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屠户家的小娘子-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等到大年二十九,家里卫生两个人一起打扫过了,被褥也拆洗过了。许清嘉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穿着的都是胡娇给他做的新衣,他似乎对这个年很满意。以往新衣都是魏氏经手,今年第一次穿上胡娇做的新衣,他便在她面前走来走去,问他有什么事,他便摇摇头。
    胡娇忙着蒸饼煮肉之类,全是厨下的事,偏偏他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最后实在烦的受不了了,胡娇将菜刀在砧板上一跺,扬起下巴来横眉立目的怒了:“你这是没事跑着添什么乱啊?还不该干嘛就干嘛去?再跟着我转小心我揍你!”
    许清嘉跟被吓住了似的默默的退了出去。
    胡娇:“……”一个大男人,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给谁看?
    帮不上忙就算了还添乱!
    等他走了好一会儿,胡娇还是没想明白他要干什么。
    后来想起来一样调料没买,跑到街上去买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个童儿奶声奶气跟他娘说:“娘,你瞧我的新衣裳好不好看?”
    胡娇猛然转头,见到那童儿约莫四五岁,脸蛋略黑,还带着孩子不自觉的娇气,紧紧跟着他娘的脚步。那妇人大约忙着准备过年的东西,也是出来买材料,看也没看顺口敷衍:“好看好看。”目光都没往那童儿身上瞟一眼。
    那童儿不依,跑来跑去试图往那妇人前面去,要挡着她让她瞧一瞧这新衣裳究竟好不好看,这行为透着说不出的熟悉。胡娇看住了,忽然之间福至心灵,觉得许清嘉那种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跟着在她脚边跑来跑去的模样与这童儿何其相似?
    明明过了年就是二十岁的青年了,难道跟这童儿一般就想要从她眼中确认一下他的新袍子好不好看?!
    来去匆匆的南华县街头,胡娇忽然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真是太傻了!
    再回去的时候许清嘉就站在院子里那两缸残荷年前面,背着手似乎很落莫。
    胡娇进来的时候他也没动,等到她扬声问:“这位郎君,你身上这新袍子真是合身,也不知是哪家成衣店里买的?可否告之在下,在下也好去买一件回来过年?”
    许清嘉“嗖”的一声就转了过来,速度之快完全与以往的君子形象不符,似乎连眼神都亮了,唇边还带着矜持的笑意:“不好意思这位客官,在下这身新袍子是家中内人亲手所缝,恐怕外面是没得买的。”
    胡娇毫不顾忌形象的捧腹大笑,不期然的想到了街上那四五岁的童儿。
    真是好不知羞,过了年二十岁的大男人,竟然跟街上四五岁的童儿没什么两样。
    许清嘉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见她那么高兴,他似乎也很高兴,一手轻轻掸了掸袍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走几步路过来,接了她手里的东西往厨房送去。胡娇跟在他后面,越想越可乐。似乎忘了方才自己提着刀的凶狠模样。
    她忘了许清嘉似乎也忘了。
    等到吃完了晚饭,收拾完毕,二人回到二楼厅里去,升起火盆来取暖,许清嘉马上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去了。
    火盆原来在她旁边,胡娇见他写写画画,便将火盆端过去,挪到了他那边,又侧头去瞧许清嘉写的东西。
    他似乎是边写边回忆,但下笔的速度也不慢就是了。
    胡娇看了一会,终于看出不对劲来。他写的似乎是各村各户的税赋上交情况。这种东西不是应该当时交完了就没事了吗?而且她细细一瞧,似乎写的还不是今年的,而是往年的。
    这就更奇怪了。
    她怕打搅许清嘉,就走开了。等他写完,胡娇才问起来。
    “许郎,你方才写的是什么东西?”
