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楼怪谈-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时候从门外进来几个中年女士,应该就是校医,她们一把推开我,又是给她打针又是喂药什么的,我看到同桌这个样子觉得此时完全做不了什么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窝囊,连个女的都保护不了。随后的几天同桌的病情加重,被转到市医院去了,我也曾好几次去看望她。那是后话,不过我想从乐梦嘴里说出那三个字一定是解开谜题的关键,是她唯一记得的名字,无论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一定要查出柳忆雁的身份!

我一开始首先想到的是从网上度娘里面找柳忆雁的名字,当时觉得自己挺2B的,我心想这个多结果我一个个看过去总不会错过了吧,因为当时心急如焚,后来我到了我们学校的论坛上发了个帖子,名字忘记了,总之那时候帖子要吸引人必须要先找些彩头,当天发帖就没管啥,一个人也就独自默默地过去了,到了第二天,见帖子里面有个人回了,大致意思说他是他们那个届的,也就比我们大好几届,就是我们学校鬼楼608室“跳楼门”的女主角。我心想了勒个去的,原来同桌在出事前还跟她有接触?还回过头一想,她不是死了好几年了么,乐梦怎么认识她的?难不成见鬼了么。我打电话给之荷,她这丫头鬼点子多,听她讲述她以前好像玩过碟仙的游戏。。。好像蛮牛逼的样子,她一听我讲到柳忆雁的名字,微微怔了一下,我觉得有点异常,在我的追问下她尾尾道述了柳忆雁就是她的亲姐姐。

他们家是一个一家四口,她姐姐是跟着他母亲姓的。如果平常人根本不会把他们两个人联系起来。很多年前,当她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她姐姐就在这所学校了,在她很小的时候记得那天雨下的很大,她跟随她的父母去火车站送她的姐姐,那个时候绝大部分都是绿壳壳的普通车,铁路疯狂卖站票,一节车厢定员110人左右,站票可以黑起屁儿卖到200张。相当于在车厢头23的人都是站票,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挤的阵仗。那个90年代基本上火车上就两种人,戴眼镜的学生党跟不戴眼镜的民工党,父母那时候其实也挺心疼子女的,之荷的姐姐从小就没出过远门,第一次出远门自然要千里送子女了,那时候火车上上卫生间,10来米远,要走上半小时才能走拢。因为脚下全是人。你每一次下脚的时候,需要花一分钟来找下脚点,甚至需要脚下的人配合,抓住你的脚,使劲插入缝隙。到了卫生间,里面也全是人,一米见方,挤了5个人在里面,门都关不上了,女生就一般不上厕所了,在车上水都不敢喝,就在这种情况下车上特殊的硬座车皮和方便面的混合味道,让人窒息。男生只有拚命抽烟抵挡。女生只有靠睡觉来抵挡,睡不着的就跟到男生学抽烟,半小时速成。她跟她姐姐从小感情就很好,记得她姐姐第一次放假回家的时候给她带来好多吃的,感情也像小时候那样,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姐姐照顾妹妹,小时候由于什么都不懂基本上都是带妹妹喜欢的小玩意洋娃娃什么的,有些情景是之荷在家里听他父母谈论姐姐的一些事情才知道的,他姐姐出事情的时候是大三,那时候基本上快放寒假了,他父母左等右等等来的竟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通电话,父母带着幼小的她来到了,也就是我们现在的这学校,姐姐的遗体就在这城市的殡仪馆火花的,骨灰带回老家,他父母整天唠唠叨叨的,有时候还时不时家里多摆一双碗筷,可以看出他们家对于姐姐的感情,我忙问你姐姐为什么会跳楼,有说明原因么,之荷说听说是因为跟学校的一个男的谈恋爱,好像男的没过多久也在同一个地点跳楼了,具体原因也解释不清楚,警方依旧说排除他杀,我忽的想起前些日子英杰的遗体告别式上面,虽然没跟英杰相处多少日子,但是我们哥们几个也曾一起喝过酒,一起谈过心,只知道他是安吉来的,其他的没有过多了解,我们寝室也变得少了一个床位,我们都决定不改变原样,就好像他还在我们身边一样。英杰遗体告别会上面,入殓师已经尽可能的还原了生前的容貌,我们哥们几个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谁也没有把心底的难过表现出来,谨以此文怀念曾经的那个跟我们为时不多的哥们,祝你在天堂依旧开心!之荷继续说着她在很久以前就陆续的做梦梦到她姐姐在梦中对她讲的话,往往就是一个动作,光看见口型听不见声音,所以之荷打算也要跟姐姐一样,觉得她姐姐不可能会是自杀,因为在这之前她姐姐还带她男朋友见过她的父母,双方都谈得很开心,所以自杀实在是说不过去,之荷之所以以前热衷于招碟仙也想通过这种方式问下姐姐她究竟死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一直未果。我大致了解了之荷以前的经历后感慨,为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话不止适合爱情,还是和亲情友情啊!

