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往年也不是没有过小冲突,可是今年人数巨大,却在顷刻间就战成了一团。偏许清嘉是个死心眼子,见一名差役去打一位老妇人,冲上前去拦架。但混战起来,谁还顾得上谁。
    这天中午,许清嘉破天荒早早下班回家了。
    高正遣人扶了他来,一瘸一拐,额头还包扎着白帛,上面隐有血迹渗出。
    胡娇看到早晨出门还整整齐齐的许清嘉,上了趟班回来就成这般模样,顿时傻眼了。
    她扶着许清嘉上楼休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这么快……就得罪朱大人了?这是被朱大人给打了?”
    总不可能是黑社会打了吧?
    好歹许清嘉还披着一层官皮呢。
    难道是他太有风骨,不肯跟朱庭仙同流合污,这才被上司给教训了?
    许清嘉抚额:“朱大人与我有没有私人恩怨,打我做什么?”
    胡娇敏感的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不满,立刻追问:“那就是有公门恩怨?”
    许清嘉:“……”
    胡娇将他一直送到了床上,又盖好了被子,这才问他:“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清嘉也没想着避讳她,反正夫妻一体,让她早知道总比晚知道要好的多。于是将今天早晨自己去的时候见到那阵仗,后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朱庭仙的态度,以及最后去拦群架……结果被人打了给讲了一遍。
    事到如今,他似乎也有些犯愁:“这位朱大人……难怪多年升不了官!像他这种官,顶好就应该一撸到底才对!”视百姓为猪狗,随时榨取油水。
    偏偏是他的顶头上司,若是下官,还可想个办法。
    这下胡娇更犯愁了。
    上午她还在犯愁“老公的领导是个坏蛋,怕他跟着走歪路我要被连坐”,下午就开始犯愁“老公太有风骨没办法跟贪官同流合污他会不会被灭口顺带着连我也一同灭口”这种难题了。
    许清嘉从前一门心思想高中,想出人头地,施展一腔报负。甚至来南华县的路上,都设想过无数种前景,至少是大干一场,尽扬所学。哪知道在南华县上任一月有余,现实便给了他迎头一击。
    职场新鲜人经历了第一道难题:领导是个坏蛋我看不惯好想揍他呀怎么办?
    这天晚上,许清嘉发起烧来。
    他这是连急带气,又受了伤,内郁过盛,便病了。
    胡娇跑到街面上去找大夫,敲开了生记堂的铺子,请了秦大夫前来。那老大夫也听说了上午县衙发生的事情。好歹他家不靠种田吃饭,靠着手艺吃饭,且南华县城里,他的医术也是有名有号的,朱庭仙倒不为难他们街面上开药铺的。
    谁还能没个头疼脑热?
    朱庭仙在南华县这么多年,家中内眷以及他本人都多由秦大夫诊视。胡娇也是听高夫人说起的。
    秦大夫开了药方,让童儿去抓药,他却拈须道:“这病多由心上来,烧一烧便好了,只是以后有事务必要三思而后行,别冲动行事了。”
    听说这位许县丞在混战中拉架,护了好几个百姓,混乱中被打伤,他头上身上这伤就是在他们医馆包的。只是没想到晚上便烧起来了。
    内中情由他不便多问,但总归与钱权分不开。
    待秦大夫走了,童儿送了药来,胡娇结了药钱,生了小炉子熬药,等药熬好了,凉到可以入口了,这才端了上楼去,摇醒了烧的迷迷糊糊的许清嘉,将一碗药给他尽数灌下去,便坐在床边脚踏上,等着他退烧。

☆、第九章

第九章
    许清嘉这场烧来势汹汹,直烧了三天才降下来。
    他坐在床上,嘴唇干裂,披散着头发,倒增添了些病态之美。
    胡娇熬了清粥给他,看着他一口口喝下去。
    昨日高正与高夫人前来探病,他似乎有几分不好意思,一再说不该告诉他的。
    不然许清嘉又岂能受伤,哪里还会有这场病?