    许清嘉好些事情根本都不避着她,有时候也会谈起县衙里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一直觉得女人可以听他外面的事情,还是在南华县太苦闷了,没有个倾诉的人,所以对自己做的事也毫不隐瞒。
    “我正在凭记忆写下南华县几年的赋税单子,报上去的与实际收上来的。”
    报上去的这个容易,有据可差,可是收上来的?
    朱庭仙难道没有做假帐,还敢把那些东西给许清嘉看?
    许清嘉似乎看出来她的疑问,轻轻一笑:“朱庭仙在这里太久了,总觉得我一个小小的县丞越不过他去。他不挪窝,也许不止是自己没能力升不了,如果是他不想升呢?或者上面有人想让他不升呢?我一直想不明白。但是他好像很有依仗,往年的赋税帐目都在那里堆着,我清查库房的时候就会看一遍,晚上回来再一点点录出来,希望将来总有用上的一天。”
    胡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货,以为他记忆力都是苦练出来的,现在才知道这厮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真是再也不想跟他一起玩耍了!
    胡姑娘,重点错了呀!
    难道不应该是“老公做这么危险的间谍工作要是被发现了我会不会被牵连吗?”

☆、第十一章

过年的时候,许清嘉带着胡娇去上司家拜年。比起上次的待遇来,二人能够明显感觉到冷落怠慢。
    他们家家境贫寒,仅有的存款还是成亲时候的贺礼与胡厚福陪送的压箱底银子,指望着许清嘉的俸银来发家致富,一时半会看来没指望 。而许清嘉又没指望着给上司送礼升官发财,所以送给朱家的年礼便显得有些寒酸。
    朱夫人待胡娇倒一样的客气,反是那些前来拜年的同僚家眷们待胡娇的眼神大是不同。
    之前还有几分客气之意,此次便明嘲暗讽,朱夫人也不加制止,胡娇便明白了她这默默纵容之下的含义。坐了不多会便告辞而去。
    她出来的时候听到房里吴主簿的夫人冷笑一声:“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丫头,连个礼数也不懂,瞧瞧她那寒酸样儿……”
    又有妇人轻笑道:“吴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许县丞那是要做‘一心为民的清官的’,人家不屑于穿金戴银。”话里的嘲讽之意任是傻子也听得出来。
    胡娇脚下一滞,已又有人接口:“想穿戴那也得有不是?”
    她唇角微弯,露出个嘲讽的笑容来,跟着引路的丫环往外走,又请她一会去告诉许清嘉一声,自己先回去了。哪知道出得县衙后门,便瞧见许清嘉就站在不远处候着。想来他的遭遇与自己比起来恐怕只差不会好,不然何至于这么早便退席了。
    之前她进去的时候,听得朱夫人还吩咐身边的婆子去灶下瞧瞧前面的酒菜上的怎么样了。还有妇人道今儿恐怕会不醉不归之语。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倒是难得的心有灵犀一次,都绝口不提在朱家受到的天差地别的待遇。只拣些高兴的事情来讲。
    “我有点想家里的酱肘子还有嫂子做的菜了。”
    许清嘉笑容里颇有几分苦涩:“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胡娇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慰:“这官要是实在当不下去了咱们便去卖大肉吧?可以在案子上写许榜眼大肉铺。说不定人家会觉得吃过咱们家的大肉能高中呢。到时候生意不要太好哦。“
    许清嘉失笑,在她额头轻弹了一下:“要是人家还当考上榜眼的都只能去卖肉了,这个试不考也罢,岂不是耽误人家前程?!”顺势牵住了她的手。
    胡娇还在想着绞尽脑汁的安慰他,压根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她不过是被内宅妇人冷嘲热讽一番,一年也受不了两次,许清嘉却是要日日面对这些人,从上司到同僚的刁难,其中艰辛想一想也替他难过,她心不在焉的答他:“好像也是哦。”似乎又带了几分失望:“看来不能去杀猪卖肉,只能做官了。你还是继续做着吧,就当修行了。”
    许清嘉拖着她慢吞吞在南华县街上走,碰到夷人担着的小玩意儿出售,便买一个给她,胡娇伸手去接,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他牵着手走了这么远。她鲜少有尴尬的时候,这时候便朝他狠狠瞪一眼,“别想着收买我,小心我动刀子!”
