来州郡的汤泽就亲自前来拜见过许清嘉,诉说壮志难酬的郁闷,在许府书房与许清嘉喝的大醉,拍着许清嘉的肩膀半是羡慕半含酸的讲过:“当初殿试,许贤弟就出类拨萃,没想到做了官也是一样,年年考评是优,我等望尘莫及。”
    他这话让许清嘉颇不舒服,但考虑到此人的性格,在外表现的谦逊有礼,没想到对待后宅妇人上却很让人不齿,许清嘉便不曾多说什么。
    反是汤泽大醉之后抱着许清嘉大哭,“万一愚兄在这曲靖坐个十几年的县令,这仕途生涯就到头了。许贤弟将来飞黄腾达了,一定要记得拉愚兄一把啊!”
    倒让许清嘉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当朝惯例,同窗同年以及座师,皆是不可不重视的关系,不然让别人提起来,未免落个薄情寡恩的名头。
    夫妻二人议论归议论,再去衙署,许清嘉便留了心。
    尉迟通判年纪瞧着比韩府君略小个一轮,与通判夫人丰腴的身材正好相反,却是个瘦高个儿,容长脸,两颊之上隐有红晕,瞧着倒似肝火旺盛一般,但再相处几日,许清嘉便猜出来了,这是常年好酒留下的痕迹。
    尉迟通判待他与待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