    许清嘉苦笑:“高大哥哪里的话,这事儿我早知道比晚知道的要好。”
    “朱大人那里,他倒也没再说别的话,只让你好生养病。病好了再回去也不晚。只说你到底年轻气盛,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这才受了伤。倒也……很关心你。”
    许清嘉心道:他是关心自己能收到的苛捐杂税有多少,哪里会关心他?高正这话言不由衷,分明有所隐瞒。
    他所料不差,朱县令其实并不关心许清嘉的伤势,他关心的是这次能不能顺利把税收上来。至于许清嘉,他对高正的话是这样说的:“不过是个未经事的毛头小子,还妄想着救别人。这帮刁民,你越惯着他们,他们就越来劲。你对他们狠,他们对能乖乖听话干活!”
    这些话,高正哪里敢一字不露的吐出来?
    等高家夫妇走了之后,许清嘉黯然坐在那里,胡娇送完了他们回来,进门便叹着气坐了下来:“高大人真是活的一手好稀泥啊。”虽然他旗帜鲜明的站在朱庭仙的身后,但还是许清嘉送来一些安慰,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少许清嘉受伤生病,旁的同僚都不曾前来探病,哪怕是遣家人问候一声也没有。想来他们是怕朱庭仙记恨。
    这日胡娇收到了胡厚福的信,距离上次她寄件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她当时还在途中驿馆,由许清嘉代笔写的家书,信里给胡厚福写了些途中见闻,只道越往西南走,风景越美,都舍不得回去了。
    胡厚福的信是请人写的,写的甚是文雅。胡娇怀疑这是写家信的秀才将胡厚福的句子修饰融合才出来的效果。除了问他们是不是顺利到达,以及能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还讲了些家中琐事。
    胡娇很想告诉他:哥啊,你妹夫让人给打了,躺床上发烧呢。更愁的是他这官职万一保不住,我们回去吃什么啊?瞧瞧他的身子骨,可没你壮实,完全不是杀猪的料啊!可是写出来的却是:到得南华县,一切安好,勿念。信的末位又叮嘱了一句:哥我正在识字脱盲,你要尽快识字脱盲啊。这样以后写书信都不用请人了,还能省点钱呢。
    许清嘉在病床上被她这封回信给逗的哈哈大乐。从书法到语法到大白话的句子,进行了全方位的批评。最不能忍的是胡娇写的大白话,简直是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他跟胡娇要毛笔,准备重新写一份,加工润色,却被胡娇把信抢了去。
    “你写那些文绉绉的话我哥他也听不懂,还不如我的大白话呢。”
    胡娇果然没说错。等胡厚福收到信以后,去街上找人读,见那有别于上次的笨拙的字体,又听得那读信的秀才说他妹子识字了,胡厚福高兴的什么似的,回去便向魏氏夸:“娇娇识字了!娇娇居然肯识字!这都是娇娇写的。”
    魏氏也不识得字,只简单的认识自己的名字,“娇娇虽然不考状元,可是跟着个探花郎,还愿意花时间教妹妹识字,想来他们两口子过的不错。”
    “嗯。”
    哪里不错?
    身在南华县的胡娇夫妇简直处于水深火热。
    许清嘉虽然在混战的场子里救人,但是被救的并不没有感激他,因为无论如何朱庭仙咬死了这税必须交——不然他的爱妾下半年的首饰胭脂水份衣服钱从哪里出?