    许清嘉好脾气的松开了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完全是一副给炸毛的家犬顺毛的态度,偏胡娇似要咬人的模样,一点也没有被顺毛的自觉,似乎随时会转头咬他一口,倒逗的他笑了起来,还顺势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你……”胡娇脸都烧起来了。
    等她不吭声了,许清嘉却又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拖着她往前走。
    胡娇使了六成力去捏他的大手,却分明感觉到了男人不同于女人的强硬骨骼,又加了点力,转头去瞧许清嘉,见他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看在胡娇眼里分明是个有才华的倒霉鬼,上司同僚不待见,娶了个媳妇也不待见……总之空负一身才华也过的可怜巴巴。没来由得,她心里一软,偏过头去不再理他,只是不再使力捏他了。
    在她看不见地方,许清嘉唇边笑意浮上,却又极力压下去,照旧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就好像方才被捏的不是他一般。看到路边有卖龙须糖的,还腾出手来给她买了一小包,“大过年的也要吃包糖甜一甜。”
    胡娇:他这是嫌弃我嘴不够甜吗?
    第二日去高正家也只是打了个尖就回来了。
    说到底高正是南华县的第三把手,除了朱庭仙与许清嘉,就是他了,再则他掌着治安捕盗,除了同僚上门拜年,还有南华县士绅商人都求着他。谁不想平平安安守着家产生意过活呢?
    跟他处好关系总归是没错的。
    许清嘉是彻底的在南华县坐起了冷板凳。
    不过似乎他本人也不甚在意,等过完了十五开了衙,他照旧干着自己的老本行:间谍工作。
    每晚回来之后必要录些帐目。
    胡娇都习惯了他这种过目不忘的技能。让她不习惯的是,这货忽然之间脸皮厚了起来。
    都是从过年牵手开始,后来旧病复发,又开始做起许多亲昵动作来,比如趁着她不注意在她鼻子是捏一下,或者脸蛋上摸一下。胡娇起先还吓唬他两句,后来举刀都不管用了。
    她很想给胡厚福去一封信,问问他:哥这男人还能退货不?
    做人老婆本来就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不论以前还是现在,胡娇都没有心理准备。让她跟许清嘉同甘共苦这个可以有,但是要是滚一张床上去生一窝小崽子……想一想也觉得接受不能。
    她还太小,且玩两年再说。
    抱着这样的心态,胡娇给自己做了好多次心理建设,终于强迫自己习惯了许清嘉的摸摸捏捏。至少摸一摸又不会怀孕。许清嘉还没打算霸王硬上弓,就已经很不错了。
    过了正月,朱庭仙大概实在看许清嘉不顺眼了,又没权利让他收拾包袱滚蛋,便派他去各村督促农人春耕。考虑到许清嘉不认路,便派了上差役名唤赵二的跟着引路。
    这赵二说起来也是个倒霉蛋,处境与许清嘉相类,但凡衙门里有人做事出了差错,都推他出来顶缸,他也全盘接受,只要不开了他的差,留他在衙门里有口饭吃,似乎就知足了。简言之,这人就是个闷葫芦,特别是媳妇跟着旁人跑了,家中只留下个一岁多的幼子跟六十岁的老母,全靠着他那边差饷过日子,他就更沉默了。
    反正赵二不受同僚待见,许清嘉亦然,能将这两个弄成搭档的朱庭仙真是慧眼如炬。
    许清嘉要下乡,大约在春耕之后才能回来,家里只留下胡娇一个人,委实有些不放心。过完年了胡娇也有十六岁了,这几个月似乎个头又长高了一点,不过似乎许清嘉总觉得她只长了个头智力没长,担心自己走了之后她不好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