第十七章 生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基本都是呆在寝室,偶尔遇到上课的时候也基本都是今朝有课今朝醉,每一节课上课前往往都要迟到几分钟,导致每次推开教室门老师都说下一次又想找什么理由,我只好对老师一脸坏笑,嘿嘿嘿嘿。。。不管每次上课,我都基本都处于神游状态,一直都在思考我上次穿越的事情,这几天也一直在想着我的这块手表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仔细回想起那是我在读初中的时候无意中我妈妈跟我说我有个礼物在邮箱里面,我妈说是一个陌生人寄过来的,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寄给小时候的自己,希望你能好好保存它!”,寄信地址是在杭州,我当时觉得既开心又不解的,上面没有署名,可能是由于这手表的原因我会到杭州的大学来上大学的吧。我暗自苦笑,这手表陪我一直度过了这么多年,一直到高中再到大学。和我一起的哥们别说手表了,手机都换了好几个了,可是我总觉得看见这手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亲切又熟悉,表面上一看只是普通的机械表,但我清楚地知道我曾经亲眼看着它的时间一点点的倒退,不知道这个表是不是穿越的媒介,“孔文博,你站起来”糟了,忘记我正在上英语课。从小到大遇到过无数的英语老师,他们有男有女,但基本上都是一个德行,表面一脸的正经,英语口才讲起来比润滑油都流利,满嘴的之乎者已,只不过换了个言似得,在我自初中开始学的时候开始,本就对英语不感兴趣的我又遇到一个我很讨厌的英语老师,然后就开始了恶性循环。应为我讨厌她,所以我上课不认真听讲,于是乎英语成绩直线下降,又因为成绩不好就跟讨厌她。这就像一个循环不断持续。到了高中吧又因为初中成绩不好,导致对应于厌恶进而开始厌恶老师,又是一个蝴蝶效应,到了大学又是这个现象,我一脸茫然地站了起来,老师说刚才我们在讲什么问题,这。。。这我哪里知道啊,刚才我一直在神游状态,更别说听天书的英语了,让我记住一个单词就已经上天对我的眷顾了,我半天答不出话,倒是坐在我前排的一个同学不断地提醒我,我首先想感谢这个同学,虽然他很努力地想要帮助我但是我却连照搬都不会,汗颜。

就这样我足足站了快一节课,终于熬到了下课,天佑过来说哥们到哪里解决中饭,我说我不去了,在一旁的潘奇说你这样子不行,一连好几天基本都是饭难下咽的,虽然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是你自己倒下了还怎么去帮助别人呢?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是他们毕竟是为了我好,匆匆吃了两口后我是在咽不下去了,他们也摇摇头不好说什么,毕竟再怎么说这个身体是我的,他们这几天也胃口不好,前不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导致他们现在俨然成了众矢之的,全校的各大眼睛都在等着我们寝室,每次出去都会有人指指点点,大概就是说“这不是那个跳楼的他们一个寝室的么”要么就干脆上来问东问西的,好几次潘奇都忍不住要上去人了,记得有一次有个同学过来问我们,英杰是不是因为跟我们不和导致跳楼的,我们在寝室怎么样怎么样对他,其实这样子的说法类似的还有很多,网上已经有很多版本,不过那一次潘奇真的是受够了,在那个学生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他听到的种种见闻时潘奇突然一声爆发:“你这个**玩意这里嚷嚷什么?妈了个逼的找打么?”说完就直接人就压上去了,过去就朝着那个学生就两拳,打的那个学生趴在地上,我们一键盘起这个大反应也吓住了,在他还要继续朝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同学动手时候劝住了他,说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你这么一搞我们下次就别想出来了,潘奇说老子才不管越闹越大,人都已经死了还这么唧唧歪歪的,指着那个人一通乱骂:“下次你出来最好不要看到老子,见一次打一次。”那个学生离开的时候作鸟兽状逃窜,潘奇也因此领了一张处分单子,不过到了毕业那会撤消了,我们在那时觉得潘奇是个纯爷们,敢为朋友两肋插刀,当晚我们聚在一起吃了一顿,个个旁边多摆了一副碗筷,想起我们为数不多的日子里面发生着的事情,还说今后要一起共分担什么的,最后我们几乎都是趴着回来的,钱也基本都是一张张红色的毛爷爷刷刷刷的甩,光是啤酒就喝了整整两箱,我跟他们说起了很多关于我以前的事情,他们也纷纷说以前的光辉岁月。到了寝室个个吐得跟狗一样,第二天我们睡了整整一天,现在想起来他娘的这就是青春,一生中也只有那么几次,或许以后还有类似的活动但是你会发现岁月已经悄悄的把你的激情抹去,深藏功与名。

转眼就到了11月份了,离那次事情已经过了一个月,天气也渐渐转冷,在这一个月中我天天跑医院去看乐梦,乐梦在医院静养的时间恢复得很好,医生说她的病症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这些包括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这类事件包括战争、地震、严重灾害、严重事故、被强暴、受酷刑、被抢劫等。

我问了下医生乐梦这几天的情况怎么样,

“总体来说已经好多了,比起上一个月已经很多天没发作了,这是好事”

“医生那多久可以出院了呢”

“虽然出现好转,但是昨天又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出院还得过几天吧。”

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个年纪不是很大的女士长得颇像乐梦。

“你来了”

“嗯,乐梦妈妈好”

“几时到的”,她朝着还在睡觉的乐梦走了过去,地下身摸了摸她的额头。这一天乐梦妈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么多天来照顾女儿的原因,过去没多久就靠在女儿的床头睡着了,我不好意思打扰,也没在乐梦有醒来的迹象,也就不自讨没趣,先走了。

乐梦自从住院后他母亲就抛下工作从家里赶了过来照顾她,由于初中我们一起回家,有时候我也会在她家逗留一会,所以我从小就认识他母亲,他母亲个子不高,跟她极为相似,要是时间倒退个几十年还以为就是她呢,从小她母亲就对她很溺爱,知道她出事后也极为内疚,这几天来一直在跟我抱怨不该让她出远门什么的,我也会陪他说说话,毕竟是有部分责任也归咎于我。根据她的话说乐梦其实在小时候就有了PTSD症状了,原因不明,出现也就几次,由于年纪小,加上后来没在发作了也就不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