    谁也没指望着那点俸银能够奢侈一把。
    百姓不感激他,再加上那日的冲突造成了流血事件,有好几名公差以及百姓都受了重伤,朱庭仙却觉得他是在捣乱,也不知道初来乍道是想分钱还是想干嘛。
    其实朱庭仙在南华县这么多年,倒是有个众人在私下里悄悄叫的外号:朱大坑。意思就是他是个添不满的大坑。无论多少东西进去了,都照样一副饥荒样。
    让这样的人吐出来放进嘴里的东西,那太难了。
    许清嘉病好之后上班,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干翻我的领导”这种高难度的问题了。
    胡娇觉得他在默默黑化,就好像自他受伤之后,他就整个人都不对。
    哪怕胡娇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事情烦恼,他不说她便不嘛声,颇有种“放老公出去经经风雨”的派头。这一季的苛捐杂税,到底还是一项一项收上来了。县衙的同僚只除了高正对他仍如旧时一般,其余一起喝过酒的皆无视他。无论他是来或者不来,似乎都看不到这个人。
    凡事,就怕比较。
    许清嘉来到南华县,每日除了看看文书清查仓库之类,并不曾替大家谋来一分银子的福利,反倒是来了就想着把朱庭仙收到嘴里的吃食给吐出去,这是多么招人恨的事情?!
    有时候,利益共同体的关系就是这么牢靠。
    因此,许清嘉在县衙被同僚孤立,他倒也不在意。
    反倒是朱庭芝该拿的也拿到手了,该分的也分出去了,只除了许清嘉什么都没有之外,整个县衙的人都有。
    ——你不是要清高嘛,那就让你吃清高去!
    朱庭芝打定了主意,表面上却依旧是初见是那一脸仁慈,时不时还要关心下许清嘉的身体,什么“刚病好还是别累着了事儿慢慢做身体要紧”之类的话儿来劝慰她。
    许清嘉也不甚在意,每日做完了事便回家去,关起院门来粗茶淡饭,自有一番滋味。
    他是从小寄人篱下的,如今成家,似乎特别恋家,应酬什么的如果完全没有,完全变成了个三点一线的宅男。最大的爱好倒变成了盯着胡娇习字了。
    学毛笔字是个功夫活,而且要屏神静气,十年八年磨下来,狗刨字也能刨的颇有特色。可惜胡娇如今致力于发明别的笔,比如比较好用的铅笔或者鹅毛笔。
    虽然过程比较曲折,可是对结果她充满了信心。唯独对学毛笔字……就不怎么有信心了。
    她又嫌许清嘉教的太慢,索性翻了许清嘉的书来,她盯着书让许清嘉读,这就是一个简繁转换的过程。可是读过两章之后,她便发现许清嘉似乎会背这本书,兴致上来,她索性坐他对面,一篇篇往下盯着让许清嘉背,自己正好可以学字。
    胡娇这种学习方法,也只能用于她这种简体都认识,繁体半吊子的货。
    许清嘉越背越有劲,眼睛都亮了,似乎又找回了当初进考场之前紧张的复习时间。
    等三本书看完之后,胡娇惊呆了。
    这种“把所有书倒背如流”的学习方法也太凶残了!
    她随便抽一篇许清嘉的书,提个开头他就能一直朗朗上口的背下去。
    许清嘉也很久没背书了,兴致上来,索性陪着她玩了半晚上,最后倒意外的好眠。
    后来他发现,心情不好的时候,背背书倒能排压解难。最重要的是对面一定要有人捧着书一句句盯下去。
    胡娇深深的陷入了一种名为“碰见一只学霸好想咬死他”的情绪里去了。
    她除了力气大些之外,旁的长处还没发现呢。如今再让她对着一只学霸,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哪里还吃得下去啊?
    智商上的优越性一下就凸现出来了,压力太大啊!
    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这么好的记忆力的。
    被许清嘉在智商上强力辗压,胡娇想来想去,唯有扬长避短,才不能被他瞧不起。于是索性每日晨起在楼下院里练习会体能。训练方法参照前世。
    许清嘉默默看了两回,终于有天忍不住问了:“阿娇,你这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练练身手了?”难道是他被打了之后,心里没有安全感?
    胡娇怎么能说自己这是在扬长避短,一定要在某一方面长于许清嘉,以免让自己产生仰视他的错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